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很高兴(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是说爱你太累,但没说不想爱了。”容景看着云浅月红红的眼圈,不好的脸色一改,叹道:“云浅月,你对谁都一副冷静理智的模样,为何偏偏在我面前就如此蛮不讲理?”

    “那你为何一直不说话?”云浅月心中恼恨,她说了半天,就听到他说爱她太累,她还能如何冷静理智?

    “我一直没说话是不知道如何说。”容景看着云浅月气恼的脸,红红的眸子叹道:“我是很在意,特别在意,在意得几乎茶饭不思。可是我在意有错吗?本来那日大雨你对我剖心解析,我心中多么欢喜,我不求别的,你爱我就好。可是你可知我没有料到你连他的人还没见到只听到了他的声音和感觉到了他的气息就知道是他。这让我多难受?云浅月,我不想比较,可是不由自主地去比较,比较我和他谁在你心中的分量重。这样一比,我就觉得也许此一生,我都没法到达他在你心中的分量,我就在意得恨不得他从来不出现在你面前。”

    云浅月皱眉。

    “可是我也知道不让你见他不可能,你可知道我下定了多大的决心才想带着你去见他。我从来就不是个大度的人,我就是小气,在意。”容景继续道:“他是东海国的太子。若只是一个太子身份到也罢了,可是他与你实在太像……你可知这两日他每次说的话做的事情,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换做是你,你也会说和他一样的话,做一样的事情。这样的你和他,让我如何不在意?我怕你见到他之后,我便什么也不是了。”

    “容景,你为何如此不自信?”云浅月忽然一叹。

    容景可能从来没有如此激烈地说话,撇过脸不看云浅月,也不说话。

    云浅月忽然上前一步,伸手抱住容景,将整个身子送进他的怀里,轻声道:“就因为我们太像,才不可能相爱。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容景,你何其聪明,为何就想不到这一点?再相见,他也只是我的比朋友更近的亲人而已。”

    容景沉暗的气息一改,转回头,看着云浅月。

    “我要如何做,你才相信?”云浅月轻轻一叹,“我也在意你,不比你在意我在意得少。以前秦玉凝喜欢你的时候我就在意,很在意。你怪我和夜轻染一起看秦玉凝和夜天倾演活春宫,怪我给夜天倾画了七十二春。但是你不了解我当时多么痛快和解气,她终于没资格再对你喜欢了,你可知只要关于你,我心里也很阴暗。甚至为了你,即便夜天倾不对秦玉凝动手,说不准我也许不惜手段将她送上夜天倾的床。我讨厌死她了。”

    容景眸光闪了闪,“真的?”

    “当然!”云浅月肯定地点头,看着容景如诗似画的脸道:“所以,容公子,请不要怀疑和质疑你的魅力。务必不要怀疑和质疑我对你的心。我已经中毒了!而且很深。”

    容景唇瓣微微勾起,“这么说我可以放心了!”

    “嗯!应该可以放心。”云浅月点头。

    容景唇瓣处的笑意绽开,伸手推开云浅月,对她道:“你快去吧!早上的时候我已经给他传了话。让他在落榻之处等着你。”

    云浅月一怔。

    容景背过身子,看向城门下,语气温润抑郁,“你们虽然许久没有见到,但最好不要太久时间。否则我难免会胡思乱想跑去拉你回来。”

    云浅月眨眨眼睛,站着不动。

    “从出生到现在能够让我佩服的人也就他一个。”容景忽然一笑,“你眼光不错!”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有些懵。

    “对了,你见到他之后最好让他解除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你要知道洛瑶公主如今也在这里,很不小心,她那日见了我一面。”容景又道:“免得八月还有秋桃花开,你就仔细处理了吧!”

    云浅月脸忽然一黑。

    容景低低笑了一声,依然背着身子不转过来,语气隐约含了一丝笑意,“东海国不愧出美人,玉太子容貌的确当得玉质盖华四个字,洛瑶公主也的确美若天仙。你小心些,别被蛊惑了!你的桃花已经够多的了。”

    云浅月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灰,声音阴阴地道:“你见到了东海国的洛瑶公主?”

    “嗯,不小心见了一面。”容景点头。

    “美若天仙?”云浅月语气更阴。

    “的确算得上美若天仙。”容景点头。

    “八月的确不能再开秋桃花,违反时常!就该剪断。”云浅月盯着容景的背影片刻,忽然恨恨地转身,听到容景低低愉悦的笑声忽然停住脚步又问,“你不跟我去?”

