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00章 高山流水(3)

第500章 高山流水(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哼了一声,微微用力,将他拽了起来,拿过他月牙白的锦袍往他身上披,容景配合云浅月的动作,伸开双臂,她瞪着他含笑的脸没好气地拉长音道:“容公子,您今年几岁了?”

    “云小姐,我又不是没给你穿过衣服!”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失语,想起她失忆那段时间他专门让青裳弄了最复杂的衣服,欺负她不会穿衣,她狠狠挖了容景一眼,骂道:“黑心!”

    “不止黑心,还黑肝黑肺呢!”容景道。

    “你知道就好!”云浅月被逗笑。

    “你整日里在我面前这么说我,我想记不住都难。”容景伸出手臂抱住云浅月,语气有一丝叹息,一丝满足,“还是你在我身边我睡得香。以后我决定了,每日晚上都和你在一起睡。”

    “你不怕我化身成狼了?”云浅月挑眉。想起她送上门他两次不要就来气。

    “你若真化身成狼,我就勉为其难从了你吧!”容景犹豫了一下,有些无奈地道。

    云浅月一气,但想着大早上生气不划算,一天都会不舒服,她立即绽开笑脸,要多温柔有多温柔,“容公子,您不用勉为其难,您放心,就算你扒光了这回我也当看不见。”

    “那是最好!”容景似乎松了一口气一般点点头。

    云浅月觉得她有吐血的架势,当即住口不再理会他。

    容景笑看着她,乖乖地坐在那里等着她给穿衣。

    云浅月三两下给他穿戴妥当,拉着他抬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忽然想起落下一件事情,拉着他又走回房间,来到清水盆处,捧了水在他脸上胡乱地撩了两下,又拿娟帕给他擦了擦,拉着他继续向外走去。

    “你要带我直接进车,否则被人看见的话,皇帝的圣旨明日就该查抄荣王府了。”容景提醒云浅月。

    云浅月脚步一顿,对身后伸手一招,一方面巾被她抓在了手中,她往容景脸上一盖,带着他足尖轻点,如一抹轻烟,飘出了浅月阁。

    来到云王府门口,她的那辆马车已经备好停在那里。她带着容景身影一闪,飘身进了车厢。帘幕掀开到落下不过眨眼之间。

    云王府大门口的人几乎都没看清楚人,只看到了车帘飘了一下。

    凌莲和伊雪虽然也没看甚清,却是比门口的守卫强,她和伊雪对看一眼,二人坐在车前,代替了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马车上,云浅月放开容景,伸了个懒腰,埋怨道:“被你抱得浑身僵硬酸麻。”

    “我怎么不觉得?”容景扯掉头上的面纱,对云浅月挑眉。

    “你睡得跟猪一样,自然不觉得了!”云浅月白了他一眼。

    “也不知道是谁一直挤我,将我都挤到墙角了!我推了好几次也不醒。那个人可不是叫容景。”容景看着云浅月,懒洋洋地靠着车壁道。

    云浅月脸一红,她睡觉是不老实,暗暗愤了一句,不再答话。

    容景对云浅月招手,“过来!”

    “过去干嘛?”云浅月没好气地看着容景。

    容景伸手指指自己的怀里,云浅月哼了一声,“大热天烙烧饼,你也不嫌热!”

    “如今还是早上!没太阳呢!”容景看着云浅月。

    “不过去!凭什么你不过来!”云浅月挑眉。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叹了口气,妥协道:“那我过来吧!”话落,他从对面坐到了云浅月身边,伸手将她身子抱进怀里,又闭上眼睛。

    “你还没睡够?”云浅月看着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容景这么爱犯困能睡呢!

