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生死相许(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他的声音不高,很轻,如簌簌的雪,轻飘飘的落在梅花枝上,带着一丝清清的霜色,霜而不冷,驱走了灼热。令人有一种轻缓的舒适,淡淡的清凉,淡淡的温暖。

    云浅月手指动了动,没说话,眉心紧拧的晦暗却散开了些。

    容枫坐在床边,将云浅月的另一只手也握住。将她蜷缩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他微带些清凉的指腹轻轻拂着她手心被掐出的印痕。一下一下,似乎有着安定人心的味道。

    云浅月呼吸渐渐平稳,均匀,紧蹙的眉头散开,面色的昏暗也逐渐褪去。

    “再刚强坚韧也不过是个女子而已,背负的何其之多才让你如此,景世子……如何忍心让你这般受苦而不闻不问?”容枫低低一叹,声音几乎不闻。但静静的房间他的叹息却不停回绕。

    似乎过了许久,凌莲端着一碗药又出现在房间,看到容枫温柔地凝视着云浅月一怔,那种神色与他如今文伯侯府世子的身份,朝中新贵,兵部行走要职表现在人前的大不相同,她见到无数次容枫,但他似乎从来都是面色淡然,如清雪般冷静高远,而如今这种表情,那是看心爱女子的表情。可是他的表情又和景世子的不同,纯净不含半丝杂质和**。她脚步不由得一顿,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忍打扰的想法。

    容枫发觉了凌莲的脚步,面色神情顿收,回头看了她一眼,语气轻缓,“端来吧!”

    “可是小姐睡熟了!要不要让她再睡一会儿,这药……再热热?”凌莲试探地问。

    “再热过之后就没药效了!端来吧!”容枫道。

    凌莲点点头,端着药碗走到床前。就见容枫松开云浅月的手,将她熟睡的身子抱在怀里,他的动作自然而然,没有半丝刻意和紧张以及旖念。让她不禁佩服,何等的感情才能做到容枫世子这般?包括景世子、染小王爷、七皇子怕是都不能吧?

    容枫从凌莲手里接过药碗,放在云浅月唇瓣,对她轻声道:“月儿,先喝药,喝了药再睡。你会好得快一些。”

    云浅月一动一动,似乎睡得极熟。

    容枫用揽着她的那只手又拍拍她,柔声道:“喝药!”

    云浅月被拍醒,闭着眼睛不睁开,很是乖巧地张开嘴。

    容枫还依照早先的样子给将碗里的药一点点推送进她嘴里,动作轻柔。

    一碗药喝到一半,云浅月忽然闭上嘴,皱眉道:“不喝了,好苦!”

    容枫松了一口气,笑道:“知道苦就是有知觉了!都喝了!喝完我给你喝水,再给你一颗蜜饯。”

    “我要吃酸梅!”云浅月闭着眼睛唔哝道。

    “好,给你酸梅!”容枫有求必应。

    云浅月张开嘴,皱着眉头继续喝剩下的半碗药。凌莲听到小姐要吃酸梅,一阵风似地跑了出去。

    不多时云浅月将剩下的半碗药都喝完,她吐了吐舌头,意识回笼,埋怨道:“容枫,你给我喝的是什么药?太苦了!”

    “我加了一味苦参。你说嘴里没味,不苦,我便让你苦一苦。”容枫道。

    “你故意的!太苦了!”云浅月想着不止苦参吧?明明还有龙胆草,入药也是极苦的。

    “苦参和龙胆草这两味药都有清热作用。效果好。”容枫笑道。

    云浅月默认,她本来就浑身没力气,懒得说话,便闭上嘴不再言语。

    凌莲这时候捧了个罐子回来,递到云浅月面前,喜道:“小姐,奴婢拿来酸梅了。你有想吃的东西证明好了一半了!这半日吓死奴婢了。”

    “已经过了半日了?”云浅月睁开眼睛,眼前还是有些模糊。向窗外看了一眼,只见天气阴沉沉的,她皱眉问,“府里的宴席散了吗?”

    “散了有一会儿了!”凌莲道。

    “嗯!”云浅月点点头。想着很快应该就会有一场雨。

    凌莲捏起一颗酸梅递给云浅月,云浅月张口吃了一颗。顿时嘴里的苦味去了一半,但也将牙给酸了一半,在凌莲又要递来第二颗时,她摇摇头。

    凌莲抱着罐子离开,顺便拿走了容枫手里的空碗。

    “让你陪了半日,辛苦吧?我没事儿了,你回府吧!”云浅月对容枫一笑。

    “你刚喝了药,这两幅药效下得猛,我怕你身体受不住,如今虽然好些了,但难免不反复。我就在这里陪你吧!反正这样的天气也不用做什么。”容枫道。

    云浅月点点头,也不坚持,对于容枫,她不必客气,在容枫面前,她从来就是轻松的。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发热的?凌莲找了你?”

