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98章 好不风流(2)

第498章 好不风流(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么麻烦!”南凌睿皱眉,看了一眼天色,外面已经彻底黑了。

    “这种是最有效的办法,而且也不被她所查。”云浅月道:“即便被她所查的时候,我们应该也将南疆的玉玺弄到手了。”

    “若是真有小主说的这种东西最好。”花落点点头,“蓝家主不可能一人只身上路,暗处定然有蓝家的隐卫一路保护,小主虽然有景世子的人在暗中相助,但属下觉得最好还是不要交手为好。毕竟十大世家不论在背地里如何的争斗,此消彼长,但在明面上还是同气连枝的。以防其他世家插手,到时候为了南疆的玉玺弄得和十大世家僵硬,就不好办了。”

    “嗯,你说得不错!”云浅月笑着点头。

    “那赶紧吃饭,吃完饭赶紧去山里。”南凌睿也想见识见识云浅月口中的吸铁石,于是很精神地点头同意。

    三人达成一致意见,都不再说话。

    不出片刻,三人用过饭菜,云浅月叫来丽娘,对她知会了一声,三人出了醉香楼。

    依据这些年云浅月每年都会出外闯一番的经验,对兰城的山势地形都极为熟悉。距离兰城外二十里地有一面高山,三人打马出城,半个时辰后来到了山下。

    云浅月翻身下马,从怀中拿出一颗小的夜明珠,山下顿时一亮,她开始检查这处大山的土质和山石的矿质,寻找磁石最密集的矿区。

    南凌睿和花落跟在云浅月身后,二人都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这山里的土和石头能有什么用?真能弄出吸铁石来吸走蓝漪手里的玉玺?

    大约一个时辰后,云浅月在半山腰的一处停住,对跟在她身后的二人一笑,“有了!”

    “这里就行?”南凌睿挑眉。

    “你们退开一些。大约退十丈吧!”云浅月目测了一下距离,对二人吩咐。

    南凌睿和花落对看一眼,不废话,齐齐退离了十丈。

    云浅月见二人离开,催动功力,凝聚真气汇聚在双手手心,两团红光从她手心溢出,不出片刻便成了两团火球,她将火球合二为一,照着面前的那一处打去。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山石崩塌,巨大的石块从崩塌出滚下。

    “主子小心!”花落看着那些大块的石头对着云浅月滚去,惊得就要去救。

    “她能耐着呢!不用管她。”南凌睿一把拽住花落。

    花落只能顿住,只见云浅月飞身而起,轻飘飘躲过那些向她滚来的石块,他心底一松。

    一阵响动之后,云浅月落下身形,走到最大的一块石头面前,伸手凝聚内力去劈。巨大的石头在她一双手掌下被劈成四四方方一块,大约有十斤左右,她住了手,将石块抱起,对二人灿然一笑,“大功告成!我们回去让蓝漪领教领教。”

    “这个不还是石头吗?就能用?”南凌睿怀疑地看着云浅月手里的石头,又扫了一眼被她用真气轰塌的山,塌了一个大窟窿,他想着小丫头武功真是让他嫉妒。

    “能用!”云浅月点头。

    “小主,属下来拿吧!”花落走上前去接云浅月手中的石头。

    云浅月点点头,将石头递给花落,走到自己马前,翻身上马,对二人招呼了一声,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向兰城而去。

    南凌睿和花落跟在她身后,也快马向兰城而去。

    三人一路无话,来到兰城城门,此时已经戌时三刻,还差一刻城门落锁,三人拿捏的时间正好,入了城,回到醉香楼。翻身下马,三人回到了天字一号房。

    丽娘见三人回来,连忙跟了进来,看着花落手里的石头,不解地低声问道:“主子,你们这是……”

    “天字二号房的人呢?”云浅月问丽娘。

    “似乎已经歇下了!”丽娘道。

    云浅月点点头,走到桌前,打开那面镜子,果然见蓝漪已经上了床,被子搭在半身处,并未脱衣,而是和衣而睡,她抿唇寻思了一下,对丽娘吩咐,“着人将后院的马鹏点燃,做出失火的假象。最重要是多找几个人喊,喊得越响,弄得动静越大越好。”