    “前一段时间接待使者进京,每日不够睡。”容景给云浅月解释。

    “那你睡吧!”云浅月点点头,趴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的雪莲香,听着车轱辘压着地面有规律的节奏,心中升起一种踏实的感觉。

    容景果真又睡了过去。

    “小姐,我们是去十里外的送君亭等候,还是去南梁使者行宫?”凌莲在外面小声问。

    “去送君亭等候吧!”云浅月道。

    凌莲应了一声,不再说话,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出了城。

    半个时辰后,马车停在送君亭旁。云浅月抬头看容景,见他依然睡着,她动了动身子,见他抱得紧,她轻声道:“你继续睡,我出去透透气。”

    容景松开手,云浅月慢慢从他怀里退出来,挑开帘子下了车。

    今日的天气极好,清风日朗。送君亭外除了她的马车空无一人。对面是望君亭,两个亭子中间是一条极宽的官道。她顺着官道看去,一眼望不到尽头。她想着今日她要送走两个哥哥,心中升起莫名的情绪,除了不舍,还有酸涩。

    也许她真是变了!再也不是在那个世界以信念为主,其他一切都可以舍弃的李芸了。在这个世界十五年足以改变很多东西,包括她的灵魂,以及那颗她冷情坚韧的心。

    云浅月站了片刻,听到后方有马蹄声传来,她回头看去,只见一人一马奔驰而来,马上端坐的人锦袍玉带,身姿飞扬,正是夜轻染,她收起不舍的情绪,看着夜轻染走近。

    夜轻染来到近前,对云浅月笑道:“小丫头,怎么这么早?我以为我是第一个前来送君,没想你比我早。”

    “起床后就来了!”云浅月笑了笑,看着夜轻染,见他虽然衣着光鲜,但难以掩饰眉眼间的疲惫困乏,她挑眉,“又两日没睡?”

    “嗯!”夜轻染点点头,扔了马缰翻身下马,“皇伯伯中了暗器,在金殿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又领了军职,如何能得闲?”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皇上姑父的伤情如何了?”

    “稳住了!但年岁毕竟大了,需要修养。怕是没有一个月半个月是很难下床了。”夜轻染道。

    云浅月点点头。

    “小丫头,你是来送谁?南凌睿,还是叶倩,还是云暮寒?”夜轻染问。

    “都送!”云浅月道。

    “我可不是来送叶倩那个女人,恨不得她早些滚蛋!”夜轻染哼了一声,忽然看向云浅月的马车,抬步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小丫头,我借你的马车先睡一觉。等人来了喊我,我再给他们送行。”

    云浅月想着容景在她马车里,若是夜轻染进去自然就会发现容景没受伤了,她眸光闪了闪,想着他是夜轻染,那里面是容景,便笑着点头,“好,你去睡吧!”

    夜轻染来到车前,伸手挑开帘子,随即只听到他讶异地睁大眼睛喊了一声,“弱美人?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在哪里?”容景抬起眼皮,懒懒地看了夜轻染一眼。

    “你果然没受伤!”夜轻染看着容景,忽然恨恨地吐出一句话。

    “想要我受伤不太容易!”容景淡淡道。

    夜轻染冷哼一声,死死地盯着容景,“金殿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你这些日子不是一直在监视着我?是不是我做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容景瞥了夜轻染一眼,似乎不欲再说,声音极淡,“落下帘幕,太阳晃到我脸了!”

    “哪里有太阳,你……”夜轻染话说了一半,一轮红日从东方天空升起,不过须臾之间便脱离了地平线,光芒万丈,他收回视线脸色怪异地看着容景。

    云浅月嘴角扯开,有些好笑地看着车中一内一外的二人。

    “我说落下帘幕!”容景又强调了一遍,他话落,见夜轻染不动,轻轻挥手,不见有多大力,夜轻染被迫松了挑着帘幕的手,身子退了几步,帘幕落下前,他又闭上了眼睛。

    “功力恢复得这么快?”夜轻染讶异地看着容景。

    云浅月想着容景的功力恢复得的确快。不知道有什么妙诀。

    “小丫头,你说你怎么喜欢这么一个黑心的?浑身一大堆毛病,依我看谁都比他好,你说你怎么就偏偏喜欢他?”夜轻染重新走过来,看着云浅月。金色的阳光打在她紫色阮烟罗上,她容颜秀丽,说不出的灵动绝美。

    “我也想知道!”云浅月笑了笑,对夜轻染挑眉,“不睡了?”

    “不睡了!你要是早说这个弱美人在车上,我都不过去!”夜轻染哼了一声。

    云浅月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