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大打出手(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再一次佩服他的父亲,能伪装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她果然是他的女儿!

    “于是就这样定了下来,由他代替你父亲,成为了云王府世子。你父亲本来早离开一日,早去治旧疾,但他想看着你出生,所以就拖了几个月,几个月后你娘生下你,他才离开了。臭小子,这一走就是多少年没回来!若不是我每年能听到南梁国师在南梁待上两个月的事情,还以为他死了。不肖子孙。”云老王爷又骂了一句。

    云浅月想起她出生时睁开眼睛所见的男子,一身病态孱弱,虽然面色苍白,但容颜俊逸,姿态雅致。她那时候对他印象极好,想着这一世有了父母,却不想后来再未见到他,直到半年后才又见到了人,那时候总是再生不起半丝亲情,原来那人已经不是她的父亲。她想着那个时候他定然已经到了不能再拖延的地步,她的父亲定然是爱她的,否则也不会固执地等着她出生,将病情延误了好几个月才离开。

    “那后来如何了?”云离轻声问。

    云浅月也看向云老王爷,问道:“我娘后来为何去北疆,而且还中了紫草的毒?”

    “我也不知道,这正是我奇怪的地方。”云老王爷道。

    “我娘是不是没死?”云浅月又问。因为她娘出殡时候她的父亲并没有出现,至少她没看见她。但以那样深情的两个人来说,不可能一个死了,一个还独活。如今她知道父亲活着,娘亲应该也没死。

    “我哪里知道?也许吧!”云老王爷摆摆手,不欲再说,对二人道:“这一桩事情都和你们说了,你们心里知道就得了!”话落,他看向云离,“云离,你以后就是云王府的世子,我的孙子,腰板挺直了,别跟你现在的父王似的,窝窝囊囊的样。以前生活在云县怎么了?也不低人一等,别忘了我们的祖宗流的可是一样的血。出息点儿!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就找这个臭丫头。”

    “是,爷爷!”云离恭敬地垂首。

    “一个个都走了,这云王府幸好还有个臭丫头。也算是他们对得起我老头子,给我留下了一个能发脾气的人。”云老王爷哼哼了一声,迈着步子走出了祖嗣。

    云浅月听到这样的话一脸黑线地看着云老王爷离开,和着她是那个留下来的倒霉蛋!

    云离见云浅月没走,他也没立即离开,陪着她站在那里。

    云浅月忽然回头,看着云离,轻声问,“是不是很羡慕?”

    “嗯!”云离点点头,的确很羡慕。

    “是啊,没想到我的父亲和母亲是这样的!他们当年该是有怎样的故事和年华,那样张扬而又低调到极致的爱情。多少人终此一生,或者是生生世世,都不见得有。”云浅月轻轻一叹。

    “你和景世子也很好。”云离见云浅月有些伤感,轻声道。

    提起容景,云浅月想起有三日没见他了,怪想的!她低低呢喃道:“唔,我也想来一招偷梁换柱嫁入容王府,可惜,时不与我呀……”

    她话音刚落,便听到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极轻极浅。

    云浅月一怔,猛地转身,云离也听到了笑声,跟着转身,他并没有看到人,云浅月却看向祖嗣的房梁上,没好气地道:“容景,你什么时候躲进来的?”

    云浅月话落,房梁上飘落一抹月牙白的身影,芝兰玉树,光风霁月,云端高阳,雅致风华,多少美好的词堆砌到他身上都不为过,正是容景。

    “比你们进来的时候来得要早一些。”容景看着云浅月浅笑。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看到他脸上的笑就会想起他和她爷爷打赌洞房的事情,而刚刚她的话又被他笑,板下脸,佯装恼怒道:“你不知道这里是云王府的祖嗣祠堂不允许外人随便进来的吗?”

    “知道!”容景面色含笑,温声道:“可我不是外人!”

    云浅月想反驳,觉得这句话很对,他不是外人,张了张嘴又闭上。

    容景见云浅月不语,走上前一步,伸手将她一缕散乱的发丝顺到耳后,低头笑看着她。

    “看什么看?没见过呀?”云浅月依然没好气。

    “是没看过,三日不见,都想你了!”容景伸手将云浅月往怀里一揽,满足地一叹,偏头对一旁的云离温润一笑,自然地喊了一声,“哥哥!”

