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请旨下嫁(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还会作画?”老皇帝问,见云浅月点头,他似乎想起什么,恍然道:“对了,朕记得你是会画画的,你和天逸通信都是用的画画。”

    云浅月不语,想着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那好!你就画吧!朕也看看!”老皇帝点头,对外面吩咐,“文莱,伺候笔墨!”

    “是,皇上!”文莱立即走了进来。

    云浅月走到桌前,见文莱铺好宣纸,熟练地磨墨,做好一切后将笔恭敬地递给云浅月。云浅月伸手接过笔,也不用想,提笔就在宣纸上刷刷几笔。

    老皇帝看着云浅月,见她拿笔的姿势,漫不经心的神色,老眼深邃地看了片刻,又向屏风内扫了一眼,开口道:“天逸,你还没洗好?”

    云浅月心思一动,笔却未停,想着夜天逸原来在老皇帝的暗室里面沐浴?她想起那浴池四壁的壁画,只感觉有些气血上涌,感觉老皇帝对夜天逸说完一句话后又看着她,她定了定神,不动声色地继续手中的画,并没有因为刚刚分心将画染了墨或者走了笔。

    “回父皇,已经好了!”夜天逸清淡地应了一声,从暗室走了出来。他本就俊逸,沐浴后轻袍缓带,更显俊逸俊美。他走出来看了老皇帝一眼,径直向云浅月走去。

    云浅月并未抬眼去看,仿佛没发现屋中多了一个人。

    “月儿的画功又进步了许多!”夜天逸站在桌前,对云浅月温柔一笑。

    云浅月不答话,想着画笔和画法还是一样,但人却是不一样了。她想起这五年来,她怕老皇帝的皇室隐卫发现她和夜天逸通信,便用画代替,她画的画他能看懂,彼时心心相惜。而此时,如隔云端,两人虽然距离得近,中间横了一道山涧,而且还是个万丈深渊,再也跨不过去。

    夜天逸也不在意云浅月不和他说话,依然笑着道:“这画的是云离吗?月儿应该将他没受伤的那副画卷也画出来。这样才有比较。”

    “有些东西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能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人的容貌毁过了就是毁过了,这是现在时,人只能往前走,再不能回到过去,时光也不会倒流。此时的云离才是公主们要嫁的云离,过去的容貌再好也是过去。”云浅月声音浅淡,话落,她一幅画也收尾,挑眉看向夜天逸,不带丝毫感情地问,“七皇子,你说我说的对吗?”

    夜天逸看着云浅月,眉眼深深,并未言语。

    老皇帝看着二人,皱了皱眉,也并未说话。

    云浅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觉得夜天逸应该能听明白她意有所指的话。她和他也回不去了!自此划清界限,最好不过。她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画卷,轻轻吹了吹墨,拿着那幅画卷向跪在地上的十几位公主走去。

    夜天逸抿唇看着云浅月笔直的背影,忽然觉得她是真的变了,几日前她还不是这般。而今日再见,他发现往日的情分在她的身上似乎真的烟消云散了,在她心底没留下什么痕迹,但却在他的心底留下了很深的痕迹,那痕迹甚至无论下多么大的努力,他都填不平。

    云浅月走到最前面跪着的一排公主面前,将手中的画展开,面向那些公主,声音平静,“这是云离,我的哥哥,被六公主伤了脸后的样貌。”

    众公主本来都低垂着头,十分乖巧的模样,此时闻言都抬起头,当看到那幅画齐齐面色一变。只见画中人半边脸肿着,清晰的五个指引,鲜血淋漓。另外半边脸虽然清秀,但整体看起来也极为恐怖。

    “这一张画像并没有夸大一分,当然也没有少画一分。就是云离此时的模样。”云浅月看着众公主齐齐变了脸色,她继续平静地道:“要知道一个人的容貌极为重要,虽然云离身为男子,但我们天圣是礼仪之邦,男子也要注重仪表。如今他被毁容,所以我才大怒之下给六公主写了休书。”

    众公主人人脸色发白,看着画像不说话,更有甚者已经垂下头,不敢再看画像。

    云浅月淡淡一笑,“不过我哥哥虽然被毁了容貌,但皇上姑父既然给了六公主相应的处罚,此事也算是到此为止了。归根结底,是六公主和我哥哥没有姻缘。哥哥很有才华,否则也不可能从云王府偌大的旁支中被选出成为云王府世子,而且他为人稳重,脾气甚好。若众位公主中有哪位公主能够不计较哥哥的容貌,愿意嫁给他,我敢保证,云王府定然会以礼相待,我也会尊她为嫂。”

