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10章 相思入骨(3)

第510章 相思入骨(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看也不看滚进车的南凌睿和蓝漪,轻轻挥手,截住了南凌睿的真气,出声提醒,“七皇子,你可不能毁了景的马车。上一次百名隐卫刺杀我那个沉香木打造的马车已经毁去了一个,再毁去这个的话就没那么多的沉香木让我伐了。”

    夜天逸撤回真气,不答容景的话,对南凌睿挑眉,“睿太子,你可知道你手中的女子是谁?她可不是你能染指的人!本皇子劝睿太子还是将她放了的好。”

    “哦?”南凌睿忽然一笑,“那谁能染指?”

    “睿太子南梁太子府三千女人供你玩弄,但你手里的这个女子可不是一般女子。”夜天逸不等南凌睿回话,继续道:“她是要奉旨进京!睿太子中途劫了她,就等于劫了圣旨。父皇若是知道了,定会大怒。睿太子可会不好交代?”

    “奉旨进京?”南凌睿笑着伸手摸了摸蓝漪的脸蛋,笑道:“是吗?”

    “睿太子不信?要不要本皇子给睿太子看看圣旨?”夜天逸扬眉。

    “我到想知道了,她一个小小女子,奉的是皇上什么圣旨?”南凌睿挑眉,似乎对蓝漪的脸摸上了瘾,指腹在她滑嫩如凝脂的脸上来回流连,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蓝漪身子僵硬,即便容景连个眼神都没瞟来,她也觉得这种是被人观赏羞辱。

    “密旨!”夜天逸吐出两个字,“睿太子想要打听父皇的机密?”

    “哈哈……”南凌睿忽然大笑了一声,“不敢!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打听皇上的机密。七皇子别说笑了!”

    “本皇子并没有和睿太子说笑,睿太子最好将这个女子交出来。”夜天逸语气冷淡。

    “本太子没有挟持她,不过觉得她可爱,请去我下榻的驿站喝一杯茶而已。七皇子虽然有皇上的密旨,但也没说立即进京吧?她还是有人身自由的,和本太子去喝一杯茶总不为过。”南凌睿说话间低头看着蓝漪的脸,看到她又羞又愤,他觉得有趣,仔细地欣赏着她。

    “今日辰时本皇子回城,她与我一同进京。睿太子这杯茶不要喝过了时。”夜天逸知道南凌睿躲进容景的马车,他将他奈何不得。便也不强行带人走,只不过提醒他不能挟持蓝漪离开带去南梁。

    “好说!一定不喝过了时辰。”南凌睿很爽快。

    “既然如此就这么说定了,本皇子辰时去睿太子的南梁使者驿站接人。”夜天逸不再纠缠,伸手落下帘幕,对车夫吩咐,“回落榻之处。”

    “是!”车夫一挥马鞭,马车调转马头,当先离开了城门口。

    弦歌停驻的马车也一挥马鞭,向前走去。

    车中容景毫不客气地挥手赶南凌睿,“是你出去?还是我将你扔出去!”

    南凌睿也不恼,带着蓝漪飘身飞出了车厢,帘幕掀起又落下,卷起一丝清凉的风,容景用手挡住云浅月的头,南凌睿带着蓝漪重新飘身落在了马上。

    蓝漪闭上眼睛,松了一口气。想着夜天逸此时虽然不能带她离开,但也算救她了。距离辰时还有两个多时辰,她只能忍忍。等她逃出魔掌,定要这个男人好看。

    南凌睿将头重新枕在蓝漪肩上,挑眉看着她,“有人救你,是不是很高兴?”

    蓝漪闭着眼睛不答话。

    “我知道夜天逸所说的密旨定然是假的,但谁叫他如今监国呢!这个天圣上下目前是他说了算。唔,本太子如今人在天圣的地盘,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得不放了你。”南凌睿见蓝漪不说话,径自言语。

    蓝漪依然不说话,只想忽视南凌睿的气息,却是被他的气息包裹,忽视不了。

    “既然如此,为了美人不忘了我们的一番情意,我们就抓紧时间亲近一番吧!”南凌睿忽然叹道。

    蓝漪仿若未闻,只想着尽快到辰时。

    南凌睿忽然扳过蓝漪的身子,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托着她的头,低头,将他的脸向她的脸凑近。

