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01章 春意盎然(1)

第501章 春意盎然(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怎么还不来?”夜轻染看着城门的方向皱眉,一撩衣摆,坐在了一块石头上,收回视线,对云浅月道:“小丫头,你那日弹奏的那曲《凤求凰》真好听,如今闲得无事,你再弹一曲吧!”

    “没有琴!”云浅月想着《凤求凰》可不是瞎弹的。不能谁都给弹。

    “我有!”夜轻染伸手指了指他的马。

    云浅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马鞍前挂了一把琴,她刚刚居然没注意。她有些无语地看着夜轻染,刚要开口,只听车中传出容景凉凉的声音,“夜轻染,你那把琴是不是想碎了?”

    “弱美人,你也真小气!就算小丫头喜欢你,你也不能霸着她吧?”夜轻染看向马车,眉梢一挑,“况且你还有个有婚约的东海国公主,背信弃义的事情荣王府估计做不出来吧?也许你黑心,不管不顾,到时候人家找来你可以背信弃义,但可就砸了荣王府的百年招牌了。你想活活让容爷爷撞墙不成?所以说,小丫头还不一定是你的。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是不是管得太宽是我的事情,无论如何,似乎与你染小王爷无关。”容景声音极淡。

    “我就不信琴在小丫头手里你也敢毁。”夜轻染冷哼一声,看向云浅月,“小丫头,凭着我们的交情,你给我弹一曲也不过分吧?”

    “不过分!”云浅月点头。

    “那就快给我弹吧!”夜轻染得意地挑起眉梢。

    “弹一曲也可以,但不弹《凤求凰》。”云浅月笑看着夜轻染,“你要同意就弹。”言外之意,不同意就算了。

    夜轻染撇撇嘴,“好吧!只要是你弹的,我都爱听。”

    云浅月伸手轻轻一招,夜轻染马匹前的琴到了她手里。这一把琴虽然没有容景的那把琴好,但也算是一把上好的古琴,她伸手调试了一下琴弦,想了一下,便弹了一曲《高山流水》。高山流水觅知音。夜轻染和她兴趣相投,送他这一曲子也不框外。

    琴声飘远,将送君亭笼罩在高山流水中。连空气似乎都清新了几分。

    夜轻染一边听着琴音,一边眉毛扬起,嘴角也勾起极其愉悦的弧度,挑衅地看着马车。

    凌莲和伊雪看着染小王爷的表情,想着就染小王爷这副挑衅的样子,别说是景世子,任谁看了都想揍一拳。她们二人对看一眼,奇怪景世子居然真如染小王爷所说,因为琴在小姐的手里,所以他才没有毁琴。

    一曲落,夜轻染大声赞道:“小丫头的琴技果然好!”话落,他又得意地大笑道:“弱美人,我怎么说?你不敢毁吧?”

    容景仿佛没听见夜轻染的话,车中并未传出动静。

    夜轻染看向云浅月,对她欢喜地招手,“小丫头,将琴扔过来,我也记下了曲子,给你回了一曲!”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脸色怪异。

    “怎么了?”夜轻染被云浅月看得莫名,伸手摸了摸自己。

    “我恐怕将琴给不了你了!”云浅月放在琴弦上的手慢慢松开,只见一张完整的好琴顷刻间化为碎末,她看着夜轻染苦笑道:“在我弹之前她就已经毁了,不过是我用内力凝固住了,才能让你听了一曲。”

    凌莲和伊雪睁大眼睛看着化为粉末的琴,顿时赞叹地看着云浅月,觉得小姐好厉害。

    夜轻染不敢置信地看着化为粉末的琴,瞪大眼睛看了半响,忽然勃然大怒,对着马车就挥出一掌,“弱美人,你还真敢毁本小王的琴,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夜轻染掌风凌厉无比,刚挥出,云浅月袖中的红颜锦也飘出袖口,拦住他的掌风,提醒道:“夜轻染,那是我的马车,你毁了我坐什么?”

    夜轻染掌风顿住,面容恼怒,死死地看着马车,似乎咬牙切齿,“他实在可恶!”

    “是,他本来就很可恶,你不是早就清楚吗?”云浅月好笑地看了夜轻染一眼,轻声道:“总归你听了曲子,就算了吧!”

    “小丫头,你可真向着他!”夜轻染不满地看向云浅月。

    “她不向着我难道向着你吗?”容景轻嗤了一声,警告道:“夜轻染,你可别忘了,她是我的女人!今日让你听了一曲,它日我若是再听到她给你弹的话,毁的就不是琴了!”

