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05章 相见温柔(1)

第505章 相见温柔(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南凌睿霎时来了精神,点点头,“好,就看云王府的!”

    “天老,给我找云王府的秘辛!”云浅月对天老吩咐。

    天老站着不动,对二人摇摇头,“回小主,回公子,云王府的秘辛也无记载。”

    “什么?”夜天逸再次睁大眼睛。

    云浅月看着天老一本正经的话,眼中的光亮和兴趣也渐渐褪去,她有些无奈地耸耸肩,对南凌睿道:“也许娘亲觉得根本就不必记载云王府的事情,她就嫁入云王府嘛,对云王府了如指掌,还记载什么?”

    “这个女人!她不是聪明吗?她不用记载,对云王府了如指掌,但怎么就没想到将来有朝一日她的孩子来这里看?”南凌睿有些气恼地道。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南凌睿眨眨眼睛,“也许她真不够聪明,没想到。”

    南凌睿哼了一声,依然有些气闷。

    “走吧!我们出去吧!”云浅月扫了一圈这个秘辛阁,时间宝贵,她对别的秘辛都没多大兴趣,便也不打算再看,于是抬步向外走去。

    “累死了,回去睡觉!”南凌睿打了个哈欠,也抬步向外走去。

    “睡什么觉?即刻启程!”云浅月走了两步,瞥了南凌睿一眼,对花落吩咐道:“花落,我们即刻启程下山,回京!”

    “是!”花落一怔,但还是立即应声。

    “小丫头,你急什么?”南凌睿不满地蹙眉。他还没歇过来呢!

    云浅月不答话,出了秘辛阁,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暖暖日色道:“我想容景了!”

    云浅月这一声极轻极暖,似乎还隐含了浓浓想念和情意。

    南凌睿走在后面脚步一顿,猛地翻了个白眼,哼道:“真是女大不中留。”

    云浅月当没听到,抬步向前走去。想着才短短两三日吧,她却真的好想容景。恨不得插了翅膀飞回去。走了两步听到身后南凌睿懒洋洋地拖着步子向前走,脚踩在地面上踏踏声不绝于耳,她想了一下问花落,“花落,如今南梁使者和南疆使者的队伍走到哪里了?”

    “回小主,得到讯息说还在云城。”花落道。

    “这样啊!”云浅月回头看了南凌睿一眼,建议道:“哥哥,要不你就留在这里吧!等着南梁使者队伍来到你再跟着回南梁,你正好也休息,免得回去之后还得来回奔波。反正这里距离凤凰关这么近,过了凤凰关就是南梁的地界了。”

    “不要!”南凌睿摇头。

    “你不是累吗?”云浅月挑眉。

    “不累了!”南凌睿踏踏的脚步声立即轻了。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她也舍不得和哥哥这么快就分离,那就能走一道是一道吧!

    三人回到主殿,用过午膳,花落早已经打点妥当,在摩天崖众人依依不舍相送中出了摩天崖。攀着蔓藤下山时,云浅月想着这里真是一个神仙境界。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还能再来。但这种世外桃源目前不适合她,她注定就是倾扎在十丈红尘的。

    下了摩天崖,韩老早已经牵了马匹等候在此,三人翻身上马,快马加鞭向原路返回。

    来到凤凰关,云浅月又忍不住驻足看向凤凰关,山脉绵延,犹如凤凰盘踞,她再次不可抑制地想到当年那轻袍缓带的年轻男子站在凤凰关上一人当关退了天圣十五万雄兵的事情。她想着那是何等的倾世风流,以后无论什么时候,哪怕到老,她只要一到凤凰关,就会对那个人心生崇敬,会想到那个人是她的父亲,就无比骄傲。

    “小丫头,走了!有什么可看的!”南凌睿自然知道云浅月想什么,她的表情让他都快嫉妒死那个被他也叫做父亲的男人了。

    “怎么就没有可看的?比看你这个花心太子强多了。”云浅月瞥了南凌睿一眼,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向下一个城池青山城驰去。

