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49章 百年婚约(1)

第449章 百年婚约(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还说!”明妃再次扬手,照着六公主的另一半脸又打下,再次传来“啪”地一声脆响,她大怒道:“孽女,向你父皇请罪!”

    六公主也不捂脸了,忽然伸手推了明妃一下,声音尖利,“我根本就没有错!是云浅月错了!她本来就弹奏唱了淫词艳曲,如今居然还拿出会烂掉的姜说什么一统江山?她简直就是……”

    “住口!”老皇帝勃然大怒,凌厉地喝断六公主的话。

    六公主显然惧怕于老皇帝的天威,立即噤了声。

    “六公主愚蠢无知,从今日起闭门思过!没有朕的准许,不准放她出来。”老皇帝一挥手,“来人,将六公主拖下去!”

    “父皇?”六公主不敢置信地看着老皇帝。她说的明明就是事实?凭什么不治云浅月的罪却要将她闭门思过?

    殿外有士兵立即走了进来,将六公主架住,六公主大喊大叫。老皇帝怒道:“堵上她的嘴!”士兵立即伸手将六公主捂住,拖了下去。

    “岂有此理!”老皇帝已经气得直哆嗦。虽然云浅月给了他一统江山,别管那是不是值不了几两银子的姜,但重在取了个好的寓意。可是偏偏出了这么一个愚蠢无知的女儿。

    “皇上息怒,都是臣妾教导女儿不严!求皇上治罪!”明妃立即跪在了地上请罪。

    “瞧瞧你生养的这三个女儿!”老皇帝一股怒气发在了明妃身上,抬脚就踹了一脚。

    明妃跪在的身子被狠狠地踹了一下,即便很疼,她却不敢喊出声。

    云浅月见明妃挨老皇帝那一下踹居然纹丝不动,她眼睛忽然眯了眯。想着夜天倾挨老皇帝踹一脚还动了动呢!如今显然这明妃居然也是个有武功的女人。果然这天圣京城卧虎藏龙,人人都戴了面具。明妃在老皇帝身边这么多年,知道她有武功吗?

    “滚起来吧!”老皇帝虽然怒意未息,但也不再迁怒明妃。

    “多谢皇上!”明妃由一个老嬷嬷扶着站起身,脸色极白。

    “让众卿看笑话了!真是家事不宁啊!”老皇帝坐下身,仿佛刚刚的一切动怒都不曾在他脸上出现过,看向下面的众人笑了笑,对文莱道:“该哪位小姐表演才艺了?继续吧!”

    文莱连忙躬身,拿起那个名册的本子看了一眼,喊道:“文大将军府小姐文如燕!”

    众人都看向文大将军府的席位,只见文如燕从席位中站起身。

    云浅月见她居然还带着面纱,想着叶倩上次的作弄真狠,这么久了居然还没让她的脸好。她目光去看叶倩,只见叶倩正拿出一面镜子照自己,她翻了个白眼,叶倩忽然镜面一转,只见镜子中忽然映出一道寒光,她面色一变,第一时间判断出那道寒光是来自于大殿的房梁,从那个角度看是一枚极细而无声的暗器,而暗器对准的正是南梁国师的位置。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手腕一抖,袖中的红颜锦从她衣袖中飞出。红颜锦刚飘出衣袖,她的手腕猛地被人握住。她转头,就见容景对她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他和我娘亲有渊源,我不能看着他出事!”云浅月用传音入密对容景道。

    “他是南梁国师,不会有事。”容景也用传音入密,声音温润。

    “那是一叶飘香!”云浅月抿唇。认出那枚暗器正是月前她和容景遭遇百名隐卫死士刺杀时有人在暗处对他们射出的三叶飘香。明明是一枚暗器,但到近前的时候就会一变三。这个暗器阴暗而无声,防不胜防。

    “我知道!”容景点头,对云浅月出声提醒,“这座大殿不止一枚三叶飘香。先不急,我们静观其变。”

    云浅月一惊。不止一枚三叶飘香,她抬眼看房梁,房梁什么也没有。她想着叶倩那个角度的镜面才能折射出,她这个角度是看不见的。她重新看向叶倩,只见叶倩已经将镜子收起,目光有兴趣地看着走上大殿的文如燕。

    云浅月也去看文如燕,只见她上了大殿之后,对老皇帝恭敬地说了一句恭贺之词,便开始舞了起来。虽然蒙着面纱,看不到她的脸,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虽然品行不怎么样,但是舞跳得的确不错。无论是腰肢,手臂,还是眼神,都有一定的功底。想起她中意容枫,她抬眼去看容枫。

    只见容枫并没有看文如燕,而是在低头品酒。似乎是发觉了云浅月的视线,忽然抬眼,与她眸光对了个正着,他似乎愣了一下,对她笑了笑,伸手拿起酒杯与她示意。

    云浅月看到容枫温暖的笑意,心中的紧张忽然消散了一分,也端起酒杯对他抬了抬手。

    二人中间隔着数张桌子对饮了一杯。

    容景抬眼看了容枫一眼,又扫了云浅月微勾的嘴角一眼,并未说话。

    文如燕一曲落,老皇帝抚掌大赞,“好舞!赏文小姐一对白玉环!”

