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04章 两大秘辛(3)

第504章 两大秘辛(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脑一团乱麻,无数想法蹦出脑海,在脑中来回跳跃。

    “小丫头,你怎么了?”南凌睿听见云浅月的笑声,忽然抬头看向她,当看到她脸上变幻的表情一惊,他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她,要哭却哭不出来,要笑却是如此苍凉。让他觉得这个小丫头不是比他小了好几岁的妹妹,而是历经沧桑的奶奶。

    云浅月抬眼看南凌睿,眼眶忽然微微一酸,声音也有些郁郁的酸涩,“哥哥!”

    “在呢!我在呢!这是怎么了?”南凌睿连忙扔了那本楚家的手札,似乎生怕云浅月哭出来。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他。

    “没事儿!”云浅月忽然一笑,笑有些浅显。面前站着她最亲的人,她的哥哥。虽然十年未见,但他还是小时候的样子,最怕她红眼圈。她小时候红过眼圈吗?似乎有一次,她惹怒了他,他将她扔出了浅月阁,她埋在屋子里给他做扇子。

    “没事儿就好,吓死你哥哥我了!臭丫头!”南凌睿松了一口气,夸张地伸手拍拍胸脯,扫了一眼她手里的蓝氏手札怀疑地问,“小丫头,你不会是因为夜天逸吧?”

    云浅月沉默不语,放下蓝氏的手札,拿起另一本手札,翻开一看,是风家的。

    “你这些年对夜天逸倾力相助,却不知道他瞒了你关于蓝家的事儿?”南凌睿挑眉。她看着蓝氏手札之后才这个样子,联想到这些年她和夜天逸的关联,他不难猜测。

    “我也瞒了他许多。算是扯平了!”云浅月语气忽然有些淡。

    “小丫头,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两个人的心都如明镜。你对我没秘密,我对你如一张白纸一般不相瞒的事情?不就那么点儿事儿,看开点儿。”南凌睿拍拍云浅月的肩膀道:“他这些年孤身一人,别人付出一倍,他要付出十倍。经过了蓝氏被灭门,只身流放北疆。又靠一个女子扶持,他心里定然自傲和自卑相矛盾。信任人的同时又不信任任何人了。你们之间生出这种事情也无可厚非。”

    云浅月不说话。

    南凌睿忽然一笑,道:“你个小丫头外表虽然事不关己,冷情冷血,但骨子里最是重情重义。夜天逸不是你的谁,你也不是他的谁。你和容景到如今这种局面也不是一日之功,你们牵扯了多少年?你大约不自知一早就对容景有了心,但是换到夜天逸这里,即便你帮了他多少,还是没对他交付真心,因为你的真心藏了起来。夜天逸可不傻,且天资聪颖,你不了解他,他却是了解你,将你估计看了个透,所以,不再信你,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奇怪。总归也是有迹可循。”

    云浅月轻吐了口浊气,一改心口的寒意,笑容明媚了几分,“哥哥说得不错!”

    “小丫头,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对自己好点儿。凡事遵循自己的本心去做就没有错。即便是别人都说你错了又如何?最起码你对得起你自己就够了。”南凌睿伸手摸摸云浅月的头,这一刻的他当真像个兄长。有哥哥的样子。

    云浅月也有了个妹妹的样子,点点头。心中沉郁一消而散,她想着险些走入死角,但关键时刻有人拉她一把,两句话外就是海阔天空。无论是以前她对夜天逸如何,还有夜天逸对她如何,还是如今的夜天逸如何,如今的她如何,所有的都可以在今日一笔勾销了。她不再对夜天逸因为情感而愧疚不忍下手。

    “明白就好!还不至于是个蠢丫头。”夜天逸从云浅月头上放下手,随手拿起一本手札,翻开看是苍家的手札。

    云浅月瞥了他一眼,想着这人真是和她家的糟老头子爷爷一样,不骂她臭丫头蠢丫头就难受。果然是什么爷爷什么孙子。

    二人不再说话,短暂的插曲告一段落。

    接下来云浅月接连翻过风家的手札,凤家的手札,凌家的手札……十本手札全部翻看完之后,她扔下最后一本手札,对十大世家凡是记录在册的所有事件和秘辛全权掌控。

    十大世家目前实力拉开差距,楚家第一,蓝家第二、苍家第三,花家第四,风家第五、凤家第六,莫家第七,华家第八,凌家第九,末尾伊家第十。

    楚家的当家家主秘而不宣,毫无疑问是容景。蓝家的当家家主蓝漪。苍家、花家、风家、凤家、莫家、凌家、伊家的当家家主还是老一辈的家主,未曾换人。除了风家一个外归的风烬外,这几大世家的少主都是新一辈的后起之秀,在几大世家有着天赋极高的人。如今十大世家除了楚家和风家两大鳌头不相干系外。其余八大世家依然处于观望浑浊阶段。

