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好好地爱(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手一松,连忙前后左右看了一眼,没看到容景的人影,对玉子书瞪眼。

    “在城墙上。”玉子书提醒。

    云浅月抬头,只见城墙上立了一排士兵,在一个大个头士兵身后三尺的地方立了一抹月牙白的身影,正目光懒散地看着城墙下。他全身气息似乎刻意地隐藏了。否则她不会发现不了,她撤回了攥玉子书衣领的手,对城墙上招手,“容景,下来!”

    容景挑了挑眉,站在城墙上不动。

    “下来赔人家衣服。”云浅月又喊了一声。

    容景向前迈步,城墙上的士兵连忙让开一条路,他飘身下了城墙,落在了云浅月马前,将云浅月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眼,最后目光定在她红肿的眼睛上挑眉,“在翠微山烤兔子吃了?”

    烤兔子吃才会将眼睛弄红吗?云浅月无语。

    “辛苦玉太子了!她自小娇惯,给你添麻烦了!我以后会好好看着她,不让她再有机会破坏你的衣服。”容景转头对玉子书道。

    玉子书含笑点头,“我也不想再有这个机会了!看美人落泪实在难受得紧。”

    云浅月仰脸望天,彻底无语。

    “我备了酒菜,玉太子一起?”容景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挑眉询问。

    “今日就免了!我要换洗一番,改日再与景世子共饮一杯。景世子记得将赔我的衣服送我住的地方就是了!我和她虽然交情深厚,但亲兄弟明算账。她毁了我的衣服,还是要赔的。”玉子书笑道。

    云浅月默,有些悔恨自己应该再狠狠地糟蹋他的衣服,如今这程度不够。

    “好!”容景笑意蔓开。

    “先走一步了!”玉子书不再说话,打马进了城。

    容景看着玉子书一人一马拐进了一条街道再看不到身影,他收回视线,重新看向云浅月。唇瓣的笑意收回,深深凝视。

    云浅月也从天空收回视线,端坐在马上看着容景。两人目光一高一低在半空中相遇,这一刻横在两个人心中的大梁轰然倒塌。眼中只有彼此。

    “折磨了我这么久,早知道是这个结果的话,我早就该前去东海将他拉到你面前来。”容景忽然道。

    云浅月嘴角扯开,须臾又收回,有些郁闷地道:“我大约没剪掉八月的秋桃花。这个不知道要折磨我多久。”

    容景挑了挑眉,“没敢提?”

    “提了!我都三尺青锋摆出来了!但人家是片金桃花,据说很是固执,不好下手。”云浅月郁郁地道,“我怎么就这么命苦?打发了个秦玉凝,来了个玉洛瑶。哎……”

    容景笑意绽开,“你如今终于知道我一直都很命苦了?”

    云浅月期期艾艾地点头。

    “既然是片金桃花,很是难办,那我和你一起剪掉吧!”容景似乎一叹。

    云浅月期期艾艾退去,轻轻而笑,身子软软地趴在马前,满意地点头,“就该这样!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容景足尖轻点,飘身落在了马上,端坐在云浅月身后,从她手里接过马缰,催马进城,唇瓣凑近她耳边笑着道:“这话很对!”

    云浅月趴着的身子直起,懒洋洋地窝进容景的怀里。

    二人不再说话,一路回到落榻的别院。翻身下马,云浅月懒洋洋地任容景拉着向里面走去,守在院子里的凌莲和伊雪立即迎了出来,二人脸色都不太好,但还是尽量隐藏着给二人见礼。

    “怎么了?”云浅月看着二人询问。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又齐齐看了容景一眼,摇摇头。

    “说吧!”云浅月想着肯定是关于容景的事儿,否则她们不会是这种神色。

    容景也看着二人挑眉。

    凌莲吸了一口气,垂下头,低声道:“小姐,洛瑶公主的婢女给景世子送来了菊花茶。说景世子这两日劳累,河谷县只有她所落榻的院子里有菊花。”

    “原来是这等小事儿,扔了就是了!”容景淡淡一笑,拉着云浅月继续向里走。

    云浅月摇摇头,“扔了做什么?你不喝我喝。”话落,她寻思了一下,又对凌莲道:“你一会儿去一趟玉太子下榻的院子对洛瑶公主传一句话,就说景世子不喜欢喝菊花茶,不过我很喜欢,谢谢她的菊花茶,我手里目前没什么好礼,等有了再送给她。”

    “是!”凌莲点头。

    “这样行不行?”云浅月偏头问容景。

    “行!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要记得还人家。”容景不置可否。

    云浅月给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跟着他抬步进了屋。

    云浅月因为大哭了一场,自己的衣服也弄脏了,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走到镜子前照了照,只见一双眼睛又红又肿,鼻子也红红的,她“唔”了一声,对容景询问,“怎么办?你有办法让它变没吗?”

