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洞房赌局(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睁大眼睛,嘟囔道:“冷邵卓何时这么好心了?果真是脑子坏了!”

    容景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又对她伸出手,“将你手里的东西给我!”

    云浅月看着容景,又看了一眼他伸出的手,那手白如玉,指尖清透,她收回视线,又看向自己的手和手里的信,吸了口气,将手中的信塞进容景的手里,语气有些无力,“给你!”

    容景伸手接过信,正反面翻转了一下,又对云浅月道:“你手里的香囊也给我!”

    云浅月将手中的香囊给塞进他手里。

    容景拿着两件东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喂,你要去哪里?”云浅月看着容景的背影,才想起他来云王府的目的。

    “云爷爷派人给我传了信,要我过来一趟。如今去他的院子。”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哦”了一声,看着他步履轻缓优雅地向前走去,她想着要不要追上去。正想着,便听到前面传来少年的喊声,“云浅月,墨磨磨蹭蹭做什么?快点儿!”

    云浅月收回视线,想着那里还有个祖宗,先打发了再说。遂不去跟容景,而是转了道向西枫苑走去。

    七公主提着裙摆跟上云浅月,见容景走远,她悄声道:“你好像很怕景世子?”

    “你还不是我的嫂子吧?怎么这么八卦?”云浅月瞥了七公主一眼。

    七公主脸一红,看了前面一眼,“没准做不成你的嫂子,前面那位对云离似乎……”

    云浅月哼了一声,截住她的话,“你放心!他见了云离之后就走了!”

    七公主看了少年一眼,不再说话。

    二人来到少年面前,少年看了云浅月空空如也的手一眼,对她挑眉,“信呢?”

    “毁了!”云浅月自然不说被容景拿去了。

    少年撇撇嘴,不再说话。

    三人来到西枫苑,只见西枫苑内如昨日半夜云浅月来时一般,依然静静。但唯一不同的是西枫苑院内已经有了伺候的人。看来凌莲消息传得够快,三公子办事的效率也够快。有两个老人,一个花匠,一个婆婆,两个婢女,四个护卫。虽然都是普通衣着,外表看不出任何不同,但懂武功的人都知道,这八个人都是身怀武功。

    “云离!你出来!”少年刚进远门,就对着里面大喊。

    云浅月想起半夜的时候他也这样喊容枫,不由有些好笑。这个少年一肚子鬼点子,即便做着很讨厌的事情,说着让人恼怒的话,但从心里也让人反感不起来。

    七公主有些紧张的攥紧了手中的画卷,目光看向主屋门口。

    “云离,快出来!”少年一边向里面走,一边又喊了一声。

    主屋的门被从里面推开,云离一身轻软锦袍缓步走出,当看到当先对着他直直走来的少年一怔,又看向云浅月和她身边的七公主,有些疑惑,但很快就将疑惑压在心底,看着三人点头见礼,却没有说话。

    “不是他!”少年见到云离一眼就否定了,一把将手里的圣旨扔给云浅月,转身走回来扣住云浅月的手腕,对她蛮横地道:“容景去了哪里?带我去找他。”

    “去了我爷爷的院子里!”云浅月想着这个麻烦要怎么样摆脱呢!还是交给容景处理吧!她对后面跟着进来的凌莲一摆手,吩咐道:“凌莲,你带他去我爷爷的院子里找容景!”

    “不行!你带我去!”少年立即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公子,男女授受不亲!你刚刚不是还说我和别的男人暗通款曲吗?如今就这样对我失礼?”

    “我不算!”少年不以为意。

    “噢!你不算男人啊!”云浅月拉长音。

    “少废话!快些走!”少年瞪了云浅月一眼。

    “我觉得我没欠你东西吧?”云浅月偏头看着他,“你怎么老是和我过不去?”

    “你就欠了!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保准不再来烦你,否则,我就日日烦死你。”少年抓住云浅月不松手。

    “那个人是我!”云浅月道。

    少年叱了一声,拽上云浅月就走。

    “等等!我先说两句话再走!”云浅月甩开少年,少年到也没坚持,抱着膀子看着云浅月。云浅月将手中的圣旨递给看着云离的七公主,对她道:“给,你自己对他宣读吧!”

