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选公主婚(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怀疑地看着容景,见他不语,便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借三公子十个胆子也不敢给她惹事儿,若没有容景的吩咐或者授意,他才不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毕竟对公主未嫁先休,这可是亘古以来从未有之事。等于堂而皇之地打了皇室一个大巴掌,怪不得夜天逸刚一进城就急急忙忙进了宫。

    “你什么时候对三公子授意的?”云浅月看着容景,想着昨日晚上也就是几个时辰之前,她那时候早睡醒了,可没听到他吩咐。而且现在可没有什么遥控器,让容景对三公子隔空遥控。

    “离开京城之前吧!”容景漫不经心地道。

    云浅月想着这的确是容景会做出来的事情。那一道赐婚的圣旨下来,她和云离虽然不喜,但还有一个人比她和云离更会不喜,那就是一心想要嫁入荣王府的六公主。他定然是料到依照六公主的脾性不敢去老皇帝的床前闹,或者在老皇帝那里闹不出什么来,一定会去云王府大闹,所以,就对三公子有了这一番交待。她看着容景,用无比佩服的眼光道:“容公子,您真本事,令小女子刮目相看。”

    “刮目相看到不必了,只要别再给我惹桃花就行了!”容景慢悠悠地瞥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顿时失语。

    容景伸手抱过云浅月的身子揽在自己的怀里,如玉的手一下一下的撩拨她垂落的发丝。须臾,他扳过她的脸,低头覆上自己的唇。

    云浅月伸手勾住容景的脖颈,浅浅地迎合他的吻。

    片刻后,容景放开云浅月,呼吸有些浊重,贴在她唇瓣用极低的声音道:“云浅月,以后再不要对夜天逸手软了!”

    云浅月轻喘着,闻言心思一动,闭着眼睛睁开看着容景,迷蒙的眸光对上容景清幽雾霭的眸光,她想着这么长时间容景对她毕竟是宽容和包容的,她心下一暖,点点头,“好!”

    “乖!”容景唇瓣勾起,如一弯月牙,笑意深深。

    云浅月心神一晃,清晰地感觉到心口砰砰跳动,她脸色熏红地伸手捶了他胸前一下,软着语气愤声道:“妖孽!”

    “嗯?”容景挑眉。

    “祸水!”云浅月又愤了一句。

    “嗯?”容景眉梢挑高。

    “一株大桃花!”云浅月又愤了一句,心中想着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干什么?她还记得十年前第一次在老皇帝的寿宴上见他时的情形,那样一个玉做的娃娃,让她忍不住一看再看,她想着是不是那会儿她就被还是个小娃子的这个男人给迷惑了?以至于后来无论是谁,都再也入不了她的眼了。

    容景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云浅月想着挨骂还笑得这么高兴。

    “若是能蛊惑你,就算是妖孽和祸水也甘愿。”容景声音温柔,如画的眉眼忽然间多了一丝往日里难见的魅惑。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看着他的摸样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车中静静,两个人不再说话,却是温暖温馨。

    马车在云王府门口停下,弦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世子,浅月小姐,云王府到了!”

    “嗯!”容景应了一声,抱着云浅月不松手。

    云浅月动了动,容景依然不松开她,她挑眉看着他,问道:“你是回府,还是与我一起下去?”

    “回府!”容景道。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他也离京数日,回来是该立即回府的,毕竟荣王府多少人对他这个世子的位置虎视眈眈。虽然他手眼通天,但也难免有些人依然在他的手下搞些小动作。

    “真想将你拐去荣王府,再不出来。”容景忽然一叹,恋恋不舍地放开云浅月。

    云浅月抿嘴笑,不再说话,挑开帘子跳下了车。只见云王府大门口大门紧闭,里面悄无声息,她对弦歌摆摆手,也不喊门,足尖轻点,飞跃了云王府的高门,转眼间消失了身影。

    弦歌赞叹地看着云浅月的轻功,一挥马鞭,马车向荣王府而去。

    云王府大门虽然紧闭,但里面各个院落却灯火通明。如今正是入睡的时间,云王府这等反常的情形正说明云王府发生了大事儿,恐怕如今各房各院的人都在惶恐不安。生怕老皇帝一个雷霆震怒,命人对云王府抄家灭门。

    绕过各个院落,云浅月回到浅月阁。浅月阁同样亮着灯,院中无人,主屋帘幕紧闭,只有灯光的微亮光芒映出,看不清屋内的情形,她飘身而落,伸手去推房门。

    “谁?”屋内传来一声低喝。正是她的声音,不,应该说是三公子扮演成她的声音。

    “是我!”云浅月答话。

    “小丫头?”屋内传来夜轻染的声音。

    云浅月推门的手一顿,夜轻染居然在这里?她定了定神,再次去推门,门却从里面打开,夜轻染露出一张俊脸,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云浅月对夜轻染一笑。

    夜轻染脸色不快,“小丫头,你去了哪里?”

