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18章 吃拆入腹(2)

第418章 吃拆入腹(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秦玉凝脸色的冷笑瞬间退了去,回转头眼圈微红,对夜天倾低声道:“我是为了你,你以前一直厌恶月姐姐,如今她却是得了景世子、七皇子、染小王爷等所有人的喜,我怕对你不利。如今七皇子回京,你没感觉到自己的威胁吗?你若是被威胁了,我这个太子妃又怎么能做得成?”

    “地位威胁倒是不怕,我只怕你跟我在一起心里却想着别的不该想的男人!”夜天倾看着秦玉凝,凤目深邃,“如今你我可是拴在一起的。你要时刻记着,不能忘了。”

    秦玉凝身子一僵,不过须臾之间,她瞪了夜天倾一眼,红着的眼圈有泪水溢出,“你若是不相信我当初又何必和皇上请旨赐婚?我以前是对……有意,可是如今我清楚得很,知道自己是谁。”

    “清楚就好!”夜天倾温柔一笑,伸手为秦玉凝抹去眼角的泪,拉着她的手向房间走去,“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如今我方才信了!眼泪真多。”

    “月姐姐就不是水做的,可从来没见过她流泪过。”秦玉凝看了一眼夜天倾。

    夜天倾脸色不好,“她是特别而已。”

    “你让我心里有你,可是我知道你心里根本就是……”秦玉凝今日情绪莫名地有些烦闷,一改以往柔弱,一连串的语气都有些尖锐,话出口,她方才意识到不符合她的身份,连忙将后半截话语吞了回去。

    夜天倾忽然转过头,目光直直地看着秦玉凝。

    秦玉凝垂下头,暗暗压了压烦闷的情绪,低声柔软地开口,“我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唔……”她话音说了一半,夜天倾忽然抬起她下巴,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她一惊,睁大眼睛看着夜天倾,刚要出掌,忽然想起自己一直伪装的武功,若是出掌岂不是就暴露了,手猛地僵住。

    夜天倾满意地看着秦玉凝的表情,一只手臂将她纤腰紧紧地扣住,一只大手探入她衣裙,他身为太子,侧妃侍妾颇多,女人无数,早就已经对男女之事熟悉无比,比起秦玉凝的生涩稚嫩,他就如吃饭喝水一般熟悉千百遍,很快就将秦玉凝按到在房中的大床上。裙带被他解开,华丽的衣衫话落,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他大手丝毫不知怜惜地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揉虐,秦玉凝雪白的肌肤不出片刻便布满了斑斑红痕。

    秦玉凝哪里经历过如此阵仗?无论是以前,还是被圣旨赐婚以后,夜天倾对她都是彬彬有礼,做的一切完全符合他太子殿下的身份,哪知今日突然来这么一出,让她意料不到,又有些惊吓,不能动用武功,却只能拼命推却。

    但即便她再推却,哪里有夜天倾力气大,压在她身上就如一座大山,让她推却不动,只能用力挥舞手脚。夜天倾忽然停住了动作,看着秦玉凝,虽然如此阵仗,但他眸中却没有丝毫**,只是深邃如潭,“你不愿意?”

    秦玉凝身子轻颤,喘息地看着夜天倾,一双美眸泪水盈盈,说不出的柔弱,她颤抖地出声,“我……”

    “你是我的准太子妃,如今在我身下,做出这副样子,是不是告诉我你不愿意?”夜天倾冷眼看着秦玉凝。

    秦玉凝这一瞬间忽然体会到了害怕。在她的心里一直觉得夜天倾不过是空有太子虚位的纸老虎而已,如今看着他冷冷的脸色才真正体会到他能在太子位置上坐了二十年,不是纸老虎。虽然老皇帝不中意他,但是多少人想将他拉下马,他这些年除了前一段日子被睿太子陷害伤了冷小王爷之事和不久前的太子侧妃之死暴露这两件事外,一直没犯什么大错。说明什么?自然说明他城府极深,不简单。只不过如今不敌比他更不简单的七皇子而已。但对付她一个不敢暴露出武功的弱女子来说足够了。

    “怎么?不说话?你是还想着容景?”夜天倾忽然捏住秦玉凝下巴,伸手一扯,她里衣的肚兜和贴身的丝缎被扯落。“咔”的一声布帛撕裂的声响,在房间里尤为清晰。

    秦玉凝身子一个瑟缩,小脸刷地一下子白了,又羞又不敢发怒地看着夜天倾,“太子,我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对云浅月……我是你的准太子妃,自然不想……”

