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温暖如水(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感觉到了容景身上的热度,以为在他怀里就这样燃烧下去,容景辗转缠绵了片刻,忽然抬起头,依然凝视着云浅月,眸中神色涓涌,有浓浓的思念,还有浓浓的**。

    云浅月看着容景的眸子不由心悸。

    容景忽然移开视线,拍拍她的头,声音沙哑,“真乖!”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明所以。

    容景起身站起来,对外面吩咐,“弦歌,准备水沐浴,准备晚膳。”

    “是,世子!”弦歌在外面应了一声。

    “我刚刚因为去接你,还剩下些事情没处理,我先去处理,你先沐浴用膳。我稍后就回来。”容景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立即摆出哀怨的脸,“你要去哪里处理事情?我才刚来你就扔下我。”

    “去这里的知县府衙,就在不远。”容景看到云浅月不舍的情绪,似乎笑了一下,眉眼微微弯起个弧度,“有些事情别人做不了主,只能我去。”

    云浅月咬了一下唇瓣,妥协道:“民为天,好吧!”

    容景伸手摸了摸云浅月的脸,指尖流连处无限爱怜,须臾,他撤回手,抬步走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容景的背影离开,脸有些热,伸手摸了摸脸,指尖滑下又摸了摸唇,忽然想到什么,脸上的热度褪去,指尖蜷了蜷,目光现出一丝飘渺。

    门口的珠帘晃动,发出清脆的响声,弦歌自己搬了一个冒着腾腾大热气的木桶走了进来,先将木桶放进了屏风后,出来对云浅月见了个礼,欢喜道:“浅月小姐,您总算来了!这几日世子夜晚都不睡觉,今日您来了之后,他可以睡一个踏实的觉了。”

    云浅月看着弦歌,闻言蹙眉,“他每日晚上都不睡觉?”

    弦歌点点头,“当时我和世子出京城的时候雨太大,这一路上受灾的地方太多,世子每日每夜的组织人治水。哪里睡得上觉?每晚也就小憩那么一两个时辰。我起初以为是世子急着治水,舍不得休息,后来洛水城的水治理得差不得了,世子依然夜晚不睡,我才知道世子是睡不着。”

    “他看起来是气色不大好。”云浅月道。

    “何止是气色不大好?世子从京城出来就染了风寒,一直用了好几日药,如今才好一些了。”弦歌道:“世子的体格本就差些,连雨赶路,自然守不住的。”

    “他给我的信居然没说。”云浅月蹙眉。

    “世子自然不会和您说,怕您担心。也不让属下说,不过属下觉得还是要您知道得好。您假装不知道就成了,可别说属下告诉您的,否则世子一定会罚我。”弦歌谨慎地道。

    “好!我假装不知道。”云浅月笑了一下。

    弦歌用手挠挠脑袋,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见云浅月气色也不是太好,想着她日夜赶路也很累,便道:“您先沐浴,世子早已经吩咐人准备了晚膳,属下去给您端来。”

    云浅月点点头,看着弦歌身影离开,珠帘荡了荡,她收回视线,起身站了起来,走进屏风后,将自己埋入水中。

    凌莲和伊雪找到了这处院落,在门外轻轻喊了一声,“小姐!”

    “进来吧!”云浅月在屏风后出声。

    凌莲和伊雪走了进来,径直来到屏风前,凌莲禀告道:“小姐,罗玉那个少年被玉太子的人带走了。”

    “嗯!”云浅月低低应了一声。

    “小姐,您看到玉太子了吗?”凌莲语气有些怪异。

    “没有!”云浅月摇头。

    凌莲忽然笑了,低声道:“奴婢猜您也没看到,那么美的男子,景世子定然不会让您看到的。连奴婢和伊雪都给看愣了呢!”

    “他……长得比容景还好?”云浅月声音顿了一下,问道。

    “也不是比景世子长得好,是不一样的感觉。景世子的容貌像是诗画,巧夺天空,雅致温润,雍容清雅。总结一个字,景世子当得雅字。而玉太子的容貌像是天人,玉质盖华四个字绝对是没错的,是那种惊艳的潋滟。总结一个字是滟。”凌莲笑道。

    云浅月似乎笑了笑,没说话。

    “玉太子给人的感觉很温暖,不过绝对是不寻常之人。”凌莲又道。

    “他当然不是寻常之人,他是东海国的太子。”云浅月笑着提醒凌莲。

    凌莲点点头,忽然又道:“不过奴婢觉得玉太子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了?”云浅月笑问。

    “我感觉他身上的气息很熟悉,但也说不出哪里熟悉,就是那种隐隐约约的和别人不一样的那种感觉,和小姐有时候散发出的气息很像。”凌莲犹豫了一下,据实以告。

    云浅月埋在水中的身子细微地一颤,唇角的笑意收起,语气有些低缓,“是吗?”

