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一锤定音(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南梁、西延、南疆等各国呢?”云浅月抱着容景不松开,又问。

    “南梁、南疆雨量适中,今年大约是个丰收年了。西延损失也有些重,甚至和天圣受灾的情形不相上下。这回南疆王真可以多活半年了。而南梁王爱民如子,是个有福气的帝王。”容景道。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只要南梁没事儿就好,因为父亲、母亲、哥哥、表哥、舅舅、外公的原因。她对南梁自始至终都有着一分亲切,自然不希望南梁也受水灾。而且根据地理位置的原因,如今已经近八月份。算是北方的雨季,而南疆和南梁的雨季早已经在五六月份就过去了。南梁和南疆没受灾也正常。

    二人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浅月阁外隐隐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云浅月向窗外看去,只见云离打着伞走了进来,他后面跟着同样打着伞的文莱。她看了二人一眼,两个人的脚步都有些急,显然是有急事儿,她想了一下,回头看向容景道:“老皇帝大约坐不住了!”

    “嗯!早就坐不住了。”容景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看着那二人来到门口,凌莲和伊雪打着伞迎了出来。

    云离停住脚步,向屋内看了一眼,屋内虽然没落下帘幕,但因为下雨,将门窗打得都是水渍,在外面看不甚清屋内的情形,他对凌莲道:“文莱公公去荣王府找景世子,景世子不在府中,知道在这里,便来了这里。我便带他来了。”

    凌莲看了文莱一眼,点点头,转身来到门口。

    “公公找景何事儿?可是皇上有什么旨意?”凌莲还没开口,容景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回景世子!皇上派奴才来给景世子传话,请景世子即刻进宫。皇上有要事相商。”文莱连忙道。

    “好!我现在就过去!公公先回宫复旨吧!”容景应了一声。

    文莱得到回话,又转身看向云离,“皇上也请云世子进宫!”

    “好!公公先行一步,我和景世子一起进宫。”云离颔首。

    文莱见二人都答应,转身急急忙忙打着伞走了,小身子不出片刻便出了浅月阁。

    云离向屋内看了一眼,并没有进去,而是打着伞向外走去,走到浅月阁门口停住脚步,背对着浅月阁的方向看着前方,显然在等候容景。

    屋中,云浅月哼了一声,恨恨地道:“一遇到事情就觉得你是香饽饽了!一旦安定了,就恨不得将你当做眼中钉肉中刺除去。这个死皇帝!”

    容景轻笑,伸手抱了抱云浅月脚软的身子,温声柔软地道:“在其位,谋其政。况且为了无数黎民百姓,我也不能不管。”

    “也是!”云浅月点点头。

    “我进宫了!你好好休息,身子刚刚好一些,不准往外面跑。否则染了凉风,淋了雨再反复的话就白折腾我这几日看顾你了。”容景下了床,伸手拿过月牙白锦袍,一边往身上套,一边对云浅月嘱咐。

    “知道了!放心吧!”云浅月坐在床上点头。

    “我不放心!”容景看了她一眼。他知道她其实是个闲不住的主,在房中闷了这几日,虽然有他在身边不觉得闷,但一旦他离开,她肯定会闷,没准就忍不住跑出去了。

    “我绝对不跑出去!外面下着雨,怪冷的,跑出去就是受罪。放心,本姑娘其实很爱惜自己的身体。”云浅月笑着看了容景一眼,“在你眼里我就跟小孩子似的不懂事儿吗?还不至于!你何时这么婆妈了?”

    “那是最好!”容景也好笑了一下,收拾妥当,转身向外走去。

    房门打开,一阵清冷的风吹来,容景月牙白锦袍的衣摆飘动了一下,凌莲递给他一把伞,他伸手接过,抬步迈入雨中。细密的雨帘落下,他身影如画。

    云浅月看着容景走到门口和云离一起离开,她收回视线,懒洋洋地躺回床上。躺了片刻,觉得无聊,伸手拿起一本书来看,看了两页觉得无趣,将书放下,闭上眼睛,却又睡不着。来回在床上折腾了半响,最后对外面喊,“凌莲、伊雪,你们进来!”

    二人应声,推门而入,房门打开又关上,又是一股清凉的风。

    云浅月在飘飘忽忽的帘账内探出头,对二人道:“华笙有消息传来了吗?南凌睿是不是已经安全回南梁了?”

