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43章 出乎意料(3)

第443章 出乎意料(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众人都齐齐看向老皇帝,只见老皇帝微微一怔,并未阻止。于是也无人说话。

    本来场中夜轻染和容枫二人较量得难舍难分,如今又多了云浅月和叶倩,霎时整个大殿热闹非凡,有武功的人们看得精神抖擞,没武功的人们看个眼花缭乱。

    叶倩武功极好,招式如繁花层出不穷,而云浅月的招式简单,却每每有效。二人不出片刻便过了数招。

    大约过了一炷香之后,云浅月和叶倩二人打到大殿门口,云浅月眸光一闪,忽然变幻了一个招式用红颜锦将叶倩的身子团团围住,叶倩连忙也变幻了个招式跳出红颜锦围困的圈外,就在这片刻功夫,云浅月转眼间便将大殿门口几名守卫腰间的剑拔了出来,一共三把,顷刻间向不同的方向飞去。一个方向是夜轻染,一个方向是南凌睿,一个方向是云暮寒。

    三把宝剑的速度都是极快,带着破空之声。

    云浅月忽然住了手,对叶倩大喊道:“叶倩,这三个人你若是都能救了!我就服你!”

    叶倩一惊,须臾面色一变,她看向那三把宝剑直直地对那三个人胸口飞去,夜轻染和容枫正打得热闹,没想到云浅月对他放冷箭,他一怔,忽然住了手,直直看着那把宝剑飞来,却并未躲闪,南凌睿正一口一口地品着酒,眸光似笑非笑地看着那把宝剑飞向他胸口,也并未躲闪和有任何动作。云暮寒更是站在大殿的正中央一动不动,目光不知道是在看向云浅月还是在看向叶倩。

    “你若是不救,他们可就都死了!”云浅月笑着提醒。

    叶倩整个人如傻了一般,面色有那么一瞬间灰色,不过一瞬间而已,她眸光恢复清明,飞身而起,手中的红绸同时飞出,转眼间,红绸打断了距离云暮寒近在咫尺的宝剑。她飘身落在云暮寒身边,再去看夜轻染和南凌睿,那两把宝剑已经距离二人胸口一寸之处,她紧抿着唇,面色有一瞬间的冷意和冷漠,并未再有任何动作。

    即便那两把宝剑已经贴近胸口,最后一刻,就会穿透心脏,但夜轻染和南凌睿依然一动不动。一个有些愣愣地站在,一个依然举杯往口中喝酒。似乎都没看到顷刻间就能使他们致命的宝剑。

    众人都被这一变故惊呆了,齐齐睁大眼睛看着二人,有些人已经恐惧地闭上了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的最后一刻,夜轻染身边的容枫忽然出手,打开了夜轻染面前的宝剑。他身子被那剑的弹力震得退了一步。与此同时,坐在南凌睿旁边的南梁国师忽然出手,两指捏住了南凌睿要刺破锦袍的宝剑,宝剑纹丝不动。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定格,将大殿中所有人的表情也定格。

    云浅月忽然一笑,将红颜锦收回袖中,双手合在一起,轻拍了两下,掌声清脆,她声音亦是清脆,“叶倩,原来你对我哥哥果然是情深。好,我就答应将我哥哥做你的驸马了!”

    叶倩转头,脸色晦暗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抬步向她走来,眉眼间似乎笑成了一弯月牙,“你舍了夜轻染和睿太子,救我哥哥,这说明你对我哥哥比对他们两个都深重。将我哥哥交给你,我也算是放心了!”

    叶倩冷哼一声。

    云浅月看向上座的老皇帝,笑道:“皇上姑父,俗话说有钱难买两情相悦。您就给他们指婚吧!至于云王府的承袭王爵之人自然不可能是我,我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我的愿望就是嫁人,可不爱这些家国之事。不过我可以推荐一人。”

    “哦?何人?”老皇帝挑眉。

    “云王府旁支有一个人叫做云离。他是云王府润字辈嫡出子系,今年十九。喜好诗书,十岁能文,天圣一百一十四年入乡试,当时十岁,一百一十七年入州试,当时十三岁。曾写有一篇《论江山赋》,这篇赋当时还流传到了您耳中,您兴起了想见你的念头,不过被孝亲王给搅黄了。不知道皇上姑父还记不记得他?”云浅月看着老皇帝。

    老皇帝沉思了片刻,点点头,“嗯,一经你说起,朕才想起似乎是有这么一个人。”

    “云王府润字辈嫡出子系,也就是爷爷那一辈的嫡出,也不算是太远。云离有此才华,过继给我父王为子,继承云王府,这样的事情在以前哪个朝代都是有过先例的。也不算不合礼数。”云浅月又道。

