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99章 不过尔尔(2)

第399章 不过尔尔(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淋儿忽然“噗通”一声跪下,“浅月小姐,奴婢别无所求,奴婢只求太子殿下,不,世子能平安就好。奴婢愿意伺候世子一辈子,从来不做非分之想。”

    “嗯,我知道!”云浅月笑了笑,“你先起来!将你知道的关于叶倩和我哥哥的事情都告诉我。你要知道,他虽然不是我的亲哥哥,但如今情形他必须是我的亲哥哥。云王府和他已经联在了一起,我不会害他。”

    淋儿闻言起身站了起来,点点头,低声道:“其实南疆王后,也就是叶公主的母后和南梁王后,也就是太子殿下的母后是双胞姐妹。”

    云浅月一怔。

    “这件事情几乎无人知道,奴婢也是前两日叶公主前来找世子时候知晓的。”淋儿道。

    “所以,叶倩不会害我哥哥?”云浅月挑眉。

    淋儿摇摇头,“奴婢不知道。叶公主自小就十分贪玩,每一年会去南梁一次,但和世子相处却不怎么好。后来去北疆一趟被王上和国师带回去后换了一个人,叶公主到和太子殿下好了。”

    “你是伺候南梁太子身边的人,如何出来南梁太子府的?”云浅月又问。

    “是后来又一次我犯了错,太子殿下将我赶出府的。”淋儿顿了顿,低声道:“当时太子殿下说让我来天圣京城,也许就能见到我要见的人。所以……”

    “所以你就来了?”云浅月挑眉。

    “嗯!”淋儿点点头。

    云浅月想着叶倩没有杀淋儿,她该清楚她会问淋儿这些的,之所以没杀,留下活口让她盘问,是否就说明叶倩根本就是想要她知道这些。她点点头,问道:“还有吗?”

    淋儿摇摇头,“别的事情奴婢再不知晓了!”

    “你记住,以后无论谁再问关于我哥哥和南梁太子之事,你都说不知道。”云浅月看了淋儿一眼,按理说她是该杀了这个小丫头,但是毕竟是一条人命。她能从南梁千里找来这里跟在云暮寒身边,可见其心。世上不是只有封口才能解决事情的。

    “奴婢知道,奴婢对天发誓,绝对不说出一个字。”淋儿坚定地道。

    “嗯,我相信你!”云浅月笑了笑,起身站起来,“这两日你就守着西枫苑,就说我哥哥在养伤,由你侍候,你也不要随意走动,不用找人。你放心,他定会安然无恙的。”

    “奴婢也相信浅月小姐您!”淋儿乖巧地点点头。

    云浅月不再多说,抬步出了西枫苑。她刚走到西枫苑门口,云孟匆匆而来,对她道:“浅月小姐,出了大事儿了!”

    “什么大事儿?”云浅月看着云孟。

    “皇上刚刚拿剑砍伤了太子殿下,说要废了太子。”云孟急声道。

    “废了吗?”云浅月挑眉。

    “没有!后来秦小姐去了太子府,说太子侧妃的事情她知道,因为太子侧妃突然失踪了,太子本来要禀告皇上,但是怕皇上大怒,也怕太子侧妃失踪有辱皇室和凤老将军府的名声,所以这次派人假扮了太子侧妃,其实暗中一直派人查找的。说太子殿下其实都是为了皇上,怕皇上忧心。他才隐瞒未报。”云孟连忙将得到的消息叙述。

    “然后?”云浅月想着秦玉凝到底是有两下子。染了紫草之毒身死的人埋在底下方圆三丈之内寸草不生,所以夜天倾定然是将太子侧妃火化了,或者是秘密埋在了别处,定然不是太子府。如今只说太子侧妃失踪,那么关乎皇室掩面,老皇帝就会被堵住了嘴。大惩也就变成了小罚。

    “皇室派人查找太子侧妃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太子殿下废黜之事作罢,也免除了太子殿下的紧闭之苦。让他在府中养伤,伤好后上朝。”云孟话落,又道:“但皇上怒气冲冲回了宫,恐怕是要找皇后娘娘的麻烦。必定太子殿下是自小跟在娘娘身边管教的。出了这等事情,娘娘怕是不好交代。”

    “原来是说的大事儿就是怕皇上找姑姑麻烦?”云浅月淡淡一笑,“你放心,如今的姑姑不是以前的姑姑了,不会有事儿的!”

    云孟见云浅月面色镇定,也宽下心,抹了抹额头的汗道:“那是老奴多虑了!皇后娘娘无事就好!”

