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嫁你娶你(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少年也想快些到达目的地。自然没有意见,跟着云浅月身后,连声也不吭一声。

    傍晚十分,一行四人来到了淮安城。淮安城算是大城,距离京城大约两百五十里地左右。淮安的水灾情况比曲城要重一些,但显然比曲城恢复的情况要好,晚上都有官员带领着士兵在疏通道路和排水,城外的农田里也有士兵和百姓忙活着挖沟排水。显然容景去洛水城的沿途对各个城池都做了治水的措施。先重后轻,应该以救治人命为先。这一点从她所过之处没有看到一片鬼哭狼嚎凄惨的死人哭声上就能体会出来。良田没有可以再种,人死了就活不过来了。

    “受得了吗?受得了我们吃些干粮,继续赶路!”云浅月回头对少年询问。

    少年看了一眼城内的各个店面都关门,而最大的酒楼醉香楼门前在施舍粥米,百姓们都端着大碗排队等候,无人争抢。酒楼门口的帘幕被挑开,里面空空如也,没一个客人,显然这七日七夜的大雨下得即便是贵客也无心出外吃喝玩乐。即便他想进去吃饭人家也不做。他点点头,“受得了!”

    云浅月看了凌莲和伊雪一眼,二人立即拿出干粮和水。

    四人骑在马上简单地解决了一顿饭,饭后,再次快马加鞭前往下一个城池荆洲县。

    道路上都是水本就艰难,又是夜里行路,所以马速自然没有白日的时候快。大雨过后天气还是阴的,自然晚上没有星星月亮,凌莲、伊雪一左一右打着夜明珠照亮,将四人方圆几丈之内照得明亮。

    走了一段官道,云浅月转上了一处荒山的山道。

    “黑灯瞎火你要走山道?”少年终于出声。他毕竟不及云浅月,这样马不停蹄的奔波已经露出疲惫之色。

    “这条路最快,走一夜的上道可以多走出一百里地。你说走不走?”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少年。

    少年的话顿时哽住,一咬牙,“那就走吧!”

    云浅月不再说话,向山道走去。走山路自然用不到马匹,只能牵着马走。夜晚荒山静寂,凉风入骨,但一行四人都是胆子大的,到也没什么可怕。不过山路本身就不好走,再加上大雨过后,山石松软,时不时的会出现脚底打滑的现象。但因为四人都有武功,寻常人也许在这样的夜晚寸步难行,但他们到是走得不慢。

    这样走了大半夜,开始少年还数着走了几座山头,到最后实在没了力气,也不再数了。但没喊累,没喊休息,依然咬着牙跟在云浅月身后,凌莲和伊雪也是腿疼脚疼,但她们自小被七大长老带入红阁后经过严格的训练,倒是比少年强很多。但见前面云浅月身姿一直笔直,不喘,不嘘,相比较她们已经底气不足来说,对小主更是佩服。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云浅月忽然停住脚步,凌莲刚要出声,她对身后摆摆手,凌莲立即惊醒地竖起耳朵,伊雪也敏感觉得气息不对,屏息凝神,少年虽然累得腿脚拖不动了,但耳目还在,也察觉出有异状。

    “藏起夜明珠!”云浅月吩咐。

    凌莲和伊雪立即将夜明珠收进怀里。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阵破空之响,似乎一股疾风向四人袭来。气势凌厉,速度之快,力发千钧。

    “你们谁也别动!”云浅月低喝了一声,已经飞身而起,袖中的红颜锦飞出,与此同时,一把金针已经脱手飞了出去。

    “嗤嗤嗤嗤!”数声轻响,似乎有什么打在了红颜锦上,被红颜锦驳了回去。紧接着前方忽然传来一片惨叫,然后有石头和人向山下滚落的声音。

    云浅月飘身而落,凝神片刻,对凌莲伊雪吩咐,“将夜明珠拿出来!”

