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91章 违抗圣旨(2)

第391章 违抗圣旨(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当真要阻拦?”夜轻染紧盯着云浅月的眼睛。

    “皇上不圣明,我自然不遵从。”云浅月淡淡道。

    “景世子,你身为朝廷中人,如今在此也是跟着一起违抗圣旨?”夜轻染忽然转向容景。第一次不喊他弱美人,而是喊他的称呼。

    “染小王爷,我站在这里就是跟着一起违抗圣旨了?”容景扬眉。

    “不是最好!我劝你闪开一些,刀剑无眼,若是伤了你的话,你也只能认着。”夜轻染转过头,对赵统领一摆手,沉声道:“进去拿人!若是有人敢拦阻,放箭,杀无赦!”

    “是!”赵统领看了云浅月一眼带着人向府内走去。

    云浅月瞬间出手,袖中的红颜锦飞出,轻飘飘扫过,赵统领和一队人顷刻间被打了回来。她眸光微寒地看着夜轻染,“若是你想要五千御林军今日葬身此地。我绝对奉陪!”

    “云浅月!你可知道违抗圣旨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夜轻染看着被打回的人眉头竖起。

    “我只知道不问青红皂白就拿人我不会放人。”云浅月收回红颜锦,淡淡道。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的红颜锦,眸光有一瞬间昏暗不明,须臾,他扬声喊,“放箭!”

    夜轻染话落,顿时御林军弓箭队上前,齐齐拉弓,一排羽箭射向云浅月。云浅月站着不动,红颜锦从袖中飞出,如一条银河,卷起一片真气打向御林军。霎时,箭雨被打回,御林军倒下一片。

    “赵统领,你去禀告皇上,云王府云浅月阻拦圣旨。请皇上发落。”夜轻染看了一眼倒地的御林军,对赵统领吩咐。

    “是!”赵统领从地上爬起来离开云王府门口向皇宫而去。

    云浅月轻轻摸着手中的红颜锦,红颜锦轻软温滑,她看着夜轻染,想着难道今日就是和老皇帝摊牌了?她总感觉事情不会如此。老皇帝马上就过五十五大寿,况且此事未经查明就要押云暮寒问罪,虽然说得过去,但未免大动干戈。这样不是故意想要将清婉公主的死搅得天下皆知?这样做对老皇帝有什么好处?

    夜轻染再无动作,也不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总感觉今日这事儿哪里不对,她用力想着,忽然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她面色一变,足尖轻点,向西枫苑而去。容景眸光同样一闪,跟在她身后也向西枫苑而去。

    夜轻染见二人离开,一摆手,对身后道:“一队人跟着我进去拿人!”

    “是!”身后齐齐应声。

    夜轻染并未施展轻功,而是带着人向里面走去。

    云孟从跟随容景和云浅月来到就一直老脸发白,腿脚打颤,他没有想到浅月小姐真敢抗旨。如今见容景和云浅月离开,看着夜轻染走进去,他也立即跟了过去。

    云浅月来到西枫苑,院中不寻常的静,她心底一沉,飘身而落,推开门冲进云暮寒的房间,只见本来躺在床上的云暮寒已经不在,一个婢女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手里还攥着药碗,汤药洒了一地。她立即蹲下身,在那名婢女的人中掐了一下。

    那名婢女缓缓醒来。

    “我哥哥呢?”云浅月沉声问。

    “浅月小姐?”那名婢女刚醒来有些迷茫地看着云浅月,须臾,她眼睛睁大,急道:“浅月小姐,世子被叶公主带走了!”

    “叶倩?”云浅月一怔,“你确定?”

    “确定!叶公主在咱们府中住过,曾经也来过世子这里,所以奴婢认识叶公主。”那名婢女肯定地点头,“叶公主没蒙面也没遮掩,奴婢就没防范,否则奴婢只要喊一声,就会有动静的。奴婢以为叶公主来看世子,不成想……”

    “叶倩曾经什么时候来过这里?”云浅月问。

    “就在前两日,那时候您没在府中。”那婢女道:“叶公主没待多大一会儿就走了!”

    “那时候我哥哥在吗?”云浅月又问。

    “世子在的,叶公主看起来像是专程来找世子的!”那名婢女点点头。

    云浅月站起身,看向门口的容景,抬步走过去,传音入密问,“你怎么看此事?”

