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选公主婚(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出了西枫苑之后,径直向云王府大门口走去。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人,云浅月很快就来到了云王府大门口。此时大门敞开,有一辆明黄的马车停在那里。车前站着文莱。

    文莱见她来到恭敬地见礼,云浅月不多话,坐上了马车,凌莲和伊雪也上了车。马车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向皇宫而去。

    马车刚走了几步,一个身影不知从哪里蹿出,一下子冲到了车前,拉车的马吓得一惊,腾腾向后退了数步。车前的文莱也是一惊,握紧了马鞭。车内凌莲和伊雪立即握住腰间的宝剑。十分警醒地注意车外的动静。

    云浅月感觉到车外拦住马车的人的气息,有些头疼地伸手揉揉额头。

    “云浅月,你居然敢骗我!”锦衣少年气势汹汹地站在车前,理也不理坐在车前的文莱,一把挑开帘幕,一脸沉怒地看着云浅月。

    凌莲和伊雪见是一个俊美少年,转头去看云浅月。

    云浅月揉着额头的手一顿,无奈地看着少年,“我哪里骗你了?”

    “明明就不是容枫,你骗我是容枫!”少年对云浅月瞪眼。

    云浅月眼皮跳了跳,无辜地道:“我说他是容枫了吗?我告诉你是我,你不信。我没说那个人是容枫啊!”

    少年一怔,似乎想了一下,点头,“你的确没说是容枫!”

    “是,我没说是容枫。”云浅月点头。

    “是容景!容景故意误导我,将我送去了文伯侯府!可恶!”少年额头的青筋跳了跳,脸上的怒意更甚,“害我掀了容枫的被子,我……我要杀了容景!”

    “你掀了容枫的被子?”云浅月挑眉,忽然升起兴趣看着少年。

    “废话!三更半夜的,他在睡觉,我喊了半天人也不出来,我可不就掀了他的被子?不过那家伙睡得真死,被我看光了都不知道。”少年一脸怒意,语气愤愤。

    “容枫睡觉没穿衣服?”云浅月挑眉,兴趣更浓。

    少年脸一红,怒道:“幸好他穿了一件里衣,否则我一掌就劈了他。”

    云浅月有些失望,想着容枫怎么穿衣服睡觉呢!不过听到少年后半句话又庆幸容枫穿了一件里衣,否则如今去见阎王了,不过她就奇怪了,容枫怎么可能睡得那么死?她蹙眉,“容枫武功很高,没道理你去了弄了那么大的动静他还在睡?怎么回事儿?”

    少年一愣,怒道:“我怎么知道!”

    云浅月也是疑惑。

    “我要去杀了容景!你告诉我容景的府邸在哪里?”少年又气势汹汹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一指,毫不犹豫地指向云王府,口中道:“喏,就在那个方向,那条街最大的府邸就是荣王府。很容易找到,荣王府内有一片紫竹林,容景就住在那里,你进去紫竹林就能找到他。不过我提醒你,紫竹林里布置有阵法,你要小心一些。”

    “知道了!”少年摆摆手,抬脚就走。

    云浅月想着她更愿意让容景去应付他,最好以后他都别找上她。

    “喂,你怎么这么好心告诉我荣王府的地方?不会容景根本就不在荣王府吧?”少年忽然停住脚步,怀疑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摇摇头,诚恳地道:“在,他刚将我送回来,如今一定回了荣王府!”

    “那就好!你要骗我,我定要你好看。”少年转身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住脚步问,“喂,你要去哪里?”

    “进宫!”云浅月道。

    少年点点头,大踏步向云浅月指的那条街走去。

    云浅月看了文莱一眼,落下帘幕。文莱一挥马鞭,马车走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马车来到皇宫门口,文莱带着云浅月径直来到圣阳殿。圣阳殿内很静,文莱停住脚步,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皇上吩咐了,您来了之后直接进去!”

    云浅月点点头,抬步走了进去。谱一入内,一股浓烈的药香和脂粉香扑面而来,让她不适地皱了皱鼻子。抬眼看去,只见老皇帝半躺在床上,殿内跪了十几名女子。脂粉香就来自这些女子。人人绫罗绸缎,朱钗环佩,好不华丽。她停住脚步,淡淡喊了一声,“皇上姑父!”

