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32章 贺礼(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宫门口的人看了云浅月一眼,放凌莲走了出去。

    “走吧!我们去荣华宫!”云浅月收回视线,对伊雪招呼了一声。

    伊雪点点头,二人向荣华宫走去。

    皇宫内今日妆点得一派喜气洋洋,各处都挂满了寿字和福字的灯笼。有小太监宫女人人换了新装,衣着亮丽,手里拿着东西不时穿梭,见到云浅月都齐齐见礼。

    云浅月一路无话,除了宫女太见外也没遇到什么人,来到荣华宫。

    荣华宫门口,孙嬷嬷等在那里,见云浅月来到,连忙上前见礼。云浅月对她摆摆手,她起身,压低声音道:“皇后娘娘正在宫内等您,您快进去吧!”

    “好!”云浅月点点头,对伊雪道:“你等在这里吧!”

    伊雪点点头,“是,小姐!”

    云浅月抬步走了进去,来到门口,她推开殿门,挑开珠帘,就见皇后正来回在殿内走溜溜,当见到她来,立即嗔怪地道:“怎么来得这么晚?”

    “我进宫有一会儿了,不过出了点事儿,耽搁了一下。”云浅月看着皇后,见她一脸疲惫,像是一夜未睡的样子,皱眉问,“姑姑,怎么了?您一夜未睡?”

    “嗯!”皇后点点头,伸手拉过云浅月,向内室走去。

    云浅月感觉皇后的手冰凉,想着皇后这些年来在宫中历练出来了,一直很镇定的,如今这般样子,看起来是有什么大事儿,她跟着她向内室走去。

    来到内室,皇后拉着云浅月坐在床上,压低声音道:“月儿,你可见到南梁国师了?”

    云浅月一愣,难道她这个姑姑也知道老皇帝令人秘密打造九转鸳鸯壶的事情了?她摇摇头,“没见到!”

    “你昨日不是出去看了?难道没见到?”皇后连忙问。

    “没看到,他乘坐的是玉辇,而且被黄曼遮挡的严严实实。连片衣服渣都看不到,别说人了。”云浅月摇摇头,话音一转,“不过我和他交了手。”

    皇后一惊,“你和他交手了?”

    “嗯!在醉香楼三楼,我用了内力,想挑开帘子看看南梁国师长什么样,结果不是人家对手,被人家反用内力给打了回来。”云浅月想起当时就有些气闷。看来她还是要加紧练功。她的武功还差得远。

    “你受伤了没有?”皇后脸色一变。

    “没有,他撤回了内力,没有伤我。”云浅月摇摇头。

    “没有就好!”皇后点点头,不再说话,脸上的情绪是云浅月从来没有见过的。

    “姑姑,怎么了?”云浅月看着皇后。她从记事起也没见过皇后向今日这般模样。

    “你娘临去前放在我这里一样东西。说若是你发生了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事,或者有什么灾难,就让我将这个东西给你。这些年你一直太太平平,我便就没将这东西拿出来。如今南梁国师来到了京城,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将这件东西给你为好,你也好有个主意。”皇后犹豫了一下,低声道。

    “什么东西?”云浅月一愣。她娘还放在她姑姑这里东西?她竟不知道。

    “你看了就知道了!”皇后离开床边,蹲下身趴在床下,向床底下伸出手。

    云浅月疑惑地看着她,只见她在床底下摸了一阵,忽然触动了一处类似机关的东西,只能咔的一声,掉在他手里一块玉牌。她将玉牌拿在手里看了一眼,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玉牌,玉牌的正面什么都没有,她翻开另一面,只见是一副祥云图案,图案的中间雕刻着“南梁国师”四个字。她一愣,看向皇后。

    “这荣华宫里虽然藏不住秘密,但也藏得住秘密。这处机关是你娘设下的。这些年连皇上也没发觉。这块玉牌才保存到了今日。”皇后看着那块玉牌道。

    云浅月蹙眉,“这么说我娘和南梁国师认识了?”

    “应该是!否则也不会说让你有危难的时候拿着这块玉牌去找玉牌上的人。”皇后点点头,“不过你娘出身南梁,她认识南梁国师也不是不可能。即便她不出身南梁,认识南梁国师我也不会觉得意外。您娘啊,那是一个天下任何事情只要她去做,我就觉得没有做不成的事儿。只是可惜,红颜薄命。”

    “姑姑,你说我娘会不会还活着?”云浅月掂了掂手里的玉牌,看着皇后。

    皇后一惊,“怎么可能?我是看着你娘咽气的!再说你当时也是看到的!”

