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76章 只欺负你(3)

第476章 只欺负你(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忽然沉默下来。每一个母亲大约都是想要一个孩子的吧!

    “虽然有太子殿下和四皇子寄养在我名下。但总归不是自己的。我也提不起多少感情投在他们身上。”皇后慢慢地抚着小腹,“虽然这个孩子来得突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服用了那颗阳果解了毒性,但如今既然我有了孩子,虽然是那个男人的,但他在我肚子里长着,我怎么能忍心打掉他?”

    “可是他会要了您的命!”云浅月提醒皇后。

    “和孤老终生相比,我宁愿留下一个孩子。一个我的孩子。”皇后叹了一声。

    “姑姑,这也许是皇上的一个阴谋!你想想,为何您这么多年都没有怀孕?为何突然解了生子果?您就不怀疑吗?”云浅月看着皇后。这个时候她姑姑怀孕,她不得不怀疑又是老皇帝的阴谋。

    “即便是阴谋我也认了!我想要的是一个孩子。”皇后道。

    “可是您生下孩子却会让你自己死,他到时候没了母亲,如何长大?”云浅月声音不觉地扬起。

    皇后沉默。

    “姑姑,听我的,别要了好不好?从娘亲去了之后,我和您最亲,没拿您当姑姑,而是拿您当母亲。您还有我,您不是自己。也许有一日我就能将您接出皇宫那个大牢笼,过上您想过的日子。”云浅月上前一步,半跪在皇后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皇后的手冰凉,让她手也跟着一颤,凉意顺着手心席卷上心头。

    “月儿,我也拿你当女儿。”皇后握住云浅月的手,眼泪从眼眶溢出,滴在两个人交握的手上,她低声道:“女人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姑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

    云浅月唇瓣紧抿,看着皇后。

    “姑姑死了,你就替我将他养大,将来去我坟前烧一炷香,我便满足了!”皇后又道。

    云浅月忽然撇开脸,不忍心看皇后。她娘亲离去的早,这些年她是真的将姑姑当成娘亲,但是毕竟姑姑还是姑姑,侄女还是侄女,永远变不成母女,她再爱姑姑,也没有权利在她如此决然想要一个孩子的心情下给她打掉她的孩子,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

    皇后不再说话,清凉的手指去拂云浅月的眉眼,指尖传来丝丝颤栗。

    云浅月终于忍不住,一滴清泪顺着皇后手指缝滑落。

    “别哭,姑姑其实很高兴!能有个孩子,是我从来就不敢想的事儿。”皇后轻声道。

    云浅月不说话。她还不是女人,顶多算是女孩,还不能体会这种母爱。

    “小姐!”凌莲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什么事儿?”云浅月压住难受,对外面询问。

    “宫中的文公公来了,说皇上醒来要见皇后,知道皇后不在宫中,派他来云王府宣皇后回宫。”凌莲轻声道。

    云浅月抿唇,看向皇后。

    皇后站起身,松开握着云浅月的手,慈爱地道:“姑姑回宫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也别伤心,应该替姑姑高兴。”

    云浅月不说话,她如何能高兴得起来?

    皇后看向容景,“景世子,月儿一时接受不了,你代我劝劝她。你在她身边,对她好,我即便有一日死了,也能放心将月儿交给你。你们两个替我将这个孩子看顾大,也算是全了我这些年的一桩心愿。”

    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声音温润,“姑姑放心!”

    皇后点点头,不再多说,抬步出了房门,凌莲将她送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皇后身影消失在浅月阁门口,忽然伸手捂住脸,眼泪簌簌而落。

    容景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声音温柔,“想哭就哭出来吧!”

    云浅月撤掉捂着脸的手,抱住容景的身子,将头埋在他怀里,哭音有些愤恨,“为何我一个亲人都留不住?从我身边一走再走,先是娘亲,后来是哥哥,如今又是姑姑,然后再是谁?是不是最后就剩下我自己了才甘心?”

