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29章 喜上加喜(3)

第429章 喜上加喜(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暮寒一怔。

    “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而已,我一直觉得自己活得快乐最重要。清婉公主公主缠了你十年,如今她终于死了,知道我为何要杀了她吗?其实她碍不着我,是我不想她将你拴住,如今对于叶倩,我还是那句话,不想好不容易走了一个清婉公主,你却被叶倩再给拴住。”云浅月又道。

    云暮寒沉默不语。

    “当然,有些时候人不是只有为了自己快乐就能行,还有方方面面的牵扯。只要你认为你做的是对的事情,我就支持你去做。一盘棋,无数棋子,无数变数与可能。既然入了局,或者因为某些必定的原因牵扯逃脱不掉,不得不去做某件事情的时候,我不希望你是那颗被人牵引的棋子,你有能力,也有本事去做执棋之人。”云浅月又道。

    云暮寒目光忽然变化了一瞬,依然未言语。

    云浅月不再多言,转过头,抬步出了房门。凌莲和伊雪立即跟在她身后,一直出了西枫苑,她都能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目光一直在追寻着她。她想,云暮寒,我只希望你不要变成叶倩的棋子,即便被迫无奈,但也要翻盘。南疆老皇帝病重,朝中丞相和将军一文一武左右朝纲,但毕竟丞相和将军年岁和南疆王相差无几。南疆王一去,若是丞相和将军再出事,南疆只剩下叶倩,若是一个处理不好,便会内乱甚至乱作一团。内乱还好,就怕老皇帝趁机对南疆出手,那么南疆的就机会有危机。云暮寒的母后既然是叶倩的姨母,那么也算是近亲之人,她能猜出个十之**,定然是为了南疆之事。但到底为何,大约要看明日了。叶倩明日会出现在老皇帝的五十五大寿,明日之后,她应该就会立即启程赶回南疆了。

    回到浅月阁,南凌睿已经呼呼大睡,云浅月扯了外衣,也上了床闭上了眼睛。

    第二日清晨,云浅月醒来南凌睿已经离开了。她练了一遍武功,沐浴更衣,用罢早膳之后,云离进了浅月阁。云离到底是年轻,虽然一介书生,但到底是云王府的旁系,行事沉稳,不显小家子气。

    “皇后娘娘刚刚派人来传了话,说要浅月小姐早些进宫,先去荣华宫。”云离在门口停住脚步,对云浅月禀告。

    “嗯!我知道了!”云浅月点头。

    “我刚刚去老王爷那里,老王爷也让我捎一句话,说……”云离顿了顿,传递原话道:“臭丫头聪明点儿,别受了欺负回来没出息哭鼻子!丢人现眼。若是再受欺负的话,干脆就改了姓,别姓云了。”

    “糟老头子!”云浅月哼了一声,对云离道:“知道了!”

    云离似乎笑了一下,对云浅月又道:“您让准备的一桶姜准备好了!是现在就给您放在马车上带进宫去?还是等午时开宴的时候再送去宫里?”

    “搬上车吧!”云浅月摆摆手,“一起带着省事儿!”

    云离点点头,抬步出了浅月阁。

    “小姐,您今日要展现才艺。您要展现什么才艺?是否需要带乐器进宫?”凌莲问。

    “不用!”云浅月摆摆手,“宫中多的是乐器,况且我也不知道要展现什么才艺呢!到时候见机行事吧!”

    凌莲点点头。

    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想着她姑姑这么早就派人来传话。应该是有事情找她,她对凌莲和伊雪摆摆手,二人点点头,三人出了浅月阁。

    云王府门口,云离已经吩咐人备好马车,云浅月挑开帘子当先上了车,凌莲和伊雪跟在她身后也上了车,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车内,凌莲和伊雪看着那大大的一桶姜嘴角齐齐地抽了抽,看向云浅月,见她也看着那一桶姜,嘴角却挂着笑意,二人对看一眼,想着这一桶姜搬到金殿上去的时候,估计不止懵了皇上,也会懵了满朝文武大臣。

    一路无话,来到宫门口。

    马车停下,云浅月伸手挑开帘子看向宫门口,只见宫门口已经聚集了几十辆马车,她扫了一圈,只见太子府的马车,丞相府的马车,七皇子府的马车,孝亲王府的马车,德亲王府的马车等都已经停在那里,但并未见到容景那辆通体黑色沉香木打造的马车,她想着居然这么多人这么早就进宫了,那容景呢?还在荣王府?

