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97章 好不风流(1)

第497章 好不风流(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竟然还有这一出!”南凌睿微微惊讶。

    花落走了过来,坐在云浅月对面,点头附和道:“小主说得不错。蓝妃是出身于蓝家。具体蓝家有何秘辛属下也不清楚。不过摩天崖应该有记载。百年前到至今的事情应该都瞒不住主子和七大长老。主子去了之后,七大长老一年前归隐之前,这一段时间都有关于天下各国和十大世家的记载。小主到了摩天崖之后一查便知。”

    云浅月点点头。

    “也就是说她和夜天逸有联系了?”南凌睿挑眉。

    “嗯!我命我的隐卫莫离去南疆偷盗叶倩的玉玺,但莫离去晚了一步,被一个蒙面女子将玉玺先他一步盗走。他追去,与那女子交了手,负伤回去。莫离说那女子用的是十大世家的武功,极为熟悉他的武功路数。你应该知道十大世家百年前每十年都有一次论武大会。存在已经有二三百年历史,天圣的始祖皇帝建朝之时十大世家为了避免皇帝对其觉得构成威胁而出手,所以全部归隐,彻底退出十丈红尘。虽然百年已过,十大隐世世家不在世人面前露面,但私下里还是延续论武大会的。那女子隐藏了自己的身手,还能将莫离打败,自然是出身在十大世界。你应该知道我的隐卫莫离的武功如何。不是一般女子能打败的”云浅月淡淡道:“而且据凌莲说十大隐士世家出了一个女子,蓝家的家主蓝漪武功高强。应该是她无疑。”

    “她是给夜天逸偷盗南疆的玉玺?”南凌睿眯起眼睛。

    “不做第二猜测,否则她偷盗玉玺有何用?”云浅月挑眉。

    南凌睿皱眉,不再说话。似在想什么。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继续用膳,花落看了南凌睿一眼,并未言语。

    过了片刻,南凌睿面色凝重地道:“不能让她将玉玺给夜天逸。若是玉玺落在夜天逸手里的话,虽然不至于南疆被他攥在了手中,但也攥了南疆的半壁江山。叶倩虽然被制肘,但实则也是对南梁不利。因为南梁比邻南疆。”

    “嗯!我已经答应叶倩在一个月之内给她夺回玉玺,如今看来不用一个月了。”云浅月道。心里寻思如今她见到了蓝漪,定然不能放过,不过如何夺得玉玺,还是要布置一番。玉玺自古就被“奉若奇珍,国之重器。”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南疆丢失玉玺的消息若是被公布天下,则造成南疆臣民的恐慌,叶倩要不从夜天逸手中拿回玉玺,定然受到要挟制肘。

    “你怎么会答应那个女人帮她夺回玉玺?”南凌睿皱起眉头。

    “她和我做了一桩买卖,用这个做交换条件,我从她那里得了几个秘密。”云浅月道。

    “原来是这样!就知道那个女人阴险,你居然也答应她,一看这个蓝漪美人就不是好对付的。”南凌睿瞪了云浅月一眼,哼了一声。

    “我总会与蓝漪打交道!不因为玉玺以后也会有别的事情。如今就用叶倩南疆的玉玺探探路,也没什么不好。”云浅月不以为意。至少她确定了秦丞相和秦玉凝的确与南疆有联系。以前她怀疑是夜天倾在监斩台那日对万咒之王投放了紫草,秦玉凝虽然有些怀疑,但也寻不到蛛丝马迹,后来还是她因为夜天倾之后去了丞相府,见识到了秦玉凝的武功和她手下的那四鬼影,四鬼影飘身而落和离开时的武功很像是南疆的套路,所以她才有所怀疑秦玉凝和南疆有联系,但也只是怀疑而已。如今从叶倩口中证实,也算是大事一桩。

    “嗯,那如今蓝漪就在这里,你准备怎么拿回玉玺?”南凌睿点点头,正经的神色一退,邪魅一笑,对云浅月眨眨眼睛道:“要不要我使用美男子计?”

    云浅月笑了一声,打击他道:“花落比你长得好!”

    花落脸一红,一个男人被人说长得好其实也不是很开心的事情。

    南凌睿看了花落一眼,哼了一声,在云浅月以为他要反驳的时候,只听他道:“要不我们两个一起去使用美男子计?”

