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12章 喜欢他(2)

第512章 喜欢他(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弦歌向屋内看了一眼,回话,“浅月小姐在休息。”

    云暮寒顺着弦歌的视线看向主屋,他距离主屋大约有三丈距离,主屋帘幕未曾遮掩,可以依稀看到屋内大床上躺着的人影。虽然隔着帘账,但里面的人也有个隐隐的轮廓能让他看清是谁。他并未再说话,而是看着主屋。

    弦歌见云暮寒不说话,也不再说话。想着凭借世子的武功,自然知道院中来人,而且也知道来的人是谁,不用他禀告。

    过了片刻,云暮寒忽然转身离开。

    “云公子不是来和他告别?就这样走了?”容景忽然开口。

    “她既然在睡,就不必告别了!我希望景世子不要做任何伤害吾妹之事。”云暮寒道。

    容景唇瓣微勾,并未答话。

    云暮寒虽然也知道这话多此一举,但他就是忍不住说出,见容景不答话,他不再停留,足尖轻点,飘身离开了这处院落。

    云暮寒刚离开,云浅月闭着的眼睛就睁开了,她看向窗外,有些不舍。

    “既然醒了,为何不说话在装睡?”容景收回视线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叹了口气,“还要说什么话?再送别一次?矫情!走就走了,又不是走到天涯海角。也许过不几个月我一时兴起就跑去了南疆,或者是南梁,还能见不到他?多说一句,徒增伤感而已。”

    容景伸手点点云浅月的额头,笑道:“出去一趟摩天崖长了本事了!”

    云浅月嘴角扯开,语气有些得意,“那当然。”

    “睡醒了?”容景看着她。

    “嗯,马马虎虎吧!”云浅月打了个哈欠,睡这一小觉虽然哪也不到哪,但还算解乏。

    “既然睡醒了,那我们做点儿什么?”容景看着她,目光要将云浅月吸进去。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骨头都被马背颠簸的酥了,浑身疼,还能做点儿什么吗?就算能做,她估计也十天半个月再下不去床了。这个人……绝对故意的!

    容景低低一笑,躺着的身子坐起,伸手一把将云浅月拉起,为她穿衣。

    “什么时候启程回京?是我先回去,还是你与我一起回去?”云浅月懒洋洋地容景拉起来,问道。

    “吃过早膳后就启程。与你一起。”容景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东海国的公主呢?接到了?”

    容景长长的睫毛眨了一下,不答话。

    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容景,挑眉,“嗯?”

    “算是接到了!”容景道。

    “什么叫做算是?”云浅月眉梢挑高,看着容景,笑着问,“她长得是不是很美?”

    “除了你,天下女人在我眼里都是一个样,你说她美不美?”容景也挑眉,似笑非笑。

    云浅月满意,心中溢出甜蜜,想起南凌睿说要她矜持,她轻咳了一声,故作矜持地问道:“那她如今在哪里?”

    容景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不答话。

    云浅月蹙眉看着容景,等了半响,没见他有回答的意思,她忽然也懒得再问,见容景给她穿的是紫色阮烟罗的女装,她舒散的眉头又蹙紧,“不是要回城吗?你就让我穿成这个样子回去?只要露面,谁都认识我了。那云王府浅月阁的那个我怎么办?”

    “让他滚回孝亲王府去!”容景道。

    云浅月好笑,伸手拦住容景的手,“穿男装轻便,不要穿这个。等回到京城再换回来吧!”

    “不行!”容景态度强硬。

    “大不了你不抱着我就成了!”云浅月想起昨夜容景说不想抱一个男人,推开他的手,挑眉道:“难道你还要当着那东海国小公主的面抱着我不成?让人家情何以堪?”

    “她最好情何以堪!”容景似乎赌气一般说出一句话,强硬地拿开云浅月的手,给她往身上穿衣服。

    云浅月挑眉,奇怪地看着容景,“这是怎么了?那东海国的小公主当真对你犯了桃花?非你不嫁?怎么这副样子?”

    容景哼了一声,不说话。

    “容景!你最好说清楚!”云浅月按住容景给她穿衣服的手。想着若是这样可就麻烦了!她从现在开始得费劲心机赶走情敌了。

    “说清楚什么?老实一些,否则我就点住你穴道。”容景语气有些不好。

    “容景,反了你了是不是?”云浅月板起脸,“提起东海国那小公主你就这副样子。让我很难不相信你移情别恋了!”

