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30章 贺礼(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据说是!我也未曾见到,父皇两个月前就命人打造,极为隐秘。我只不过凑巧得到了这个秘密的消息。”夜天煜摇摇头,“鸳鸯壶厉害不厉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那把鸳鸯壶会放在容景的桌案上。”

    云浅月一惊,“他不是要杀南梁国师吗?为何会放在容景的桌案上?”

    “这我就不知道了,月妹妹,你以为我什么都能知道吗?我说了我得到这个消息是偶然。”夜天煜话落,见云浅月不出声,他又道:“这个消息我敢保证千真万确。若不是关于容景,又关于你说我的婚事儿,我能拿出来告诉你?”

    云浅月不是不相信,夜天煜虽然任何都不出彩,但是有一样,那些背后的小算计和小阴暗他玩的很溜。他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躲在背后窥探人的秘密,这也算是一大优点。她点点头,对夜天煜道:“皇上着内务府起了折子,你知道吧?”

    “知道!难道你说的是这件事情?”夜天煜脸立即黑了,“月妹妹,我拿这么大的消息就换了你这么一件小事?父皇要选秀,内务府报折子有什么不对?”

    “皇上要选秀,内务府报折子没有什么不对。但你要看时间,如今是皇上五十五大寿,昨日是在寿辰之前,那些折子就递到了御书房。皇上大约是彻夜翻看。正常吗?”云浅月冷笑了一声,“除了太子外,诸皇子都无正妃。如今寿宴大喜,喜上加喜。是不是很正常?”

    夜天煜面色一变,忽然道:“我明白了!”

    云浅月伸手推开他,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大笑忽然响起,“看来月丫头真正喜欢的人是天煜。什么容枫,什么景世子,原来都是闹着玩的。你们看看,他和天煜抱得多亲密?”

    夜天煜一惊,云浅月蹙眉,二人齐齐转头,只见前方不远处站着老皇帝,老皇帝身后站着许多人,夜天倾、夜天逸、夜轻染、德亲王、孝亲王、秦丞相等朝中不少文武大臣,后来是一众宫女太监仪仗队。老皇帝一身明黄龙袍,看样子像是刚从御书房出来。

    “儿臣拜见父皇!”夜天煜连忙见礼。

    “皇上姑父!”云浅月掏出手帕,弯身对老皇帝浅浅一礼。她被夜天煜的话牵引了心神,居然没发现有这么多人来到而且看得了她和夜天煜抱在一起。她不止一次地发现,只要事关容景,她都不能淡定。

    “免礼!”老皇帝笑呵呵地看着二人,“如今正巧被朕和众位爱卿给撞见了!朕就说嘛!月丫头不喜欢朕的太子,怎么可能会喜欢一面未曾见过的容枫和十年没出府的景世子?原来小丫头藏得深,喜欢的人在这里!”

    云浅月皱眉。她喜欢夜天煜?这样抱一下就喜欢了?可不可笑!老皇帝想做什么?

    “父皇,儿臣……”夜天煜面色一白。

    “天煜!”老皇帝打断夜天煜的话,看着他,“今日是朕的寿辰,朕极为高兴,如今正巧撞见了你们,不如就喜上加喜。给你们赐婚好了!”话落,他看向身后的夜天逸,“天逸,你说怎么样?”

    云浅月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极淡。须臾,他抬步上前,对老皇帝躬身,恭敬地回道:“回父皇,儿臣认为甚好!”

    夜天煜忽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老皇帝和夜天逸。他怎么也料不到他和云浅月在这里才说关于他的婚事,他的父皇转眼间就要为他赐婚,而这个人还是云浅月。

    云浅月瞳仁猛地缩了一下,看着夜天逸,见夜天逸并不看他,站在那里,极为恭敬。她移开视线看向老皇帝,老皇帝老脸含笑,看不出心中所想,后面夜天倾看着她面色复杂,夜轻染秀眉轻皱,德亲王、孝亲王等文武大臣神色各异。她眸光扫了一圈之后看向夜天煜,只见夜天煜一脸惊色,她忽然一笑,“好啊!那皇上姑父就给我们赐婚吧!”

    老皇帝显然没想到云浅月答应的这么痛快,一愣,含笑的老眼闪过一丝精光。

    夜天逸面色淡淡,无甚表情。

    夜天倾和夜轻染,德亲王,孝亲王等人面色各异的脸色又齐齐变了一瞬,目光均落在云浅月身上,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她和景世子互许终身请旨赐婚出入成双,天下间吵得沸沸扬扬,任谁都能看成是真的,不会当成是假的。可是如今见云浅月居然痛快答应,都有些猜不透她的想法。

    “月妹妹?”夜天煜显然也被惊了个够呛,转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温柔一笑,又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您要保证您给我指婚之后您的儿子能活过洞房花烛,那您就指吧!”

