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92章 春风来了(2)

第492章 春风来了(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花落依言将一方帕子递给云浅月。

    “你要干什么?”破衣少年忽然后退了一步。

    “我看看你是否比我身边的这个人长得美!”云浅月接过花落递来的帕子,对破衣少年道:“走过来一些!不美我可不让你跟着。”

    破衣少年站在原地不动,眼珠子骨碌碌转动,迎着阳光看起来极为灵动。

    云浅月也不急,眸光静静地看着他。

    “小主,七皇子向北城门来了,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花落向长街尽头看了一眼,见一匹马向北城门走来,她贴在云浅月耳边压低声音道。

    “你不让我看就算了!你这样不听话的娈童,我不要也罢!”云浅月双腿一夹马腹,淡淡地扔出一句话,收起了娟帕,就要出城。

    “等等,我给你看!”破衣少年立即上前一步,伸手抱住云浅月跨坐在马上的一只腿。似乎生怕她离开。

    云浅月眸光扫了一眼夜天逸距离的还有些远,她勒住马缰,拿着帕子慢悠悠地擦向破衣少年的脸,从眉眼向下,轻轻擦拭,动作极其温柔。

    破衣少年静静地站在那里,早先愤怒嚣张之色褪去,似乎连呼吸都停了。

    云浅月用娟帕擦掉破衣少年眉目处的脏污,露出细细的极为清秀的眉目,她忽然住了手,对破衣少年勾唇一笑,语气有丝邪魅的温柔,声音虽低,但润如清泉,“的确是长得不错,好,我准许你跟我走了!”

    云浅月这一笑虽然浅,但似乎初冬的梅花,破霜雪而出,刹那有一种惊人心魄的美。连她身边的花落都惊艳了,但花落很快就定下心神,移开眼睛。

    破衣少年像是被蛊惑了一般,怔怔地看着云浅月,一时间忘了说话,忘了动作。

    “上来!”云浅月将手中的娟帕扔掉,对破衣少年伸出手。

    破衣少年愣愣地将手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轻轻一拽,将他拽在了马后,再不耽搁,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冲入城门。

    城门的守城士兵也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端坐在马上那贵气非凡的少年对破衣少年的一笑。人人的心脏似乎都漏掉了半拍。这是何等的倾城一笑?让一众人都漏了心。众人追随着贵气少年带着破衣少年出城的身影,想着怪不得破衣少年和贵气少年一夜春风后不顾男儿身非要让贵气少年负责,感情有一种人,无论男女,都会让人对他一见难忘。

    城门守城士兵无一人阻拦,花落看着即将来到北城门的夜天逸,紧随云浅月马后出城。

    “拦住他们!”夜天逸轻喝了一声。

    城门守兵齐齐惊醒,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正是早先进城亮了玉牌的七皇子,齐齐一怔。

    “我说拦住他们!”夜天逸亮出七皇子的玉牌,又对城门守兵喊了一声。

    城门守兵得令,连忙向云浅月和花落的两匹马拦去。他们自然拦不住云浅月和花落,眼见两匹马四蹄扬起,冲出了城门,速度极快,仿佛没听到夜天逸的轻喝和城门守兵拦截。

    “隐卫!”夜天逸打马不停,尾随追出城门,又轻喝了一声。

    他话落,数十黑衣皇室隐卫齐齐飞出,去拦云浅月和花落。

    “小主,要交手吗?”花落一惊。

    “不交手,你跟紧我!我们甩了他。交手耽搁时间,夜天逸就会追来了。”云浅月声音微沉,即便这等紧关节要的时候,也没暴漏她的女声,她有这样一项本事,前世出使任务,伪装什么人就能很快地将自己投入角色中。即便是情况紧急,不到最后一刻,也不暴漏。

    花落点点头,打马跟紧云浅月。

    云城的城门不像别的城的城门只一道城门,云城有两道城门。过了一道城门之后,来到另一道城门前,云浅月本来想甩出袖中的红颜锦,但想着她有红颜锦夜天逸知道,就能暴漏身份,于是将手中的马缰甩了出去,打开了得到前门传来的讯息要快速关城门拦截的士兵,骏马冲过士兵,出了城门。