    “是,奴婢也感觉出来了!七大长大当年特意地训练了我们关于嗅觉和气息的辨认。所以凌莲和我都比较敏觉。”伊雪也接过话点头,话落,又意识到什么,连忙道:“也许奴婢二人的感觉不对,毕竟是那种说不出来的东西。”

    “嗯!”云浅月又低低应了一声,恍若不闻。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忽然觉得小姐似乎有些不对劲。

    “你们的衣服还湿着吧?赶紧去换了!自己熬点儿姜汤喝了,免得染了寒气。”云浅月沉默片刻,对二人吩咐。

    “是!”凌莲和伊雪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房中静了下来,水中浓郁着馥郁的花瓣香,云浅月低头看着花瓣,是新鲜的兰花。兰花是君子之花。她伸手掬起一片花瓣看了看,又放入水中,看着因为她的动作,花瓣在水中漂浮画着圆圈,荡起一圈圈涟漪,片刻后,水静止,花瓣也静止不动。她起身站了起来,拿起干净的衣服披在身上,赤着脚走出了屏风。

    似乎听到了她走出的动静,弦歌才端着饭菜走了进来,顺便给屋中掌灯。

    “你家世子用过晚膳了吗?”云浅月坐在椅子上问。

    “世子从京城出来之后这几日都和官员在府衙用膳。”弦歌道。

    云浅月点点头,弦歌退了下去,她拿起筷子,慢慢地品着桌上的饭菜。昏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淡紫色的阮烟罗如蒙上了一层光晕。将桌子上的饭菜吃下大半,直到吃不下了,才放下筷子,懒洋洋地窝在椅子上。

    “浅月小姐,世子说还要晚些才能回来,被府衙里面的事情给拖住了,让你用过膳之后自己先睡吧!”弦歌的声音从外面传开。

    云浅月看向外面,只见外面的天色彻底黑了,她蹙眉,“他说晚些是什么时候吗?”

    “世子没说!”弦歌摇头。

    云浅月忽然起身站了起来,对弦歌道:“你带我去府衙!”

    “浅月小姐,您要去府衙?”弦歌似乎一惊,连忙道:“您日夜赶路定然是累了,世子让您休息,世子这些日子都是这样的,事情太多,世子都亲力亲为。所以才……”

    云浅月来到门口,对弦歌道:“我不累,你带我去!”

    “这……”弦歌犹豫。

    云浅月笑道:“他不回来我也睡不着,与其在这里等着不如去看看他,可以帮些忙。”

    弦歌见云浅月坚持,点点头,连忙去了不远处的房间里拿出一个灯笼,头前带路。云浅月跟在他之后,向外走去。凌莲和伊雪从房间出来要跟上,她摆摆手,二人立即止步。

    出了院落,云浅月才看到街道上都被挖了水沟,水沟里还有未排净的水,借着弦歌打的灯笼看去,只见每一条街都有倒塌的房舍,有人在房舍前忙活着重建。显然河谷县这一场大雨受灾比所有的地方都重,她看着那些倒塌的房舍问,“死了很多人吗?”

    弦歌闻言摇摇头,语气有些叹服地道:“本来可能会死很多人,但下雨的时候东海国的玉太子正好到达河谷县。他帮助这里的人做了全部的迁移和救灾,几乎没死人。”

    云浅月脚步猛地顿住,“这样?”

    “是这样的!”弦歌佩服地道:“世子说若按照现在的房舍倒塌和大水情况来看,至少河谷县要死半数人以上,如今几乎没死人,是个奇迹。世子从来不夸人,属下还是第一次听到世子用那种语气夸别人呢!”

    云浅月抿了抿唇,笑着点头,“的确是个奇迹!”

    河谷县大约上万人,如此大的雨,房屋倒塌,山石滑坡,能及时让所有人迁移不受其害,几乎无人伤亡,不是个奇迹是什么?

    “更为难得的是玉太子是东海国的人,能让天圣的官员百姓在那么短的时间相信他,且不计较国与国之间的利益相害而倾心相助非常人难以做到。如今河谷县的百姓对玉太子甚为感恩,都要给他建立一座寺庙,享受香火供奉,被他给婉拒了。”弦歌又道,语气里均是佩服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