    凌莲摇摇头,“华笙姐姐是传回来了消息,但是睿太子还没安全回南梁。不过已经出了天圣的地界了,过了凤凰关百里了。”

    云浅月点点头,“如今下了这么大的雨,发生了这么大的灾情,老皇帝估计也没心思要他的小命了!只要过了天圣地界,到了南梁他就算是安全了。”

    凌莲点点头,对云浅月询问,“小姐是要将华笙姐姐和红阁的人招回吗?”

    “不用!将他送回去再说吧!老皇帝心机深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在最松懈的时机出手也说不准。”云浅月摇摇头,“况且天圣大面积都受了水灾,而南梁安然无恙,他心中定然气急,保不准做出什么事儿。拿南梁太子开刀,也让南梁慌一慌。”

    凌莲也认为有理,不再说话。

    “听说西延很是严重,护国神女的责任应该会很大。最近西延那边有什么消息吗?比如关于三公子的?”云浅月想了一下又问。

    凌莲摇摇头,“皇上大寿时西延的使者来了之后就走了,未曾见到有什么人联系三公子。如今西延那边和天圣这边没有私下里的动作,国内都很平静。没发现西延的人与三公子有何来往。”

    “三公子接手风阁之后也还是照常,对西延的事情也未曾详细过多打探。”伊雪也道。忽然想起什么来又补充道:“不过红阁传来消息,说护国神女的身体不大好。”

    云浅月挑眉,“是红阁的消息,风阁知道吗?”

    “风阁应该不知道。是我们红阁一位深受西延护国神女信奉的贴心人传出的。很是保密。外人不得而知。所以,我觉得即便是小主的风阁也得不到消息的,所以,三公子应该还不知道。”伊雪道。

    云浅月点点头,又问道:“怎么个身体不好法?”

    “似乎是隐疾,咳血,应该是不得而治的病症。”伊雪道。

    云浅月蹙眉,“咳血?”

    “是!”伊雪点头。

    “小姐,这件事情要告诉三公子吗?那毕竟是他的母亲。”凌莲低声问。

    云浅月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还是暂且不要告诉了!你传信要红阁的那人将护国神女的病症详细情况传回来一份。我看看她到底是得了什么病症。”

    “好!”凌莲点头。

    “叶倩和云暮寒呢?如何了?南疆可有什么异常的消息?”云浅月又问。

    “叶公主和云公子一直都是跟随南梁睿太子的行程在一起的,不过过来了凤凰关之后,南梁和南疆便分了路。如今叶公主和云公子在回南疆的途中。南梁的内政据说有些混乱。朝野有些私下的动荡。但动静不大。想必被叶公主暗中掌控了。”凌莲道。

    云浅月点点头,叶倩的手腕自然是没话说的。她忽然想起东海前来的使者,又问,“东海国的使者队伍呢?如今走到哪里了?这样的大雨,应该是止步不前了吧?”

    “小姐,红阁从来是不收录关于东海国的讯息的!我们对于东海国没有传信的暗桩。而且对东海国的讯息从来都是避过,所以对东海国的队伍行踪一概不知。”凌莲看了云浅月一眼,低声提醒。

    云浅月“哦”了一声,她忘了摩天崖从来不收录东海国的讯息,只言片语都没有,自然没有传信网络的。

    “小姐,红阁虽然不收录东海国的讯息,但是风阁大约能收到吧?毕竟如今算起日子来东海国的使者应该是在天圣的边界的。风阁应该对东海使者有基本的行踪掌控。”伊雪提醒道。

    “也是!”云浅月点头,对凌莲道:“去给三公子传话,让他来一趟!”

    “是!”凌莲应声,向外走去。

    “算了!还是别去了!东海国的使者队伍到哪里也无所谓。”云浅月忽然打消了念头,在凌莲走到门口时忽然开口阻止住了她的脚步。

    凌莲住了脚,回看云浅月。

    “果然聊一会儿这些事情让我容易犯困,我睡一觉。你们下去吧!”云浅月对二人摆摆手,打了个哈欠,歪着的身子重新躺好。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想着感情小姐喊她们进来问这些是为了尽快犯困睡觉,二人嘴角抽了抽,应声走了出去。

    房门关上,屋中静了下来,云浅月也懒得再想,当真闭着眼睛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有脚步声轻轻浅浅来到浅月阁,不多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更为轻浅的脚步声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