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88章 夫复何求(2)

第388章 夫复何求(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浅月,你……在说什么?”云王爷不明所以地看着云浅月,她的声音太低,他听了个稀里糊涂。只听了个什么亲哥哥,什么表哥。

    云浅月看了云王爷一眼,连自己儿子是谁都分辨不清的父亲,真的是她的父亲吗?她看向云老王爷,云老王爷瞥了云王爷一眼,罕见地没有怒斥。她收回视线,遮住眼中的神色。

    容景眸光闪过一丝什么,一闪而逝,也并未说话。

    云王爷见云浅月不理会于他,他看了一眼屋中的几人,住了口。

    接下来房中静静,无人再说话。

    过了许久,云浅月将云暮寒周身的伤口包扎完毕,她收起药匣看着云暮寒。云暮寒终于缓缓开口,“我中的情花毒是清婉公主下的!”

    云浅月面色不变,她已经想到了。

    “说事情经过!让我们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云老王爷沉声道。

    “我和清婉公主与七皇子和……妹妹在通往军机大营和夕颜湖的分叉路口分开后,我便带着清婉公主去了夕颜湖,到了那里之后她说想吃烤鱼,让我下水去给她抓来,我便去了,但是并没有下水,而是用树枝在水面上扎鱼,她在上面等着我,不知为何她突然掉入了水里,我只能下水去救她,将她救上来后我便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这才知道她趁此机会在水里下了毒。”云暮寒开始叙述事情的经过。

    “然后呢?”云老王爷老脸又沉了几分。

    “她提前服用了解药,趁我无力……想要对我……”云暮寒似乎难以启齿,将众人都能听懂的意思略过去,继续道:“我强撑着一口气离开了夕颜湖去了对面山坳的一处小湖里运功驱毒,后来我听到动静赶回,便见到她被一帮土匪……”

    云浅月本来有些对清婉公主怜悯的心烟消云散,有些人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我杀了所有土匪,不想又来了那些黑衣杀手。我因为泡在湖水里时间太长,信号弹失去了效用,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云暮寒话落闭了闭眼睛,一番话说得似乎极其艰难。

    “我去的时候你是护着清婉公主的!为何?”云浅月问。她总感觉云暮寒略过去了什么没说。

    “爱一个人没有错!她……对我,也不算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我没心罢了!虽然她那般……但我总不能眼睁睁见死不救。”云暮寒忽然极其晦暗深邃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语气有些苍凉。

    “爱一个人是没有错,但是强求就错了!”云浅月淡淡道。强求有朝一日变成一个人的负担,就会疯狂,疯狂就会出事。就像今日,清婉公主为此搭上了她的命。那般情况下身为当事人又被清婉公主痴恋了十年的云暮寒,救她也算是仁义之心,即便不爱那个女人,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他此举不算做错。

    “话虽然是如此说,但一个人若是能管住自己的心,世界上便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了。”云暮寒忽然看了容景一眼,收回视线,闭上了眼睛,对云浅月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想静一静。”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深深地看了云暮寒一眼,当先出了房门,她也看了云暮寒一眼,抬步跟了出去,云暮寒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父王,这件事……”云王爷见容景和云浅月出了西枫苑,看向云老王爷。

    “说话吞吞吐吐,怕这怕那,难怪你一辈子都成不了大器!”云老王爷站起身,怒道:“这件事情是公主不对在先,若不是她对寒小子下了情花毒,寒小子也不至于离开那里留下她一人,也不至于招来土匪和杀手。若不是臭丫头赶到他险些丢了命,此时公主死了也就罢了,若是不死,我老头子还要找皇上讨一个说法的!”

    云王爷立即噤了声。

    “窝囊!”云老王爷冷哼一声,向门外走去。

    云王爷抬步跟上,还是小心翼翼地道:“可是毕竟公主死了,还是浅月杀的……”

    “谁说是臭丫头杀的?她即便是杀了,也不会对皇上说是她杀的。你个没脑子的!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若是……”云老王爷话语说了一半,忽然气怒地住了口,一甩衣袖,再不理会云王爷,出了房门。

    云王爷脸色忽青忽白片刻,也抬步出了房门。

    几人离开后,云暮寒闭着眼睛睁开,看向窗外,正看到容景和云浅月的身影并肩消失在西枫苑门口。男子月牙白的锦袍,背影雅致风华,女子紫衣阮烟罗,背影清丽脱俗。他脸色一黯,闭上眼睛,手紧紧攥着被子片刻,又忽然一松,似乎是泄了所有力气,再也提不起一丝一毫。

    出了西枫苑,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对容景松了一口气道:“还好不是我担心的事儿!若他真喜欢上了清婉公主,那么事情便不好办了。”

    “的确不是你担心的事儿,但是我担心的事儿!他喜欢你,事情同意不好办。”容景面色幽幽,眸光幽幽,声音亦是幽幽。

    云浅月皱眉,随即又好笑地对他道:“担心什么?他是我哥哥而已!哥哥喜欢妹妹有什么不对?”