    云浅月“噗”了一声,嘴角抽了抽。

    花落面皮抽了抽,并没说话。

    “你们两个那是什么表情?本太子觉得这个可行。我们引了她的视线,你可以趁机夺取玉玺。”南凌睿瞪了二人一眼。

    “玉玺是重物,虽然不大,但也极沉,她应该不会带在怀里,只能放在包裹中。”云浅月寻思了一下,赞同南凌睿的意见,“你们说吸引她注意,我趁机夺取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一定要一击必成。若是失败的话就不容易拿了,她毕竟是十大隐士世家的人,几百年的根基不能小视。”

    “那你快想个办法。明日她不是就离开吗?今日晚上一定要成功。”南凌睿道。

    云浅月点点头,开始寻思,这个世界的传国玉玺就相当于那个世界先秦时候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造的那个玉玺,是和氏璧玉而打造,被称为传国玉玺,预示天下至尊高位。而这唯一的一枚传国玉玺周传了两千多年,都是在大国手中把持。也就是说如今的传国玉玺在天圣老皇帝手中。他每次传圣旨用于盖印的那一枚就是玉玺。而其他小国和附属国是不准用玉做国玺的,虽然也称之为玉玺,但材质却不是玉。在这个世界玉被赋予了至尊无上的地位,如今玉玺在天圣,预示着天圣泱泱大国,高于其他附属国。

    而各国的玉玺材质也是不同。用来区分各国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南梁次于天圣,位居这片大陆第二,玉玺则是金子所做,但以防仿造,则用特殊手法雕琢,令人模仿不来。西延位居第三,用的则是银子所造。北崎位居第四国,位于北疆以北,用铜所造。而南疆位居第五,玉玺则是用铁所造。其他还有各小国,只能用木。阶级地位由玉玺来做区分,甚是严谨。

    当然也有一个特例,这个规矩只说是在这一片大陆。在另一片大陆,也就是东海。仅一海之隔,那个大陆只有一个国家,国富兵强,风土极好,出得都是天纵英华的帝王,一派和乐。那片大陆只有一个玉玺,也是用玉所做。

    “小主,要不子夜时分属下去试试?我和她交手,您拿玉玺,属下觉得睿太子在这个时候还是不宜露面为好。毕竟蓝漪与七皇子有联系,而睿太子回城的车队如今还在云城,万一被七皇子发现睿太子出现在这里,很是不妥。”花落见云浅月沉思半响,轻声开口,“况且她既然是蓝家的家主,十大世家虽然百年来不涉足红尘之事,但是关于各国的动态和有头有脸的人物也都是记录在册的。睿太子不易容,很容易被她认出。”

    “那我就易容!这等事情怎么能没有我参与?”南凌睿不满地看着花落。

    花落看了南凌睿一眼,等着云浅月说话,自己则不再开口。

    云浅月没理会两人的话,而是想着南疆的玉玺既然是用铁做的,那么铁怕什么?吸铁石。吸铁石可以将一切铁质的东西吸来,那么她是否可以悄无声息地用吸铁石将南疆的玉玺从蓝漪手里吸来呢!这样一想,觉得可行,眼睛亮了几分。

    “小丫头,你在打什么主意?”南凌睿见云浅月半天不说话,问道。

    “我有一个办法了!我们可以不声不响地将蓝漪手里的玉玺拿来,而是兵不血刃。”云浅月笑着道。

    “什么办法?小丫头,不会是你想下迷药将她迷昏吧?据说十大世家每一个世家对迷药之术都有研究。恐怕这个行不通。”南凌睿道。

    “不是迷药!”云浅月摇摇头,看着南凌睿和花落问,“你们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吸铁石吗?”

    “吸铁石?”南凌睿摇摇头。

    花落亦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摇摇头。

    “吸铁石,顾名思义,就是用于吸铁,一切铁质的东西都能吸来。就这么说吧,比如一把铁刀躺在门口,我手中有一大块吸铁石,就可以将那个铁刀从门口吸来。”云浅月给二人解释,伸手指了指门口。

    “这么神奇?”南凌睿睁大眼睛,“世界上还有这种好东西?”

    “有!”云浅月肯定地点头,“不过我得立即去大山里一趟,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这种东西,我们要自己踩来,打磨成铁石,才能派上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