    “是啊!但是我娘在云雾山上的墓穴是空的。”云浅月道。

    皇后又是一惊,须臾恢复神色,“这个也不意外,皇上当年派出无数皇室隐卫,曾遍布天下查找你娘的出身,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你娘死后大约是不想被皇上发现她出身下落,才会埋葬在云雾山,大约你娘的坟墓被移去南梁了,或者是带走你娘的那个道长给移走了。”

    云浅月不再说话。她的确是看着她娘咽气的,不是不相信自己的把脉,但这个世界有起死回生的丹药也说不准。她从来不敢小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些东西就是这么神奇,比如内力,比如武功,比如大还丹,比如催情引,比如凤凰劫。若是有起死回生的圣药,瞒过了所有人的耳目,她也不会觉得奇怪。

    “如今这块玉牌,你打算怎么办?”皇后看着云浅月,见她不语,她压低声音道:“十五年前凤凰关之事你知道吧?当时皇上借口想收复南梁,南梁若被攻下,那么皇上会再次起兵,攻陷西延等一些小国,皇上那时候已经准备了数年,但没想到出师未捷,南梁国师一人守关,大破天圣十五万兵马,皇上的雄图伟略胎死腹中。皇上气得大病了一场,都呕了血,但也无可奈何。后来打消了征兵的念头,和南梁和好如初。若论起来这个天下谁是皇上最恨的人,大约就是南梁国师了。”

    云浅月不置可否,当年她还没出生。但不用想也知道老皇帝会气成什么样。想到老皇帝被气得吐血的样子,她对南梁国师就升起好感。

    “南梁国师如今来了天圣,皇上定然会借这次寿宴抓住时机,让国师有来无回。”皇后叹了口气,“皇上如今即便没有心力收复南梁,只能看着南梁日渐强盛,但是他也会争一口气,杀国师于天圣,一雪前耻。”

    “南梁国师武功高强,他杀得了杀不了还是两说呢!”云浅月冷哼一声,想着那把九转鸳鸯壶放在哪里,若是她能提前拿到就好了。可以研究一下到底是什么机关,有没有办法给他破解了。这样一想,便仔细想老皇帝可能将九转鸳鸯壶放在的地方。御书房?圣阳殿?金殿?或者是带在身上?

    “那也不好说。南梁国师武功虽高,但这里是天圣。是皇上的地盘。”皇后道。

    云浅月笑了笑,不说话。是老皇帝的地盘没错,但他的地盘不一定他做主。她将手里的玉牌摆弄了一下,对皇后道:“姑姑,既然这个人和娘亲有关系,如今哥哥又是南梁的太子,和那个国师感情似乎很好。我是不会让皇上杀了他的,不管皇上杀得了,还是杀不了。”

    “嗯!”皇后点点头,嘱咐道:“你要小心行事!不能让皇上知道你哥哥的事情。更不能让皇上知道你和南梁国师因为你娘有联系。”

    “我知道!”云浅月点点头,听到远处有脚步声来到,她立即将玉牌揣进怀里,对皇后道:“姑姑,我听到有人来了!”

    皇后点点头,住了口。

    不多时有人来到荣华宫门口,而且还不止一人,云浅月和皇后对看一眼,二人齐齐离开床前,抬步走到窗前,透过遮掩的帘幕缝隙向外看去,只见明妃带领着一众妃嫔来到了荣华宫,明妃一身素装,裙摆处绣着荷花,虽然极素的装扮,但她头上戴着朱钗和步摇却是明丽,给她整个人添了不少色,她本来就美貌,如今在一众妃嫔中,还是一枝独秀。

    “明妃是个有意思的人!”云浅月忽然道。除去失忆那两个月,这些年她也算是与明妃打交道不少,关于这个女人,她始终也是看不透。

    “嗯!她也是个可怜的女子罢了。”皇后叹了口气。

    “姑姑,什么是可怜人?”云浅月偏头问皇后。

    皇后一愣。

    “这宫里的哪个女人不是可怜人?真正可怜的人是那些得不到宠爱的!姑姑,比起这宫里的所有女人,包括你,明妃算不算得上是幸福的?至少她从进宫到如此,长盛不衰!”云浅月挑眉,“为什么?她没有心机吗?没有手段吗?这个宫里能容纳得下没有手段的人吗?”

    皇后忽然抿了抿唇,脸色有些暗。

    “可怜之人,从来必有可恨之处!”云浅月笑了一声,“姑姑,明妃可不是外表这么简单的!您看看,若没有您的话,她此时是不是很像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