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00章 不过尔尔(3)

第400章 不过尔尔(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我竟忘了,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即便小,又怎么可能真愚蠢!”

    “你那时候就喜欢弱美人!”夜轻染撇开脸。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那时候哪里是喜欢?我是恨不得对他抽筋扒皮!”

    “可是他受大难之后你就喜欢他了!我看得出来!”夜轻染转过头,哼道:“后来你见到从来就对我不理不睬,可是我知道你总会往荣王府跑。”

    “或许吧!”云浅月不置可否,她喜欢上容景,且爱上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她都不知道。当她知道的时候就是火烧望春楼那日,终于醒悟,才启动了凤凰劫重生。

    “小丫头,我告诉你,只要你和弱美人不颠覆了这夜氏江山,我愿意倾注全力帮你们在一起,让你嫁入荣王府,你能否答应我。”夜轻染忽然看着云浅月直直地问。

    云浅月心思一动,扯了扯嘴角,却无笑意,“为什么要这么说?”

    “你只说能不能?”夜轻染眼睛一眨不眨,紧紧盯着云浅月的眼睛。

    云浅月沉默。

    “你不能?”夜轻染眸光忽然一紧。

    “夜轻染,未来的事情我不能答应你。”云浅月正视夜轻染的眼睛,认真地道:“我不想颠覆这江山,我也没有什么大的野心,我以前想要的不过是摆脱云王府嫡女入宫为后的祖训而已。我不想入宫,所以才伪装十年,想要的不过是皇上废除祖训。如今我爱上了容景,最大的想法就是和他在一起。但是这似乎很难。你也知道,皇上不准许荣王府和云王府联姻,夜天逸如今对我又是这般执着。我们若不抗衡,恐怕最好的结果不过是弄个劳燕分飞。最差的结果,大约是我二人都死,荣王府和云王府不复存在。不好不差的结果就是一死一生,或者是我们延续历代云王府女子和荣王府男子的命运,一边是荣华宫,一边是紫竹林。一个孤影残烛,宫墙冷冷,一个挑灯看月,月洒青霜。”

    夜轻染忽然抿起唇。

    “如今这般情形,已经不是说我能答应你就答应你的事情。你知道,对于你,或许以前我让自己不会和你产生交集,即便是朋友都做不成。但是失忆后这两个月不能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真正的朋友更为珍贵。我珍惜和你之间的朋友之情。”云浅月看着夜轻染紧抿的唇,她理了理衣袖,声音轻淡,“若是有朝一日,真将我逼到了一种地步的话,我想我也许会做出你所要求的事情,但是只要不将我逼到那种地步,我可以对你认真的说,绝对不会。”

    “小丫头,这就是你的答案?”夜轻染声音忽然极轻。

    “不错!”云浅月点头。

    “若是即便逼不到那种份上,弱美人就一定想要倾覆了这江山的话,你会如何?”夜轻染看着云浅月,“你会帮他的,对不对?还是一人之重,全天下之轻,对不对?”

    “我会遵从我的本心而活。帮或不帮,我听从我内心的想法。”云浅月面色忽然淡如清风,“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从来不会为了谁而委屈自己。”

    “可是你这个从来不会为了谁而委屈自己只有弱美人除外不是吗?”夜轻染又轻声道。

    云浅月叹了口气,“不错,他除外。”

    夜轻染忽然沉默下来。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清淡的面色在窗前帘幕遮挡的暗影下落下一层昏暗的光圈。

    “小丫头,你对七皇子为何会不一般,我能知道吗?”夜轻染沉默片刻又忽然问。

    云浅月手指缩了一下,看着夜轻染,“你真想知道?”

    “嗯!”夜轻染点头,见云浅月不说话,他又道:“你若是不想说,可以不告诉我。”

    “他像一个故人。”云浅月吐出几个字,心底沉压的东西似乎随着她吐出这几个字轻了几分又重了几分。她面色染上一抹恍惚,“这个故人终此一生,或者说生生世世都不会忘记。”

    “我明白了!看来弱美人也不能完全占有你的心,怪不得他要防得这么紧了!”夜轻染忽然一笑,面色霎时轻松,他忽然起身站了起来,笑道:“只要让弱美人难受的事情,我都愿意做。小丫头,在你不颠覆夜氏天下之前,我们永远是朋友。我会倾尽我能帮你,若是你颠覆夜氏天下的话,那我就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我们不再是朋友。”

