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02章 相思相守(2)

第402章 相思相守(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三公子疑惑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伸手接过图画展开,蹙眉问,“这是什么?”

    “据说百年前荣王曾经画了一副紫竹林图送给贞婧皇后。贞婧皇后死后,那副图陪着她埋入了皇陵。”云浅月漫不经心地道。

    三公子面色闪过一抹沉思,将手里的画卷扬起,“就是这幅图?”

    “自然不是!”云浅月笑笑,“但假的有时候可以以假乱真。”

    三公子点点头,“你想做什么?”

    “我想看看孝亲王会如何!”云浅月向窗外看了一眼,“是不是会将这副图卷交给老皇帝,或者是私自藏起来,或者是寻找画卷上的秘密,再或者是别的选择。人活得久了,总会有许多秘密。这就需要我们给她一个导火索,让他的秘密引爆,或者他去引爆别人的秘密。”

    三公子点点头,攥紧画卷,“你放心,我定然能悄无声息将这幅画卷放在他书房的。”

    “嗯,我相信你能做到!”云浅月笑着点头。

    三公子又看向手中的画卷,扬眉,“这副图你是在哪里弄来的?景世子是否知道?”

    “大约是知晓的吧!别说这个京城,就是天下间哪里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云浅月眸光闪过一丝轻忽,“他可是容景,荣王府世子。”

    三公子忽然一怔,看着云浅月,“你有心事?”

    “谁能没有心事?”云浅月轻忽退去,对三公子认真地道:“从今日起,我将风阁给你,你就要记住,你不单单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而是风阁的主子。风阁所有人的性命都系在你的身上,你行事必须要谨慎。所有事情必须先询问过我可不可行。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你一旦行一步差错,那就不是几个人的性命会丢失,而是成百上千人的性命之忧。”

    “好!”三公子郑重地点头。

    “你现在尽快将风阁熟悉接手,没有我的吩咐,不要有任何动作。”云浅月再次嘱咐。

    “好!”三公子再次点头。

    “风阁养有信使,你从中找一只适合你饲养的用。风阁的每个人都养一种带有编号的信使,甚至每个人的信使都不一样。一旦信使出错,或被猎杀,我们能第一时间就知晓是哪个环节或者哪个人出了错。”云浅月看着三公子,“你找好信使后告诉我,以后我们就用你的信使传信。”

    “嗯!”三公子点头。

    “如今天色不早了!你今日先回府将画卷放在孝亲王书房,然后就回你的院子等着,孝亲王必然会为了云香荷誓死不嫁之事去找你麻烦。你应付过去他后就去醉香楼。”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只见日色偏西,她又道。

    “好!”三公子起身站了起来,将那副图塞进衣袖,又将他的面具戴上,之后看着手里剩余的两个面具道:“这两个面具怎么办?”

    “若是我猜测的没错的话,叶倩定然与西延你母亲认识的人中有某种联系,或者说根本就与你母亲有联系。这种面具精致,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做得出的。你接手风阁之后可以派人查探一下这件事。”云浅月看着那两个面具,伸手将云暮寒的那个面具拿过来,对他道:“不过这件事情不必操之过急,一定不能让人知道你的身份。”

    “嗯!”三公子点点头,“那我走了!”

    “走吧!”云浅月摆摆手。

    三公子足尖轻点,顺着窗子飘了出去,转眼间就消失了身影。

    云浅月重新做回软榻上,想着叶倩真不能小看,她在三年前敢和夜天逸交易,如今又和西延有某种联系,她的母亲居然还是南梁王后的胞妹。如今又在天圣,偷梁换柱带走了云暮寒,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浅月小姐!”云孟声音从外面再次传来。

    “说!”云浅月坐在软榻上不起身。

    “大小姐听了您的话之后去找老王爷和王爷了,如今备车出府了,大约是去了凤老将军府。”云孟看着屋内,“大小姐像是疯了一般,老奴没拦住。”

    “没事儿,让她去!”云浅月想着三公子说使了小手段但对于云香荷来说估计就是了不得的大手段了。她越疯越好。

    “老奴见彩莲离开了,赵妈妈说您要换婢女?”云孟又问。

    “对。你今日就贴出告示,我要招婢女。要求还和每次一样。”云浅月吩咐。

    “好,老奴这就去!”云孟应声,转身走了出去。

    屋中静了下来。云浅月闭上眼睛,容景的话不由映出脑海。谁的分量轻?谁的分量重?他怎么可能在她心中不过尔尔?

