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96章 浴中美人(3)

第496章 浴中美人(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笑着不再说话,想着她手下的人只要不涉及到正事的时候,都对她不怕,一个是风烬,一个是丽娘,这两个人跟她最早,情意深厚,自然不比别人。

    丽娘见进了酒楼,宾客都向这边看来,她也住了口,改为神色恭敬地领着云浅月上楼。

    来到三楼,径直向天字一号房而去。

    云浅月看了一眼天字二号房,天字二号房房门紧闭,她没说话,跟着丽娘来到了天字一号房。进了房间,丽娘道:“幸好这个天字一号房布置的时候设了两个隔间。主子和两位公子分两个隔间住下完全宽敞。”

    “嗯!”云浅月点点头,天字一号房是个套间,这是她当时建造的时候自己亲手设计的,所有城池的醉香楼皆是一个风貌。她自己住小间,南凌睿和花落住大间,够了!

    “主子饿了吧?我这就下去吩咐人弄吃的!你的喜好我知道,不知道两位公子有什么喜欢的菜?”丽娘看着云浅月询问。

    “将醉香楼最拿手的菜上来就行!”南凌睿身子一软,懒洋洋地坐到了软榻上,有些疲惫地道。他毕竟是一国太子,出行自然娇惯舒适。如今纵马跑了一日,他虽然没有叫苦连连,但也不及云浅月和花落精神。

    丽娘应了一声,连忙走了下去。

    云浅月走到清水盆前净面,简单地梳洗了一下,走到靠窗的位置的玉桌前落座,伸手轻轻一转,“啪”的一声轻响,合在玉桌上的镜子被她立起,里面映出天字二号房的情形。

    “咦?还有这等好玩意儿!”南凌睿坐起身子,靠了过来。

    花落也颇为感兴趣地走了过来,三双眼睛都看向镜子内。

    云浅月对二人挑了挑眉。醉香楼从开业至今赚了个盘满体钵不是她最得意的,她最得意的就是这个机关布置,当真可是费劲了心机。那日在京城的醉香楼开启了这面镜子和夜轻染观赏了半天夜天倾和秦玉凝演活春宫,容景也是看到了,但南凌睿和花落自然不见到过。此时见二人惊异又新鲜,她自然感到创建者的成就感。

    “原来是个大美人!”南凌睿看着镜子内,啧啧了一声。

    花落看了一眼,立即瞥开了脸,走到一旁坐下,似乎不打算再看。

    云浅月看着镜子中天字二号房只一个女子,那女子极为年轻。坐在木桶中正在沐浴,露出圆润的肩膀,热气腾腾下,肌肤如雪,很是华润,木桶里放着一层兰花的花瓣,遮住了她的身体,但从她露出的肩膀和锁骨处,也可以感觉到身体定然曲线秀美。从这个角度看,她的身子是侧着在桶中的,只能看到她半个侧脸,但那侧脸多增一分则肥,多减一分则瘦,不肥不瘦正好,端可见是个美人。她移开视线,看了一眼花落,又挖了一眼南凌睿,“我怎么有你这样色心的哥哥?偷看人家沐浴,你不怕长针眼?”

    “花瓣太多,什么也看不到。”南凌睿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想着醉香楼建立的时候,被她从一楼到三楼都划分了等级,上一层楼,搞一个等级,酒菜也贵一倍。除了天字一号房外,醉香楼最尊贵的房间就是天字二号房。这个女子住进来,应该就是那小伙计口中说的贵客了。她没见过这个女人,一时间猜测不出她的身份。

    “小丫头,你说我如今要是突然冲进天字二号房,这个美人会如何?”南凌睿问道。

    “杀了你!”云浅月扫了一眼木桶边的宝剑,吐出三个字。

    “我的武功虽然不及你,但还对付不了一个弱女子?”南凌睿不满意云浅月瞧不起他。

    “她是弱女子?她的房间不止那一把宝剑,布置了阵法,你可以去试试,到时候我不救你。”云浅月目光落在天字二号房床上的包裹上,对南凌睿提醒道。

    “还是个厉害的美人!”南凌睿此时也看出了几分门道。

    云浅月不置可否,想着何止是一个厉害的美人,还是一个十分厉害的美人,端看她沐浴还在练功,那蒸蒸的热气以及桶边缘来回在她周身流动转圈圈不停变换的花瓣就能看出来她武功应该很高。怕是不再她话下。

    丽娘端了饭菜进来,便见到南凌睿和云浅月看着镜子,她放下饭菜走过来,低声问,“主子在看什么?”

