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95章 最大赢家(3)

第395章 最大赢家(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秉七皇子,皇上说请七皇子和景世子跟随他入宫一趟,说由您二人前去商议一下清婉公主下葬之事,看看如何处理。是先入葬,还是查出背后谋害之人再下葬。”文莱恭敬地道。

    “好!我这就去!”夜天逸扫了容景一眼,对云浅月柔声道:“等处理完清婉的事情,我再来找你。”

    “嗯,要是太晚就别来了!我今日累着呢!明日再说。”云浅月摆摆手。想着清婉公主如今被污浊,自然是入不了皇陵的,对皇室来说是个污点。而且又正值老皇帝五十五大寿,据说两个月前就已经着礼部准备他的寿辰,自然是大办的,不可能张扬地给清婉公主下葬,况且如今又是暑天。大约也就是草草埋了而已。

    “也好!”夜天逸点头,转身看向容景,“景世子请!”

    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目光从她衣袖上移开眼睛,淡淡点头,“七皇子请!”

    二人一起抬步,但容景步履轻浅缓慢,还是落后了夜天逸一步,雪青色锦袍的身影和月牙白锦袍的身影不出片刻便出了西枫苑。

    热闹的西枫苑不消片刻便再无人声,云浅月转身重新进了云暮寒的房间。她刚来到门口就见云暮寒依然闭着眼睛熟睡,她来到床前,伸手一扯,从他脸上扯掉一层薄薄的蚕丝面具来,面具下露出一张陌生的脸孔,她看着这张陌生的脸孔,唇瓣紧紧抿起。

    老皇帝并未进房间来,而是透过门窗看着屋内的情形。即便他进屋来,大约也是看不出这么精妙的易容术,而她通过气息知道不是云暮寒,但也不能点破。

    因为叶倩明明带走了云暮寒,打的自然是和她谈判的筹码,但是她怕老皇帝来看之下知道是她带走了云暮寒,到时候起了疑心追查之下,万一被老皇帝知道南疆的新一任万咒之王落在了她和容景手里的话,她就失去了筹码。所以她去而复返,找了个替身假扮成云暮寒送了回来。而她即便知道那个人不是云暮寒,但也不会点出。因为她一旦点出,保不住叶倩会说出南凌睿和云暮寒的事情,那样,今日云王府就真正会抄家灭族了。

    不得不说,这一场五千御林军包围云王府的闹剧背后,叶倩是最大的赢家。

    另外,老皇帝和德亲王府大约是串通一气,给夜轻染服用了忘情,却被夜轻染利用了某种方法将忘情给弄失效了,但他为了蒙蔽老皇帝和德亲王,所以请旨五千御林军来云王府押云暮寒,和她反目,用对她的无情和狠心来向老皇帝或者德亲王证明真已经忘情。她不认为夜轻染当时是骗过了容景,容景身坐茅庐也能坐观天下。所以,大约是知道老皇帝和德亲王给夜轻染用了忘情之事。所以,提醒她对夜轻染测试。果然在湖底她逼出夜轻染的真实。

    这一环环的计谋下,夜轻染也算是达到了目的。但她独独看不透夜天逸在这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什么事情都与他无关,却又与他有关。

    云浅月伸手捂住额头,用中指轻轻在眉心揉按,屋中静静,她的思绪每每受阻,却是找不到一个落脚点。须臾,她放下手,对外面清声道:“莫离!”

    “小姐!”莫离飘身而落。

    “莫离,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云浅月看着莫离。

    “从王妃去世后!”莫离道。

    “这些年你一直跟在我身边,我对你的吩咐也是屈指可数吧!”云浅月问。

    “小姐失去记忆以前一直未曾召唤过我。”莫离垂下头,语气有些黯然。

    云浅月一笑,“那是因为我天生就是宁可相信自己,也不相信别人的人。隐卫对于我来说,等于无用。所以,从今日起,你便不是我的隐卫了!”

    莫离面色一变,看着云浅月,忽然拿起手中的剑照脖颈刎去。

    云浅月一惊,袖中的红颜锦顺着窗子飞出,缠住了他的剑,皱眉看着他惨白的脸道:“我说你不在是我的隐卫,没说不会用你,你死什么?”

