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14章 未嫁先休(1)

第514章 未嫁先休(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哼,我看你和她脑子一样不好使。找的侍卫脑子也不好使。”少年瞥了栽在地上没起来的弦歌一眼,对容景哼了一声。

    弦歌浑身冒冷汗,想着怪不得世子要处处看着浅月小姐。她真的很会惹桃花!而且还惹了这么一个彪悍的。敢劈世子马车的人他也是第一次遇到。更有甚者,他这几日负责看管这个少年,少年闹着要见浅月小姐,他感觉他都被他折腾下来一层皮了。

    “嗯,你说得不错,我们的脑子都不好使,就你的脑子好使。”容景也不反驳,附和地点点头,对云浅月伸出手,声音温润,“起来吧!”

    云浅月将手递给容景,容景微微用力,她的身子被拽了起来。

    “疼吗?”容景如玉的手抚上云浅月的额头。

    云浅月“咝”了一声,这才感觉到疼,她哀怨地瞪了一眼容景,“你不知道扶住我?”

    “我以为你很喜欢挨摔。”容景神色无辜。

    有人喜欢挨摔吗?云浅月想揍他一拳,但自己理亏在先,她有些气闷,不再说话。

    容景轻柔地给云浅月按着额头,他的手指像是能治愈疼痛一般,丝丝清凉的感觉在磕碰的地方晕染开,云浅月的头不出片刻便不疼了,那个凸起的小包也消退下去。

    “手艺不错!”云浅月赞了容景一句。

    容景放下手,看向马车,对看着他们的少年道:“你该走了!”

    “走?”少年眉毛翘起。见容景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他摇摇头,“我为什么要走?不走!”话落,他索性坐在车中,横竖不走的架势。

    “难道你还跟着我们回京不成?”容景看着他。

    少年皱眉,摇摇头,“去京城?不去!”

    容景似乎一叹,对云浅月道:“看来我们要骑马了!”

    云浅月看着少年,那架势是打死也不下车了!她点点头,“好吧!继续骑马吧!”反正她这些日子来回奔波了千多里地,也不在乎这云城到京城的三百里地。

    “弦歌,将马牵来!”容景回头对弦歌吩咐。

    弦歌早已经揉着额头从地上站起来,头上被磕了一个大包,极为醒目,配上他一张英俊的脸有些影响美感。他点点头,对站在门口的小厮摆摆手,那小厮立即跑去牵马。

    云浅月看了弦歌一眼,有些好笑,见门口没有花落的身影,想着花落定然是知道那少年找他,他躲了。否则他要是被少年见到了容貌,自此大约也是不得安生了。幸好花落聪明。

    “不行!你们也不准走!”少年立即拍着车板道。

    容景不理会少年,云浅月也不说话。

    “你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不让你们走。”少年又道。

    容景忽然一把将云浅月推到了少年面前,对他淡淡地道:“我告诉你,你找的那个人就是她。”

    云浅垂下头,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点点头,“你要找的那个人就是我!”

    少年先是瞪大眼睛,随即叱了一声,“本公子才不信,少拿一个女人来糊弄我!”

    云浅月抬起头,认真地道:“你要找的那个人真的是我,我穿了男装而已。”

    少年一怔,仔仔细细地将云浅月打量了一遍,忽然又拿出画像看了仔细看了一眼,又将一人一画对比了一番,再次叱了一声,“少来糊弄我!你当本公子是傻子吗?”

    云浅月无语,耐心地道:“那是因为我易了容!要不要我换一件衣服给你看看?”

    “有这么精妙的易容术?我怎么看不出来,分明就是两个人。”少年孤疑地看了一眼画卷,又将画卷收起,哼了一声,用挑剔的眼光看了云浅月一眼道:“你明明就是一个女人,从哪里看都是一个女人,柔柔弱弱,娇娇软软,哪里有那个人的本分英气?别侮辱那个人了!”

    云浅月先还觉得隐瞒着好,如今说出来没想到人家根本不信,她有些无力。

    “你是不是因为喜欢他,就不让我找到他?”少年看着云浅月,见她苦下脸,他相信心中的猜测,又对容景道:“你是不是知道云浅月也喜欢那个人,怕她见到英气非凡的那个人就改为对那个人投怀送抱了?所以就看得牢牢的,也不让我见到那个人?”