    “哦,有事儿出去了一趟。”云浅月越过夜轻染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三公子打扮的她正懒洋洋地躺在软榻上,见她回来,对她眨眨眼睛,并没有起身。屋内除了三公子之外还有凌莲和伊雪,二人立在三公子身边,见她回来明显松了一口气。

    “去了哪里?”夜轻染挡在门口,对云浅月蹙眉。

    “出了一趟远门!”云浅月伸手推了推夜轻染,“先让我进屋!”

    夜轻染错开身子,云浅月抬步进了屋,对三公子道:“你可以走了!”

    “我早就想走了,奈何有人不让我走!”三公子站起身,瞥了夜轻染一眼,抬步向外走去。即便如今云浅月站在他面前,他还依然是和云浅月一样的走路姿势和做派。娉娉婷婷走出了房门,足尖轻点,离开了浅月阁。

    “小丫头,她是谁?”夜轻染见三公子离开,并没有拦阻。

    “他是我的手下!”云浅月想着夜轻染看起来并没有识破三公子的身份,她自然不会上赶着告诉他。毕竟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一个因云香荷被人记起轰动了一时的人,又因为云香荷的死如今再次被人忘记的人。

    “你居然有这样的手下!如此精妙的易容术!”夜轻染看着云浅月,孤疑地道:“我怎么看她的易容术像是出自那个弱美人之手呢?”

    云浅月想着不愧是夜轻染,连这也看得出来,她点点头,直认不讳,“嗯,是容景给他易容的!你没看差。”

    “怪不得如此相像,险些将我也糊弄了过去!”夜轻染哼了一声。

    云浅月走到桌前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并没说话。

    “小丫头,她对六公主写了休书也是你授意的?”夜轻染看着云浅月,发现她身上似乎有了些变化,但让他说的话,他还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有了变化,总之不太一样了。

    “嗯!”云浅月点头。想着容景授意也算是她授意了!总之未嫁先休这一招让她很是解了一口气。想起当日圣旨赐婚被老皇帝摆了一道,如今这一举动让圣阳殿内的糟老头子皇帝跳脚就觉得心里畅快。

    “小丫头,你知道不知道后果?怎么能如此胡闹?那可是六公主!哪里有臣子对公主未嫁先休的?你是真想皇伯伯大怒之下抄了云王府不成?”夜轻染对云浅月瞪眼,语气有些急,“你知道不知道当皇伯伯看到那封休书的时候气得当时就一掌拍碎了床板。我从小到大都没见到皇伯伯发那么大的脾气。皇伯伯不知道写休书的这个人是冒名顶替的你,若是知道的话,你可清楚后果?”

    云浅月静静听着夜轻染的话,一口一口地喝着茶,并没说话。

    “皇上封赐云王府世子云离,喜上加喜,给他和六公主赐婚,这样是对臣子的厚待。你写了休书,还是未嫁先休。此举无疑是打了皇伯伯和皇室的脸面。天下各国、各地藩王、满朝文武到时候都会得到消息。你想想,皇伯伯为了维护皇室的脸面,会如何做?云王府真正的到了能和皇室抗衡的地步了吗?”夜轻染越说似乎越急。

    云浅月慢悠悠地喝着茶,依然不说话。

    “小丫头,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夜轻染皱眉。

    “听到了!”云浅月放下茶盏,回身看着夜轻染,浅浅一笑,“这些话若是别人来和我说,我就觉得都是屁话,我既然敢做,就不怕引起的后果。但如今是你来说,我知道你是因为关心我。”

    夜轻染抿唇看着他,脸色不赞同,“你即便不满皇伯伯的作为,有的是办法,又何必如此公然对抗?你如今这举动不是逼皇伯伯对云王府和你下手?”

    “你放心!皇上姑父是不会对我和云王府下手的!”云浅月不以为意一笑,淡淡道:“至少目前是!若是能动手,他早就动手了!不必让我一次次激怒他。”

    “难道你手里还抓着皇伯伯的把柄不成?”夜轻染见云浅月不以为意,他挑眉。

    “没有!”云浅月摇头,“云王府不同于当年的蓝氏一族,能让皇上姑父一夜之间对其抄家灭族,想如何就如何。云王府百年至今,根系庞大,又有姑姑怀有太子,况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新旧政权更替,夜天倾和夜天煜联手,夜天逸即便再有才华,也受到各方面的牵制,举步维艰。所以,皇上姑父不想让他的江山倾塌,就不能有大的动作,因为一个女儿就铲除云王府,所以,他即便再气再怒,目前也不敢动云王府。”

    夜轻染松了一口气,点点头,“你说得对!小丫头,看来你是将皇伯伯悟透了!”

    云浅月淡淡一笑,“不过大麻烦没有,小麻烦会有一些就是了!”

    “只要不是抄家灭族,都好说!否则皇伯伯要让我对云王府下手的话,我还真下不去手。”夜轻染伸手揉揉额头,一屁股坐在了软榻上,有些郁闷地道:“小丫头,你说我为何要生在德亲王府,姓夜?”

    云浅月“扑哧”一笑,“你命好,会选呗!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多少人羡慕的身份!如今执掌京城四十万兵马大权,比夜天逸在京城的权利都大。”

    夜轻染撇撇嘴,“四十万兵马是一剂毒药!”

    “毒药有时候也是良药!”云浅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