    “云浅月,你还真让我点住你穴道不成?”容景也板下脸,似乎有薄薄的怒意和抑郁。

    云浅月蹙眉看着他,“那你突然又抽什么疯?我不是和你商量嘛!穿了女装是我,男装也是我,为了不惹麻烦方便,就男装呗,你和我硬什么?”

    “有一个人比我更会惹桃花。男女不论。”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径自给她穿衣。

    “那个人是谁?”云浅月觉得容景的脾气来得有些莫名其妙。

    “除了你还有谁!”容景难得地瞪了云浅月一眼。

    “我?”云浅月睁大眼睛,伸手指着自己,有些茫然,“我什么时候会惹桃花了?还男女不论?男人还差不多,我什么时候惹了女人?我怎么不知道。”

    容景哼了一声,不理会云浅月。

    云浅月看了容景半响,他不理会她,甚至连个眼神也不给她了,她摸摸鼻子,不再说话,乖觉地让容景给她穿衣。她想着这事情可麻烦了,容景似乎真气了。

    给云浅月穿完衣服,容景径自下床去净面。

    云浅月坐在床上想着,半响后忽然恍然大悟,“噢,你说的是不是丽娘?我和丽娘其实是……”

    “还有个丽娘?”容景忽然回身,眯起眼睛。

    云浅月声音戛然而止,有些愣愣地看着容景。难道他说得不是丽娘?

    “云浅月,你还能不能做出让我更想冒火的事情?”容景磨牙。语气有些咬牙切齿。

    云浅月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见容景脸色不好,立即下了床,两步来到容景身边,伸手抱住他的腰,笑道:“你不会这就吃醋了吧?”

    容景面色沉郁地看着她。

    “你放心,我对女人没兴趣!”云浅月伸手拍拍容景的腰,见他眼睛眯了眯,她立即又保证,“我对男人也没兴趣。”话落,见容景的眼睛又眯了眯,她立即又补充,“除了你之外。”

    容景慢悠悠地收回视线,不看她,慢条斯理地净面,须臾,用娟帕擦脸,动作优雅。

    云浅月偷眼看着容景,撇撇嘴,翻了翻眼皮,松开手,将两只手塞进水盆,对他道:“我也要洗,你给我洗。”

    容景放下娟帕,不理她,向镜子前走去。

    云浅月伸手想拽住他,但两手已经都是水,她有放回了水盆里,两手交叠自己搓了起来。刚搓了两下,容景转回身,抓住了她的手,她嘴角微微勾起,开怀地笑了起来。

    二人收拾妥当,弦歌端上早膳,云浅月狼吞虎咽,容景不停地扶额,云浅月仿佛不见。一顿饭在容景吃得极少,云浅月吃得极多的结果下结束。

    饭后,二人出了房间,马车停在别院门口。

    云浅月看着这座别院,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偏头问容景,“这是你在云城的别院?”

    “嗯!”容景点头。

    “果然是天生的贵人,到哪里都懂得享受。”云浅月撇撇嘴。

    “醉香楼的天字一号房只建造就价值万金。”容景瞥了云浅月有些愤愤的脸一眼。

    云浅月闻言脸上的愤愤神色立即褪去,拽住容景的胳膊抱在她怀里,笑嘻嘻地道:“这说明我们两个天生下来是一对,都会享受。”

    容景笑着看了她一眼,晨起太阳不烈,散发出金黄的光芒,身边女子的脸笑颜如花。让他面容不禁柔软,眸光也是暖如春水,一暖再暖。

    二人来到车前,就见到弦歌一脸无奈地看着容景欲言又止。

    容景挑了挑眉,扫了马车一眼,并未说话。

    云浅月觉得弦歌的神色有些罕见,她目光落在马车上,感觉到里面有人的气息,浅浅一笑,偏头看着容景,等他解释。

    “容景!你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你今日不告诉我,我就砸了你的车!”马车内的帘幕忽然被人从里面掀起,一个少年拿着一把大的斧子正做出劈砍的架势。恶狠狠地看着外面,当看到容景身边的云浅月,恶狠狠的脸色忽然顿住,挑了挑眉,“这位小美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