    夜天煜看到云浅月温柔的笑顿时身子一颤,听到他后半句话脸又白了几分。

    “月丫头,你这是什么话?朕给你指婚,天煜怎么就活不过洞房花烛了?”老皇帝看着云浅月,面色威严。

    “您不信,我说的可是真的!”云浅月笑意不改,目光从老皇帝身边一一扫过,定在夜轻染身上,夜轻染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刚要说话,只见她对他一笑,清声道:“夜轻染,将我画的七十二春拿出来给皇上姑父看看!”

    夜轻染身子一哆嗦。

    老皇帝闻言一怔,看向夜轻染,“轻染,什么七十二春?”

    夜轻染在老皇帝看过来的时候脸色立即转为清寒,沉着脸道:“回皇伯伯,我不知道什么是七十二春!”

    “你怎么会不知道?”云浅月走上前一步,想着夜轻染的脸原来也可以转眼就变,而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她对他哼了一声,“昨日你从我手里抢走的!还说不知道,鬼才信!”

    “你弄那种污秽的东西!污了我的眼睛,我早就给毁了。”夜轻染语气阴沉,见云浅月向他走来,他警告道:“告诉你,别走过来啊!仔细我对你不客气!”

    “我就走过来怎样?”云浅月忽然对夜轻染出手。

    夜轻染立即还手,二人顷刻间打了起来。

    “轻染住手!”老皇帝喝了一声。

    夜轻染闻言立即住了手,云浅月却并未住手,而是快若闪电地扣住了他的手腕,伸手探入他衣袖里一扯,一叠图纸被她拿了出来,她对夜轻染挑了挑眉,“你不是说你毁了吗?这个是什么?”

    夜轻染哼了一声。

    云浅月转手将那些图纸递给老皇帝,“皇上姑父,您看看,这是我的东西,被他抢去了,他还死不认账。”

    夜轻染脸一黑,但比他脸色更黑的人是看到了那些图纸的老皇帝,只见老皇帝刚看了两页,忽然勃然大怒,“月丫头,这是你的?”

    “是啊!”云浅月承认不讳。

    “你……你这是哪里来的?”老皇帝拿着那七十二春手直哆嗦。

    “我画的!”云浅月眨眨眼睛。

    “你画的?”老皇帝问。

    “是啊,我画的。”云浅月看着老皇帝,伸手对夜轻染一指,“不信您问他,他抢的时候我刚画完。”

    老皇帝看了夜轻染一眼,夜轻染冷哼一声,点点头。

    “你画这个做什么?”老皇帝沉声问。

    “是要给皇上姑父的寿礼啊!”云浅月看着老皇帝,一派纯真,笑得神秘地道:“您不是要过寿了嘛,我日也想,夜也想,不知道送给您什么东西好。后来想到您要选秀了,我就灵机一动,觉得送给您这个最好。您老当益壮,那些女子挨个的调教,有了这个指导,定会温柔乡里不亦乐乎。所以……”

    “胡闹!”老皇帝老脸红白交加,终于受不住打断云浅月的话,“再胡说八道,朕命人封了你的嘴!”

    云浅月委屈地看着老皇帝,小声道:“我说的是事实,本来就是要送给您当寿礼的。”

    “住口!”老皇帝又气又怒。

    云浅月撇撇嘴,伸手一把扯过老皇帝手里的图纸,三两下就塞进自己的怀里,在老皇帝还没反应过来的空挡耍脾气地道:“不要拉倒!白费了我一番心思,我这些可是画了好久的,您不要我自己留着用。”

    老皇帝身后的众人见云浅月居然从老皇帝手里说抢东西就抢东西,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离得最近的夜天倾和夜天逸以及德亲王和孝亲王都看到了那些纸张,别人只晃到了一个影子。夜天倾没想到云浅月居然要拿给他和秦玉凝画的七十二春做寿礼,一时间脸色忽红忽白忽青忽绿,分外精彩。夜天逸眸光虽然清淡,但眼底有些微沉,德亲王和孝亲王均是齐齐冒冷汗,想着这样的事情也就云浅月做得出。

    老皇帝手里一空,更是大怒,沉声厉喝,“月丫头!”

    “在呢!皇上姑父,我耳朵没聋,好着呢!你这么大的声音都快给我震聋了。”云浅月看着老皇帝,见他怒意十分明显,她扯了扯嘴角,“您不要就不要呗,这贺礼不满意我再换就是了。您发什么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