    南凌睿顿时一气,但见云浅月已经打马走远,他只能有些气闷地打马跟在她身后。

    花落看着前面的二人,有些好笑,想着小主和睿太子这一对兄妹是最不像兄妹的兄妹,也是最像兄妹的兄妹。

    从凤凰关到青山城,一路畅通无阻,进了青山城时已经是入夜。南凌睿想歇脚,但云浅月打马不停,直接穿过青山城的南城和北城,一路向下一个城池祁城而去。

    花落自然没有意见,打马跟在云浅月身后。

    南凌睿无奈,也只能打马跟上二人,三匹马披星戴月向祁城而去。

    走了大约半夜,来到祁城,此时已经是子夜,南凌睿早已经累得趴在了马上。云浅月进了城内,却依然打马不停,向北门而去,显然是要穿过北门,继续赶路。

    “云浅月!”南凌睿实在受不了了,恼怒地喊了一声,可是连恼怒都显得有气无力。

    云浅月勒住马缰,回头看向南凌睿,见他又像大虾米样地趴在马背上,即便在子夜,也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一脸菜色。她有些不忍,看了一眼静寂的街道,祁城内万家灯火皆灭,她想着即便她这样马不停蹄赶路,天明时分也是到不了云城。这里距离云城中间还隔了一个兰城和一个丰城呢!况且她虽然受得了,南凌睿受不了。花落虽然不说,也是一脸疲惫,遂打消了继续前行的念头,调转马头,对上南凌睿哀怨不满恼怒的脸色道:“我们今夜就在这歇脚了吧!”

    “臭丫头,你还算有点儿良心,记得不将你哥哥累死饿死。”南凌睿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早知道我才不跟你回来受罪。”

    “如今还不晚,你在这里等着南梁使者的队伍也行。”云浅月道。

    “那我从昨日响午到如今又半夜跟在你马屁股后面吃的罪岂不是白受了?”南凌睿有些愤愤,“臭丫头,矜持你懂不懂?女人要矜持!看看你这猴急的样子,等见到容景那小子之后他指不定怎么高兴呢!没出息!”

    “我没出息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云浅月不以为意,她就是想快些见到容景,不认为自己没出息。即便没出息就没出息吧!两个人的爱情还非要分个高下不成?

    “以后别对人家说你是我妹妹!我丢不起那个人!”南凌睿愤了一句。

    云浅月不理会他,对花落道:“还去醉香楼吧!”

    花落点头,打马向醉香楼而去。云浅月跟在花落之后,南凌睿依然大虾米样地趴在马背上,让马驮着向前走,三匹马身上同样大汗淋漓。但总归是宝马,有些倦色,但依旧精神。

    来到醉香楼,三人翻身下马,伙计立即迎了出来,云浅月甩开马缰,进了醉香楼。

    此时虽然是深夜,但醉香楼依旧灯火明亮,有数十客人,男男女女,大约有十几桌。云浅月扫了一眼屋中的客人,见不少人都像他们三人看来,对上她的视线,有人愣了愣,闪过惊艳,又人立即垂下头,她收回视线,来到掌柜的面前,伸手入怀掏出一枚耳环一边把玩着一边问,“掌柜的,还有房间吗?”

    “有,有……客观……几位?”掌柜的看清云浅月手里的耳环,连忙问。

    “三位!”云浅月道。

    “好,三位客观……随小老儿上楼吧。”掌柜的看了花落和南凌睿一眼,连忙带路。

    云浅月跟在掌柜的身后,向楼上走去。南凌睿有气无力地拖着步子,一步三晃地跟在云浅月身后上楼。花落在最后,扫了大厅中十几桌的人一眼,也上了楼。

    刚到二楼,掌柜的立即停住脚步,压低声音道:“主子,楼下那些人已经在这里等了两天了,是不是冲您来的?属下两日前得到兰城丽娘的消息,说你们三人得罪了人,刚刚不久前看到三匹马疾驰过去这些人神色不太对,而今你们三位就进来了。属下觉得是不是这些人特意在等你们?”

    “没事儿!带我去天字一号房吧!”云浅月道。

    掌柜的还想再说什么,见云浅月神色镇定,便不再说,只能继续领路向楼上走去。

    来到三楼,路过天字二号房,云浅月扫了一眼,天字二号房房门紧闭,她不动声色地向前走去。南凌睿也扫了一眼天字二号房,忽然笑了笑,似乎想起什么,神色有些玩味,花落跟在二人身后,也看了一眼天字二号房,心中升起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