    “谢皇上!”文如燕跪在地上叩谢,舞得太过卖力,汗打湿了轻纱罗衫。

    老皇帝看向叶倩,笑道:“叶公主,你可是答应朕舞一曲的!文小姐的舞深得天圣歌舞精髓,朕也想看看南疆的舞如何?”

    “好!皇上有此雅兴,叶倩莫敢不从!”叶倩起身站了起来,走向大殿中间,她身子站定,忽然看向云浅月,对老皇帝笑道:“不过有舞无乐甚为无趣。我想请云浅月为我弹琴助兴,不知道皇上可否应允?”

    “如此甚好!月丫头这些年一直藏着才华,朕刚刚也是第一次听她的琴音!当该让这个小丫头多奏几曲。”老皇帝笑着点头,也看向云浅月,“月丫头!叶公主既然招纳云暮寒为驸马,如今可就不是外人了!你该帮她。”

    “好!”云浅月点头,一首曲子而已。

    “早先听闻丞相府秦小姐说七皇子酷爱箫音,我早先听了景世子的箫音,如今也想听听七皇子的箫音。不知道七皇子可给本公主一个面子?”叶倩又转向夜天逸。

    云浅月面色微微一沉,叶倩这是何意?找了她弹琴又找夜天逸吹箫。

    夜天逸并未看叶倩,也并未言语,低头品着酒。

    “七皇子这是不赏本公主的面子?”叶倩看着夜天逸挑眉。

    “天逸!朕的皇子中也就你对音律最有天赋。尤其是吹奏得一手好萧。既然叶公主有请,你就和月丫头一起琴箫合奏一曲吧!”老皇帝也看向夜天逸,老眼精光一闪。

    “儿臣的萧断了!如今手中无萧。”夜天逸道。

    “你是说你母妃留给你的那把萧断了?”老皇帝一怔。

    “嗯,被儿臣不小心弄断了!”夜天逸眸光扫了云浅月一眼,那一眼极深。

    云浅月触到夜天逸那极深的目光,似乎一片浓郁的黑暗瞬间将她包裹。她想起他早先不顾自身地相救,虽然最后是容景收了那些毒针,但夜天逸挡在她面前相救是事实。这是无法忽略的事实。

    “你母妃留给你的那把萧也许多年头了!如今断了也就断了!”老皇帝忽然看了云浅月一眼,那一眼藏有深意,对夜天逸道:“朕有一把青玉箫,是当年云王妃留在宫中的,朕今日便赐给了你吧!”

    云浅月一惊,猛地看向老皇帝。

    “儿臣多谢父皇!”夜天逸起身,对老皇帝叩谢。

    “文莱,你去将朕收在御书房的青玉箫拿来赐给七皇子!”老皇帝对文莱吩咐。

    “是,皇上!”文莱应声,立即跑了下去。

    “皇上姑父,你说你有我娘的……青玉箫?”云浅月忽然站起身,看向老皇帝。

    “看,朕一说青玉箫给月丫头震惊成了这副样子!”老皇帝看着云浅月,笑着点头,“皇室和云王府自始祖皇帝开始就有联姻,云王府嫡出女子入宫为后。每一代嫡出女子出生时都会和皇室交换信物,算是定下了亲事。而你出生时,皇室的信物是一块龙凤玉佩,云王府的信物则是你娘将她一直随身携带的青玉箫传给了你,做为你和朕的儿子定亲的信物给了朕。”

    云浅月面色微微一变。

    “怎么?小丫头还不信?你可以问问你姑姑!”老皇帝看着云浅月微变的脸色,转头对皇后笑道:“你告诉她。这个小丫头出生时候的事情根本就记不得了。朕若不是想起那把萧,也险些记不得。”

    皇后也是面色微微一变,看向云浅月,眸光有一丝心疼,点点头,“皇上说得没错!云王府每代嫡出女子出生时都会和皇室交换信物。而月儿出生时的确是嫂嫂的给她的青玉箫作为了定亲之礼。”

    云浅月回想出生时候的事情,当时只记得她睁开眼睛时候看到他的父王、母妃、哥哥、丫鬟、婆子,一大堆人,并没有看到老皇帝或者什么人。后来她就耐不住困意睡了过去,直到满月之前,她都是睡着的时候多醒着的时候少。她扯了扯嘴角,笑道:“原来是这样,不过我遭难的时候将姑姑传给我的南海碧玺手镯给摔碎了,如今皇上姑父早已经废除了祖训,看来我和皇室的确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