    云浅月这一番话说得诚挚,让人不得不相信她有如此诚意。她想着她们虽然是老皇帝的女儿,但其实比一般臣子家的女儿可怜,她本来厌恶云王府娶个公主,但是若真的有人看到了这副画像不计较云离被毁容的样貌,她就愿意接纳一个老皇帝的女儿。

    她话落,众公主你看我,我看你,片刻后,都齐齐垂下头,甚至有的人跪着的身子还向后退去。

    云浅月目光平静地看着她们,龙生九子还各个不同,更何况这么多的公主,总应该有一个不以外表来看人的女人吧?可惜她错了,她等了半响,只见这些公主们人人垂着头,无一人说话。她忽然一笑,转过身看向老皇帝道:“皇上姑父,看来怕是要辜负您一番好意了!您这些女儿都不愿意嫁给云离呢!说明她们和云离都没有缘分!这也不是侄女我不承您的情,实在是天意无可奈何啊!”

    老皇帝眉头拧成川字,看向他的那些公主,声音微沉,“你们中何人想嫁给云王府的云世子,站出来,朕封赐她一等公主的封号。”

    众公主一惊,齐齐抬头看向老皇帝。

    云浅月想着老皇帝可真是下了血本了!一等公主只有对皇室有功的女儿才能有此荣封,而下嫁云王府赐婚云离就能得到个一等公主的封号,看来老皇帝实在是对云王府器重啊!她浅浅一笑,接过话,温婉和气地抖了抖手中的画像笑道:“皇上姑父真是器重哥哥,这可是一等公主的封号啊!公主们可要想好了,千万别错过。以后这等机会可就不一定有了。”

    众公主闻言转头,看到她手中的画像,人人不约而同地哆嗦了一下,又垂下头。

    老皇帝面色染上怒意,没想到一等公主的封号都不能让他这些女儿动心,他声音严厉了几分,“没有吗?有哪个站出来!朕不止赐封她一等公主的封号,而且还备厚礼出嫁。”

    众公主都垂首不语。她们并不傻,一等公主何其尊贵,若是得了这个封赐,以后在公主中会高人一等。不止后宫除了四妃之下的嫔妾都要对其见礼,就是朝中三品以下的大臣都要对其见礼,就是古往今来,只有始祖爷的一个女儿被封赐了一等公主,但也是因为为始祖爷挡了剑,死后追封的,可见何等尊贵。但和她们的一生幸福相比,又觉得空得一个公主封号不太值,谁想日日对着一个被毁了容的丑陋男人,被姐妹们嘲笑?公主间更是比较谁嫁的好,谁得了一个好驸马的。所以,她们虽然心动,但到底不敢答应。

    “没有人吗?”老皇帝面色沉怒地看着众公主。他昨日大怒后想了许久,今日布置了这一局棋,以为云浅月会不同意,说哪个公主也配不上云离,那么他就可以令隐卫动手将她拿下,再拿下云王府,谁也无话可说。但云浅月答应了,却给他反手来了这么一招,让公主们自己选择,他以为总有一个会站出来,但不想他生了一群好女儿,一个站出来的人也无。生生掐断了他的良苦用心。他焉能不怒?众公主见老皇帝怒了,都不约而同向后退去,人人面色惊骇,如一群惊弓之鸟。

    “来人,将这群东西都给朕拖出去砍了!”老皇帝已经怒极。一拍船板,大喝一声。

    “父皇饶命……”众公主大骇,惶恐地哭着喊了起来。

    外面有士兵听见老皇帝的喊声冲了进来,就要将这些公主拖下去。

    云浅月看着眼前的情形,有些好笑,她也真的笑了,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何必动怒?这也是人之常情。是哥哥和您的公主们无缘而已。以后再寻姻缘吧!强扭的瓜不甜。您今日真要将这些公主们都杀了的话,我心会不安的!毕竟这一个个都如花似玉……”

    “父皇息怒,妹妹们既然不愿,依儿臣之见也不必强求了。京城大臣多少闺中女儿,总有一个是配得上云离世子的,也不急于一时。”夜天逸看了云浅月一眼,也对老皇帝劝道。

    老皇帝依然怒意不散,并没发话命令士兵放开那些公主。公主们的哭喊声响彻圣阳殿。

    “皇上,七公主求见!”这时,文莱声音从外面响起。

    老皇帝一愣,对依然哭喊的公主们一挥手,怒道:“都给朕闭嘴!谁再哭一声,拖出去立即砍了,谁求情也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