    “天字二号房的人是什么来历?”云浅月抬眼看了一眼丽娘。

    丽娘向门口看了一眼,立即走过去关上房门,压低声音道:“我也不知道她是何人!想来应该来历不凡,端看她言行举止就是出身大家,显然早就知道醉香楼的规矩,半个月前早就命人来这里预留了天字二号房。让我亲自招待,不要别人伺候,闲杂人等也不准靠近她门外。”

    云浅月点点头,又问,“她是今日来的?”

    丽娘点点头,“早主子前一步来的,也是刚来不久。不过与主子不同的是您从北边来,她是从南边来的。来了之后就要水沐浴。”

    南边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南疆,一个是南梁。云浅月看了南凌睿一眼,南凌睿似乎也在思索探究女子身份,又问,“她留了几日房宿?说什么时候离开吗?”

    “只有今日这一日,明日一早离开。”丽娘道。

    云浅月再次点头,对丽娘摆摆手,丽娘走了下去,房门关上,云浅月见女子一时半会儿没有起身的打算,她已经有些饿,起身站了起来,对南凌睿和花落招呼,“吃饭吧!”

    花落立即站起身,向桌前走去。

    南凌睿依然盯着镜子坐着不动。

    云浅月对南凌睿翻了个白眼,抬步向桌前走去,她刚走了两步,忽然听南凌睿道:“小丫头,你快过来看,她后背是什么东西?”

    云浅月脚步一顿,重新走回来看向镜子中,只见那女子本来侧着的身子忽然转了一下,后背正对准他们的视线,上面清清楚楚印着一个兰花型的印记,她瞬间恍然,忽然一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她是十大世家蓝家的新一任家主蓝漪。”

    背后兰花型的印记是十大世家蓝家的家族印记。而端看这个女人练功和在天字二号房所布置的阵法就知道非同一般。虽然那兰花型的印记没刻着她的名字,但云浅月很肯定她就是蓝漪,蓝家目前的当家家主。

    “蓝漪?十大世家蓝家的新一任家主?”南凌睿睁大眼睛。

    “嗯!”云浅月点头。

    花落闻言也立即走过来看向镜子中,目光落在那女子背部,点点头,“小主说得不错,她的确是十大世家蓝家的人。”

    “传闻十大世家蓝家的家族印记是一枚兰花。果然如是,不过这个美人也太年轻了,如此年纪轻轻就当上蓝家的家主,手腕和手段肯定不一般。”南凌睿啧啧两声,眼中忽然碎出一抹光,对云浅月道:“这个美人甚好。你说若是我去她房间,她看我风流俊美,会不会将她拐进我的太子府去?”

    云浅月“啪”地一声合上镜子,对南凌睿哼道:“不会!”

    “为什么?你哥哥拿不出手?”南凌睿见云浅月合上镜子,看不到美人沐浴,不满。

    “她和风烬自小定有婚约,如今是他的未婚妻。你说我能让你撬墙角?”云浅月挑眉。

    南凌睿睁大眼睛看着云浅月,关于风烬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蓝家和风家有婚约?”

    “嗯!”云浅月点头,抬步走向不远处的桌子坐下。

    “这可严重了,你哥哥我看上了这个美人怎么办?”南凌睿有些愁苦地走向桌前,坐在云浅月身边问道。

    “凉拌!”云浅月拿起筷子,不理会于他。想着蓝漪如今在这里,是不是才从南疆回来?那么她要北上去哪里?会不会是去云城与夜天逸汇合,将得到的南疆玉玺交给他?南疆玉玺何等重要,她和莫离交过手,知道身份暴露,大约是不放心别人护送,应该是亲自将玉玺送到夜天逸手中,那么也就是说玉玺在她身上了?

    “凉办是什么办?”南凌睿看着云浅月。

    “凉拌就是看上也不行!”云浅月瞥了南凌睿一眼,她是不怎么相信一见钟情的,这个哥哥爱玩,也就是玩玩而已。但无论是基于风烬未婚妻的身份,还是她和夜天逸的关联,他都不能胡闹瞎玩。遂提醒道:“你知道夜天逸的母妃蓝妃的出身吗?蓝妃当年被我看到背上也有兰花印记,也就是说蓝妃是十大隐士世家蓝家的人,众所周知十大隐士世家已经隐世。但为何蓝妃是出身蓝家?而且五年前蓝家被满门抄斩,连根拔起。这中间定有什么秘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