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97章 紫竹图画(2)

第397章 紫竹图画(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不会!”云浅月很是断然。

    夜天倾从云浅月脸上移开视线,垂下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也不看夜天倾,脑中却想着他那句“若是有朝一日景世子倾覆了这天下,你如何选择?还能像今日这般说出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的话。

    二人说话间来到了丞相府,云浅月收起心思,带着夜天倾绕过丞相府来到太子府,她看着太子府几乎三步一个侍卫五步一个隐卫眯起眼睛,低声问道:“太子府是你的府邸,你认为我该把你送去哪里皇上才不会疑心?”

    “太子侧妃的院子!”夜天倾道。

    云浅月扬眉,提醒道:“如今太子侧妃可是死了!你确定我将你送到她的院子?皇上带着人正搜查太子府。若是知道太子侧妃已死,这件事情被宣扬出去的话,你可就失去了凤老将军府的支持了!”

    “你果然知道太子侧妃的死!”夜天倾哼了一声,“即便太子侧妃活着,凤老将军府就支持我不成?他若是支持我的话,也不会舔着老脸插手外孙女你大姐姐的婚事儿了。”

    云浅月不再说话,目测了一下太子侧妃院落的方位,带着夜天倾躲过隐卫,向太子侧妃的院子里飘去。来到风侧妃的院子,只见那座院门口立了不少人。老皇帝一身明黄的身影和容景一身月牙白锦袍的身影尤为显眼,另外除了夜天逸外,居然还有凤丞相、德亲王、孝亲王三人也在。她停住身形,隐在一处假山后,皱眉道:“我们回来晚了,太子侧妃的院子已经进不去了!”

    夜天倾脸色阴沉,死死地看着夜天逸,并未说话。

    “那个女子是谁?”云浅月看向跪在老皇帝面前的女子问。女子打扮和太子侧妃一模一样,但容貌陌生。

    “是烟柳楼找的姑娘!”夜天倾道。

    “你用她来假扮死去的太子侧妃?”云浅月问。

    “嗯,我没办法!”夜天倾用手扣住假山,脸色发白,“如今已经晚了,父皇和所有人都知道太子侧妃已死,我隐瞒不报。七弟这回该得意了!我这个太子还没与他斗上一斗,父皇这次定然废了我,立他为太子。”

    云浅月唇瓣紧紧抿起,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你的酒窖在哪里?”

    “做什么?”夜天倾偏头看向云浅月。

    “我帮你一把!也算是回报你今日受我牵连招来的麻烦。”云浅月低声道。其实还有一点她没说,主要是如今她不能让老皇帝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废了夜天倾立夜天逸为太子。夜天逸若为太子,他又有整个北疆,那么如今正值老皇帝五十五大寿,新太子保不准会在五十大寿上立太子妃,那么夜天逸如何不对她出手?况且今日之事定然不是叶倩一个人所为,叶倩悄无声息在云王府和太子府进行调换,躲过了太子府和云王府的隐卫,行这等事情,暗中定然有人相助。那个人不是夜天逸,就是老皇帝。否则她再想不出谁还有这么大的手腕。

    夜天倾一怔,不相信地看着云浅月,见她淡淡地看着他,他咬了咬牙,伸手一指不远处,“在那里!”

    云浅月不再说话,目测了一下方位,带着夜天倾足尖轻点,向酒窖飘去。须臾来到酒窖,她出手点昏了看守酒窖的两名侍卫,拉着夜天倾进了酒窖,对他道:“现在就喝一坛酒,我将你埋进酒窖里。”

    云浅月话落,夜天倾立即搬起一坛酒打开坛盖,对着酒坛猛喝起来。不出片刻,一大坛酒被他灌下,云浅月一脚踢翻了两个酒坛,酒坛的酒水洒出,她又对夜天倾踹了一脚,将他踹倒,又将被他踹倒的那两个空酒坛踢到他脚下,做好一切,他见夜天倾眼睛有些涣散地看着她,压低声音对他道:“皇上一会儿来了,你就不停地问他你是要废了你吗?你放心,只要有这一句话在,他不但不会废了你,也许还会撤销了你的禁闭。”

    夜天倾点点头,一坛酒下肚,似乎让他有些难受。

    云浅月不再看他,飘身出了酒窖,重新隐在假山后,看了一眼老脸铁青的老皇帝,对容景传音入密吐出两个字,“酒窖!”

    “嗯!”容景轻若无声地回应了一声,并未向这边看来一眼。

    “来人,给我全城搜查,朕到要看看朕的好太子去了哪里?”老皇帝显然怒极,一脚将地上跪着假扮太子侧妃的女子踹倒,“真是朕的好儿子,居然找人假扮太子侧妃!当真是……”

    “皇上,您是否闻到了好大的酒味?”容景忽然截住老皇帝的话。

    老皇帝话一顿,吸了一下,皱眉,“哪里来的酒味?”

