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45章 凤求凰曲(2)

第445章 凤求凰曲(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心底叹息一声,秦玉凝可算是可怜吧?他的父亲,她的太姑姑,她的准夫君,如今她就像是架在锅灶上的一把干柴,就差一个燃点就要燃着了。她相信,她如今的心境谁也体会不了。不过她也没准备帮她。

    就在这时,秦玉凝身子不颤了,低着的头忽然抬起直直地看向云浅月。云浅月一怔,只听她道:“回皇上,皇后娘娘,我准备的寿礼不是百寿图,实则是和月姐姐合作一起准备了一个礼物。”

    “哦?”老皇帝忽然笑了,“秦丫头,你说你和月丫头一起准备了礼物?”

    “是!”秦玉凝点头。

    “我和月姐姐一起准备了一副琴箫合作的图。”秦玉凝看向老皇帝,面上苍白的颜色褪去,声音温婉,“我作画,由月姐姐用琴箫奏出画中的意境。”

    “竟是如此?甚好!”老皇帝忽然大笑,看向云浅月道:“月丫头,朕竟然不知你还懂这琴箫之音。你这个小丫头原来竟然喜欢藏着掖着!”

    云浅月看着秦玉凝,秦玉凝和老皇帝说完一句话依然直直地看着她,那一双美眸在大殿众人看起来极美,而且温婉得无懈可击,可是她偏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眸底深处的恨意。她忽然笑了,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我会的东西多了!要不是今日您寿宴,我可就准备藏一辈子呢!”

    “哦?和着朕今日还很荣幸了?”老皇帝笑看着云浅月,老眼看不出什么。

    “当然!”云浅月慢悠悠地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酒,又懒洋洋地放下,“我怕抢了秦小姐的风头嘛!若我什么都会的话,这天圣第一美人和第一才女岂不是让我做了?”

    “小丫头,口气不小!”老皇帝笑骂了一句,“那你就拿出来,让朕看看你的本事!”

    “好!”云浅月笑着点头,懒洋洋地对秦玉凝歪着头问,“秦小姐要做什么样的画?”

    “我记得那日月姐姐说我能做什么样的画,你就谱什么样的曲。如今正值皇上寿宴,皇后娘娘和后宫的娘娘们有一幅百寿图了,我们就不用锦上添花了,我就画一幅江山图,月姐姐就谱一曲如何?我们一起恭祝天圣江山永固。”秦玉凝笑着道。

    “好!”云浅月答应的痛快。

    “嗯!不错!朕倒是有些期待了!”老皇帝笑着点头,吩咐文莱,“伺候笔墨!”

    “是!”文莱立即带着人搬上玉桌和笔墨。

    “月丫头,你可带了琴箫?”老皇帝看着云浅月,疑惑地笑问,“这有琴有萧,朕倒是好奇你如何一个人吹奏出琴箫合奏之音。”

    “谁说我一个人了?”云浅月翻了白眼,对老皇帝道:“还有容景!”

    老皇帝一怔,“景世子和你琴箫合奏?”

    “是啊!”云浅月笑着点头,偏头问容景,“是吧?”

    “是!”容景含笑点头。

    老皇帝老眼精光一闪,也笑道:“虽然景世子大才,文韬武略,但朕也的确未曾听闻景世子的琴箫雅音。也好,今日朕和各国使者以及爱卿们都有幸一闻了。”话落,她看着云浅月又笑道:“月丫头,你不能因为景世子帮你,你可就偷懒啊!”

    “当然不会!”云浅月笑容艳艳,眸光扫见秦玉凝轻轻咬着唇瓣,她笑意更深。

    秦玉凝并未再说话,而是起身向大殿的玉案前走去。她脚步有些虚弱,但是走得极稳。

    “是用宫中的琴箫还是用你的?”云浅月偏头问容景。

    “我的!”容景笑了笑,对外面温声道:“弦歌,将琴箫取来!”

    “是,世子!”大殿外弦歌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云浅月不再看大殿中众人落在她和容景身上的视线,对容景指了指空着的酒杯,容景伸手拿过九转鸳鸯壶给她斟满,她一手举杯放在唇瓣,一手却在容景手心轻轻写了几个字。写完之后,她杯中酒一饮而尽,偏着头对容景温柔地笑,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问,“怎么样?”