    也就是说早晚会有变数,也许就在不久后,也许就在将来的某一日。

    “这十大世家还真是精彩啊!”南凌睿放下最后一本密扎,伸了个拦腰。

    花落也放下最后一本密扎,扫了一眼书架上纵横排列的那些书本或者手札秘辛,对云浅月问,“小主,还看别的吗?”

    “不看了!”云浅月摇摇头。

    “不,为何不看?我要看看荣王府的秘辛!”南凌睿立即反驳,对外面喊,“天老,进来给我找荣王府的秘辛。”

    “你要看荣王府的?”云浅月眯起眼睛。

    “小丫头,难道你不好奇吗?荣王府可是有的看啊,也许比这十大世家更有看头。没有东海国的秘辛,那我们就看看荣王府的如何?”南凌睿一双眸子灿亮。

    云浅月忽然想起那副紫竹林图,断然道:“不行!”

    “小丫头,你是不想揭了容景的底?你不看我看。”南凌睿见天老走了进来,兴奋道。

    “你也不准看!”云浅月摇头,对走进来的天老道:“不用找,我不看。”

    “小丫头!我就看看,又不会对他如何?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看了这些,你才能对那黑心黑肺的家伙祖宗八代都了解。这么好的事情你都不做,你脑袋傻了是不是?”南凌睿见云浅月吩咐天老不准找,天老果然停住脚步,他对她瞪眼。

    “我不想知道!”云浅月摇摇头,声音很轻,“我爱的是容景的人。从我五岁时候,他八岁,第一眼所见,我看见的就是他的人。从来未掺进别的因素,无论是云王府,还是荣王府,还是我的势力,还是他的势力和筹谋。他爱我多年,从不用自己的势力干涉我对夜天逸的相助,到如今,我屡次对夜天逸手软,别看他平时小气爱吃醋,但在这件事情上很大度,未曾对我因此发脾气,甩脸子。因为他明白我是什么样的人。理解我对夜天逸这些年的相助和顾念从小青梅竹马的情分。”

    南凌睿皱眉,但并没有说话,知道云浅月还有下文。

    “所以,我不想看关于荣王府那些八百年前的事情与牵扯,我认定的是容景的人。如今我们这样的相处方式让我很安然。两个人虽然各做着不同的事情,各自拥有着不同的势力,但却是各不干涉,但我相信,我们心只要靠得近,就殊途同归。”云浅月声音依然很轻,却很坚定,“我不想让繁琐和那些隐埋的牵扯和那些被遗落了尘埃的过往事情牵绊住我的心,让我对我爱的人失了判断。我不轻易地去挖掘那些黑暗,我才能更好地感受和挖掘他对我的爱。我只需要他对我的爱,就够了。所以,哥哥,你说我为什么非要去将他家祖宗八代都刨出来看个遍呢?那样我还能纯碎地去爱容景吗?我相信,只要我看了,就不可能了。心总会被情绪所扰所困,就如我看蓝家的密扎,对待夜天逸一样。”

    “好了,好了,不看就不看。说得这么感动人干什么?臭丫头!”南凌睿被云浅月说服,瞪了她一眼,摆摆手。也打消了看荣王府秘辛的念头。他不得不承认她这个妹妹说得很对。而他虽然很想看,但觉得还是妹妹幸福就好。容景对她的确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当然,换句话说,他将她看得死死的,她到不了别人的嘴,也到不了别人的手里。化只能化在他嘴里,摔只能是他自己摔,自己欺负,别人不能摔,也不能欺负。他虽然不耻容景这个大网网住了他妹妹,但也不得不佩服,且看得分明,容景是爱他这个妹妹。够了!

    “虽然不能看荣王府的,但我们可以看看云王府的!”云浅月忽然狡黠一笑。她想知道她父母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