    “臭丫头!又是这副样子!是不是又挨了欺负?”南凌睿推开门走了进来。

    云浅月闭着眼睛不睁开,倦倦地道:“没有!”

    “没有?鬼才相信!”南凌睿轻嗤了一声,来到云浅月身边伸手不客气地区扒她眼皮。

    云浅月将他的手打掉,瞪着他,“你刚从荣王府回来?怎么样?那个人你可认识?”

    “不认识!”南凌睿摇头。

    “不认识?”云浅月挑眉。

    “她根本就不是南梁的人,而是西延的人。”南凌睿道。

    云浅月有些倦意一扫而空,“怎么可能?那些人都是南梁的人,就算我认错,难道容景也会认错不成?”

    “他是南梁的人没错,但他受命于西延。”南凌睿冷哼一声,“容景不是神,他是人,在你的眼里是不是他就该什么都知道?臭丫头,你未免对他太过推崇了些。以为天塌下来他都能撑起不成?天下任何事情他都要了如指掌?告诉你,他不知道的事情也多了。”

    云浅月一怔,忽然没了声。

    “你自小不是谁都不信吗?如今怎么就偏偏如此信他?”南凌睿瞪了云浅月一眼,“看你那点儿出息!”

    “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南梁的人但受命于西延。你去的时候那个人不都死了?”云浅月压下心中忽然汹涌而出的情绪,看着南凌睿。

    “他的身上刻有西延的宫印,是西延的隐卫。宫印你不会不知道吧?代表终身效忠西延,永不背叛。”南凌睿道。

    “青影是容景的隐卫,怎么可能会不查他的身?”云浅月挑眉。

    南凌睿哼了一声,“你知道这个人的宫印刻在什么地方吗?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人,容景的人和他一样清高,才不会去看一个男人的下体。所以,他自然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点头,容景看着温和,骨子里其实流传着尊贵清高,那种是与生俱来的,谁也泯灭不去的。他的手下也随他的性情,不止是青影,弦歌、青裳、青泉、连一只鸟青啼都是如此。她蹙眉,“那些刺杀云暮寒被我杀的人也一样?都是西延的人?”

    “那些人如今都在夜天逸手里,我没有去看,这件事情不好论断。”南凌睿道:“如果他们都是西延的人,说明西延有人知道了这件事情要警告云暮寒,或者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才刺杀他。如果那些人是南梁的人,说明那个头目是西延人混入了南梁,受了南梁人的指派,那个人也许是国师,也许是其他人。但不管是那种情况。这件事情说明西延也有人知晓了。”

    云浅月点点头。

    “这些年西延为南梁马首是瞻。但背地里其实如何你想必也清楚,不过是各自打着主意而已。”南凌睿冷笑一声,“大国泱泱,小国融融。不过都是唯利是图而已。这个天下早已经分崩离析了。”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云暮寒被叶倩带走,换成了夜天倾,我又将夜天倾送回了太子府,这件事情你知道了吗?”

    “嗯!”南凌睿点头,面色晦暗,“刚知道!”

    “叶倩想做什么?你清楚吗?”云浅月看着南凌睿。

    南凌睿忽然嘲讽一笑,“那个女人心思莫测,她想做什么估计天下只有两个人能知道。那两个人中绝对不包括我。”

    “谁?”云浅月扬眉。

    “小丫头,你难道真不知道是谁?除了夜天逸,就是容景。你说还能是谁?”南凌睿伸手敲了云浅月脑袋一下。“从来不知道你怎么这么笨了?”

    “最近事情太多,脑子不够用了!”云浅月打开南凌睿的手。

    “你是将全部心思都用在谈情说爱上了吧?”南凌睿冷哼一声,“容景不知道给你下了什么**汤。将你一颗脑子迷得七荤八素。除了天天想着嫁给他外,都快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天天想着嫁给他?”云浅月看着南凌睿。

    “难道不是?你满脸都写着你想嫁给他。”南凌睿忽然伸手将云浅月拽了起来,两步就拽到镜子前,对她道:“你看看你自己!你仔细看看,我难道说错了?”

    云浅月看着镜中的自己,面如芙蓉,眉如柳叶,肤赛春雪,齿白唇红。眉梢凝染了一抹春色,春色中隐了一抹远山青黛。三分愁,三分暖,三分无奈,还有一分纠缠。她皱了皱眉,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皱了皱眉。她扯动嘴角,镜子里的人也跟着扯动嘴角。她刚要用手去扶额,一直大手先一步盖住她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