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92章 违抗圣旨(3)

第392章 违抗圣旨(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轻染收起掌风,飘身而落,冷冷地看着云浅月,“云浅月,若是再有下次,我要的就是你的命。别以为我说不客气是在开玩笑!”

    云浅月身子有些僵硬,她以前躲着夜轻染不与他接触,但也未曾想到今日他居然这般。她眸光缩起,忽然推开容景,袖中的红颜锦向夜轻染飞出。

    夜轻染显然没料到云浅月居然还来第二次,他脸色一沉,腰间的宝剑出销,迎上云浅月的红颜锦。兵器相撞,瞬间划出两道寒光,火花四射。

    二人顷刻间又打在一起。

    容景并未阻拦云浅月,而是站在原地静静注视着二人对打,如画的眉眼微微有些冷凝。

    云孟和夜轻染带来的一队御林军也等在原地,云孟还好,夜轻染带来的那一队御林军没有内力,自然抵抗不住二人真气外散的威力,霎时躺倒在地一片。

    一时间西枫苑墙外花草树木假山石雕尽毁。

    半个时辰后,云王府大门口忽然传来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一连喊了三声,夜轻染和云浅月仿若未闻,身影变化,愈打愈烈,容景也仿若未闻,一直看着二人。云孟看向容景,见容景面色清淡,他心下稍安。

    不多时,老皇帝当前来到,他身后跟着夜天逸,夜天逸身后跟着脸色发白的云王爷,之后是文莱等宫廷仪仗队,老皇帝谱一来到,怒喝一声,“住手!”

    夜轻染忽然撤回手,云浅月却是并未听老皇帝的,劈手打掉他的宝剑,红颜锦顷刻间的缠住了夜轻染手脚,夜轻染一惊,她已经欺身上前扣住了他手腕,正是脉搏处。

    “月丫头,你要做什么?难道真要反了不成?”老皇帝见到云浅月的举动,勃然大怒。

    云浅月不理会老皇帝,带着夜轻染飘身落在了西枫苑的墙头上,刚一触到他脉搏只觉一股强大的真气对她弹了一下,她手一痛,连忙用真气压制住,只感觉夜轻染体内真气博大,她惊异地看着他。

    “怎么?云王府的浅月小姐看上我了不成?”夜轻染忽然冷嘲一笑。

    云浅月撤回手,死死地看了夜轻染一眼,忽然红颜锦一抖,直直将夜轻染扔向不远处的湖里。“噗通”一声,夜轻染掉了下去。

    “月丫头,你做什么?”老皇帝面色一变,大喝了一声。

    云浅月看也不看老皇帝一眼,飞身也下了不远处的湖里。她谱一到湖里,再次去扣夜轻染手腕,对他道:“我问你,你没吃忘情对不对?”

    夜轻染沉默不语,只是冷冷地看着云浅月。

    “绝七情,忘六欲,人不如禽兽。夜轻染,我问你,你没有吃忘情对不对?”云浅月也冷眼看着夜轻染,“若是你告诉我你吃了的话,那么我现在就杀了你。夜氏的男人已经多的是禽兽,也不差你一个。”

    夜轻染不说话。

    云浅月忽然出手去掐他脖颈,她手腕用力,夜轻染脖颈瞬间出现一道红痕,她目光凌厉地看着他,“夜轻染,你告诉我,别以为我会心慈手软。”

    夜轻染依然不语。

    云浅月忽然闭上眼睛,手腕猛地再次用力,夜轻染忽然开口,“小丫头……”

    云浅月手一松,夜轻染咳嗽了两声,嘴里灌了两口水,一张脸在湖底昏暗的光线下依然可以看出通红,他似乎低声一叹,“即便骗过了弱美人,也知道骗不过你。”

    “将那个药给我!”云浅月看着夜轻染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他今日为什么这个样子,但也能想到几分,那天德亲老王爷的话如今犹在耳边,即便以后对立为敌,但她也不希望夜轻染会变成行尸走肉。

    “被我吃了,还哪里有?”夜轻染又渴了两声,埋怨道:“小丫头,你下手真狠!”

    “我若是不狠你能说出来?”云浅月看着他,抿唇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过是一夜之间而已,怎么你功力就长了这么多,而且还要伪装成这幅样子?”

    “你先让我上去,我明日再与你解释,否则皇伯伯该命人下水了,而且你的弱美人也该吃醋了!”夜轻染道。

    云浅月听到不远处的动静,似乎有人下水的声音,她扣住夜轻染手腕,从湖底瞬间破水而出。顷刻间飘身落在了地面,她放开夜轻染,甩了甩身上的水,第一时间看向容景。

    容景面色淡淡,声音温润听不出情绪,“立即运功将衣服蒸干!”