    蓝漪猛地睁大眼睛,眼中慌乱惊骇多种神色席卷眼帘。

    南凌睿一寸寸靠近,欣赏着蓝漪眼睛的变化,看着她小脸霎时一白到底,他轻轻一笑,将唇准确无误地覆在了她的唇上。

    蓝漪这一瞬间眼中积聚了浓浓的风暴,呼吸都停了。

    南凌睿看着她,加深这个吻。蓝漪显然半丝经验也无,很快紧闭的唇齿就被南凌睿撬开。他的唇齿在她唇齿间辗转缠绵。

    三更的大街上无人走过,只有打更的老头看着骑在马上的一男一女,直叹世风日下。

    花落眼皮也不抬,仿佛没看到骑在马上的那无论是欺负人的,还是被人欺负的人。

    云浅月在马车中睡得纯熟,自然不知道车外正上演着男欺女的一幕,更是不知道她那认为花心的哥哥居然这么快就忍不住一尝芳泽。若是知道的话,她肯定一掌对着他劈出去。在蓝漪和风烬没解除婚约前,她可是风烬的未婚人。虽然她对这种自小订婚的婚约束缚没好感,但事关风烬,她不能不向着他。

    可惜她睡熟了,根本就不知道,所以那一幕依旧在上演。

    云城的南城到北城是一条长长的大街。南梁使者下榻的驿站在这一条街道的中间。所以南凌睿有充足的时间在到驿站之前占够蓝漪的便宜。

    蓝漪本来就被点住穴道,又没经历过这种风流阵仗,自然受不住,又羞又恼又恨又怒,偏偏昏不过去,在她即将要昏厥的时候,南凌睿偏偏离开她的唇瓣让她吸两口空气,等到她刚缓过神,他的吻又落下。几次三番之后,蓝漪终于颓死一般地闭上了眼睛。

    南凌睿愉悦地笑出声。

    来到南梁驿站门口,南凌睿勒住马缰,抱着蓝漪翻身下马,见容景马车不停,他眨了眨眼睛,对他清声道:“告诉小丫头明日不必给我送行了!”

    “好!”容景应了一声,再无多余的话。

    南凌睿抱着蓝漪向驿站内走去,见她依然闭着眼睛,贴到她耳边低声道:“还有两个时辰,你说是不是够我们做些什么的了?”

    蓝漪即便点住穴道全身僵硬,身子还是一颤。

    “唔,否则这样分别实在对不住我们这一番相遇,你说是不是?”南凌睿又道。

    蓝漪不说话,脸色百无血色。

    “本太子觉得还是不要你忘了我为好,万一等到辰时我放了你,你转头就忘了我,我岂不是会很伤心?为了避免以后不伤心,我觉得今日趁这两个时辰鸳鸯软帐,洞房花烛。你说如何?”南凌睿又低声问。

    蓝漪身子轻轻颤了起来。

    南凌睿看着蓝漪,她纤细的身子明明僵硬,但在他怀里像是风中飘零的落叶,说不出的惹人怜爱,他更加愉悦地笑了起来,抱着她似乎极为欢喜,似乎又迫不及待。大步流星向下榻的房间走去,丝毫不顾及驿站中等候的南梁使者见他回来惊喜又愕然的眼神。

    此时对面的驿站,叶倩站在窗前看着南凌睿抱着蓝漪愉悦的俊脸,昏暗的房间内看不清她的表情。

    弦歌赶着马车转过主街来到一处背静的街道,在一处院落门前停住。院落门从里面打开,一个小厮恭敬地侧身而站,容景抱着云浅月下车,径直向主屋走去。

    进了主屋,容景将云浅月放到床上,她翻了个身,似乎毫无知觉一般地睡去。

    容景站在床前看着云浅月,想伸手做什么,似乎有些不忍,又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还是伸手拍在云浅月身上,轻声开口,“先起来用膳,然后再睡。”

    云浅月一动不动,睡得极沉。

    容景手下加了两分力道,但到云浅月身上又不由自主减轻,伸手将她身子拽起,声音温柔,“乖,先吃过饭再睡,你日夜奔波,不曾好好用膳,这样空着肚子睡觉对身体不好。”

    云浅月仿若不闻,虽然身子被拽起来,但懒洋洋地靠在容景身上睡得极熟。

    容景伸手拍拍她的脸,云浅月眉头蹙了蹙,他立即又拿开手,她又睡去。他无奈地一叹,只能抱着她不再动作。

    “世子,将给浅月小姐准备的饭菜端来吗?”弦歌声音响在门外。

    “端一碗粥来吧!”容景道。

    弦歌应了一声,端了一碗粥走了进来。见云浅月靠着容景呼呼睡得香,他愣了一下,见容景伸出手,他将粥给他,见容景没别的吩咐,转身走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