    “别胡说!你还有我,我是不会走的!”容景伸手拍拍云浅月的后背。

    “容景,我好难受……”云浅月声音哽咽,极低极其压抑。

    “姑姑说得对,你该替她高兴。她喜欢孩子,与其在宫中孤老而死,留下一个血脉也好。皇上如今中了暗器的毒即便好了,也是损了阳气,恐怕时日无多了。多则一年,少则半年几个月,都没有定数。皇上死了,姑姑后半生终老于宫中,难道你希望她再做太皇太后?整日里对着清冷的宫殿活着?”容景轻叹一声,“这样也好,虽然令人哀恸,但也绚丽。”

    “可是这是老皇帝的阴谋呢!”云浅月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即便是阴谋又如何?对于姑姑来说,她只想要个孩子。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帮她保住这个孩子。”容景道:“我们只需要记住,他无论是男是女,都是姑姑的孩子。”

    云浅月抱紧容景,哽咽地问,“我做不到怎么办?我不想姑姑要这个孩子。”

    “你做不到没关系,有我。”容景搂紧云浅月纤细的身子,别人看到的是没心没肺,纨绔不化,嚣张跋扈,冷血冷情的云浅月,而他看到的则是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有千百种面孔的小女人而已。她的坚强和坚韧背后,有一颗柔软的心。有多软,只有他知道,她的眼泪此时都要将他的心给融化了。让他有一种冲动,恨不得帮她出手去打掉皇后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只为了不让她哭。

    “容景……”云浅月吸着鼻子轻唤。

    “嗯!”容景应声。

    “容景……”云浅月又喊了一声。

    “嗯!”容景又应了一声,手臂收紧。

    “容景……”云浅月又喊了一声,带着软软哝哝的鼻音。

    “我在!”容景手臂一再收紧。

    云浅月不再说话。曾经她也觉得自己很坚强,可以扛起压在她肩上的所有重任。直到那一日小七出使任务,那架飞机在维也纳上空爆炸,她一下子昏厥了过去,她才知道她没有那么坚强,后来昏迷了三日醒来,她再也没了笑容。直到重生,看到了娘亲,父亲,哥哥,以及姑姑,爷爷……后来娘亲离开,哥哥被调换,她不停地告诉自己,经受了维也纳上空的那一场爆炸之后,还有什么是她承受不住的?可是如今知道姑姑怀孕,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换一个孩子,她才方觉自己没那么坚强,一次次看着亲人离开而无能为力。

    容景抱着云浅月,她身体的全部重量都倚在他的身上,他知道他不用再说什么,只需要抱着她就好。

    许久,云浅月轻声问,“真的没有办法吗?有没有办法既能要孩子,又能保住姑姑的性命?”

    “没有!”容景摇头,“生子果阴阳两果不能同时被一人服用。”

    云浅月沉默下来,虽然她也知道没有办法,但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眼睛都哭红了!”容景掏出娟帕,轻轻擦拭了一下云浅月的眼泪,看着娟帕上染着的湿润,叹道:“你以后还是别哭了,至少别在我面前哭,我受不住。”

    “就在你面前哭,偏在你面前哭。受不住也得受。”云浅月一把抢过娟帕,用力地擦着眼睛。

    “好吧!那你哭吧,最好哭一辈子,我家也省了洗脸水了。”容景道。

    云浅月将娟帕扔还给容景,没心情开玩笑,有些难受地推开他走到软榻上坐下,今日早上到现在不过两个时辰,她送走了两个哥哥,又听到姑姑怀孕想用自己换一个孩子的事情,她觉得从来没像今日这么累过。让她忽然对这个世界生起一股厌恶之感。

    “云浅月,看着我,你还有我。”容景走到软榻前,在云浅月面前蹲下身,目光与她平视,一字一句地道:“无论是你的父亲,还是娘亲,还是哥哥,还是爷爷,还是姑姑,他们都不是陪你走一生的人,只有我,也会始终有我。我才是能陪你走一生的人。”

    云浅月心思一动,看着容景。

    “以后的无数日子,也许直到我们一起到老,到死,直到你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你的身边都会有我。”容景握住云浅月冰凉的手,他手心温暖的感觉传递到云浅月的指尖,轻声且郑重地道:“不管你有婚约,不管我有婚约,你有婚约的那个人不是我,我有婚约的那个人不是你,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你我心意相通,这世间谁能将我们拆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