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93章 春风来了(3)

第493章 春风来了(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七皇子眼花了吧!容景口中从来不说虚言。”容景声音淡淡,他话落,听得对面的破衣少年唏嘘了一声,似乎睁大眼睛看着他。

    “景世子,包藏祸乱之人对朝局不利,你如今有官职在身,应该明白这等害处。”夜天逸盯着容景的马车。

    “自然是明白!”容景淡淡道:“不过我更明白若是再耽搁下去,找不到东海国的公主的话,七皇子也有一份责任。”

    夜天逸抿唇,住了口。

    “既然是祸乱之人,七皇子一定要将其绳之以法,万万不要他对朝局不利。景先行一步了。”容景再次对弦歌吩咐,“弦歌,进城!据说南梁的睿太子和南疆的叶公主以及驸马如今都驻留在云城,我们进去叙叙旧。”

    “是,世子!”弦歌看了夜天逸一眼,赶车绕过他,向前走去。

    夜天逸这回并没有拦截,而是看着容景的马车离开。

    通体黑色的马车很快就进了城,向南疆和南梁使者如今驻留的醉香楼行去。

    守城的士兵恭敬地让容景的马车通行,都齐齐想起今日是什么日子,不止传说中天资聪颖的七皇子来了云城,而且天纵才华云端高阳的景世子也来了云城。还有早先那两个非富即贵不知名姓的少年。须臾,都齐齐看向夜天逸,他们如今也不明白七皇子为何要截住那两个少年。那两个少年是早上进的城门,在城内待了不足一个时辰就出了城。哪里是这两日在云城作乱的人?

    “都退下吧!”夜天逸对皇室隐卫摆摆手。

    皇室隐卫想着景世子的武功当真高深,怕是比七皇子的武功还要高深,他们数十人在景世子的手里都过不了一招。齐齐看了夜天逸一眼,见他并没有因为没拦住人而怪罪,都无声无息退了下去。

    夜天逸看向两人两马离开的方向,静静看了片刻后,忽然调转马头,重新进了城。

    通体黑色的马车中,容景始终捧书而读,从破衣少年被甩进来马车到进城行走了一段路,他都未曾瞥给他一个眼神。仿佛车中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

    破衣少年一直盯着容景看,看了半响,他忽然问道:“你就是景世子?”

    容景不抬头,面色淡淡,声音淡淡,“是,我就是容景!”

    “荣王府的景世子?”破衣少年看着容景低着的眉眼又问。

    “不错!”容景依然头也不抬。

    “刚才那个人是谁?”破衣少年又问。

    “天圣朝的七皇子夜天逸。”容景道。

    “不是,我说的不是他。”破衣少年摇头。

    容景此时抬眼看向对面的破衣少年,眉梢微挑。

    破衣少年脸一红,忽然垂下头,声音忽然有些低,“就是……刚刚将我扔进你的马车的那个人……”

    容景眸光微闪,并不答话。

    破译少年等了半响,没听到容景说话,重新抬起头来看着他问,“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容景淡淡看了他微红的脸颊一眼,摇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破衣少年惊讶,“他说找你帮忙,将我扔给了你,不认识你就帮了?”

    “嗯,他认识我就够了,自会找来。”容景低下头继续看书。

    “他什么时候会找来?”破衣少年语气有些急。

    “我不认识他,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找来?”容景如玉的手指将书翻了一页。

    “那我去找他!”破衣少年忽然站起身,挑开帘子就要下车。

    “你最好别动,七皇子刚刚说将云城各大门户祸乱的人就是你吧?你若出去,被他所抓,我可不再救你。”容景头也不抬,出声提醒。

    破衣少年身形一顿,清秀的眉头皱起,又道:“我不怕!”话落,就要下车。

    “你确定你现在离开能找得到他?”容景又飘出一句话。

    破衣少年要下车的动作再次一顿,眉头更是拧紧,似乎有些踌躇。

    容景不看她,继续看书,也不说话。

    破衣少年踌躇片刻,重新坐回马车里,看着容景蹙眉,不相信地道:“你真不认识他?怎么可能?”

