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72章 春意盎然(2)

第472章 春意盎然(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自然是少的!”夜轻染道:“怎么也要三大坛!”

    “别的没有,本太子这玉辇上除了美人外只有酒!”南凌睿将手中的酒坛又扔给夜轻染,伸手再向身后去拿。

    云浅月蹙了蹙眉,对夜轻染道:“你若喝醉了我可不负责给你扛回去!”

    “小丫头,不用你负责!”夜轻染瞥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看向南凌睿,想着他上回因为容景的一坛兰花酿醉了半个月之事,这一路凶险,她可不想红阁因为他醉酒弄得人仰马翻。她刚要开口,只见素素对她眨了眨眼睛,她将要说的话收了回去。

    “太子殿下,您若是喝得醉醺醺的,素素可不跟您挤在这一个车里,我可不想和酒鬼一个车。”素素抓住南凌睿手腕,阻止他拿酒,娇声开口。

    南凌睿动作一顿,眸光扫件云浅月不赞同的脸色,忽然扬唇一笑,撤回了拿酒的动作,对夜轻染无奈地道:“本太子虽然想和你痛饮一番,但是如今有美人在怀,怎可辜负美人一番厚意?今日就算了!”

    夜轻染冷哼一声,打开酒坛,咕咚咕咚喝了一气,用衣袖一抹嘴角的酒渍,不屑地道:“早晚你得死在女人手里!”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南凌睿桃花目微微一转,看向不远处的马车,挑了挑眉,“景世子也在车中?”

    “你的鼻子到是灵敏!”夜轻染将手中没开活塞的一个酒坛扔下马车,“弱美人,这一坛酒分给你了!”

    酒坛顺着帘幕飞进马车,车中显然有人接住,没发出声响。

    “不是我鼻子灵敏,而是今日他怎可不来?”南凌睿看着马车,桃花目流转间顾盼神飞,声音有一分轻佻,“景世子,本太子可还是惦记着小丫头的,若是你哪日惹了她,我就将她接去南梁。”

    “估计你没机会!”容景的声音透着三分清淡,三分散漫,还有不可置疑。

    “那是最好!”南凌睿懒洋洋地一笑,看向云浅月,对她勾了勾唇,“南梁风景秀丽,人杰地灵,风貌不错。哪一日你厌倦了这天圣,就去南梁,本太子的太子府可以给你做清水鲈鱼。保证味道鲜美。”

    “好!”云浅月点头,袖中的手紧紧蜷了蜷。哥哥这是在告诉她,若是有朝一日天圣不能再待的话,就让她去南梁。相比较十年前哥哥不声不响地被换走,今日她能在这送君亭送行,知道他将要去哪里,她已经满足。

    “本太子上路了!”南凌睿伸手落下帘幕,懒洋洋地吩咐道:“启程。”

    停驻的队伍得到命令立即走了起来。

    南凌睿的声音再度传出,“素素,唱一支曲子。”

    “是!”素素应声,似乎寻思了一下,娇柔婉转的歌声响起,一路飘远。

    云浅月目光追随着南凌睿的玉辇离开,眸光一眨不眨。这天下不知道还有多久就会变天,他只希望有朝一日,她最亲近的人都能陪在她身边,每日里呼朋引伴,过着快乐清闲的日子。可惜她心里知道,也许这是奢侈。天下若是有朝一日大乱,最后安平的能有几人?

    “小丫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不要难受了!”夜轻染收回视线,看向云浅月道。

    “嗯!”云浅月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情绪。

    南梁队伍走过,南疆的队伍来到。叶倩和云暮寒在云浅月和夜轻染面前勒住马缰驻足。

    “你这个女人倒是打算的精细,来了天圣一趟可谓没白来,弄了个驸马回去!”夜轻染看着叶倩,脸上布满冷嘲,“你追在本小王身后这么些年,都抛弃了南凌睿,到如今就是这样追的?该是说你水性杨花好呢!还是该说你阴谋诡计多呢!”

    “夜轻染,本公主对你可不薄,说话就这么刻薄?”叶倩脸上不含怒色,淡淡道:“本来本公主想招纳了你为驸马,奈何你不知福气,本公主自然就选一个知福气的了。”

    夜轻染冷哼一声,不再看叶倩,将手中的半坛酒扔给云暮寒,“喝了!慕寒兄,希望改日你我再对弈一局。”

    云暮寒伸手接过酒坛,看了夜轻染一眼,将剩下的半坛酒一饮而尽,须臾,他扔了酒坛,对夜轻染点点头,“多谢染小王爷!它日若有机会,自然要对弈一局的。”

    “你堂堂男子汉,可别被这个女人给欺负了去!”夜轻染又道。

    云暮寒忽然笑了笑,看向云浅月,喊了一声,“妹妹!”