    “月丫头来了!”老皇帝并不见传说中的雷霆大怒,本来捧着书看的头抬起,老眼看了云浅月一眼,放下书,伸手一指地上那些女子道:“这些都是朕的公主们,你觉得哪一个能配得上云离,选一个给他婚配!别告诉朕,朕的这些女儿哪一个也配不上云离。”

    云浅月一怔,没想到老皇帝来了这一招,果然姜老巨辣,人老巨奸。

    她对六公主写了一封休书,老皇帝雷霆大怒之后见到她不恼不怒来了这一招,若是她选的话,那么云王府就必须进一个公主,云离必须娶一个公主。不是六公主,也是皇室的公主,没什么区别。若是不选的话,那么此事传出去,满朝文武和天下诸国以及天下百姓都会觉得云王府和她不识抬举,那么老皇帝对云王府出手,以谋逆之罪论处的话也是师出有名。

    “怎么样月丫头?”老皇帝见云浅月不语,看着她又问了一遍,老眼深邃。

    云浅月收起心思,淡淡一笑,“皇上姑父真是对云王府厚爱,对云离厚爱,是云王府的恩宠,也是云离的福气。侄女若是再不承皇上姑父的情分,可就是不识抬举了!”

    “你知道就好!朕一直对你和云王府不薄。”老皇帝见云浅月答应,缓和了脸色。

    “我当然知道!只不过六公主实在太过分了,否则侄女也不可能做出那等事情。她大闹云王府,伤了云离,云离如今是云王府世子,是我的哥哥,我娘亲早逝,亲哥哥又去了南疆做了驸马,如今好不容易又得了一个哥哥,自然不能让人家给欺负了。还没过门就如此嚣张,过门之后岂不是更会无法无天骑在哥哥头上,这样的女人即便是皇上姑父的女儿,即便是公主,我云王府也不要。”云浅月提起此事,佯装依然气怒不已。

    “嗯!是朕没教育好六公主,没考虑到六公主的脾性,朕已经将她关进了祖嗣,好好修修她的性子,让她再不敢胡作非为。”老皇帝道。

    云浅月点点头,皇室的祖嗣她自然知道,这算是对犯错的皇室子女最大的处罚了。祖嗣阴暗,里面有专门看管祖嗣的暗人,暗人会教导犯错的皇室子女。六公主再出来之后恐怕会扒下来一层皮。看来老皇帝的确是气急了,不能拿云王府如何,这一口气自然要出在让他和皇室丢了颜面的六公主身上。

    “那好,朕这些女儿你选一个吧?”老皇帝道。

    云浅月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那些公主,只见人人都低垂着头,低眉敛目。以前一个个趾高气扬自认为身份比臣子家的女儿尊贵的女子此时就像是摆在菜市场的大白菜,让她从中选出一个最好的白菜,无比廉价。她从那些女子低垂的脸上一个个看过,环肥燕瘦,各有千秋,不得不承认,皇室的基因还是不错的,这些女人没有一个是丑的拿不出手的。

    “月丫头,选好了没有?”老皇帝见云浅月半响没动,询问。

    云浅月摇摇头,佯装叹息地道:“皇上姑父的这些公主们都是极好的!其实我都想要娶进云王府去给哥哥!真是难分出哪个最好,哪个不好啊!”

    “你个小丫头也真是贪心,你要知道朕就这么多女儿,难道还都给了你云王府不成?”老皇帝哼了一声,笑着问道:“你选不出来,要不将云离叫来,让他自己选。毕竟是给他选世子妃。他看得上的为准。”

    “云离的伤很重,如今在床上养伤呢!我不想劳动哥哥,还是我来吧!”云浅月摆摆手,重新看向那些公主,又看了一圈,咦了一声。

    “月丫头,怎么了?”老皇帝询问。

    “怎么没见到七公主?”云浅月看向老皇帝。

    “哦,七公主身子不舒服,没来。”老皇帝看着云浅月道:“月丫头,你别告诉朕你想要七公主嫁给云离!朕知道你和七公主倒是要好的,以前你还常常去看七公主。若是七公主嫁入云王府,你们姑嫂应该会相处得来。”

    “我就是奇怪七公主怎么没来?”云浅月笑笑,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这姻缘之事是要看缘分的!皇上姑父和我说了都不算,要看缘分。”

    “哦?”老皇帝挑眉,“你又有什么主意?”

    “皇上姑父这些公主真的都是极好的,我也难选,而云离又来不了,不如我就画一张他的画像,要公主们自己选。谁看上了我的哥哥,我觉得就是谁和我哥哥有姻缘。就请皇上指婚,嫁入了云王府之后,我一定待她像家人一般好。”云浅月重新看着那些公主,对老皇帝询问,“皇上姑父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