    莫离一怔。

    云浅月看着他道:“你现在就立即动身去一趟南疆,将南疆王的玉玺给我带回来。你只管去,到那里之后,自然会有人接应你。回来之后,你以后就光明正大跟在我身后吧!我不需要影子。”

    莫离怔怔地看着云浅月,面色有隐隐动容。云浅月含笑看着他,须臾,他松了剑,单膝跪地,“是!小姐!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云浅月看着莫离身影离开,想着如今正值老皇帝五十五大寿,所有人的眼光都会齐齐看着天圣京城,而叶倩一心想要拿回南疆的万咒之王,南疆王又重病在床,此时南疆境内老皇帝重病的消息虽然被封死没外泄,但南疆朝中文武大臣定然知道这件事情,私下里恐怕也是人心惶惶,这个时候南疆内部空虚。所以,莫离才能趁此机会无声无息拿了南疆王的玉玺。

    有了南疆的万咒之王和南疆王的玉玺,南疆等于丢了半壁江山。那么,她和叶倩谈判的筹码才会加重分量。不至于处于劣势。

    云浅月从窗外收回视线,走回床前,将那层薄薄的面具刚要重新贴回那陌生男子的脸上,忽然察觉不对,扔掉手中的面具又伸手在他脸上碰了一下,伸手轻轻一揭,又一层薄薄的面具被揭开,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这一张脸她当真熟悉无比,或者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她追在他身后伪装蒙蔽老皇帝十年,而且这个人厌恶她敝履。正是夜天倾。

    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夜天倾,夜天倾中了某种迷幻药,依然昏睡。她静静看了他片刻,忽然扔掉手中的面具,转身走到桌前坐下来,自己倒了杯茶,轻轻抿了一口。

    叶倩如今将夜天倾弄来她这里,而且在他脸上易容了两层面具,险些将她都蒙蔽过去,这个女人不得不说如今当真要她刮目相看了。她到底想做什么?

    若说她带走了云暮寒用来威胁她拿出万咒之王说得过去,但是替换云暮寒的这个人是夜天倾而不是别人就要细细思量了。夜天倾如今虽然在府中被老皇帝关紧闭,让他闭门思过,但他终究是天圣太子。太子府一直以来比皇宫的守卫还要严守,若是老皇帝发现太子失踪的话会如何?或者说叶倩不认为她能发现这个人是夜天倾?到时候老皇帝满城搜查太子下落,而夜天倾其实就在云王府,那么云王府到时候该如何应付老皇帝的怒火?

    云浅月将手放在额头上,头隐隐有些疼,此举是否说明叶倩和夜天逸已经联手了!

    “月妹妹?”床上忽然传来夜天倾惊异的声音。

    云浅月收起一切情绪,放下手,表情淡淡地看着夜天倾,“你醒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夜天倾醒来后有片刻迷茫,须臾,目光凌厉地看着云浅月质问。

    “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云浅月扫了一眼被她扔掉的两片面具,先一片是蚕丝面具,后一片是人皮面具,险些将她也骗过。她指着那两片面具道:“你认识那两片东西吗?”

    “云浅月,你到底想做什么?这是哪里?”夜天倾脸色阴沉地看着云浅月,扫了一眼那两片面具,目光森寒,“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不成?连面具也不认识了?”

    “你认识就好!”云浅月无视夜天倾阴沉的脸,声色淡淡,“这里是云王府西枫苑,我哥哥云暮寒的住处。”

    “云暮寒的住处?你们想要做什么?”夜天倾扫了一眼房间的情形,又向窗外看了一眼,冷声道:“或者说你和七弟联手想作什么?想要杀了我,帮助七弟夺位?”

    云浅月冷笑一声,“夜天倾,你不要太看得起自己,夜天逸想要皇位,不一定会杀了你得到!你活着他照样能得到。”

    夜天倾面色一变,忽然跳下床,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云浅月面前,凤目如利剑,“你对七弟到真是相信得很。”话落,他嘲笑道:“是了,你一直对七弟好,自小就对他好,还和他互通书信五年。可是你如今为何又移情别恋喜欢了容景?”

    “夜天倾,我不是移情别恋,我本来就喜欢容景。不过我是不是移情别恋又和你有什么关系?”云浅月笑了一声,漫不经心地道:“你还是想想你今日的处境吧!若是皇上发现你不在太子府,闭门思过而私自出府,那么你这个太子位置估计就真要换成别人来做了!”

    夜天倾脸色一寒,“我如今是被你带来这里的!父皇如何会怪罪于我?”

    “皇上姑父刚刚离开这里。你知道你刚刚带的两张人皮面具其中一张是谁的吗?是我哥哥的容貌。若是皇上去而复返发现你在这里冒充我哥哥,你想想你会如何?”云浅月端起茶抿了一口,想着看来叶倩在夜天倾的太子府也安插了暗桩,居然将夜天倾悄无声息地弄来这里,而还不被他知道是她搞的鬼。她继续漫不经心地道:“或许皇上知道你是被人算计了,但是你想想皇上会相信你?即便知道你被人算计了,他也不会认为你无罪。因为,他正好需要一个机会将你这个太子废除,换上他心目中的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