    容景轻哼一声,“是这样说?我怎么觉得此喜欢非彼喜欢呢!”

    云浅月转过头,正色地道:“不管是此喜欢还是彼喜欢,他都是我的哥哥。”

    “此哥哥也非彼哥哥!表哥也不是不能对你喜欢。”容景语气有些别扭,神色有些闷。

    “你放心,他心中清楚明白着呢!云暮寒不是夜天逸。”云浅月叹了口气,伸手一拽容景,“走!先去你府里,我们去审问审问那个人,看看能有什么结果拿来!”

    “不用我们亲自去审问,青影会审问出来的。”容景被云浅月拽着向前走去。

    云浅月想想也是,如今容景动用了几乎不怎么动用的青影,就是想隐秘此事。且等结果吧!

    “还吃芙蓉烧鱼吗?”容景偏头问。

    “好吃什么啊!没有心情了!”云浅月摇摇头,还不知道老皇帝如何处理此事呢!

    “那也要吃饭!”容景道。

    “回我浅月阁吧!一会儿老皇帝没准会宣我们进宫。”云浅月拉着容景脚步快了些。

    容景点点头。

    二人回到浅月阁,此时正是午时,赵妈妈早已经准备好饭菜。二人进了房间,彩莲、赵妈妈将饭菜端上桌。容景和云浅月不再说话,默默吃饭。

    云浅月想着刚刚一路回来,京城大街小巷并没有清婉公主的传言,想来夜天逸是带着清婉公主并未张扬地入了宫。这说明什么?说明夜天逸是爱护妹妹?还是维护皇室名声?还是此事与他有关?或者说他知道与谁有关?

    “公子!”云浅月正想着,窗外传来青影的声音。

    云浅月抬头看向窗外,只见青影一抹身影隐隐约约立在那里。

    容景温声询问,“如何?”

    “公子恕罪,属下失职!那黑衣头目强行冲破公子穴道,经脉崩裂而亡。”青影道。

    容景筷子一顿,云浅月面色一寒,荣王府的百步点穴独门秘术,天下绝传。被他点住穴道的人,几乎动无可动,强行冲开者也从来闻所未闻。今日这是一个例外了。明知不能解开而强行重开说明什么?说明那个人不是武功好,而是有毅力,清楚地知道活着回去也是一死,况且也许更是清楚回去之后也许比死还更可怕的事情等着他。所以才不惜强行硬冲穴道,经脉崩裂而亡。更是说明,南梁背后指派的这个人心狠手辣,才让属下如此惧怕失手后的后果。

    “你下去吧!彻查此事!”容景只不过筷子一顿之后,面色平淡地吩咐。

    “是!”青影退了下去。

    “你怎么看此事?”云浅月见青影退去,看向容景。

    “睿太子的穴道应该解开了!”容景漫不经心地道:“若是睿太子去认人的话,他在南梁十年,应该有所收获。至少可以查到蛛丝马迹。”

    云浅月心思一动,如今三日已过,她的好哥哥的确是快解开穴道了,但是大约满身怒气,去不去认人,想不想帮他们这个忙就难说了。“若是有关睿太子自己,他自己的忙,肯定自己会帮自己的!”容景似乎知道云浅月心中所想,对窗外道:“弦歌,你去宫里接睿太子去云王府。就告诉他……”

    “我看不用接了!人已经来了!”云浅月忽然道。

    容景住口,细听了一下,忽然一笑,“不错,不用去接了!你下去吧!”

    弦歌疑惑地去听,没听到任何人来的气息,又停顿了片刻,他听到有异样风丝刮来,他才赞叹浅月小姐和世子的功力何等高深,刚刚世子说话时大约睿太子还在几百米之外。他立即退了下去。

    南凌睿飘身而落,脚刚沾地,便向屋内冲来,怒道:“云浅月!你干的好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