    “这么说你是因为我心里有云浅月而嫉妒了?不是因为容景?”夜天倾挑眉。

    秦玉凝咬着唇瓣点头。

    “既然如此,也就是说你不是不愿了?”夜天倾俯视着秦玉凝,此时秦玉凝身上已经被他扯掉的不着寸缕,雪白的娇躯被他一览无余。虽然她年龄不大,但身形极好。比他府中的所有女人都好,如今娇娇弱弱在模样,让他本来没有半丝**此时却升起了**。说话间,大手在她娇躯上来回摸索。

    夜天倾的手极热,而秦玉凝却觉得通体冰寒,一直寒到心里,她看着夜天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愿意了!”夜天倾忽然扯掉自己的腰带,锦袍脱落,他覆在了秦玉凝的身上。

    “太子殿下,我……我还没有及笄……”秦玉凝艰难地吐出一句话。

    “你的葵水不是已经来了?可以了!”夜天倾看着秦玉凝在她身下瑟瑟发抖的摸样,忽然觉得心底升起一团火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尤其当他想到天字一号房里的云浅月,更觉得胸腹间有一团火在烧。

    秦玉凝刚要再说,他已经堵住了她的嘴。

    秦玉凝觉得前所未有的羞辱,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夜天倾会变成一头饿狼扑向她,她后悔死了不应该因为看到云浅月而被扰乱了情绪,压制不住心底的嫉妒招惹了夜天倾,让他化身成狼。如今她无能为力。

    父亲叮嘱她不准暴露武功,可是如今关于她的清白,她若是被夜天倾给……她还如何有将来?况且她一直想的便是那样锦衣雪华云端高阳的男子,此一生岂不是再没机会?她忽然发狠地举起手,照夜天倾身后拍去。

    夜天倾此时被**淹没,只想让身下的女人臣服。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有一只手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要对他下手。

    在秦玉凝的手掌距离夜天倾后背一寸之处,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夜天倾一惊,猛地转过头看去,秦玉凝也是一惊,要拍在夜天倾背上的手忽然顿住。

    “太子皇兄和秦小姐如此香艳,本小王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夜轻染先是一愣,须臾看着床上的二人,忽然一乐,“太子皇兄艳福不浅,这可是天圣第一美人呢!”

    秦玉凝僵住的手立即垂下,白着小脸缩进了夜天倾的怀里。

    夜天倾脸色一白,立即扯过了一旁的被子盖住了他和秦玉凝,看着门口怒道:“夜轻染,你怎么会在这里?”

    “真不好意思,打扰太子皇兄了!我要找云浅月,不小心走错了房间。你们继续。”夜轻染转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脚步一顿,薄唇微微开启,用传音入密和夜天倾说了一句什么,须臾,他出了房间,房门关上。

    夜天倾满脸怒意的脸色在听到夜轻染的话霎时一白,身子猛地僵硬无比。

    秦玉凝忽然嘤嘤地哭了起来。她没想到夜天倾对她突然起了色心,更没有想到夜轻染忽然出现,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那她就没脸活着了。

    夜天倾看着门口半响,似乎消化不了夜轻染对他说的话,此时听到秦玉凝嘤嘤哭泣,他收回视线看向她,见她捂着被子一角,并没有看他,他凤目忽然危险地眯了眯,这么长时间,她没感觉她有丝毫内力和武功,但是夜轻染虽然小魔王心性,但是从小到大只有一点好,就是从来不会说假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个女人的功力比他高,或者是隐藏得好,本来他不会相信,但自从那日云浅月带着他从云王府施展轻功去太子府,功力如此高深,轻功简直出神入化,可惜他以前一直没察觉她有那么高的武功,若是秦玉凝也是和云浅月一样的话,他就不怀疑了。

    “别哭了!我们继续!”夜天倾忽然扯开被子,再次覆在秦玉凝身上。

    秦玉凝一惊,骇然地看着夜天倾。

    “我们的事情反正也是早晚之事,如今都被小魔王给撞见了!即便我们什么也不做,他也会出去说。为何不继续?”夜天倾脸上的阴沉恼怒疑惑探寻等等情绪都退了去,此时对秦玉凝温柔一笑,“我一直知道你很美,天圣第一美人,却竟然不知道你如此之美。你放心,父皇既然给你我指婚,不会怪我们的。”

    话落,他伸手扣住秦玉凝的腰,拉向他。

    “太子殿下……”秦玉凝小脸彻底白了。

    “别担心!虽然轻染和月妹妹就在天字一号房,但我们轻一些他们也听不到。再说这等事情,轻染不好意思对月妹妹说的。”夜天倾温柔地看着秦玉凝,眸底也是一望无际的温柔。只是温柔的深处却是掩藏着厉色。话落,不让她再开口,在她的惊骇恐慌中压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