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眉目传情(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啊,浅月小姐是个大度的人!”孝亲王笑着点点头,反过来附和老皇帝。

    老皇帝显然也发现了孝亲王的不正常,老眼深邃地看了冷邵卓一眼,对夜天逸询问,“天逸,圣旨拟好了吗?”

    “回父皇,拟好了!”夜天逸放下笔,拿着圣旨看了一眼,回话。

    “拿来给孝亲王看看!”老皇帝吩咐。

    夜天逸应了一声,拿着圣旨走到孝亲王面前递给他。孝亲王立即双手接过,当看到圣旨的内容脸色变化了一番,片刻后,他连忙恭敬地道:“老臣恭喜皇上!恭喜七公主!”

    老皇帝忽然哈哈大笑,笑罢道:“朕以前知道冷小王爷喜欢朕的七公主,还以为七公主会嫁入孝亲王府,没想到兜兜转转,七公主被朕赐婚给了名不见经传的云离。”

    孝亲王老脸一白,脸上的笑意更为勉强,连忙道:“是犬子没有这等福气!”

    老皇帝点点头,看向垂着头不语的冷邵卓,和蔼地笑道:“邵卓,朕记得你小时候喜欢朕的七公主,如今是否还依然喜欢?”

    云浅月心里冷哼了一声,想着圣旨都拟好了,老皇帝如今问冷邵卓这话是什么居心?难道他想听冷邵卓说喜欢,将七公主改了圣旨下嫁给冷邵卓不成?她看向冷邵卓。

    孝亲王闻言额头有一滴汗滴落,掉在了地面的金砖上,殿内静静,众人都看向冷邵卓。

    冷邵卓抬起头看了七公主一眼,七公主并没有看他,面色平静,好像没听到老皇帝的话,他移开视线看向云浅月,正对上云浅月审视他的视线,他垂下头,恭敬地回道:“回皇上,那不过是小时候的荒唐事儿而已,臣祝七公主和云世子百年好合!”

    云浅月眨眨眼睛,看来人一旦经过大难之后可以让一个人改变,果然是这样。

    老皇帝闻言一怔,片刻后哈哈大笑道:“好!你不是喜欢七公主就好,否则朕如今圣旨已下,还真要为了你为难了!”

    冷邵卓不再说话。

    老皇帝老眼扫了一圈屋中的几人,目光从七公主平静的脸上到孝亲王额头布满细汗的脸上,又到夜天逸清淡的脸上,最后到云浅月看不出情绪的脸上,摆摆手,有些疲惫地道:“月丫头,你拿着圣旨回府吧!朕就不派人去宣读圣旨了!朕听说云王府关于云离的过继之礼事宜已经准备妥当了,朕也命钦天监择了日子,三日后就是吉日,到时候行过继之礼,云离就是真正的云王府世子了,过继之礼之后再择日完婚。”

    “好!”云浅月点点头,拿过圣旨,不再说话,抬步离开。

    “等等!”七公主忽然喊住云浅月。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她。

    七公主看向老皇帝,声音平静地道:“父皇,我想和浅月小姐一起去云王府宣旨,顺便探望一下云离的伤势。”

    老皇帝一怔,深深地看了一眼七公主,摆摆手,“准!”

    “谢父皇!”七公主谢了恩,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当先出了圣阳殿,七公主紧随其后也出了圣阳殿,七公主的贴身宫女嬷嬷等在门口,见七公主出来就要跟上,七公主摆摆手,吩咐道:“你们留在宫里,我去云王府,谁也不必跟着!”

    “公主,您身子刚刚好,明妃娘娘嘱咐奴婢们要好好伺候您……”一个嬷嬷立即道。

    “你们是我的人还是母妃的人?我如今身体很好,有腿有脚,不用伺候了!”七公主秀眉微蹙,声音虽然平静,但却是不容置疑。

    “公主,可是您要出宫啊,娘娘不放心。”那嬷嬷身子一颤,又急声道。

    “我和浅月小姐一起去云王府,我以后也要嫁入云王府去生活,云王府也不是太远,有什么不放心的?母妃若是问起,你们告诉她放心就是,我不会出事的。”七公主摆摆手,不再多说,继续向前走。

    那嬷嬷还想再说什么,看到公主的脸色不好,只能噤了声。

    “让明妃娘娘放心,七公主是去云王府宣旨,顺便看望云世子。我会派人将她安全送回宫的。”云浅月看了那嬷嬷一眼,淡淡开口。

    那嬷嬷见云浅月都如此说了,她又拦不住七公主,连忙恭敬地道:“是!”