    容景不答话。

    “真是一个怪人!”破衣少年见容景当他是空气,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容景依然不答话,又翻了一页书,神色从容,眉眼淡然。

    “真是没趣!”破衣少年又看了容景半响,吐出一句话,靠着车壁闭上眼睛,半响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不自觉地露出笑意。须臾,他睁开眼睛,笑着对容景问,“据说天圣有五大美男子,云端高阳,雪衣锦华的景世子,春秋之月,华茂春松的七皇子,还有魔王心性,潇洒飞扬的染小王爷,还有风流俊美,桃花之貌的南梁睿太子,还有淡漠秋水,气质卓然的云王府云世子,也就是如今的南疆驸马。如今我见了你和七皇子。另外三人虽然没见,但刚刚将我甩进马车里那人都不像是这三人的形容,他春雪之容,冰心玉魄,贵气非凡,风姿独具。为何天下没有他的名号?”

    容景本来要翻页,手一顿。

    “据说文伯侯府的世子从天雪山才回文伯侯府,也是长得极美。天下早先无他的名号,所以他才不被人所识。是不是他叫容枫?是文伯侯府的世子?”破衣少年又问。

    容景不答话,如玉的手轻轻翻了一页书。

    “不对,据说文伯侯府与荣王府同出一脉,他若是容枫的话,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他?”破衣少年看着容景挑眉,见他仿若未闻,他道:“那么其一他不是容枫,其二就是你骗人。”顿了顿,他又道:“想不到荣王府的景世子是个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脸红的主。我明明就被扔到你的车里,你却说我是你的书童。而那七皇子居然不再拦你了,真是好笑。”

    “好笑?”容景忽然抬头,看着破衣少年,挑眉,“要不要我如今将你送到七皇子那里去?让你尝尝牢狱之灾?”

    破衣少年立即噤了声。

    容景看了他一眼,见他老实,不再理会,继续看书。

    过了片刻,破衣少年见容景虽然威胁他,但似乎没什么威慑力,又道:“若他不是容枫的话,难道是新被赐封的云王府世子云离?或者是天圣的四皇子夜天煜?四皇子据传言有些阴侧,应该不是他,那么就是……”

    “你太吵了!”容景出声打断他的话,对弦歌吩咐,“将他带走!”

    破衣少年话语一断,立即对容景问,“你将我带去哪里?”

    容景瞥也不瞥他,弦歌在车外应声,掀开车帘,一把揪住破衣少年的衣领,将他拎出了车。破衣少年大叫了一声,弦歌掏出娟帕堵住了他的嘴。带着他足尖轻点,离开了马车。

    虽然有这一番变故,车前没了赶车的人,但拉车的骏马丝毫不受影响,继续向前走去。

    云城日色高升,渐渐开始了一天热闹喧嚣。

    容景看了一眼清净下来的车厢,忽然扔了书本,闭上了眼睛,脸色虽淡,却有一丝晦暗。不知是车厢因为帘幕遮挡太过昏暗,还是他本身就容色晦暗。许久,他忽然一笑,如雪莲花突破雪雾绽开,声音听不出情绪地低喃,“云浅月,你好,很好……处处桃花盛开!”

    云浅月打马奔走,没听到身后追来的声音,知道是容景拦住了夜天逸和皇室隐卫,她微微放慢马速,想着容景出现得及时,否则真要动用红阁在云城的暗桩估计才能摆脱他。不过那样也将红阁暴露于夜天逸面前,不太值。

    花落也放慢马速,看向云浅月,问道:“小主,刚刚那个破衣少年是什么人?您可认出了他的身份?他是不是七皇子的人故意拦您的?依属下看不像,到像是躲七皇子的人。”

    “刚刚那个破衣少年吗?”云浅月忽然一笑,有些兴趣地道:“他自然不是夜天逸的人,不过是一个很有趣的人物。”顿了顿,她又补充道:“还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花落疑惑,见云浅月似乎不打算说,于是也不再问。

    云浅月打马走了大约五里,转了道向一条山路走去,山路极窄,只能容下一人一马行走。且七拐八弯,花落跟在她身后,发现小主似乎对这里很是熟悉,不由问道:“小主,您以前出云城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