    花落赞叹小主身手之快,也紧随其后,冲出了城门。

    这时夜天逸的皇室隐卫也施展轻功追来,与云浅月和花落两匹马相差不过几步距离。

    “小主,你先走,我拦住他们!”花落想着怕是甩不开,毕竟这是皇室隐卫。到时候小主被七皇子拦住就麻烦了。

    “不用,有救星来了!”云浅月看着前方摇摇头,声音透出一丝笑意。

    花落从身后收回视线,也看到了前方迎面而来的马车,马车通体黑色,沉香木打造,有一种低调的奢华,这样的马车全天下只有一辆,而他的主人就是荣王府的景世子。他心下一喜,想着景世子来得正好。否则为了小主,他怕是要动用所有埋藏在云城的红阁暗桩与七皇子周璇了。

    两匹马与通体黑色的马车错身而过,云浅月伸手扣住身后破衣少年的手腕,将他向马车甩去,声音清澈,“景世子,帮一把忙,这个人交给你帮我看管,不过记得还我。”

    通体黑色的马车帘幕被迫打开,破衣少年身子被轻飘飘准确地甩进了车中。

    弦歌刚要出手,当看到云浅月衣袖露出的红颜锦,他立即住了手,惊讶地看着云浅月。想着这居然是浅月小姐?若不是看到她刻意给他看的红颜锦,他根本就认不出来她。

    云浅月露出红颜锦不过一瞬,见弦歌不再对她出手,她错过车身,打马离开。

    花落跟在云浅月身后,看了一眼通体黑色的马车,因了破衣少年被甩进马车,马车帘幕掀起又落下,容景靠着车壁捧书而读的身影一闪而逝。他清楚地看到少年被甩入马车,被跌了个七荤八素,但容景并未抬头看他一眼。他想着不愧是景世子,大约听出了小主的声音,没有丝毫惊异,安之若素。

    这时皇室隐卫齐齐来到,错过车身而过。马车内忽然传出一股强大的气流,顷刻间在马车的左右两侧铸成了一面气墙,数十皇室隐卫承受不了如此大的气劲,身子撞上气墙,齐齐后退了数步。

    就在这须臾之间,云浅月和花落的两匹马已经奔出了数十丈远。

    夜天逸此时也来到了近前,看着那两匹马走远的身影,并未再去追,而是勒住马缰,看着通体黑色的马车,声音高扬,“景世子?”

    “七皇子!好巧!”容景并未挑开帘幕,声音清淡。

    “景世子不是要去东海接东海国的公主?为何来了这里?这里可不是去东海之路!”夜天逸挑眉,微扬的声音微沉。

    “我得到消息,说东海国的公主未曾跟随东海国的仪仗队,而是单独行走,已经来了天圣。如今就在这云城。免得劳苦奔波一趟虚行,便来了这里相迎。”容景道。

    “东海国的公主来了云城?景世子这消息准确?东海在东,云城在南。一南一东,东海国的公主如何能来了这里?景世子莫不是得错了消息?”夜天逸看着马车帘幕紧闭,若是刚刚他没看错的话,那个破衣少年进了容景的马车。他与人保持三尺之距的规矩何时破了?

    “难道七皇子觉得我得到的消息不准?”容景淡淡一笑,声音却无笑意,“景虽然没有七皇子的翻云覆雨手,但是这消息未必会差了去。否则容景这两个字的声名该砸了。”夜天逸闻言忽然一笑,“景世子才有翻云覆雨手,连东海国的公主来了云城都知道。”

    “七皇子不是应该在皇上的圣阳殿批阅奏折,监理国事?为何来了这云城?”容景转了话题,似乎对夜天逸扬眉。

    “云城出了些乱子,我前来查探!”夜天逸道。

    “既然如此景就不打扰七皇子了!”容景对弦歌吩咐,“进城!”

    弦歌一挥马鞭,停驻的马车向前走去。

    “景世子要走,你车中的人需得留下!”夜天逸拦在车前,弦歌被迫又停住马车。

    “哦?”容景挑眉。

    “这个人在云城私闯了许多大家大户的府邸作乱,我就为他而来。”夜天逸道。

    “七皇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车中的人是跟我从荣王府而来,是我的贴身书童。他如何有分身之术在云城作乱?”容景看也不看对面的破衣少年,睁着眼睛说瞎话。

    “景世子真会说笑,本皇子看着那人从城内出来,被人救了扔上了你的马车。如今怎么就成了你从荣王府带出来的贴身书童了?”夜天逸面色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