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03章 琴箫争锋(1)

第403章 琴箫争锋(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臭丫头,收起你这副样子!”南凌睿看着云浅月,面色含怒,“给娘亲和我丢脸!”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打开南凌睿的手,又气又笑地道:“我就是我而已,给你和娘亲丢什么脸?丢得着吗?”

    “动感情的都是白痴!如今你就像是一个白痴。什么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什么爱他胜过你自己。我告诉你,你只能爱你自己超过别人。否则容景哪日不要你了,你要一头撞死在紫竹林不成?”南凌睿低喝了一句。

    “哥!容景不会不要我。”云浅月叹了口气。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事情,不要乱说话。”南凌睿忽然转过身看向窗外,“以前有一个人也和我说过让我以后娶她,今生非我不嫁,后来又怎样?还不是跟着人一跑就是数年。如今汲汲营营,诸多算计,更甚至连我也算计在内。”

    云浅月忽然住了口,她知道他说的是叶倩。

    “什么都可以动十分,独独感情不能。就算控制不住,也要留三分,哪怕一分。臭丫头,你明白不明白?”南凌睿回头死死地盯着云浅月。

    云浅月忽然笑了一下,极浅极轻,认真地看着南凌睿,“你放心吧!即便想要我拿出十分,我也拿不出来。我不留,但是挥之不去,控制不住,不留他也会在心底。也许会陪伴我一生,或者直到记忆完全消失的那一刻。”话落,她深吸了一口气,“有一种感情,埋在我心底,无关容景,无关旁人,甚至已经无关我自己,就那么**的存在着。”南凌睿一怔,疑惑地看着云浅月,“怎么回事儿?”

    云浅月收起全部情绪,伸手理了理南凌睿的衣襟,“你别问了!这是不影响什么!关于叶倩带走云暮寒之事,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怕什么?大不了就是这件事情天下皆知而已。再说了,既然有所谋,就会有所求。你等着就是了!叶倩自然会来找你的。不找你也会找容景的。”南凌睿无所谓地道:“无论南梁的人,还是西延的人。都是有所求,只要有所求,一切事情都在这求字上钻木取火。你是被动,也是主动。这火你是给她还是不给她,都由你说了算。”

    “你说得对!”云浅月忽然笑了,对南凌睿赞道:“看来这些年太子之位没白做。”

    “你哥哥要真是傻子估计死了几百次了!”南凌睿哼了一声,伸手有去敲云浅月脑袋,被云浅月躲过,他撤回手,对她道:“刚刚国师给我传信,前来给老皇帝拜寿,如今刚出南梁,我去迎迎国师,这几日不会在京中。”话落,他将一片羽毛塞进云浅月手里,“你要有什么事情找我将这片羽毛挂在房檐上,自然会有人来找你的。”

    “这个方法好!”云浅月接过羽毛,看着只是一片普通的羽毛。她笑了笑。

    南凌睿不再说话,抬步出了房门,足尖轻点,消失了身影。

    云浅月看着南凌睿离开,将那片羽毛放进怀里,见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她喊来赵妈妈端上晚膳,她吃罢晚膳,躺到了床上。将这两日的事情在脑中过了一遍后闭上眼睛。

    不多时,西墙响起熟悉的箫声,清幽的箫声顺着窗外飘了进来,径直传入她耳里。云浅月叹了口气,往身上拉了拉被子,盖住耳朵。

    一曲箫声后并未停止,而是清幽的箫声再次响起,依然是一样的曲调。

    云浅月刚要伸手捂住耳朵,这时,忽然从远方传来一缕琴音。琴音很轻很浅很淡,没有箫声清扬悠远,但却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心神。她立即放下手,闭着的眼睛睁开,躺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

    只有夜天逸会吹长相思,只有容景会弹长相守!

    云浅月目光看着窗外,月色朦胧,将床前的轻纱帘幕也蒙上了一层朦胧熏光。清扬的箫声似乎飘远在天际之外,她眼前心中只有那一缕缕从远方飘来的琴音。

    琴音似乎突破月光,突破云雾,突破窗子遮掩的轻纱帘幕,突破她的身体,一下子住进了她的心里,在她心里盘旋缠绕,缠缠绵绵。将她三分愁,三分闷,三分无奈,一分叹息的心境一寸寸洗礼软化,如春风吹过,细雨拂过,将八荒洪野变为万顷良田。

    心忽然很软很软!云浅月推开被子起身下床,抬步向门外走去。

    这时箫音忽然转换,一曲长相思变成了春江花月夜。琴声在箫声转换音调的那一瞬间戛然而止。似乎春水长天那一条银河骤然被天女收了回去。

    云浅月脚步一顿,神智被拉回了几分。曾记得那年夜天逸第一次吹长相思。她笑着对他说,“长相思算不得最美的曲子,春江花月夜才算。”夜天逸笑着将萧递给她,她于是吹奏了一曲春江花月夜。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她吹奏完问夜天逸,“是不是比长相思更美?”