    “免得不小心再见洛瑶公主一面,我还是不去了吧!”容景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两步施展轻功,飘身下了城墙。

    “打开城门吧!”容景并没有立即下城墙,而是站在城墙上吩咐,守城的士兵立即打开城门,他又对城门口担惊受怕了半响的弦歌吩咐,“你带浅月小姐去玉太子的落榻之处!她找不到。”

    “是,世子!”弦歌见二人和好,抹了抹额头的汗,立即应声。

    云浅月脚尖落地,回头看了一眼,见容景依然站着城墙上,她收回视线,只见城门打开,弦歌牵着一匹马走了进来,一脸哀怨之色地看着她。她挑了挑眉,伸手接过马缰绳,翻身上马。

    “浅月小姐,您以后可千万别吓属下了!属下刚刚的魂都快被您和我家世子吓没了。”弦歌低声道。一句话说完还有些后怕。她见过浅月小姐和他家世子每次吵架都很激烈,但这么激烈的还是第一次。

    云浅月忽然好笑,又气又笑地道:“是他惹我的!”

    “我家世子对谁都温润谦和,清淡疏离,就对您不一样。您就包容些吧!”弦歌道。

    云浅月“嗯”了一声,这样吵一架将两个人的心说开了让她心情也轻松了。想着有时候吵架也是有些好处的。她笑着对弦歌道:“快点儿带路!”

    弦歌点点头,头前带路。

    云浅月打马跟在他身后,凌莲和伊雪刚刚也吓坏了,此时立即打马跟在云浅月身后。

    走了一条街道后,弦歌回头见看不到自家世子的身影,忍不住对云浅月询问,“浅月小姐,您和东海国的玉太子……”

    “一个故人!”云浅月道。

    弦歌疑惑地打量了云浅月一眼,回过头继续走路,不再询问。浅月小姐身上有很多秘密,他觉得自己不知道也不奇怪。不过实在想不到玉太子居然是浅月小姐的故人。

    又走了两条街,来到一处院落门前,这一处院落和容景落榻的院落相差无几,门口的街道很是干净。此时大门敞开着,院落里有几株海棠,还有几株菊花,海棠依然含苞待放,菊花正开得娇艳。

    弦歌勒住马缰,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就是这里!”

    云浅月点点头,刚要翻身下马,只见里面有一间房门打开,走出一个女子,那女子衣衫华丽,头戴浅粉色轻纱,遮住容貌,但可见云鬓高绾,纤腰款款,娉娉婷婷,即便不见容貌,端看这份举止姿态也可知是一个绝顶的美人。她想起容景的话,眸光暗了暗。

    女子出得门来看到门口几人一怔,这是她身后一个婢女走出来,她目光在云浅月的脸上审视了片刻,对她的婢女低声道:“翠儿,去问问是什么客人?”

    “是,公主!”那名叫做翠儿的女子立即应声,向门口走来。

    云浅月有武功,即便没有武功也懂得唇语,自然将女子和婢女的话听得清楚。她本来要下马的动作止住,不动声色地端坐在马上。

    那名婢女走到院中,又一间房门被从里面打开,露出少年罗玉的一张脸,他见到云浅月一怔,随即大喊道:“云浅月,你来做什么?”

    翠儿脚步一顿,回身去看少年。

    那女子显然也是一怔,转头去看少年,见少年没看她,她回转头,目光又落在云浅月的身上。这回打量云浅月的眸光除了审视外多了一丝什么,但并没有说话。

    云浅月眸光微转,想起她和容景的传言天下皆知的话,她扫了那女子一眼,对少年笑道:“听从你早上的建议,如今来见该见的人。”

    少年闻言哼了一声,“你还不算笨。”

    云浅月不说话。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我好心好意地请你你不来,如今不请自来。”少年还被早先吃了云浅月一鼻子灰生气,恼怒地道:“你来晚了,子书哥哥不在。”

    “去了哪里?”云浅月不在意少年的恼怒。

    “在哪里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少年哼了一声,回转身“砰”地将门关上。

    云浅月看着紧紧关闭的门,想着这就是传说中的闭门羹吧!她笑了笑。

    那名本来站在门口的女子忽然提着裙摆走下台阶,向门口走来。翠儿见那女子走来,看了云浅月一眼,连忙走回去搀扶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