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28章 喜上加喜(2)

第428章 喜上加喜(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没事儿!”云浅月很肯定地回答,“帮我关上房门,你也睡吧!明日你和伊雪陪我一起进宫!”

    “是!”凌莲见云浅月似乎真的无事,伸手关上房门,走了下去。想着景世子今日看到了小姐和染小王爷一起看活春宫,晚上又看到了小姐给染小王爷画七十二春居然没发火也没生恼,这可不像是他的行事风格呀!但只要无事就好,她们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房门关上,云浅月抱着被子低头寻思,寻思了片刻,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七十二春若真试验起来的话,她和容景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她嘴角扯开,笑了半响,抱着被子躺下闭上了眼睛。明日老皇帝五十五大寿,估计有的忙了,即便不忙,想必也是阴谋阳谋层出不断,保存些体力也好。

    云浅月不出片刻便睡了去,浅月阁房中恢复静静。

    半夜时分,一道身影飘进了浅月阁。凌莲和伊雪十分警醒,齐齐拦住来人,低喝了一声,“何人?”

    “咦?小丫头身边何时多了两个高手?”南凌睿看着拦在他面前的凌莲和伊雪打量了一眼,挑了挑眉。

    “睿太子?”凌莲和伊雪也看出了来人是南凌睿,但并未让路。

    “嗯!你们二人是何人?”南凌睿看着二人。

    “奴婢二人是小姐的婢女。如今已经深夜,睿太子有什么事情还是明日再来吧!”凌莲和伊雪虽然知道小姐和睿太子的关系似乎很好,但是也不知道他们居然是亲兄妹的关系。云浅月并未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任何人。

    “小丫头!你两个婢女拦着我不让我进去!”南凌睿不理会凌莲和伊雪,对屋内喊了一声。

    “凌莲,伊雪,让他进来!”云浅月困意浓浓地吐出一句话。

    凌莲和伊雪齐齐让开了路。

    “武功不错!”南凌睿对二人笑了笑,伸手推开了房门进了房间,径直向床前走去。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刚要跟进来,只听云浅月道:“你们去睡吧!没事儿!”

    二人脚步顿住,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南凌睿来到床前,脱了鞋子,利索地扒了外衣,伸手扯开云浅月的被子就钻上了床。

    云浅月顿时感觉一股凉气嗖嗖钻进被子里,她皱了皱眉,看着南凌睿,“你要干嘛?”

    “睡觉!困死我了!”南凌睿打了个哈欠,将云浅月粗鲁地往里一推,闭上眼睛,“唔,真暖和!”

    云浅月困意退了一半,看着他,“这大半夜的你将我吵醒就是为了来我这里睡觉?”

    “嗯!”南凌睿点头。

    “你不是在南梁使者行宫吗?”云浅月挑眉。

    “没有,我去办了一件事情,想想如今太晚了,就没回去打扰国师休息。国师耳目太灵敏,我若回去肯定将他吵醒。”南凌睿摇头,困意浓浓地道:“小丫头,别说话了,睡觉!”

    “你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国师就来打扰我?”云浅月眉毛竖起。什么人这是!

    “国师千里而来,长途跋涉,需要休息。”南凌睿伸手拍怕云浅月,“乖,好妹妹,快睡吧!我也长途跋涉,都累瘦了!你没看到吗?”

    “没看到!”云浅月没好气地打开他的手。

    “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我可是去帮你办事儿!否则早休息了!”南凌睿唔哝一句。

    “嗯?”云浅月挑眉,“我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办?”

    “云暮寒!如今算不算是你的事儿?”南凌睿不睁开眼睛,反问道。

    云浅月一怔,这些日子她一直在等着叶倩将云暮寒给送回来,并未四下找人。因为她不想将云暮寒和南凌睿十年前身份互换的事情张扬得天下皆知,况且正如容景所说,叶倩比她急。自然会来找她的。她躺着的身子坐起,看着南凌睿,“云暮寒在哪里?”

    “如今回了他的西枫苑!”南凌睿道。

    “叶倩呢?”云浅月又问。

    “哼,那个女人找了个好地方,一直窝在烟柳楼。”南凌睿冷哼一声。

    云浅月想着烟柳楼是红阁的地方,但她并未将这件事情知会红阁,也并未吩咐红阁的人查找叶倩,所以红阁也并未向她禀告叶倩的事情。原来叶倩一直待在烟柳楼。她问,“如今在哪里?”