    容枫将云浅月放到床上躺下,语气柔缓地道:“夜轻染约我练武,到一半的时候德亲王府的老王爷派人喊了他回去。我想起今日是云王府大喜的日子,我没说一声就回府不太好,便又来了云王府。走到门口的时候正碰上你的婢女,她见到我说了你发热生了病,似乎很严重,我便跟着来了。”

    “嗯!”云浅月点点头。

    “你睡吧!我陪着你。”容枫给她盖了被子。

    “睡得有些难受,不想睡了,浑浑噩噩的。你给我讲故事吧!要不读书也行。”云浅月觉得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跟她说说话的话,她觉得很好。不明白自己何时这样脆弱了,也许从前世那些年,到小七的死,最后她自己死,来到这个世界,娘亲的死,哥哥的离开,许许多多的事情,早已经将她压得喘不过来气。如今这根神经线一下子就崩塌了,生病才生得如此急,而且来势汹汹。

    “好!那我给你读书吧!”容枫道。

    云浅月点点头。

    容枫站起身,走到一旁的书柜上翻了翻,找了一篇杂闻趣事的民间故事。开始给云浅月从第一页读。他的声音轻浅,纯净,如清雪,虽然没有声情并茂,但是听着很舒服。

    云浅月闭着眼睛,安心地听着,心绪渐渐放松,听到有趣的地方还忍不住轻笑。

    过了片刻,外面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下,砸在了窗子上,砸在了地面的青石砖上,砸在了房顶上,发出极其清脆的响声,凌乱错落。不多时,大雨细密起来,转眼间,倾盆大雨落下。噼里啪啦的声音变成哗哗声。像是有人站在天上往下泼。让人觉得天河开了闸口。发了水,这水从天上发到了人间。云浅月看向窗外,神色有些怔怔。

    “还想听吗?”容枫问。

    “歇歇吧!”云浅月摇摇头。

    容枫点点头,放下书。就在这时,昏暗的房中忽然划过一大片光,紧接着轰隆隆一个大雷,像是打在了头顶上方,连房子似乎都颤了颤。

    云浅月皱了皱眉,身子往被子里面缩了缩。

    “月儿,你怕大雷?”容景敏感地察觉到云浅月细微的颤栗。

    云浅月对他摇摇头,“小时候很怕,后来就不怕了。如今这样的大雷让我想起些过去的事情,只不过那事情可怕一些而已。”

    容枫点点头,并没有继续问。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看着外面,外面似乎水天连接成一线,天上地下全部笼罩在瓢泼大雨中。这个世界在雨中是静止的。

    许久,云浅月道:“天圣连续干旱了许久,如今这一场大雨派上用场了。可惜这雨太大了,不知道会不过得其返。多少农田房舍遭殃。那些贫苦的百姓住的茅草屋恐怕更遭。但愿这雨很快就停吧!”

    云浅月话落,容枫不说话,他和她想的一样,眉眼间不由露出忧色。

    “云浅月,你怜悯天下百姓,心地纯善,为何就不怜悯一下我?”一个低浅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紧接着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露出一身月牙白的身影。

    云浅月和容枫一惊,目光齐齐看向门口。

    只见容景正站在门口,月牙白锦袍已经湿透,浑身上下都是水渍,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水滴顺着他额头滴落,而他推开门后就那么懒懒散散地倚在门框上,似乎根本就不顾及外面的大雨和浑身湿透得没有一处干松地方的身子,一双温润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云浅月,情绪莫名。

    云浅月面色一变,腾地从床上起身下了地,脚步踉跄了一下,但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来到门口,一把将容景扯进屋,对着他怒道:“你疯了吗?”

    容景被云浅月扯进屋,看着她满面怒容的脸点点头,“我是疯了!”

    “你……”云浅月气到胸口,看着他被淋得落汤鸡的样子,一时间要骂的话鲠在喉里。

    “云浅月,我是疯了!”容景看着她,又强调了一遍。

    云浅月想伸手一巴掌拍醒这个男人,他如今浑身湿透的样子可想而知在雨中淋了多久。刚伸出手碰到他的身子骤然又停住,改为伸手去扒他的衣服,口中怒道:“你个疯子!”

    容景看着她的动作,轻轻肯定地点头,“你说得对,我就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