    “你本来就丑!这副样子也不过是增了点儿色而已。变不变得没有什么干系?”容景简单地梳洗了一下,坐在了桌前,端起茶抿了一口,瞥了云浅月一眼道。

    云浅月想着自己这副鬼样子小七还能忍受她哭了许久,她不由笑了起来,“我就丑怎么了?丑你也喜欢,见惯了我这个丑的,给你个美的你还享受不了呢!”

    “所以你还照什么镜子?过来用膳。”容景道。

    云浅月脚步轻松地走到桌前。

    这一顿饭云浅月吃了许多,筷子一直不停地动,显然心情很好。容景看了她几眼,没说话,不知不觉地也跟着吃了许久。

    饭后,云浅月一改往日懒洋洋地窝在软榻上,而是在房间散步,口中哼起了英文歌。极其欢快的曲调,她的音色本来就美,如今欢愉中透着空灵轻软,连偶尔落在院中海棠树上的鸟儿都不再飞了,歪在枝头静静听着。

    容景也不打扰云浅月,坐在软榻上慢慢地品着茶,也静静而听。

    云浅月走得累了,身子一软,歪进了容景的怀里,舒服地吸了一口气。

    “很高兴?”容景偏头看着她。

    “嗯!”云浅月点头,眉眼都透着愉悦,见容景挑眉,她语气轻松地笑着道:“说真的,这么多年,我哪怕晚上都睡不踏实,总感觉自己在一个怪圈里生活,跳脱不出。我知道症状在哪里,却无能无力,如今见到了小七,他活着,而且活得很好,我才彻底跳出了怪圈,觉得生活原来是这么美好。哪怕有点儿小不如意,比如说洛瑶公主,也不算什么。”

    容景轻笑地抚摸着云浅月的青丝,柔声问,“以后可以好好爱我了吗?”

    “嗯!”云浅月转过身,伸手勾住容景的脖子,笑看着他,肯定地道:“好好爱你。”话落,又笑着道:“小七对我说寻找到一个真心爱你,你也真心去爱的人不容易。既然你爱他,就要好好地去珍惜他。尽量不要让他伤心难过,用你的生命去诠释你的爱。他会幸福,你也会很幸福。”

    容景面色微微动容。

    “所以,我会很幸福,也会要你很幸福的。”云浅月又认真地道。

    容景凝视着她,眸光深深地锁住云浅月的脸,须臾,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云浅月轻轻地“唔”了一声,便化在了容景绵绵柔情里。

    院中一丝异样的风丝飘落,弦歌宝剑顷刻间出销,低声喝问,“什么人?”

    容景离开云浅月的唇瓣,云浅月转过头,目光也看向窗外,只见来人是一名黑衣蒙面男子。男子手中拿着一块玉牌,玉牌上雕刻着“染”字的字样。在阳光下极为醒目,她眸光动了动,从容景怀里坐起身。

    “在下奉我家小王爷之命前来给浅月小姐传话!”那男子看了一眼弦歌,清冷地开口。

    云浅月站起身,抬步走到窗前,看着院中的黑衣男子出声询问,“什么话?”

    “小王爷让在下告知浅月小姐,最近皇宫娘娘身体不适。”黑衣男子道。

    云浅月面色一变,“怎么个不适法?”

    黑衣男子看了云浅月一眼,摇摇头,“小王爷只让在下传这一句话。”

    云浅月抿唇,算起来她的姑姑已经怀孕三个月了,从上次听说她怀孕要保住孩子到后来她在老皇帝的圣阳殿外跪着之后她再没见到她。如今已经有一个月了。夜轻染特意命人来告诉她这一句话,肯定不是身体不适这么简单。想到此,她点点头,“告诉你家小王爷,就说我知道了。”

    黑衣男子点点头,足尖轻点,离开了院子。

    云浅月回头看向容景,“你怎么看?”

    容景弹弹纤尘不染的月牙白锦袍,淡淡道:“皇上本来枯竭的身体最近渐渐有回转之势。其实也不过是秋后的蚂蚱,最后一弹而已。可惜有些人并不知道,以为皇上那里再无可下手之处,只能将主意打到了看起来很薄弱的皇后身上。也无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