    云浅月不再说话,和七公主一前一后向宫门口走去,此时天边已经露出黎明的曙光,东方一片银白,黎明的光影打在两个人的身上,有些清晨的冷意和光影的清辉。

    来到宫门口,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安全出来松了一口气,连忙迎上前。

    云浅月看了二人一眼,当先上了马车,对七公主伸出手,七公主将手放在她手里,被她轻轻一拽,上了车,帘幕落下,凌莲和伊雪坐在车外,马车离开宫门,向云王府走去。

    车内,二人对坐,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七公主忽然打开云离的画像看了一眼,对云浅月轻声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何自己请旨下嫁给云离?”

    云浅月挑眉,点点头,“是有些好奇!”

    七公主不再说话,娇小的手指轻轻拂过画像上的每一条曲线,似乎是在勾勒云离的五官,似乎又不是,只是在描绘画像上笔墨的手法。沉默片刻,她才又道:“我知道容枫喜欢的人是你!”

    云浅月眼睛眯起,“这就是你要嫁给云离的理由?”

    七公主摇摇头,车厢光线昏暗,但还是能清晰地照出她平静的脸色,“不是,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容枫永远不会娶我,即便他不是喜欢你,也不会娶我。嫁给谁都是嫁,我不如嫁入云王府。”

    云浅月继续眯着眼睛看着她,“既然嫁给谁都是嫁,为何要选云王府?选云离?”

    七公主忽然一笑,“皇室的公主从古至今有几人能够善终?我没期待能够善终,但嫁入云王府至少能够让我不善终之前活得安然一些。因为云王府有你,你不怕父皇。”

    云浅月挑眉,忽然凉凉地一笑,“云王府和我还有这个作用?”

    七公主看着云浅月,迎上她凉凉的笑意,忽然认真地道:“这些年谢谢你!”

    “谢什么?”云浅月扬眉。

    “谢谢你明知道我是装疯卖傻,却没有拆穿我。”七公主低声道。

    云浅月长长的睫毛轻眨了一下,收起凉凉的笑,“能够装疯卖傻十年,也是你的本事。骗过了皇上,骗过了皇后,甚至骗过了你的母妃。”话落,她莞尔一笑道:“我任性胡闹吵得污浊名声十年,你装疯卖傻十年,到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我不及你!”七公主摇摇头,“你可以做许多事情,而我只会装疯卖傻。”

    云浅月看着她不语。

    “当我听说在武状元大会上你向父皇请旨赐婚嫁给容枫,我心中虽然伤心,但也是欢喜的。以为你真喜欢容枫。后来才知道竟然不是,而你喜欢的人是景世子。其实比起来能够嫁给容枫,我更愿意他幸福。”七公主又低声道。

    云浅月想起武状元大会,其实时间过得不太久,两三个月而已,但如今想来,也有些令人感慨。那时候她失忆,还不知道自己喜欢容景,容枫其实真的不错。

    “算起来,这些年陪在我身边最多的人除了侍候我的人外其实就是你了。”七公主又道:“我知道你开始是为了什么去陪我,但后来你只是单纯的陪我,你有很多办法让我开口说出当年之事,却没有,我一直在心里很感激。”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不用感激,我知道你一旦开口命就没了。我还不至于要一个无辜人的命。”

    七公主忽然一叹,“你到底是善良!”

    “善良?”云浅月笑着摇摇头,“若是你知道我曾一夜之间杀了数百追杀我的人,你就不会觉得我善良了!我的善良只针对无辜的人或者对我有用的人。”

    七公主不再说话,低头看着画像。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看着七公主看画像的神情。当七公主请旨赐婚要下嫁给云离时她的确想了许多,其中当然包括许多原因和许多办法能将七公主的请旨赐婚扼杀,拒绝她进云王府。但是当她用平静的眼神说出“请旨下嫁”的话时,当她说出“喜欢是可以培养的,我不在意他的容貌愿意嫁给他,也愿意嫁给他后一心对他,去慢慢的喜欢他。无关容貌。”的话时,她愿意给她一个机会。无关她流着皇室的血液。

    “我嫁入云王府后,你会将我当成云王府的一员?当成你的家人吗?”七公主抬起头,忽然又问云浅月。

    “你若是将云王府当家,我自然会将你当成我的家人。”云浅月道。

    “无关皇室?”七公主又问。

    “无关皇室!”云浅月点头。

    七公主忽然一笑,打破了今日一直以来平静的面容,绽开一抹真心的笑意,让她柔美的小脸柔和了几分,她看着云浅月道:“这些年我生活在皇宫,其实无异于坐牢。我盼望着有朝一日容枫回来,盼望着有朝一日飞出牢笼。可是容枫回来了又如何?听说他回来的那一刻也是我梦醒的一刻。盼望着有朝一日飞出牢笼,但终归是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