    “如今也在烟柳楼!”南凌睿道。

    “云暮寒的伤势怎么样了?”云浅月寻思了一下,又问。

    “好着呢!”南凌睿又道。

    “你将云暮寒带回来的?你答应了她什么,叶倩将云暮寒给了你?”云浅月又问。

    “没答应什么!我去了之后就将云暮寒带回来了!”南凌睿似乎困极,声音低了下去,“小丫头,有事情明天再说,睡觉!”

    云浅月看着南凌睿,忽然伸手拿过衣服披在身上,从南凌睿身上翻过去跳下了床,抬步就向外走去。

    南凌睿一惊,睁开眼睛,“你要去哪里?”

    “你睡吧!我去西枫苑一趟!”云浅月头也不回地道。

    “去做什么?”南凌睿问。

    “看看!”云浅月说话间出了房门,向浅月阁门口走去。

    “真拿他当亲哥哥了,臭丫头!”南凌睿唔哝了一声,闭上眼睛,不出片刻便睡了去。

    “小姐,您要去哪里?”凌莲和伊雪听到动静追出房门。

    云浅月看了二人一眼,“去西枫苑,你们跟着也行,要是困就回去睡觉。”

    凌莲和伊雪闻言摇摇头,“不困!”

    云浅月不再说话,想着她必须要弄明白叶倩带走云暮寒的目的,若是用他来威胁她和容景的话,即便南凌睿去也不会让他如此轻易地将云暮寒带回来。如今将云暮寒放回来,那么只说明一点,叶倩带走云暮寒目的不是为了威胁她和容景,而是从云暮寒身上另有所图。如今目的大约达到了,才会让云暮寒回来。

    三人很快就出了浅月阁。

    如今已经深夜,云王府各处静悄悄的,但云王府毕竟是王府,所以每到拐角处都挂有灯笼,府中虽然不是亮如白昼,但天上有月光,也将每条路旁的所有景物都照得极为清晰。

    来到西枫苑,西枫苑主屋内正亮着灯,云浅月抬步走了进去。

    “浅月小姐!”淋儿听见脚步声立即从屋内迎了出来,见是云浅月,连忙对她一礼,压低声音道:“世子刚刚回来,若是再不回来的话,奴婢就都忍不住去找您了!”

    云浅月对她笑了一下,“我进去看看哥哥!”

    淋儿点头,侧身让开了路,伸手挑开门帘,一边对屋内道:“世子,浅月小姐来了!”

    “嗯!”屋中云暮寒应了一声。

    云浅月听他出声底气充沛,看来这几日伤好了。抬步走了进去,只见云暮寒正披着外袍坐在床前,显然是要睡了,见她来到他又将衣服披上的,她来到床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见他似乎瘦了一些,但是状态似乎不错,不显苍白,面色也是正常人的颜色,她点点头,“看来叶倩没有虐待你,还算不错!”

    “嗯!她并没有对我怎样!”云暮寒点点头。

    云浅月转身走到桌前椅子上坐下,开门见山地问,“叶倩将你劫走,到底为了什么?”

    云暮寒沉默不语。

    云浅月看着他,“不能说吗?”

    “我答应了她不准告诉你!”云暮寒摇摇头。

    “叶倩真不是一般的女子!看来是料到我会来问你了!”云浅月笑了笑,见云暮寒不说,也并不纠葛,君子一诺千金,他答应了叶倩,她自然也不能强求知道。她转了话题,“这些日子你的伤是叶倩帮你调理好的?”

    “嗯!”云暮寒点头。

    “这些日子都在哪里?”云浅月又问,见云暮寒不语,她笑道:“这个总不能是难回答的问题吧?难道你也答应了叶倩不说?”

    “没有!我就答应她不告诉你带走离开的目的。”云暮寒摇摇头,似乎难以启齿半响,还是道:“在烟柳楼!”

    “平时用膳是你们一起还是你自己?叶倩给你吃了什么?”云浅月又问。

    云暮寒一怔,似乎没想到云浅月问这种无关的问题,他看着她,她见面色含笑,没什么意思,只是问问的神情,他想了一下道:“在云王府我用什么,还是用什么!”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笑道:“看来叶倩还没虐待哥哥,不错!若她真虐待了你,我定然饶不了她。”话落,她抬步向外走去,摆摆手,“你睡吧!我回去了!”

    云暮寒见云浅月这么快就走了一愣,看着她背影,“你……”

    “哥哥还有事情吗?”云浅月回头看着云暮寒。

    云暮寒似乎才想起来此时是三更半夜,摇摇头,“没有,你回去睡吧!”

    云浅月抬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云暮寒认真地道:“哥哥,我不管你答应了叶倩什么,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哥哥。人的一生有很长,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三天五天,更不是十天八天,甚至不是几年,而是一辈子。做什么决定都是你的自由,但做什么决定时,一定要先想自己,再想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