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11章 终生为妇(1)

第411章 终生为妇(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容公子,请问你是小孩子吗?”

    “我辛苦喂了你半天了!”容景动了动手中的叉子。

    云浅月无语,只能夹了菜喂他,容景张口吞下。房中再次回复静静。

    饭后,云浅月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想起云暮寒,对容景询问,“叶倩找你了吗?”

    “没有!”容景摇头。

    “她是不是将云暮寒带出京城了?”云浅月又问。她并没有派人大肆寻找云暮寒的下落。那日淋儿说了叶倩的母亲和南梁皇后是双胞姐妹之后她就觉得叶倩不会伤害云暮寒。她蹙了蹙眉,“南疆王重病,叶倩会不会趁此机会回了南疆?”

    “不会!”容景摇头,“南疆若是没有了万咒之王,就相当于一颗树木没有了树根。”

    “这么说叶倩一定会来找我们的?”云浅月眯了眯眼睛。

    “嗯!”容景点头。

    “除了万咒之王,叶倩还想要什么?”云浅月有些想不明白叶倩到底在谋划什么。她总觉得除了万咒之王外,叶倩还在谋划一样东西。这是女人的直觉。

    “无论是什么,在皇上寿辰那日都会有结果,因为南疆王等不了了,叶倩必须要尽快回南疆。”容景将手放在云浅月脑袋上,轻轻盖住,“世间所有的事情,都没有一定之规,没有谁必须那样做。无论是叶倩,夜天逸,夜轻染,夜天煜,夜天倾,甚至皇上,南凌睿,包括你我。所行所止,都在心里有一根线在牵引。只要顺着这根线去查,就会一切都了然。”

    云浅月点点头。

    “所以说,不管叶倩为了什么,或着谁为了什么,我们都不必理会。别人迷惑的不过是外表,只要我们不失本心,总会拨开云雾。”容景轻轻掬起云浅月一缕青丝,语气温柔似水,“比如,你要时刻记住,你我的目的,你为了嫁给我,我为了娶你。仅此而已。”

    云浅月笑着点头,忽然觉得和容景相比她就是那个需要他敦敦告诫循循善诱的孩子。

    “乖!”容景放下手,站起身。

    “要回府?”云浅月看着容景。

    容景伸手拉住她的手向床前走去,摇摇头,有些倦倦地道:“不,睡觉!”

    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窗外,正是午时,青天白日两个人都躺在床上像什么话?她摇头,“我不困,你自己睡吧!”

    “从你搬回府后,这些日子我一直睡不着。昨夜更是一夜没睡,你要陪我。”容景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床前,自己先上了床,轻轻一扥,云浅月被他拽上了床,他手臂一揽,将她搂进了怀里,伸手扯过被子盖在二人身上,这一串动作行云流水。闭上眼睛,倦倦地道:“睡吧!今夜还要弹十面埋伏,到时候省得没有觉睡。”

    “还弹?”云浅月蹙眉看着他。

    “嗯!夜天逸再吹那个曲子,自然要弹十面埋伏!”容景睁开眼睛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伸手捂住额头似乎很是头疼,他忽然一笑,贴近她耳边低声道:“不弹也行,就让他给我们伴奏,我们今晚就洞房花烛。”

    云浅月闻言揉着额头的手一顿,顺着手指缝隙看容景,见他笑意中透着几许认真,看来真是想要洞房花烛,将她吃拆入腹,她翻了个白眼,闭上眼睛,不做理会。

    “嗯?”容景见云浅月不说话,如玉的手在他腰间轻轻摸索。

    云浅月伸手扣住他的手,压低声音道:“规矩些!别忘了这是青天白日。”

    “也就是说天黑了就可以了?”容景眉梢微挑,清泉的眸底绽放出一抹黑色的亮光。

    “不可以!”云浅月红着脸提醒,“别忘你如今的身体,不想精尽人亡就规矩些。”

    容景手一顿,眸中的光华忽幻忽灭了一下,无奈叹道:“云浅月,我还没那么弱!”

    云浅月哼了一声,警告道:“你还没及冠,属于未成年人。”

    容景嘴角难得地抽了一下,又默了一下道:“这京中的男子一般在十五岁生辰时就会安排通房,可以行男女之礼了。我就算没及冠,如今也差不远了。”

    云浅月猛地放下捂着额头的手看着容景,眼睛细细地眯起,“你有过通房了?”

    “没有!”容景摇头,“这些年卧病在床,你一直盯着我,我有没有你不是最清楚?”

