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07章 相见温柔(3)

第507章 相见温柔(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南凌睿很想将手中的馒头扔出去,不是给花落,而是砸在云浅月脑袋上,但看着这说话的功夫醉香楼已经落下很远,他有些恼地将馒头放在嘴边,大口咬了一口。

    云浅月见南凌睿不再叫嚷,她笑了笑,又拿出一个馒头扔给花落,又拿了一个给自己。

    三人骑在马上,顶着风一个馒头下肚,算是解决了午饭。

    出了兰城,一路并没受到任何阻拦,天黑之前来到了丰城。

    云浅月马不停蹄,等到南凌睿开口前,又扔给了他一个馒头,这回正打在了他要叫嚷的嘴上,将他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南凌睿一把拿掉堵着嘴的馒头气得扔了出去。

    云浅月不理会于他,径直打马出了丰城,向云城而去。花落依然无异议。

    南凌睿瞪着云浅月背影半响,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丰城距离云城大约百里,中间有一面小山谷,属于丰城通往云城的必经之道。

    入夜来到这一处小山谷,今日的月光有些浅,天空的繁星也有些稀薄。小山谷静静,只听得三人三骑的踏踏声由远及近。

    就在走到山谷的正凹处,四面的上坡上忽然有箭雨射来,箭雨十分密集。

    云浅月瞬间勒住马缰,一把拉了南凌睿的马贴近她,一把拉了身后花落的马也贴近她,她催动功力,在箭雨来之前将三人三马中间设了一个小的防护圈。护住了三人三马,箭雨打在防护圈上,被真气原封不动地挡了回去。

    霎时小山坡上传来一片惨叫。

    “废物!”小山坡上忽然传来一声低喝,“设盾牌!继续放箭!”

    一声低喝声之后,果然箭雨再次袭来,被云浅月的真气挡回去之后,箭雨打在了盾牌上,发出数声铛铛的响声,再无人发出一声惨叫。

    “小主,这样不行!看来这些人的箭备有很多,您的真气如此消耗对您不利。你现在撤了真气,让属下来吧。”花落低声对云浅月道。

    “无碍!我们先看一时,既然容景已经安排人保护我们,我们就等片刻,看看情形。”云浅月摇头。目光看向上坡顶上,刚刚那一声低喝来自男子,不知道是不是蓝漪的人。

    “将那个趴在马上的人给我们!我们便立即停止放箭。”上坡上忽然又传来一声低喝。依然是刚刚那个男子。

    云浅月瞥了南凌睿一眼,见他又大虾米样的趴在马背上,她想着现在别人拿剑架在他脖子上他估计都没力气将人打开。她不答上坡上那人的话,忽然手腕在一波箭雨袭来的空挡,端坐在马上的身子飞身而起,足足有十丈之高,将箭雨再次打了回去,这时候她身在半空中,箭雨按照她的指示,绕过盾牌从高处向躲在盾牌后放箭的人身上射去。

    就在这时,上坡上忽然飞身起来一人,那人一身蓝色裙装,她同云浅月一样一跃数丈,催动真气,顷刻间将云浅月挡回的即将打在盾牌后面人身上的箭雨挡了回去。身形优美,曲线流畅,武功端得是漂亮。

    云浅月赞叹了一声,果然不愧是蓝家的家主,看来几日前是被南凌睿影响了。

    “蓝美人,我竟然不知道你这么想我呀,居然在这里拦截要我。你早说嘛,何必暗中放箭,我也正想你呢!”南凌睿一见蓝漪,眼睛顿时一亮,趴在马背上的身子直直坐起,要多端正有多端正,疲惫一扫而空,面上的笑开了颜,要多风流俊美有多风流俊美。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想着南凌睿没救了!蓝漪成了他的兴奋剂了!

    蓝漪仿佛没听见南凌睿的话,甩开箭雨,飘身而落,对云浅月道:“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果然名不虚传!”

    云浅月没想到蓝漪识出了她的身份,想着蓝漪既然在这里设了埋伏,这里距离云城几十里地,说明她是先见过夜天逸了吧?是从夜天逸口中知晓了她的身份,还是径自推测出来的?她也飘身而落,坐回马上,淡淡一笑,“十大隐士世家蓝家的家主也是名不虚言!”