    七公主伸手接过圣旨,点了点头。

    “哥哥,她是七公主!自愿请旨嫁给你,说不在乎你的容貌是否被毁。愿意试着喜欢你。我觉得吧!皇室那些公主还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的,你要是觉得她还不错,就给她个机会。”云浅月看向云离,见他目光有一丝讶异,她笑着道:“她抓着你的画像抓了一路!你们可以进屋好好谈谈。”

    七公主脸一红,攥着画像的手又紧了紧。

    云离看了七公主一眼,垂下眼睫,须臾,又抬起,对云浅月点点头,“好!”

    云浅月转身向外走去,想着人和人的缘分真的是很奇妙。就像十年前她从来就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喜欢上容景一样,也没有想到七公主会嫁进云王府,而这个人是云离。曾经云王府的旁支。她想着她一直不太明白为何爷爷将云王府的旁支从云县接来了京城且住进云王府,是否从很早的时候那个糟老头子就知道云暮寒早晚得走,南凌睿肯定不会再回来,而在云王府的旁支中选一个人来接替云王府世子的位子?

    少年跟在云浅月身旁,大踏步向外走去。

    出了西枫苑,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见云离和七公主依然一个站在门口,一个站在院中,不过彼此却是在对看着。她收回视线,想着关于幸福的定义是什么?不一定爱与被爱,也可以试着去爱。大千世界,千千万万人之中,有那么一个人爱你,你也爱他,共同的心愿是成为彼此的唯一,该是何等的不易和多少万次的前世回眸缘分所换,诚如她和容景,忽然感觉很幸福,嘴角不禁露出笑意。

    “喂,你高兴什么?”少年看着云浅月。

    “我就是高兴!你管呢!”云浅月白了少年一眼。想着谁家的孩子给教育成了这样?

    “容景有什么好?”少年看着云浅月,有些不满。

    “他就是很好!”云浅月提到容景,嘴角不禁扯开。

    这回轮到少年翻了个白眼,漂亮的嘴里吐出两个字,“疯子!”

    云浅月不跟他计较,当没听见。疯子就疯子吧?陷入爱情的爱与被爱的人有几个是冷静的?为了容景,她愿意当疯子。

    少年不再说话,二人一路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

    玉镯正等在门口,见云浅月和少年来到,对二人见礼,笑道:“浅月小姐,景世子说就知道你们会来,他让我等在这里给您传一句话,说容枫世子也来了!如今正在后院。”

    “什么?他也来了?”少年一听顿时蹦了一个高,睁大眼睛看着玉镯。

    玉镯抿着嘴笑着点头,“是,景世子前脚进来,容枫世子就来了!”

    “我不进去了!我去荣王府等容景!”少年忽然转身,丢下一句话就走,跟后面有人撵着一般,转眼间就走了个没影。

    云浅月有些讶异地看着少年这么轻易地就走了,随即恍然,他是掀了容枫的被子不好意思见容枫了!她忽然有些好笑,也愉悦地笑出了声。

    玉镯也抿着嘴笑,“真让世子猜准了!”

    云浅月眨眨眼睛,问道:“容枫其实没来?”

    玉镯笑着点头。

    云浅月抬步向里面走去,想着容景果然有办法,这样的话她就不用担心了。她出了西枫苑之后本来就心情愉悦,此时送走了让她头疼的主,脚步更轻松了,很快就来到了后院,只见后院的凉亭里坐着两个人,两个人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而坐,桌子上摆了一盘棋盘,显然正在下棋,那二人一老一少。正是她家的糟老头子爷爷和容景。

    二人听到脚步声,谁也没抬头看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脚步轻松地来到容景身边,他正品着茶,看着棋盘,头也没抬。而糟老头子眉头紧皱,显然被容景给难住了,正在苦苦思索。她一屁股坐在了容景身边的方凳上,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容景喝茶的动作一顿,终于从棋盘上抬头看向她。

    云浅月将身子靠进他半个怀抱里,双手抱着他,将头贴近他胸前,仰着脸看着他,对他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容景对云浅月挑了挑眉。

    云浅月对他眨眨眼睛,低声咕哝,“容景,我想你了!”

    容景眸光一闪,放下茶盏,也不在意对面坐着的老头,伸手将云浅月的纤腰往怀里一揽,声音低哑,“有多想?”

    “很想很想。”云浅月脑袋在他胸前蹭。有一种感情和欢喜来得莫名其妙,但却是真真实实地存在着的,就像她从西枫苑出来,就忽然很想他。见到他之后这种想不但不减,反而更深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