    云浅月闻言连忙运功,真气蒸蒸,不出片刻便将衣服蒸干。她再次看向容景,容景已经移开视线不看她,而是看着夜轻染,她也转头去看夜轻染,只见夜轻染此时极其狼狈,脖颈的掐痕尤其触目惊心,她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眼角余光扫了老皇帝一眼。

    “胡闹!”老皇帝看着二人,脸色铁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谁来给朕说说?”

    夜轻染和云浅月都不说话。

    “染小子,月丫头,说!”老皇帝怒喝一声。

    云浅月看向夜轻染,将主动权给他,虽然他在湖底没说什么,但是她也能吃猜出一些。

    夜轻染伸手摸了摸脖子,抖了抖衣服上的水,冷着脸色看了云浅月一眼,对老皇帝道:“皇伯伯,你一定要惩治了云浅月,我奉皇伯伯之命前来宣旨,可是她居然抗旨不尊。如今情形你也看到了。这等嚣张跋扈不将您的圣旨看在眼里的女人,就该绳之以法。”

    云浅月冷哼一声。

    “月丫头!刚刚赵统领也进宫禀告了朕,说你抗旨不尊,可有此事?”老皇帝沉着脸看着云浅月。

    “没有!”云浅月摇头。

    “没有?没有你在门口伤了朕的御林军?如今你打伤了染小子也是朕亲眼所见。你还说没有?”老皇帝怒看着云浅月,“岂有此理!我看你是越来越不将朕看在眼里了?”话落,他不等云浅月开口,怒道:“天逸,将她拿下,押入天牢!听候发落。”

    云浅月闻言心中冷笑,老皇帝也就会这个,她并未言语。

    夜天逸看了云浅月一眼,“父皇息怒,月儿自然不敢公然违抗圣旨,必是有原因,且让她说说原因,再发落不迟。”

    “还有什么可说的?朕亲眼所见!难道还是假的不成?”老皇帝看着夜天逸怒喝。

    “有时候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的,父皇何不听月儿一言,看她怎么说?”夜天逸道。

    “好!那朕就让她说说!看看她能说出什么来!”老皇帝看向云浅月,老脸铁青,“月丫头,你就给朕说说违抗圣旨是什么罪?若是说不好,今日无论是谁求情,朕都饶不了你。”

    “清婉公主对我哥哥下了情花毒,我哥哥因为中毒才无力保护她,以至于出了那等事情导致她自杀而死。我若是晚去一步,哥哥也会死无葬身之地,皇上姑父不问青红皂白就前来拿人,我自然不交人。况且,我哥哥被叶倩带走了,我哪里能交得出……”云浅月深吸一口气,对老皇帝开口,话音未落,忽然感觉西枫苑气息一变,她猛地住了口。

    容景见云浅月转过头,目光也看向西枫苑内。夜天逸和夜轻染几乎也同时转头看去。

    西枫苑的气息和早先不同,显然有人悄无声息地进入。云浅月缓缓放出气息去查探,在靠近主屋的房间内被一股熟悉的气息将她放出的气息打了回来,她眉头一皱,足尖轻点,顷刻间飘进了西枫苑。

    “月丫头!你走什么?”老皇帝一直盯着云浅月,见她离开,怒喝一声。

    “父皇,西枫苑有动静!月儿大约去查看了!”夜天逸收回视线,看了容景一眼,见他并未开口,对老皇帝道。

    “有什么动静?走!过去看看!”老皇帝板起脸,当先抬步向西枫苑走去。

    容景、夜天逸、夜轻染也缓缓抬步跟在老皇帝身后,一行人进了西枫苑。

    此时西枫苑内,云浅月已经进了房间,只见云暮寒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屋中再无别人。她走到床前看了云暮寒一眼,身手把他脉搏,须臾,她抬步出了房间,只见那名婢女规矩地站在门口,她不动声色地看了那名婢女一眼,并未说话,看着老皇帝一行人走进院中。

    “月丫头,你搞什么鬼?”老皇帝看着云浅月立在门口,他停住脚步,透过珠帘向里面看了一眼,顿时眉头竖起,怒道:“云暮寒不是在屋里吗?你胡说什么她被叶公主带走了?这件事情你给朕好好交代!”

    “你叫淋儿吧?由你来和皇上说说!”云浅月不答老皇帝的话,看向立在门口的云暮寒那名近身伺候的婢女,“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会儿事儿!”

    “朕在问你话呢!你让一个小丫头来说什么?”老皇帝威严地看着云浅月。

    “皇上姑父,不是我不说,而是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云浅月漫不经心地看着琳儿,“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