    “好!我这就是吩咐!”丽娘点点头,也不问云浅月想做什么,她知道她既然如此吩咐,必定是有一定道理。

    “哥哥,我想了一下,还真得用你使用美男子计了。一会儿你少喝半坛酒,装作醉酒之人误闯了天字二号房,如今夜深,蓝漪一时间也分辨不清你。你的武功学得庞杂,应付她虽然弱一些,但她也奈何不了你。况且你本来在云城,而在夜天逸的监视范围内跳脱出了云城来到了兰城。她一时间想不到你。”云浅月看向南凌睿,“花落出身十大世家的花家,若是和蓝漪交手,就会被她猜出一些端倪,也许会找到红阁。而你隐藏一些武功,应该不易被她识破。”

    南凌睿眨眨眼睛,伸手一拍胸脯,“乐意之至。”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花落道:“花落去马鹏,将所有醉香楼宿客的坐骑都赶走,到时候醉香楼内所有客人都会大喊着追马,蓝漪的坐骑必然会在其中。她心慌之下定然会去查看,而这时哥哥用酒鬼的本性见色起意,缠住蓝漪,而我趁机行事,用吸铁石吸走玉玺。”

    “好!就这样办!”南凌睿点头同意。

    花落也觉得这样甚好,点头同意。

    “成功之后我们三人立即快马加鞭连夜启程离开云城去摩天崖。”云浅月道。

    “好!”二人齐齐点头,各自准备。

    南凌睿本来这一路都滴酒不沾,如今拿起酒坛喝了半坛,喝完之后对云浅月道:“可是我醉不了啊,怎么办?这点儿小酒对我小意思。”

    “装,会吗?”云浅月真相骂他酒鬼。

    “剩下这半坛也都喝了吧!”南凌睿又将剩下的半坛酒对准嘴灌下。

    云浅月也不拦他,对他警告道:“只要你没耽误事情就好!要小心她房中的阵法。”

    “小丫头小看我!国师没交给我别的,但这阵法我到和他学了个差不多。对付男人我估计差一些,但是对付女人嘛……”南凌睿勾唇一笑,邪魅地道:“手到擒来。”

    “她是风烬的未婚人,你别太过分。”云浅月又警告了一句。

    “未婚人而已,又不是娶进家门了。”南凌睿不以为然,说着话的功夫很快就进入状态走出了房门。

    花落看了云浅月一眼,云浅月对他点点头。他也出了房门,飞身向马鹏而去。

    云浅月拿上那块石头,从天字一号房的窗子飞了出去,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天字二号房的窗子外,用手勾住窗棂,将身子贴在窗子下,幸好今夜是阴天,没有月亮,星辰都掩在了夜色下,而床前的帘幕拉着,看不到屋内的情形,相反屋内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她的身形也不能被发觉。

    她等了片刻,便听到醉香楼的马厩处有火光现出,有人大喊,“马厩着火了!”

    “快救火啊!”又有人大喊。

    “快来人救火!”紧接着好几个人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屏息凝神,仔细地注意倾听屋内的动静,果然在第二声喊声落的时候屋内的人从床上起身下了地,不是向门口,而是向窗子处走来,她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外面又传来一声高喊,“快拦住马!马都惊跑了!”

    “快来人!”又有人高喊。

    紧接着外面又喊声一片,有人喊救火,有人喊快拦住马,喊声中夹杂着马蹄声,乱成一团。

    这时房间内的帘幕被拉开,一只纤细的手快速地将窗子打开。

    与此同时,天子二号房的房门被人从外面粗鲁地踹开,踹的劲道很大,只听门口传来咣当一声,在外面的喊声和马蹄声中极为响亮。

    “谁?”蓝漪低喝了一声,声音微细软,正是纯正的女子音色。

    “我见美人如云霞,云霞见我羞娇花。美人,夜深露重,共饮一杯,如何?”南凌睿推开门后并没立即走进房间,而是身子倚在门框上,一双桃花目勾魂摄魄地看着站在窗前的蓝漪,俊颜微醺,如花容貌,虽然屋中昏暗,但他一个隐约的身影看起来好不风流。

    “滚出去!”蓝漪眯着眼睛看着南凌睿,闻到浓浓的酒气,声音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