    二人立即从怀里取出夜明珠。

    云浅月抬步向前走去,三人跟在她身后,走了不远,才看到前方灌木丛里躺着数十个黑衣人。显然已死。而在四周有零零散散同样衣着的黑衣人抱着石头滚落,有的脑浆迸裂,有的胳膊断腿,还有的是金针扎在眉心。其中有一个黑衣人显然是头目,身上中了四箭,那四箭都很粗,特殊材料制作,看起来就很锋利,一箭射在脖颈,一箭射在肩膀,其余两箭射在前胸。他手中还拿着一把巨大的弓箭。显然刚出那破空之声来自他。

    “云浅月,我如今才是佩服你了!”少年看着眼前的情形,显然一个也没逃出法网。云浅月出手快狠准,未曾留有余地。他眼睛晶亮地看着她。

    “还能走吗?”云浅月瞥了少年的脚一眼。

    “能!”少年咬牙道。

    “那就走吧!”云浅月越过那些黑衣死尸,向前走去。

    “就这么走了?这些人是谁?不查探一下?”少年一怔。

    “查也查不出来,或许我知道是什么人。”云浅月头也不回,这些黑衣人的气息与刺杀她和容景的百名隐卫气息相似,而且那日她和夜天逸去灵台寺时也遇到了暗中刺杀的黑衣人。她对他们的气息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很熟悉。所以她才能距离很远就知道这里有埋伏,先发制人。

    “什么人要杀你?”少年紧走几步跟上云浅月。

    “要杀我的人多了!”云浅月道。

    “早知道我就不要你跟我来了,前方不知道还有这种埋伏没有,你真是个麻烦。”少年嘟囔。虽然如此说,但语气可没有真后悔的意思。

    “若是你自己连京城都出不来。即便出得了京城,也走不出一百里地。”云浅月道。

    “你小看我!”少年顿时不服。

    “是不是我小看你,你自己清楚。你既然踏入了天圣的京城,且出现在我和容景身边,多少人关注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一旦你脱离了我们的庇护范围,便会落入别人的网。谁会让你离开?”云浅月回头瞥了少年不服气的脸一眼,淡淡地道。

    少年哼了一声,似乎想反驳,但觉得是事实,便不再说话。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走去。想着有人得到的消息到真快,恐怕她刚出城就有人飞鸽传书在此地安排了,而且那人计算得如此精准,知道她一定会走这条最捷径之路,说明那个人对天圣的地形图极为了解,也知道有这么一条捷径之路。

    她想起夜天逸献给老皇帝的那一幅地形图。

    四人又徒步走了一个山头,来到了平地。少年的体力已经到了极致,终于不得不妥协,一脸菜色地对云浅月道:“我走不动了,歇一会儿吧!”

    “骑马骑得动吗?”云浅月问。

    “抓马缰绳的力气都没有了!”少年气吁吁地道。

    “一旦歇下,你就更不想走了!”云浅月翻身上马,将手递给少年,“我带你!”

    少年坐在地上不动,见云浅月居然还要行路,一点儿都不歇着,他有些愤怒地道:“云浅月,你还是不是人?”

    “若是你歇在这里,两日半就到不了。到时候救不了谁,你别怪我。”云浅月看着少年愤怒的脸,慢悠悠地道。少年立即站起身,咬着牙将手放在了云浅月的手里。

    云浅月轻轻一拽,将他拽坐在了马前。回头看向凌莲和伊雪,两个姑娘虽然脸白,但比少年好得多,立即表态,“小姐,我们没事儿,可以走!”

    “好!”云浅月点点头,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向前奔去。少年被云浅月揽在怀里,软趴趴地跟个大虾米样。让云浅月想起南凌睿,南凌睿累坏了的时候和少年几乎一个神情,她不由得有些好笑。

    正在她嘴角微微勾起的时候,少年忽然开口,语气有些咬牙切齿地道:“云浅月,我一定要嫁给你。不,娶你。”

    凌莲和伊雪听到少年的话险些齐齐栽落马下,都睁大眼睛看着他。

    云浅月好笑地伸手拍拍少年的头,提醒道:“这话还是等着你活着到河谷县再说吧!”

    少年哼了一声,有些愤愤地道:“总之我是娶定你了!”

    “你不是还帮我毁了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吗?怎么转眼就要嫁我或者娶我了?”云浅月挑眉。不止一次地想着这是谁家的孩子?

    “哼!毁了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和你又没有关系?那是东海国和荣王府的事情,跟我娶你不相干。”少年道。

    “你打得过容景吗?”云浅月想着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的确和她不相干,但容景和她相干,这件事情就和她一定相干了。

    “打不过也打!”少年恨恨地道。

    云浅月莞尔,伸手拍拍他的脑袋,语气不由自主地带了丝笑意,“你要是累的话就睡吧!我扶着你栽不下马去。”

    少年似乎哼唧了一声,当真闭上眼睛。他的确是又累又困。

    云浅月不再说话,见少年当真睡去,伸手搂住他的腰,将他固定在马前,尽量让他睡得舒服一些,还不至于栽落马下。才放开马速,向前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