    夜天逸笑着点头,但从那以后他还是吹长相思。

    十年已过,她以为夜天逸早已经忘了那日之事,没想到他今日竟然能吹出来,而且曲调分毫不差。她怎么忘了,夜天逸其实也是有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本事的。

    箫音婉转,淡淡相思,深深情意。云浅月目光看向西墙,那里朦胧月光下,一抹颈长的身影躺在墙头上,手中的碧玉箫迎合着天边的月色,洒落淡淡青绿光辉,那颈长的身影看起来清冷孤独。

    她轻轻一叹,收回视线。

    这时,一缕肃杀的琴音忽然传来,如突破天际的惊雷,惊涛拍岸,鬼哭狼嚎,骤然间打破了春江花月夜的曲调。正是十面埋伏。

    云浅月一惊,猛地抬头看向琴音传来的方向。十面埋伏她只弹过一次,为了作弄容景。如今被他却拿过来用了,而且曲调也是分毫不差。

    十面埋伏的肃杀气息带有天崩地裂毁天灭地的冲击力,顷刻间就打断了春江花月夜的箫音。箫音中淡淡的相思和深深情意被一扫而空。似乎千军万马的战场,只能看得少小离家,孤寡离别,身死骸骨灭,厮杀不断,鲜血浸染。仿佛大好河山顷刻间被瓦解。所有带有明丽的,温暖的,春情的,朦胧的色彩一瞬间都变成了两种颜色,一种是黑色,暗无天日,一种是红色,血污一片。

    云浅月心中所有的由长相守生出的暖意和春江花月夜生出的叹息全部在这肃杀中被打消了个干干净净。她眉头皱紧又散开,散开又皱紧,几次之后忽然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琴音传来的方向。他这是借夜天逸吹箫将怒火都发泄出来了!

    箫音忽然有一瞬间的停顿,紧接着继续吹奏,不但不被琴音打垮,反而迎难而上。

    惊天动地中融合中浓浓春意和相思,一琴一萧,如此曲调,实属罕见。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夜天逸如此执着,容景也是个坚韧的人,今夜她是别想睡了。她忽然回身走回床前重新上了床,盘膝而坐,缓缓运功。一琴一萧依然在她耳边盘旋。她屏息凝神,不出片刻,便将周身形成了一个防护网,外界所有声音都隔断,很快就入了境。

    这一夜,春江花月夜箫音不止。

    这一夜,十面埋伏琴音不断。

    这一夜,云浅月在一边防护一边运功中功力提升了一个层次,凤凰真经上升了一重。

    天明时分,箫声止,琴声歇,云浅月也缓缓收功睁开眼睛。虽然一夜未睡,但灵台清明。她起身下了床,独自净了面,坐在镜子前绾好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打开房门。

    门外,听雪、听雨早已经守在门口,二人见她出来,听雪连忙道:“小姐,大总管昨日晚上就选定了代替彩莲姐姐的人,一共十名,如今都等在门口呢,就等着小姐最后选定一人了。奴婢将她们都叫来吗?”

    “嗯,叫来吧!”云浅月点头。

    听雪立即走了下去。

    “小姐,赵妈妈做好了早膳,奴婢给您端来!”听雨看着云浅月询问。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听雨也立即走了下去。

    云浅月站在门口看着东方天际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开始是一个半圆,渐渐地一寸寸划出地平线,整个圆盘如一**火球,火球金光四射,黎明的大地刹那被照亮,各处都蒙上了金光。她看着那处,嘴角不由露出笑意,转身回了房。

    听雨端来早膳,她不像彩莲那样多话,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和她在一起,彩莲都会和她唠叨两句,而听雨将饭菜悄悄放下后,就站在她旁边候着她。

    云浅月看了听雨一眼,拿起筷子。

    不多时听雪带着十多名女子来到了浅月阁,她站在门口禀告,“小姐,奴婢将人都带来了,您是先看看名册和背景,还是先看人?大总管说这些人都是身家清白的孤苦女子,小姐若是不满意,他再给小姐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