    容景不说话。

    “本公子才不上你们的当!你们不告诉我,我早晚能找到他,早晚有一日知道他是谁!”少年忽然跳下了马车,见那个小厮正牵着两匹马来,他上前一步,抓住一匹马缰,翻身上马,对二人道:“如今我就跟着你们去京城,看着你们,肯定能见到他。”

    云浅月无奈地看着少年,偏头看向容景。

    容景不理会少年,拉着云浅月的手上了马车。帘幕落下,遮住二人的身影,他对一脸无奈的弦歌吩咐,“启程,回京!”

    “是,世子!”弦歌立即坐在了车前,一挥马鞭,马车走了起来。

    少年跟在马车旁,腰板挺得笔直,锦绣华裳,面容俊美绝伦,引得清晨大街上人来人往纷纷侧目。

    车中,云浅月抱着容景的手臂,靠着他身边坐着,将半个身子都倚在他怀里,心下懊恼不已,压低声音问,“怎么办?”

    “你惹的风流债,自己处理!”容景用鼻孔哼了一声。

    “可是你明明知道他是谁,不敢得罪,我怎么处理?”云浅月瞪眼。

    容景深深地看着云浅月,一双凤眸清幽。

    云浅月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皱眉道,“我也不是故意的!我那日早上本来和花落要出城,哪里知道他忽然跑了出来说什么与我一夜春风,要我负责,我一时觉得有趣,夜天逸又追来北城门,我怕他落入夜天逸手里,就将他带出了城,交给了你,前后没一盏茶的时间,我哪里知道自己惹了桃花债?”

    “你还委屈了?”容景挑了挑眉。

    “不是委屈,是无辜!我很无辜。”云浅月强调自己无辜。她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

    “我竟然不知道你还很会为我挡桃花!”容景伸手摸了摸云浅月的脸,忽然一笑,“这样也不错!”

    “还不错?是麻烦吧!还是一个大麻烦!”云浅月有些郁闷。她没想着要这样帮容景挡桃花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样京城又热闹了!”容景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句话,“你麻烦比我麻烦强!”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不置可否。这少年就这样跟着他们回京,回京后估计的确会很热闹。尤其还是在少年要找她的情形下。她可以想象,少年这样的性子,估计会有个天翻地覆。的确如容景所说,她麻烦一些比他麻烦要强。看上她比看上容景要强。但想着少年纯净的眼,有些担忧,“这样会不会不好?人家还是个少年!万一他对我……”

    容景瞥了她一眼,云浅月立即噤了声。

    “东海国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能令人小看!你若小看了他,那就错了!”容景伸手拍拍云浅月的头,“没睡够接着睡!”

    云浅月将身子软下来,躺下身子,将脑袋枕在容景腿上。想着摩天崖的秘辛阁没有收录关于东海国的资料,结合当年老皇帝遍布天下查找也找不到她娘亲下落,那是不是能说明她娘是在东海国?对东海国太过熟悉,所以不用收录。而秘辛阁也没有收录关于云王府的资料。她嫁入云王府,对云王府也是太过熟悉,所以不用收录。这样是不是说明东海国和云王府因她娘有着某种联系,没收录秘辛这件事情上有着共同的特点。另外还有她的父亲,来无影,去无踪,是不是也在东海国?

    那么车外那个骑在马车的少年会不会是一个突破口?

    “不睡?”容景见云浅月躺在他腿上看着车顶怔怔出神,挑眉。

    “容景,你说我娘虽然出身在南梁,是不是生活在东海国。当年抱走娘亲的那个老道就是东海国的人?”云浅月仰着脸看着容景低声询问。

    “也许!”容景吐出两个字。

    “你说我娘有没有可能还活着?”云浅月又问。

    容景眸光微闪,“也许!”

    “在摩天崖的时候哥哥想要看关于荣王府的秘辛,我没同意。自己也没看。”云浅月看着容景,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