    “好!”云浅月收起恍惚,笑着点头。

    夜轻染抬步向门口走去,来到门口,他伸手打开房门,对站在门外的容景扬唇一笑,“弱美人,我今日才知道,原来你也不过尔尔!”话落,他忽然大笑一声,足尖轻点,绕过容景,飘身出了浅月阁,帘幕随着他离开发出清脆晃动碰撞的响声。

    珠帘晃动,将容景和云浅月两两相对的容颜晃得有几分轻忽和模糊。

    “原来夜天逸像是你的一个故人!”容景忽然笑了一声,他的笑意极轻极浅,弯到嘴角,并未到达眼底,他透过晃动的珠帘看着云浅月,“原来我也不过尔尔!”

    云浅月手指不由自主地蜷了蜷,并不言语。

    容景来到她知道,她也知道她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他心中会难受,但是有时候秘密藏得久了,面对一个对你诚挚待你的人,总会忍不住说出。更何况外面还有一个她爱的人,她若是沉默或者闭口不答的话,他更会将某些东西积压于心,不如说出来。

    “故人……”容景薄唇开合之间,似乎卷了个花,须臾,那花散去,他忽然一笑,抬步走进来,步履一如既往的轻缓优雅,短短的一段路被他走了两段路那般长,来到云浅月面前站定,低头看着她,“有多故?”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扯出一丝极淡的笑意,吐出四个字,“前世今生!”

    容景忽然眯起眼睛,“都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是这样说吗?”

    云浅月忽然沉默下来。

    容景缓缓伸手,如玉的手掌覆在云浅月心口,指尖碰触感受她心在轻轻跳动,他低头凝视着她,声音轻得不能再轻,“云浅月,你如今能分辨出是我在你心底占有的分量多还是你的故人在你心底占有的分量多吗?”

    云浅月心跳忽然停了一瞬,看着容景放在她心口的手,那手白皙修长,如上好的美玉。她忽然闭上眼睛。谁的分量更多?她拿小七和夜天逸比较,小七就是小七,夜天逸就是夜天逸。她始终清楚地知道夜天逸不是小七,不如小七在她心中的分量。可是她从来不拿容景和小七比较。

    “你也不知道吧?”容景忽然嘲讽一笑,撤回手,猛地转身。

    云浅月伸手拽住容景的衣袖,抿唇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我想知道什么你都能告诉我?”容景停住脚步,不回头,浅浅扬眉。

    “能!”云浅月点头。

    “我想知道那个故人是你的谁?”容景缓缓转过头,眸光凝视着云浅月,一动不动。

    云浅月忽然沉默下来。小七是她的谁?伙伴、朋友、喜欢的人、家人、知己、她亲手让他丢了性命的人,小七不同于夜天逸,夜天逸什么身份也不是,而小七什么都是,她抬头去看容景,张了张嘴,忽然觉得什么也说不出来。

    容景忽然甩开云浅月的手,抬步出了房门,直到他出了浅月阁,再未回头。

    云浅月看着容景走出浅月阁,月牙白锦袍衣摆一角消失,她心忽然揪起,坐着的身子腾地站起,抬步追了出去。因为走得太急,胳膊撞在了门框上,藏在她衣袖里的两幅卷图甩了出来,“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她脚步猛地顿住。

    两幅卷图摊开,两幅一模一样的紫竹林呈现在她眼前。

    云浅月盯着两幅卷图看了片刻,弯身将两幅卷图捡起,重新塞进袖中,再转头看向浅月阁门口,忽然失去了再追出去的勇气,身子靠在门框上,有些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关于小七,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不管他是她的谁,她都忘不了他。容景,你问什么问题不好?为什么偏偏问这个问题,让我如何来回答你?

    无论如何回答,都是错!

    小七的生和他的死,前世维也纳上空那一场爆炸,永远在她心头磨灭不去。

    “小姐,您怎么了?奴婢刚刚看到景世子了,您和景世子是不是又……”彩莲从隔壁房间出来,小心翼翼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缓缓睁开眼睛,眼前彩莲一张小脸三分紧张,三分小心,还有三分看不清的东西隐藏在她这张小脸背后,她扯了扯嘴角,没有丝毫笑意,轻声问道:“彩莲,你祖母住在哪里?”

    彩莲一怔,面上所有神情都换成了紧张,“小姐,您……您怎么突然问起奴婢祖母?”

    “想起来了,就问问。”云浅月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