    “哥哥!”云浅月扯出一丝笑意,极其温暖,“哥哥保重!”

    “嗯!”云暮寒应了一声,眸光情绪隐藏得很好,但难免会溢出一些涩然。

    “叶倩,那日金殿上的话你要记住了!无论何时,它都有效用。”云浅月看向叶倩,郑重地道,“若是你真欺负了我的哥哥,我定然不饶了你!”

    “我在,他在。”叶倩也认真地看着云浅月,对她挑眉,“这回你放心了吧!”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想着叶倩最起码比清婉公主强,她杀了清婉公主即便让叶倩有机可乘,但也不后悔。

    “景世子!”叶倩转向马车,美眸流转,定在紧闭的帘幕上,喊了一声。

    “叶公主!”容景声音依然有些散漫地应了一声。

    “后会有期!”叶倩道。

    “后会有期!”容景也道。

    “启程!”叶倩一摆手,双腿一夹马腹,身下坐骑走了起来。

    云暮寒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也跟着双腿一夹马腹,骏马与叶倩并排走去。

    停驻的南疆队伍缓缓离开。

    云浅月看着叶倩和云暮寒并排的身影走远,想着若是叶倩和云暮寒这桩婚事儿真能有朝一日开花结果也不错。但愿叶倩的心不是那么高,但愿云暮寒对她不是那么深……

    夜轻染收回视线,伸手摸了摸云浅月的头,“回去吧!”

    云浅月点点头,“你先走吧!我再待会儿!”

    “也好!”夜轻染扫了马车一眼,翻身上马,调转马头,不再停留,向城门而去。

    云浅月继续看着南方,目光静静地看着南梁和南疆的使者队伍走远,直到走没了影,她才收回视线,回到车前,伸手挑开帘幕,上了车。

    车中,容景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躺着,手边一个空酒坛,浓郁的酒香飘散在车中,将他如雪似莲的气息沾染,融合了淡淡酒香,到是别有一番味道。

    “夜轻染给你酒,你还真喝!”云浅月瞥了那空酒坛一眼,蹙眉。

    容景“嗯”了一声,气息极轻。

    云浅月不再看他,也有些疲惫地靠着车壁闭上眼睛,对外面吩咐,“凌莲、伊雪,回府!”

    “是,小姐!”二人立即上了马车,坐在车前,马车调转马头,向城门而去。

    马车刚走上不久,容景伸手一揽,将云浅月揽进怀里,声音有些抑郁,“以后再不准给别人弹琴。”

    云浅月伸手抱住容景的腰,头轻轻在他胸前蹭了蹭,很是乖巧地点头,“好!”

    容景嘴角勾了勾,不再说话。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想着如今走了南凌睿、叶倩、云暮寒,死了清婉公主和云香荷,这天圣京城的天变了,又没变。但无论变还是不变,这些年总会让她觉得压抑,似乎从娘亲去了之后,似乎从十年前寿宴之后,似乎从荣王和荣王妃去了之后,似乎从文伯侯府一夜之间被灭门之后,似乎从五年前蓝妃和蓝氏一族连根拔起之后,似乎从夜天逸回来之后,似乎从寿宴那日的玉女池和金殿暗器风波之后……如今被容景抱在怀里,她只觉得这么多的无可奈何让人难以承受之重,幸好她还有他,他的怀里,可以令她放松安稳。

    回城的路静静,只听得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响,极浅极轻。直到来到城门,这一条官道都是极静,并无行人来往。十里地,足够云浅月收拾好心情。

    城门口一名守卫拦在车前,对车内恭敬地道:“里面坐的可是浅月小姐?”

    “不错,正是我家小姐!”凌莲看了一眼那名守卫,应声。

    “七皇子如今在城墙上,让属下前来请浅月小姐上城墙一趟!”那名守卫道。

    凌莲闻言看向马车。

    云浅月身子动了动,容景手臂收紧,她闭着眼睛睁开抬眼看他,轻声道:“我去一趟吧!他既然出现在这里,就必定有想法,我见见他,才能知道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