    云浅月翻白眼,他倒是不拿自己当外人。

    “不敢!景世子……有礼了。”云离面色一红,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拘谨地看了二人一眼,见到二人亲密的姿势,他连忙道:“我先出去帮父王招待客人。妹妹……招待景世子吧!”话落,他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你的哥哥也太多了!”容景见云离出了祖嗣祠堂,贴在云浅月耳边低声道。

    “这么多才勉强留在身边一个,那两个都不如这个。”云浅月也的确想容景了,也不推开她,顺势将身子软软地贴在他怀里。

    “那既然这样,那两个哥哥就不要了吧!我也不用以后见面喊哥哥了。”容景笑道。

    “不行!”云浅月立即反对。

    容景低笑,不再纠缠这个问题,低头看着云浅月,柔声问,“想我了没?”

    “不想!”云浅月摇头,想也不说。

    “口是心非!”容景一手揽着她,一手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

    云浅月算是默认了这种说法,轻声询问,“你不是有事儿吗?怎么来了这里?”

    “是有些事情,我处理完了之后正赶上过继之礼毕,想着若是在外面等你指不定什么时候,便先一步来了这里。给你一个惊喜。”容景唇瓣落下,在云浅月柔嫩的脸上轻吻。

    “是惊吓!”云浅月想着若是他不笑,她还真没发现他。这个人的武功越来越高了。连她都摸不到深浅。她有些嫉妒,自己的武功怕是以后一辈子也追不上这个人了。

    “不管是惊吓还是惊喜,总之是见到你了。”容景唇瓣来到云浅月嘴角,轻轻亲吻,声音忽然低哑,“以后再不准对我使用禁令了,太折磨人!”

    “谁叫你居然拿那个事情打赌了?”云浅月推开他的脸,瞪了他一眼。

    容景攥住云浅月的手,低头又吻下,唔哝道:“我是上了云爷爷的当……”

    “嗯?”云浅月挑眉。

    “专心些!”容景不再多说,捧住云浅月的脸,将自己的唇稳稳地覆在了她的唇上。沿着唇线,细细地描绘,轻轻允吻,浓浓旖旎,浅浅缠绵。

    云浅月几欲窒息,容景才放开她,将她搂在怀里,喘息有些浊重。

    云浅月软在容景怀里,任他支撑着她整个人的重量,许久才平复喘息,她轻声道:“容景,你说我的父母他们现在是不是生活在某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定然是个世外桃源,极为安逸舒适。”

    “也许!”容景点头。

    “真的很让人羡慕!”云浅月轻叹。

    “羡慕他们做什么?”容景伸手揉揉云浅月的脑袋,手下有些力道,云浅月好好的头被她抚弄得有些乱,在云浅月刚要发作打开他时,他忽然住了手,肯定地道:“我们比他们更令人羡慕。”

    云浅月斜睨着容景,扬起笑脸,“这么有自信?”

    “自然!”容景笑得温润,从容不迫。

    “好吧!容公子,我姑且信你!”云浅月莞尔一笑,退出他的怀里,伸手拉住他的手,“走吧!我们出去!”

    容景点头,伸手帮助云浅月理了理被他弄乱的头发,抬步出了祖嗣祠堂。

    出了祖嗣祠堂门口,云浅月偏头问容景,“荣王府的祖嗣祠堂也和云王府的一样吗?”

    “要不我现在就带你去叩拜一下荣王府的列祖列宗?让你看看一样不一样?”容景偏头,笑看着云浅月询问。

    “不要!”云浅月脸一红,好像显得她多迫不及待似的。

    “其实我很想现在就带着你去的!”容景一叹,见云浅月不语,他复又喃喃地道:“我都等不及了!好像等得也够久了!”

    云浅月想着容景到了及冠之时才十八,而她才十五,他们这么小,本来不该有这种感觉才是,但她也感觉似乎够久了。她也点点头,附和道:“是啊,很久了。”

    “要不今日我们就……”容景眸光璀璨地看着云浅月,试探地问。

    云浅月脸一红,白了容景一眼,刚要说话,眸光扫见凌莲急匆匆跑来,她立即住了口,难得见凌莲如何慌,看着她问道:“出了什么事儿?”

    “小姐,景世子……”凌莲看了容景一眼,犹豫了一下道:“今日早上拦截住小姐的那个少年和染小王爷打起来了,宴席被他们弄得一团乱……”“他和夜轻染打起来了?为什么?”云浅月一怔。

    “奴婢也不太清楚,似乎是言语不和。”凌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