    “那就是你想要通房了?”云浅月危险地挑眉,他敢说想要她立马掐死他。

    容景忽然闭上眼睛,似乎极其郁闷,“云浅月,我想要的人是你!”

    云浅月眸中的危险褪去,嘴角扯开,将身子往他怀里偎了偎,好笑地道:“这种事情是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如今还不到时候。乖,我陪着你,睡吧!”

    “也罢!”容景无奈地叹了口气。

    云浅月也闭上眼睛,嘴角的笑意却是怎么也忍不住蔓开。她喜欢这种明明白白丝毫不掩饰的坦白。容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喜欢你,爱你,想要你,会明明白白地让你知道。他生气了,恼怒了,害怕了,紧张了,担心了,也会让你明明白白地知道。

    “什么时候才会天时地利人和呢!”容景闭着眼睛半响后又吐出一句话。似乎在思量。

    云浅月长长的睫毛颤了两颤,提醒道:“你不是困吗?怎么还不睡?”

    容景唔哝了一声什么,云浅月没听清,刚想再问,便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传出。她睁开眼睛看着他,片刻后笑了笑,又重新闭伤眼睛。想着什么时候会天时地利人和呢?她也不知道,不过相信总会有那么一日的,或许早,就在几日后或者不久后,或许晚。

    本来没有困意,但被容景均匀的呼吸声感染,不出片刻摒除了脑中的思绪很快睡了去。

    浅月阁静静,房间静静,无人前来打扰。

    这一觉睡得很熟,云浅月再次睁开眼睛,身边已经无人,她转头看向房间,房间空无一人,窗外阳光正好,她有些迷糊地看着窗外片刻,伸手摸摸身边的被褥,被褥已经冰凉,她又伸手揉揉额头,对外面喊,“凌莲、伊雪!”

    “小姐,您醒了?”二人推开门进来。

    “我睡了多长时间?”云浅月看着二人,窗外此时阳光正好,她记得睡的时候是午后。

    “您从昨日下午睡的,一直睡到现在,如今快午时了。”凌莲笑着道。

    “容景什么时候走的?”云浅月放下手,懒洋洋地抱着被子问。

    “景世子是今日早上走的。”伊雪接过话,笑着道:“景世子吩咐奴婢二人不要吵醒小姐,说您这些日子定然没能好好休息,让您睡吧!奴婢二人就没喊您。”

    云浅月笑了笑,想起什么,又问,“昨夜……夜天逸没吹箫?”

    凌莲和伊雪闻言对看一眼,齐齐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云浅月,凌莲低声道:“昨夜七皇子的箫声刚响起,景世子便打开了窗子,后来七皇子的箫声就停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没将我吵醒呢!”云浅月扯了扯嘴角,夜天逸见到容景在她房间里,还如何会吹箫?想起夜天逸,她叹了口气。

    “小姐,早上的时候大管家来说大小姐闹着要去凤老将军府,向您请示。奴婢说您在睡觉,等您醒了再给大管家回话。”凌莲看着云浅月,禀告道。

    “让她去!”云浅月想着如今她聘礼都收了,凤老将军又能如何?还能将妾变成妻?或者说还能退婚?她身为云香荷的外公,本来不该插手云王府之事,如今却是插手了。她收了他的鼻烟壶也答应了。如今再出尔反尔的话,他那张老脸就不用要了。

    凌莲点点头,又道:“一个时辰前宫里的皇后娘娘派人来传话,说皇上五十五大寿,虽然公主之死,还有诸多事情,但皇上更想借此机会除除晦气,热闹热闹。已经决定在寿辰之日大摆宴席,京中各府的家眷都能参加。除了染小王爷和枫公子比武一决高下外,还要各府小姐献艺,一展所长。到时候皇上定会钦点小姐您的。您今年铁定躲不过的,要有所准备。并且要给皇上准备贺礼,丞相府的秦小姐和京中各府小姐早就着手准备了,您若是拿不出贺礼的话不太好,不能落人话柄。”

    “嗯,我知道了!”云浅月点点头。

    “小姐,如今距离皇上五十五大寿还剩下没几日了。您要准备什么贺礼?吩咐奴婢二人一声,奴婢二人这就赶紧准备,晚了怕是来不及了。”伊雪连忙道。

    “不用,我已有打算,到时候也来得及。”云浅月摇摇头,想着清婉公主之事,问道:“清婉公主的事情怎样处理了?”

    “回小姐,皇上给清婉公主选了一座距离皇陵很远的公主坟,昨日夜间吩咐人将清婉公主悄悄埋了。毕竟出了那等事情,污秽了皇室掩面,入不了皇陵不说,也不会张扬着大肆去下葬的。”凌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