    夜天逸忽然看了容景一眼,并未说话。

    “似乎是来自那个方向。”容景伸手向酒窖的方向缓缓一指。

    “文莱,你带着人过去看看!”老皇帝沉着脸吩咐。

    “是!”文莱立即应声,一挥手,带着两个小太监向酒窖的方向而去。

    老皇帝不再说话,而是盯着地上的女子,“朕问你,你假扮太子侧妃多长时间了?”

    “回皇上……有两个多月了……”那女子身子不停地颤抖,似乎极为惶恐。

    “好啊,居然两个多月了!真是朕的好太子。”老皇帝额头青筋直跳,一连说了好几句朕的好太子之后,便怒道:“来人,将这个女人拉出去砍了!”

    有两个人立即过来拉住跪在地上的女子,那女子身子一软,吓得昏死了过去。

    “皇上,太子殿下不会无缘无故找人来代替太子侧妃,此事需要好好查探。况且这名女子是被太子殿下找来,大约是不敢违背命令才假扮了太子侧妃。毕竟也是无辜之人。皇上息怒。”容景缓缓开口,“等找到了太子殿下,问明情况处置也不迟。”

    “也好!”老皇帝压下怒意。

    容景不再说话,目光看向酒窖的方向,眸底深处隐着淡淡云雾。

    夜天逸忽然笑了一声,“景世子真是菩萨心肠!”

    “七皇子过奖了!北疆如今都将七皇子奉为活菩萨,说从你去了北疆,北疆才富硕起来。尤其是那些为民的政策,北疆百姓们对你的厚爱可是非比寻常。”容景淡淡道。

    老皇帝老眼忽然紧缩了一下。

    “景世子身坐草堂,也能安知天下。可是景世子知道不知道北疆人都称父皇为圣主?天逸是父皇的儿子,在北疆总不能给父皇丢脸,自然要做出些成绩来。”夜天逸扬眉。

    “若人人都如七皇子一般,皇上可以安枕无忧了!”容景浅浅一笑。

    “嗯!天逸没让朕失望!”老皇帝点点头,截住二人的话,对夜天逸道:“天逸,你过去看看文莱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

    “是!”夜天逸应声,抬步向酒窖走去。

    “算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吧!”老皇帝也抬步向酒窖走去。

    德亲王、孝亲王、凤丞相几人闻言立即抬步跟上老皇帝。

    容景向假山看了一眼,轻轻拂了拂衣袖,转身也跟上老皇帝等人。

    云浅月接收到容景让她离开的信息,足尖轻点,飘身离开了太子府,刚要绕过丞相府,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飘身进了丞相府,目测了一下方位,向秦玉凝所住的院子而去。来到秦玉凝的院子,只见院中静静,她在房檐下侧耳倾听了片刻,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她的房间。

    秦玉凝的房间布置华丽,珠帘翠幕,软帐轻纱,全是一系列浅白色。色调虽然单一,但不失高雅和韵味。床头挂着一幅壁画,画中的景色是一片紫竹林,除了紫竹林,再无别物。她看着壁画凝视了一眼,移开视线,一寸寸看着这个房间。须臾,她走向那副壁画。

    “小姐,您怎么回来了?”就在这时,院外传来秦玉凝婢女的声音。

    “皇上五十五大寿了,太妃娘娘要我绣一副百寿图,我回来取样子。”秦玉凝声音柔婉,正从外面走来。

    “宫里没有百寿图的样子吗?”那婢女疑惑地问。

    “宫里的样子太过老旧。”秦玉凝柔婉地道。

    “小姐,奴婢去给您拿!”那婢女连忙道。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拿吧!拿完我还得回宫的,太妃正在午睡,醒来不见我又会唠叨了。”秦玉凝摆摆手。

    那婢女停住脚步,秦玉凝向房间走来。

    云浅月忽然抿唇,伸手轻轻一扯,那副壁画被她无声无息扯掉,她衣袖轻轻一扫,那副壁画被卷起,她听到门从外面被推开,她足尖轻点,顺着窗子无声无息飘了出去,她谱一出去,只听秦玉凝大喝一声,“谁?”

    云浅月想着秦玉凝果然会武功,她本来想离开的脚步停住,绕了个一个圈,飘身进去了隔壁的房间。隔壁显然是婢女所住,此时无人。她隐在了房梁上。

    只听秦玉凝三步并做两步进了房间,紧接着传来一声低喝,“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