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98章 不过尔尔(1)

第398章 不过尔尔(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姐,没人啊!”那名婢女也跟着进了房间。

    “没人?”秦玉凝声音有些细微的变化,须臾,她看向那副壁画挂着的位置,面色一变,三两步就来到床头,伸手摸了摸挂壁画的位置,猛地回头,厉声问,“初喜,谁来过我的房间?”

    “小姐,您不在的这几日奴婢一直紧紧守着房间,没让人进来过!”那婢女立即道。

    “不可能!”秦玉凝脸色发白。

    “真的没有人来,奴婢一直守着的!”初喜摇摇头。

    “四鬼影出来!”秦玉凝轻喝一声。

    “小姐!”秦玉凝话落,四个鬼影从房檐的四角飘出。

    “我的房间谁进来过?”秦玉凝看着四鬼影。

    “回小姐,一直无人进来。我们四人一直守在外面,从未离开过!”四鬼影齐声道。

    “没离开过那副画怎么会不见了?”秦玉凝面色含怒。

    四鬼影对看一眼,无人做声。

    “废物!连一幅画都看不住!”秦玉凝袖中的帕子攥紧,紧紧盯着那副壁画的位置,须臾,她忽然冲出了房门,站在门口细听了片刻,几步来到隔壁的房间,一脚踹开了隔壁房间的房门。

    房门踹开,隔壁房间空空如也,婢女的房间铺陈简单,只有一桌一椅一床,没有任何屏风遮挡之物。入眼处所有物事一目了然。

    房中静静,院内屋内,连半丝气息也不闻。

    秦玉凝眯着眼睛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缓缓抬步向里面走来,她脚步轻若无声,却踩在地面上一步一个浅浅的脚印,地面的玉砖足足被她落脚踩下一寸有余。她仿若未觉,径直走到床前。

    床前只有叠得整齐的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再无别物。

    她站在床前看了片刻,又缓缓转身看向桌椅墙壁,还有关得完整的窗子,窗子被印有碎花的油纸粘封,没有扯开的痕迹,她忽然转身疾步出了房门。来到门口,又猛地回头看了一眼,屋内半丝动静也无。她转回头,沉着脸看着四鬼影,“给我找,看是谁拿走了那幅画,必须找回来。若是找不回来,你们四人就去死吧!”

    “是!小姐!”四鬼影对看一眼,齐齐应声。

    “滚!”秦玉凝冷冽地吐出一个字。

    四鬼影再不敢耽搁,消失在了原地。

    “初喜,你确定没人进来过我的房间?”秦玉凝看着脸色惨白的初喜。

    “小姐,奴婢很确定,没人进来您的房间。从您进宫后,奴婢一直就在院子里,一步都没离开过。四鬼影得您的吩咐也从未离开过。”初喜看着秦玉凝,声音发颤,“奴婢也想不明白那幅图怎么就不见了……”

    “就在刚刚!”秦玉凝手中的帕子攥紧,“刚刚我来的时候屋内有人!”

    “小姐?”初喜一惊。

    “不过人已经走了!”秦玉凝忽然将手中的帕子扔掉,怒道:“能让四鬼影查无所查,觉无所觉,这个人的武功当真高绝,天下能有如此高绝武功的没有几人。天圣京城能有如此武功高绝的人更是没有几人。”

    “小姐,您说会是谁?”初喜看着秦玉凝,小心翼翼地问。

    “是谁很快就会知道!那副图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拿走的!”秦玉凝冷哼一声,看了一眼地上的帕子,用脚跺了一下,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初喜不再说话,抬步跟了进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秦玉凝又四下看了一眼,伸手又摸了摸放图画那处位置的墙壁,美眸微凝片刻,她缓缓放下手,走到一面柜橱前,伸手打开柜橱,拿出了几个图样,转身出了房门。

    她刚到门口,只听到有脚步声从院外走来,立即停住脚步看着门口。

    “小姐,老爷让奴才来传话,说请小姐去太子府一趟,太子殿下如今有难,皇上要废了太子殿下,小姐必须要去帮太子殿下保住太子之位。”一个小厮摸样的少年来到近前,对秦玉凝恭敬地传话。

    “废了更好!我不去!”秦玉凝冷下脸。

    “小姐,老爷说小姐小不忍则乱大谋。太子殿下如今不能不保。别忘了您是他的准太子妃,皇上已经下旨了。虽然未曾大婚,但是天下皆知。您若是不摆脱了这个身份,对您将来不利。”那小厮压低声音道。