    “云离今日来了吗?”老皇帝看向云王府家眷席,并没有看到男子。

    “今日没来。不过孝亲王几日前见过云离。孝亲王是老臣,想必看人很准,对云离应该印象很好。而我父王也知云离有才,且有效国之心,甚为喜爱。”云浅月看了孝亲王和云王爷一眼,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可以将他此时招来,也可以等寿宴之后再商定此事。”

    “冷王兄,你见过云离?此人如何?”老皇帝看向孝亲王。

    孝亲王看了云浅月一眼,想起那日云离和凌莲去他府中答谢赠画之事,他心神一凛,连忙躬身道:“回皇上,老臣觉得那云离不错。不次于云世子之才和品貌。”

    “云王兄,你以为如何?”老皇帝看向云王爷。

    云王爷显然还从刚刚心惊中回不过神来,闻言只能点头,附和道:“浅月说得是,云离那孩子不错,老臣很是喜爱。”

    “好!既然云王兄和冷王兄都如此说,那此事就这么定了,等寿宴之后朕见见云离,若是可行,云王再实施过继认子之事。”老皇帝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云离有凌云之志,那么她就给他架一座通天的阶梯。就看他造化了!

    “叶公主,朕答应你招纳云暮寒为驸马,即今日起,他不再是云世子,只是云王府嫡子云暮寒。取消他的世子之位。”老皇帝看向叶倩,“你可有意见?”

    “没有!”叶倩摇头。

    “云暮寒,你可有意见?”老皇帝又问,“你可愿意为南疆驸马?”

    “臣单凭皇上做主!”云暮寒垂首。

    “好!文莱,即刻拟旨。云暮寒赐婚与南疆叶公主之驸马。待寿宴之后,朕与南疆王、云王爷一同择定婚期。”老皇帝吩咐。

    “是,皇上!”文莱立即着拟旨官拟旨。

    大殿这一刻静寂无声。

    老皇帝看着叶倩笑道:“叶公主,你可是好福气,朕的公主心心念念了云暮寒数年,如今他却是当了你的驸马。到了南疆之后,你可不准欺负了他。”

    “我哪里敢欺负他?皇上,您没看到她有个嚣张跋扈的恶妹妹吗?”叶倩似乎笑了笑。

    老皇帝闻言哈哈大笑,“月丫头是恶了些。不过她就这么一个哥哥,被你拐走了,心里自然不好受。为难你一些是人之常情。”

    叶倩瞪了云浅月一眼,云浅月对她笑着挑了挑眉,柔柔地喊了一声,“嫂子!”

    叶倩一个激灵,云浅月不再理会她,看向大殿正中的夜轻染和容枫,歉意地摆摆手,“你们继续,刚刚是意外。”话落,她向座位上走去。

    她故意惹怒叶倩,就是要试试她的决心有多大,婚姻不是儿戏,她自己搭上婚姻没关系,但他拖上了云暮寒,即便云暮寒愿意,但她也要管管,毕竟他是她的哥哥,况且叶倩和南凌睿,她的亲哥还有那么一段纠葛。而且还有对夜轻染追逐了数年的感情。她不想让她因此毁了她两个哥哥外加一个好朋友。

    在那么短的时间,在那种出乎人意料的情况下。叶倩根本思考不多,只能遵循她本心而做。她若救云暮寒,不管是不是喜欢,就说明她真的决心已定,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若是她救的人不是云暮寒,或者是南凌睿,或者是夜轻染的话,那么她就怎么也不会让云暮寒做他的驸马。不管她有什么阴谋,她都会给她捅破。

    况且还有一点,她就是要南凌睿看清楚,这个女人舍了他,不管是什么理由。总之是舍了,若是南梁国师不救他,他就死了。她能为了南疆的万咒之王舍弃他去追寻夜轻染,又会为了南疆的国运安危要招纳云暮寒为驸马,说明在叶倩心中南疆比他重要。他心中不管再对她有什么想法,总要清醒一些,别受到这个女人的左右。她的亲哥哥,她不想他因叶倩而困情,不可自拔。若是困的话,也该是一个值得的人。

    “朕看不用继续了!他们打了这么长时间一直不分高下。就到此为止吧!”老皇帝看向夜轻染和容枫,摆摆手,威严的面容一现,沉声道:“容枫、夜轻染听旨!”

    云浅月坐回座位上,叶倩和云暮寒也各自归座,夜轻染和容枫跪下听旨。

    大殿有片刻静寂,齐齐都看向老皇帝。武状元大会最后一场拖了数日,今日才算落幕。人人都想看看皇上对夜轻染和容枫如何安排官职。关于夜轻染的官职众人都清楚明白,一定离不了军机大营,德亲王府一直是皇上的倚重,所以夜轻染的官职只高不低。众人都想知道关于容枫如何授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