    “甚好!”容景浅浅一笑,如诗似画的容颜温柔似水。

    秦玉凝走到玉案前站定,抬眼向这边看来,正好看云浅月和容景两两凝视,温柔而笑,她心忽然颤了颤,不由自主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底一片狠绝,忽然道:“我听说七皇子也喜欢箫音,日日在云王府西墙吹箫,想必月姐姐听得最多。”

    众人闻言目光都看着夜天逸。

    夜天逸面色不变,仿佛没听见秦玉凝的话。

    “七皇子的萧的确是极好的!”云浅月不置可否地一笑。

    秦玉凝继续道:“我还以为月姐姐会寻七皇子帮你呢!毕竟你对七皇子的箫音最熟悉。而从来未曾听闻景世子和你琴箫合奏,我怕月姐姐跟景世子合奏不到一起。”

    “这个我觉得秦小姐不用担心,你做好你的画就行了!到时候别被我们的箫音影响画不下去就好。”云浅月浅浅一笑,眸光微转,扫了夜天倾一眼道:“你是否用太子殿下帮你?太子殿下也是个雅人的。我和容景一起,秦小姐和太子殿下,正好阴阳和谐。”

    提起夜天倾,秦玉凝恢复了几分的面色又是一白,她看了夜天倾一眼,见夜天倾也正看着她,她顿时想起了醉香楼之事。又听云浅月将最后阴阳和谐四个字咬得微重,她连忙摇头,“不……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

    “秦小姐羞涩了!”云浅月莞尔一笑。

    “天倾,你就过去吧!看看能不能帮得上秦丫头的忙!”老皇帝看向夜天倾,似乎早先的夜天倾请废太子他大怒一事根本就不存在,对他笑道:“月丫头最是诡计多端,可不能让她打主意欺负了秦丫头。”

    “是!”夜天倾站起身,躬身应是,离开桌前,走向秦玉凝。

    这时,弦歌将琴箫取来,云浅月对弦歌招手,“拿到这里来,我们就不下去了!”

    弦歌立即将琴箫送到容景和云浅月相挨着的桌前。

    云浅月将琴拿过来抱在怀里,对容景一笑,“我不喜欢用萧,你用!”

    “好!”容景浅笑着点头,伸手拿过萧。

    众人都看向二人手中的琴箫,显然这一琴一萧是一对,出自一人之手制作而出。

    云浅月伸手调试了一下琴弦,对秦玉凝道:“秦小姐,开始了哦!”

    “好!”秦玉凝面前的墨已经被宫女磨好,她伸手拿起笔。

    就在她拿笔的同时,云浅月将手指放在琴弦上,一曲旖旎绵邈的《凤求凰》弹出。

    众人一怔。

    云浅月不理会众人,目光看向容景,眉眼微弯,明眸澄澈,眸光如春雨细润,指尖留恋处琴弦在她手中似乎串成了一串串的珠串,清浅流畅。须臾,她唇瓣缓缓开起,轻轻浅唱。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云浅月的声音极美极纯,有一种空灵之境。她声音随着琴音或高或低或婉转,指尖和舌尖似乎连于一处,如水天相接的碧湖,碧绿清透,却又因为水滴落下,勾勒出一圈圈涟漪。

    大殿众人都不曾听闻这首曲子,一时间被她指尖和声音中的缠缠绕绕的旖旎之境不觉吸引进去。这一刻似乎都忘了云王府浅月小姐那些污秽的大字不识琴棋书画不通文墨不懂嚣张跋扈纨绔不化的传言。人人都觉得这声音美,人美,在她周围似乎形成了一个光圈,吸引着众人移不开视线。

    夜天逸手中的被子不自觉捏碎,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以为《春江花月夜》便是最美的曲子,却怎么也没有料到她今日居然能弹出这般缠缠绵绵的曲子。

    秦玉凝在云浅月琴曲响起的那一刻,笔尖一颤,却怎么也下不去笔了。她咬牙,提笔,将她心中早已经想好的一幕画卷要画出,可是依然不受控制地受琴音干扰。她笔下的墨在纸上染出一片墨迹,手下发颤,心下去不由自主地跟着云浅月的琴音走。

    夜天倾站在秦玉凝身边,在云浅月琴音响起的那一刻目光不由自主地定在她脸上。

    夜天煜、夜轻染、南凌睿、容枫,叶倩、云暮寒,包括南梁国师、老皇帝、皇后、明妃等人,也都被云浅月的琴音牵绕了心神,一时间入了境。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