    “好!你去告诉他,我这就去!”秦玉凝深吸一口气,面上的冷意退去,恢复温婉端庄,手里的百寿图样攥紧,对小厮道。

    小厮点点头,转身出了院子。

    秦玉凝看了初喜一眼,低声吩咐道:“你现在就回房,模仿那副图立即画一幅图挂上。此事不准声张,更不能让父亲知道那幅图不见了。”

    “小姐,奴婢怎么能画得来?奴婢画工不行啊……”初喜身子一颤,不敢置信地看着秦玉凝,“将此事禀告给老爷吧,老爷不会怪小姐您的……”

    “你只需要先画一幅图挂上就行,我一会儿保下夜天倾之后就会回来立即画一幅图挂上去,我怕父亲和我一起回来,看到那幅图不见了四鬼影和你都别想活,你先画一幅图,你跟我身边这么多年,又日日见那副图,还是能模仿出几分真谛的,父亲看到图在,也不会认真检查,还是能蒙蔽过去的。此事先不要告诉他了,这两日我就有办法找回那副图。”秦玉凝沉声道。

    “是,奴婢这就去画。”初喜连忙点头。

    秦玉凝不再说话,又回头看房内看了一眼,重新从袖子里拿出一块帕子,咬着唇瓣轻移莲步,温婉端庄地出了院子。

    初喜见秦玉凝离开,听从她嘱咐,立即回到秦玉凝的房间,铺纸磨墨,开始画图。

    院中静静,只有秦玉凝的房间内传来初喜绘画的声音。

    片刻后,初喜一副图画做好,连忙找出东西将其表上,黏贴在原来挂那副壁画所在的位置。做好一切,她将纸张和砚台收起,将房间恢复原状后,转身出了房间。

    初喜刚出房间,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进了秦玉凝的房间,正是云浅月。

    云浅月一直在隔壁的房间并未离去,秦玉凝冲进隔壁房间的时候,她身子倒贴在床下的床板上,纤细的身形和床下的床板几乎贴为一体,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看不到人。她屏息凝神,直到秦玉凝离去,她才从床下悄无声息出来。进出房间她发现这间窗子都是用印有碎花的油纸粘封的,所以走的都是门。

    初喜没发现任何异常,回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云浅月看着初喜所画的那副紫竹林图,凝视片刻,她将袖中的那副图轻轻拿出打开,和初喜所画的紫竹林图对比了一下,眸光眯了眯,她将图重新收回袖中,重新出了房间,这回再不停留,躲过丞相府的隐卫,悄无声息地出了丞相府。

    出了丞相府后,云浅月身形不停,向云王府而去。

    来到云王府,她并未回浅月阁,而是重新回到了云暮寒的西枫苑。来到西枫苑,她飘身落在了院中,只见一个小婢女正跪在门口,一脸泪痕,她走到她面前,轻声道:“此事不怪你,别哭了!”

    “浅月小姐?”这个婢女正是淋儿。她听到云浅月的声音,低着的头抬起,脸色发白地看着云浅月,“浅月小姐,世子又不见了。”

    “你家世子本来就不见了!”云浅月看了她一眼,抬步进了房间,吩咐道:“你跟我进来,我有事情问你。”

    淋儿起身站了起来,抽泣着跟随云浅月进了房间。

    房间与她刚刚带着夜天倾离开时别无二致。云浅月来到床前,将那两个仍在床上的面具收起,坐在床前看着淋儿,“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府里的?”

    淋儿看了云浅月一眼,低声道:“八年前!”

    “怎么进来的?”云浅月问。

    “是世子出府时救了我,我无家可归,就跟着世子来了。”淋儿道。

    “你以前在南梁就是侍候他身边的吧?后来你找来了这里?”云浅月偏头看着淋儿。

    淋儿一惊,瞬间小脸一白到底。

    “你别怕,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云浅月安抚地看了淋儿一眼,低声问,“我想知道的是叶倩和我哥哥是否早就认识?我说的是十年前,在南梁时候是否早就识得?”

    淋儿看着云浅月,见她面色温和,咬着唇瓣点点头。

    “那时候是怎么认识的?他们熟不熟?”云浅月又问。

    淋儿摇摇头又点点头。

    “你觉得叶倩是个什么样的人?”云浅月再问。

    淋儿再次摇摇头。

    “淋儿,如今是叶倩将我哥哥带走了,你想救回你家世子,就必须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你能从八年前就找来了这里,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别人比你对他再好。你希望他安然无事对不对?所以,你告诉我,我才能想办法救他。”云浅月看着淋儿,压低声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