    “景世子负责接待使者一应事宜,南梁国师是此次来行使者的重中之重。景世子大约去南梁使者行宫了!”凌莲看出云浅月心中所想,低声道。

    云浅月点点头,跳下了马车,抬步向宫门走去。

    刚进了宫门,就听到身后有人喊,“月妹妹?”

    云浅月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就见夜天煜骑马来到宫门口,一身墨绿色锦袍,阳光下绿色有些清艳,她看着他挑眉。

    夜天煜翻身下马,一甩马缰,向云浅月走来。来到她面前看着她道:“几日不见,月妹妹越发貌美了!都让我不敢认了。”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你喊我什么事儿?”

    “你是不是要去母后的寝宫,我正好也要给母后去请安,我们一起去!”夜天煜道。

    “你不是今早刚从西山军机大营回来?不先去给皇上姑父请安?”云浅月看着他挑眉。

    “我昨日晚上就回来了!已经见过父皇了!就是还没见过母后。”夜天煜道。

    云浅月点点头,继续向前走去。

    “月妹妹,太子皇兄是不是真和丞相府的秦小姐有了染?”夜天煜凑近云浅月低声问。

    云浅月叱了一声,白了夜天煜一眼,“什么叫有了染?人家是准太子妃!已经是夜天倾的人了,有什么不可以?”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秦玉凝还未曾及笄呢!算起来比你还要小两岁呢!”夜天煜道。

    “有什么新鲜的?人家葵水来的早,早已经长开了!可以行房了。”云浅月瞪了夜天煜一眼。想着怪不得叫住她呢!感情是想从她这里证实夜天倾和秦玉凝的事情。看来夜天倾昨日虽然吃了秦玉凝,但并没有去向老皇帝请旨要求提前大婚。所以,夜天煜也不敢确定,否则的话他在老皇帝身边安插了眼线,自然不用来问她了。

    “也是!”夜天煜默了一下,片刻后点点头,撇撇嘴道:“太子皇兄也太急了!好一朵花儿就这么给摘了!人家可是当国母的料子。”

    当国母的料子吗?云浅月笑了一声,并未说话。

    “月妹妹,你给父皇准备贺礼了吗?”夜天煜又问。

    “准备了!”云浅月点头。

    “准备了什么?”夜天煜好奇对看着云浅月,见她不说话,他道:“我可是听说秦玉凝给父皇准备了一副百寿图,亲手绣的。你的贺礼可不能低了她。”

    “应该是不低的!”云浅月想着一统江山和百寿图相比,能低了吗?

    “什么东西能比百寿图还不低?千寿图?”夜天煜好奇地问。

    “不告诉你!”云浅月瞥了夜天煜一眼,对他道:“你关心我的贺礼做什么?我看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婚事儿吧!你想娶谁家的小姐赶紧做准备,下手晚了估计娶不着。”

    夜天煜一愣,看着云浅月,“月妹妹,你什么意思?”

    云浅月摆摆手,“自己猜去!”

    夜天煜停住脚步,皱眉看着继续向前走的云浅月,想了片刻也没想到她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个,但自小到大,他清楚云浅月和夜轻染一样,从来不会口出虚言。他快走两步,伸手拉住云浅月的胳膊,正色道:“月妹妹,你说明白些!”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着夜天煜,“想要我说明白也可以,你拿什么条件来交换!”

    夜天煜皱眉,“你什么都有,还想要我的什么条件?”

    云浅月想想也是,她什么都不缺,要夜天煜什么条件?他也没拿得出手的东西,撇撇嘴,甩开他,“那算了,我觉得你也拿不出什么好的东西来,不要也罢!”

    夜天煜被甩开,看着云浅月继续向前走去,他忽然伸手又拉住她,“月妹妹,若是我有条件交换,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说?”

    “能!不过我要先听听你的条件值不值。”云浅月停住脚步。

    夜天煜四下看了一眼,忽然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伸手抱住云浅月,云浅月刚要推开他,只听她贴在她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父皇私下里命人打造了一把九转鸳鸯壶,想借这次寿宴杀一个人,你知道想杀谁?”

    “谁?”云浅月停住了推却的动作,她知道夜天煜的传音入密不够火候,怕被人从中隔断音符听到。他的头埋在她肩头,也看不到他唇形。所以这样最为保险。

    “南梁国师!”夜天煜道。

    “你说皇上要杀南梁国师?那把鸳鸯壶当真那么厉害?南梁国师会看不出来?”云浅月挑眉。通过昨日交手她知道南梁国师可不是草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