    “嗯!”云浅月点头,不再说话,转了路向浅月阁走去。

    回到浅月阁,赵妈妈、彩莲、听雪、听雨等人都在。见她回来,连忙迎了出来。人人不像往常一般高兴,都面带忧色。云浅月看了彩莲一眼,又扫过众人,笑道:“这都做什么?出了什么大事儿了?”

    “小姐,您还说呢!您将我们大家都吓死了!居然敢违抗圣旨,这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幸好皇上网开一面。”彩莲看着云浅月,埋怨地道。

    “原来是这件事情!哥哥没错,我也不算是违抗圣旨,所以皇上姑父才不会怪罪。”云浅月一边说着一边向屋内走去,走到门口,她看了一眼天色,打了个哈欠,“每日都有事情折腾人,累都累死了。你们都别吵我,我好好睡一觉。”

    “是!”彩莲等人应声,齐齐停住了脚步。

    云浅月进了房间,关上房门。回头向窗外看了一眼,见彩莲等人走了下去,她走到窗前伸手拉上帘幕,屋中刹那暗了下来。她将袖中的那副图画拿出来走到桌前展开,静静看着那副图画,看了片刻,她将中指和食指按在画纸上一寸寸轻轻拂过,许久,她皱起眉头,仔细回想初喜画的那副图,闭上眼睛,将中指和食指按在了那副图中间的那株紫竹上,又细细摸索,须臾,她手一颤,猛地睁开眼睛。

    灵台似乎一瞬间通透清明,所有事情突然之间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云浅月目光凝在画卷上久久不动,许久后,她忽然将画卷卷起,铺开画纸,磨墨,不出片刻,一幅和桌案上紫竹林图一模一样的图画一挥而就。画毕,她又从壁橱里找出几种色料,将那色料调和在一起,提笔沾染了色料,又在中间那株紫竹上落下了一个浅浅的圈点,须臾,她放下笔,看着两幅画,唇瓣紧紧抿起,重新闭上眼睛。

    屋中静静,几乎听不到她的呼吸声。

    不知过了多久,院外忽然有一丝异样的风丝飘落,云浅月闭着的眼睛睁开,将两幅画卷齐齐塞进袖中,将桌子上的纸张色料都收起,她转身靠在软榻上重新闭上了眼睛。

    “小丫头,如今天还没黑你就睡觉?”夜轻染顺着窗子飘入,站在云浅月面前看着她。

    云浅月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夜轻染,对他道:“如今天还没黑就不能睡觉了?我今日被你吓坏了,如今累着呢!”

    夜轻染闻言一屁股坐在云浅月身边,对他道:“我今日是迫不得已。”

    “怎么回事儿?如今你该说了吧?”云浅月看着夜轻染,见他脸色昏暗,她笑了笑,“算了,你不说我也能猜出几分。你姓夜嘛!”

    夜轻染忽然一把扣住云浅月手腕,认真地看着她,“小丫头,我是姓夜没错。但是我永远不会同他们一样,无论是皇伯伯,还是我父王,或者是我爷爷,或者是夜天倾、夜天逸、夜天煜等夜氏的所有人,我和他们都不会一样。”

    云浅月歪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是吗?”“自然是!难道你不相信?”夜轻染眉头竖起。

    “你将我的手攥疼了!”云浅月提醒。

    “我问你,你相信不相信?”夜轻染固执地问,目光紧紧盯着云浅月的眼睛。

    “我相信,若是不相信的话,今日在湖底我定然杀了你。”云浅月一笑。

    夜轻染忽然放开云浅月的手,将她抱进怀里,声音微微暗哑地道:“小丫头,若我不是生在德亲王府,不是流着夜氏的血脉,你自小是不是就不会对我一直疏远?”

    “也许是!”云浅月点头,她似乎能体会夜轻染的心情。忘情是什么样的情形下被他服用的?服用之后他又是经历了何种痛苦和挣扎才抵抗住忘情的药效?德亲老王爷和德亲王就这么一个孙子,当真狠得下心下得去手?

    “一个姓氏而已,对你来说真那么重要?”夜轻染又问,“重要到那么小你见到我就不喜?后来几次遇见,你居然都躲开我?”

    云浅月眸光闪了闪,笑道:“原来你知道我遇到过你几次都躲开了你?”

    “自然知道!”夜轻染道。

    “我失忆之事呢?”云浅月又问。

    “也知道!”夜轻染道。

    “我伪装之事呢?”云浅月又问。

    “也知道!”夜轻染又道。话落,没听到云浅月再问,他放开她,抿了抿唇,低声道:“十年前我为什么会跟着你和容景去了鸳鸯池?那是因为我也看到是你动手将夜天倾和夜天逸的府邸调换了。想看看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没想到就看到了那么一桩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