    “她是你的女人?亏你说得出口!等她成了你的女人再说吧!”夜轻染也叱了一声,动了动手腕,对云浅月不满地嘀咕,“小丫头,世间大好男人何止万千,你就甘心被这个黑心的给栓住?”

    云浅月撤回红颜锦,对夜轻染一笑,“拴住也没什么不好!”

    夜轻染冷哼一声,“你中毒了!”

    “嗯,一味叫做容景的毒!”云浅月笑着点头,看向城门方向,收了笑意道:“我们等的人来了!”

    夜轻染也看向城门方向,只见隐隐有车队向这边行来。距离的还有些远,但可以隐隐看到前面挂着南梁的旗帜。他收回视线,对云浅月道:“小丫头,南凌睿对你不错!”

    “嗯!”云浅月眸光微闪。

    “我曾经以为他和叶倩怎么也会有结果的,但没想到叶倩选了你的哥哥云暮寒。”夜轻染又道。

    “我也没想到!”云浅月点头。

    “清婉公主是你杀的吧?”夜轻染问。

    “嗯!”云浅月直认不讳。

    “我猜就是!”夜轻染看着云浅月清淡的脸,“你怕她成为云暮寒的负担,但未曾想到便宜了叶倩那个女人!云暮寒去了南疆,可会成为南疆一大助力的。叶倩可真会算计。”

    云浅月不置可否。

    “那个女人的心可真深,也有忍劲。一追我就数年,无非为了那一条蛇。”夜轻染忽然嗤笑了一声,“南疆在她的手里,将来也是未知,即便有个云暮寒。”

    云浅月想起那条被夜轻染宝贝的胭脂赤练蛇,她为了救三公子给毁了去,但破出了万咒之王。如今万咒之王是否还在容景手里?他和叶倩是谈妥了条件还是如何?莫离被她吩咐去了南疆,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吧?

    夜轻染见自说自话了半天,云浅月不再说话,他也不再说话。

    队伍走近,这才看清前方走着的是南梁的队伍,南梁王的玉辇依然如来时一般被护在中间。只不过是南凌睿来时骑马,回城乘坐的玉辇,后面是南疆的使者队伍,叶倩和云暮寒两匹马并排走在前面,后面是皇上的指婚贺礼和云王府备的礼。装了足足有十几个马车。

    来到送君亭,队伍停下,玉辇的帘幕被从里面挑开,南凌睿露出一张笑脸,笑着对云浅月和夜轻染招呼,“小丫头,染小王爷,你们来得这么早送我,真是令本太子感动啊。”

    “你可真是不遗余力携美同行,小心没回到南梁便精尽人亡。”夜轻染看着南凌睿,目光扫过他怀里搂着的女人,哼了一声。

    云浅月也看到了玉辇内的女人,正是醉香楼的素素。她长长的睫毛轻眨了一下,素素是红阁之人,这般随南凌睿离开是最好的保护,这样最好。她看了素素一眼,素素窝在南凌睿怀里对她娇媚一笑,伸手拨弄了一下头上的朱钗,给了她一个你放心的眼神,云浅月微不可见地见了一下头,接过夜轻染的话对南凌睿撇嘴笑道:“感动就该流下两滴泪,我怎么没看到你的泪?”

    “本太子是心里感动!”南凌睿笑看着云浅月,搂着素素的手往他怀里紧了紧。

    云浅月自然明白他这举动什么意思,自然是在暗示她红阁的事情。若是她没发话,素素属于红阁的人,自然不可能跟他去南梁。有红阁一路护送,他的平安肯定没有问题。她翻了个白眼,也出声警告,“睿太子这一路可要爱惜身体,南梁太子府的三千美人还等着你垂青呢!别因为一个素素姑娘就累坏了,得不偿失。”这是在暗示他别打素素主意。

    “嗯,本太子会悠着点儿的。”南凌睿眉梢一扬,另一只没揽着素素腰的手从身后拿出一个酒坛扔给夜轻染,又从身后拿出一个酒坛自己捧在手里,对夜轻染道:“喝了它,本太子从来到天圣可还没跟你痛饮一番。”

    夜轻染掂了掂酒坛,对南凌睿挑眉,“这一坛酒是不是少些?”

    “少?”南凌睿眉梢扬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