    “蓝美人!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南凌睿见他被蓝漪无视,想着不过几日时间,那个被他在天字二号房的惹得手足无措的女子倒是长了本事,知道说不过她遂不开口了。

    蓝漪依然无视南凌睿,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好手腕,不声不响地盗走了玉玺。实在令我佩服。”

    “蓝家主过奖了!好说!”云浅月勾唇一笑。

    “喂,蓝美人,你我可有我请你喝酒的情意在,你怎么无视我?”南凌睿对蓝漪瞪眼。

    蓝漪依然当没听见,对云浅月道:“早先我去南疆,还当是谁派的人有如此武功,原来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

    “我隐卫的伤拜蓝家主所赐,不过也怪他自己武功输一筹。”云浅月滴水不漏,话落,语气有几分狡黠之色,“不过幸好被我又拿回来了,多谢蓝家主慷慨赠物。”

    “我拦截在此,一是想看看从我手中夺走南疆玉玺的浅月小姐到底有多大本事。二嘛,想和浅月小姐赌一局。”蓝漪仿佛没听到云浅月最后那慷慨赠物四个子。径自道。

    “哦?这是先兵后礼了!蓝家主请说。”云浅月挑眉一笑。

    “我这里有一包**香。**香是我蓝家专门研究出对付有武功的人的一种散功散。只要我放出去,这香味即便你运功闭息也难以抵挡。”蓝漪伸手入怀拿出一个小小的布包,将手扬起,举着布包对云浅月道:“你我比武,一决胜负,你胜,我放你们三人离开。玉玺之事既往不咎。你败,留下他。”话落,她伸手一指南凌睿。

    云浅月忽然一笑,看着蓝漪道:“你知道他是谁?”

    “我不管他是谁,在我的眼里他就是一个死人。”蓝漪瞥了南凌睿一眼,恼恨之色显而易见。语气有些恨恨。

    “哎呀呀,蓝美人的嘴好毒。本公子如今活蹦乱跳的,你别瞎说。本公子还没与你成全风花雪月的好事儿,如何会成了死人?你小心守寡。”南凌睿立即不干了。

    “等我封了你那一张嘴,再让你不能说话。”南凌睿挖了南凌睿一眼,对云浅月挑眉,“如何?”

    “不如何!”云浅月摇头,“我老远奔波而归,蓝家主这个赌局未免不合理!”

    “你不相信你能赢我?”蓝漪扬眉,“云王府的浅月小姐不是向来天不怕地不怕,连皇上的圣旨都不怕,金殿之上当着各国来使和满朝文武敢毁皇上宝剑的人吗?怎么来这一个小小的赌局都不敢应允?若说不合理这倒是,但那又如何?如今我占据有利局势,而你没有。要想从我这里安然过去,就得应赌。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公平。”

    “蓝家主说得不错!”云浅月听了这句话对蓝漪有了些好感,至少这个女子设赌局不合理也不合理的光明正大,她淡淡一笑,“不是不敢应允,也不是怕赢不过你,而是……”她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见蓝漪对她挑眉,她目光看向蓝漪身后,笑道:“我不想耽误时间,因为我想人了!”

    蓝漪一怔,没想到云浅月是这个理由。

    “还算你有良心,知道想我了!”蓝漪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温润浅显的笑声,笑声未落,只见蓝漪手中的**香脱手向后飞去。

    蓝漪一惊,猛地回头,向身后看去。只见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人,那人一身月牙白锦袍,身形清瘦,容颜如画,正越过她含笑看向她身后,眸光温柔,说不出的雍容雅致。她立即就猜出了他的身份,这个人实在是好认,这副装束,这个长相,天下间认识他的人寥寥无几,但只要他站在世人面前,不认出他的人怕是少。她挑眉,“荣王府的景世子?”

    容景如玉的手掂了掂手里的布包,对蓝漪淡淡一笑,“这种东西害人,蓝家主还是少拿出来为好。”话落,他不再看蓝漪,对云浅月温声道:“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难道你真要和她赌一局比武不成?”

    “当然不!”云浅月摇头,双腿一夹马腹,打马向上坡冲去。

    南凌睿和花落立即跟在她身后。

    上坡上埋伏的蓝家的人都看向蓝漪,等着蓝漪示下,蓝漪并没再阻拦。

    云浅月上了上坡,来到容景面前,也不急着下马,而是端坐在马上看着他,容景也看着她,两人目光相对,虽然眸光在外人看来很是沉静,但两人眸底深处皆涌动着浓浓思念,片刻后,云浅月忽然翻身下马,快走两步,双手抱住容景的腰,将身子贴近他怀里,声音哝哝软软地道:“容景,我饿死了,累死了,你要补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