    “叶公主大约是知道了云暮寒和南凌睿互换之事。她如今拿住云暮寒,想来是要谈条件了。我们手中有南疆的万咒之王,她手中不能一张王牌没有不是?”容景温声道。

    “怎么就没有想到叶倩呢!”云浅月想着云暮寒还受着伤,叶倩能将他带去哪里?况且老皇帝如今还要押云暮寒入刑部大牢,她语气有些沉,“她怎么不拿南凌睿?”

    “他心中清楚你知道她对南凌睿有意,即便拿住了南凌睿,也威胁不到你。如今拿住云暮寒,以你对云暮寒的维护,自然可以谈筹码。”容景道。

    “呵,果然是个不简单的!”云浅月忽然笑了。

    “若是简单的话,她三年前怎么敢和夜天逸做了那样一笔交易?”容景也是一笑。

    “不知道今日之事她是不是也和夜天逸又来了一笔交易。”云浅月想起三年前,缓缓收起笑意,她曾经瞒了夜天逸许多事儿,夜天逸也曾经瞒了她许多事儿。她声音忽然低而沉,“若是她和夜天逸这次联手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就是夜天逸用此事来威胁你嫁给她。”容景声音也低沉了一分。

    “叶倩会吗?”云浅月扬眉。

    “说不准!”容景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失去记忆以前她是见过叶倩两次,除了三年前她和夜天逸交易那次,还有五年前她见到他和夜轻染在一起躲开了。那两次她都未曾与她打照面。算起来她失忆后叶倩找来了浅月阁,结合以前和失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叶倩看起来简单,其实很复杂。她可以为了胭脂赤练蛇跟在夜轻染身边五年,她喜欢南凌睿能压制自己,如今她再度和夜天逸用这件事情合作的话,也的确说不准。

    二人说话间,夜轻染带着人来到了西枫苑。

    云浅月想着若是早知道叶倩前来拿人,她还拦阻做什么?想到此,她心思一动,忽然看着夜轻染,因为是夜轻染来,她全部注意力都在夜轻染和五千御林军身上,才没感觉到叶倩偷偷入了云王府,否则以她如今的功力,有人进入云王府,她还是能发觉的。她看着夜轻染道:“我哥哥被叶倩带走了!就算我不抗旨,你也押不走人。”

    夜轻染停住脚步,看了云浅月一眼,并未说话,对身后一摆手,有两个人冲进了屋,转了一圈出来,对夜轻染摇摇头,“回染小王爷,屋中无人!”

    夜轻染点点头,对那名士兵道:“再去禀告皇上,就说云世子不在云王府。”

    “是!”一名小兵立即应声跑了出去。

    夜轻染不再说话,忽然转身抬步向西枫苑外走去,那些士兵立即跟在他身后。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的背影皱眉,须臾,她偏头问容景,“夜轻染是不是不对劲?”

    “嗯!”容景点头,如诗如画的容颜有一丝昏暗闪过。

    “哪里不对劲?”云浅月见夜轻染始终没回头,她觉得不对劲,但却想不出哪里不对。

    “看你的眼神。”容景道。

    “是了,我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是看我的眼神。”云浅月恍然,“夜轻染以前看我是眸光总会带着一丝笑意的,可是如今……”她忽然攥了攥手,吐出三个字,“太陌生,仿佛是对待陌生人。这是怎么回事儿?”

    “据说皇上手里有一颗失传的药物,叫做忘情,不知道是不是给夜轻染用了。”容景目光看向西枫苑门口,缓缓开口。

    云浅月面色一变,忘情她知道,不止是忘情忘爱,也忘七情六欲。夜轻染怎么可能会服用?她再也站不住,足尖轻点,顷刻间飘出了西枫苑,夜轻染刚走出院门口就被她给拦住。她一言不发,伸手就去扣他手腕的脉搏。

    夜轻染瞬间躲开,怒道:“云浅月,你做什么?”

    云浅月一言不发,再次出招,手不离他的手腕。

    夜轻染面色一寒,“你不住手,别怪我不客气了!”

    云浅月依然一言不发,变换招式,每一式都对准夜轻染的手。夜轻染被激起怒意,开始还手。二人一来一往,招式变幻得太快,顷刻间十几招而过。

    云浅月心有些沉,夜轻染的功力比一日前增加了不止一倍。一日前她在军机大营见到夜轻染和夜轻染拦截在容景的马车外质问他粮草之事时他的功力绝对没有这么高。而今居然如此之高?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正想着,只见夜轻染忽然一个身形幻化为两个影像,四道掌风向她劈来,她面色一变,连忙躲闪,但还是被掌风扫到了一个边,她身子被打出数丈,倒退了数步靠近了一个温暖的怀里,她知道是容景,瞬间踏实下来,脸色发白地看着夜轻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