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退婚论剑(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闻言眯起眼睛,夜天逸和容景一样远离京城治水,无暇顾及其它,况且他心中清楚她将她姑姑看得很重要,不会轻易去触动她的霉脚,如今京中只有夜天倾和夜天煜。夜天煜曾经找她合作,被她严词拒绝,如今他们无法从老皇帝身上下手,将她姑姑当做突破口也的确不稀奇。

    “这样的局势也只有他们能打破!”容景又淡淡道。

    “本来还想与你在这里待十天半个月,看来我要提前回京了!”云浅月轻吐了一口浊气。既然姑姑想要这个孩子,她不能不管。

    “嗯!”容景眸光有一丝不舍,缓缓点头。

    “夜轻染既然派人来给我传信,我回去之前他必然会保姑姑无恙。”云浅月寻思了一下,有些不舍地看着容景道:“我明日一早启程。”

    容景点点头,“好!”

    云浅月站在窗前,并没有走回软榻,指尖敲着窗棂,发出轻轻的响声,她看着桌案上的菊花茶,秀气的眉微微拧,半响有些阴郁地道:“我离开这段时间,你不能让洛瑶公主出现在你面前晃悠,更不能让她接近你。”

    容景唇瓣微勾,“这个恐怕不容易做到。”

    云浅月皱眉,“你想做的事情哪里做不到?别告诉我没我在身边你打发不了别的女人?让别的女人想尽办法亲近你。你敢!”

    “你也说了那是片金桃花,不好打发。怎么能将她扔给我一个人?”容景笑着挑眉。

    云浅月咬着唇瓣,回想着玉子书的话,忽然灵光一闪,对容景道:“我带他们一起回京!这样她就跟我一起,碍不着你什么事儿了,更接近不了你了。”

    容景扬了扬眉,“这到是个好办法,不过与其你带着他们回京,到不如让他们不踏入京城。如今天圣大面积受到水灾,国库挪用了大半的资源救灾。这个时候来了一个比较富裕的东海国太子和公主,你说皇上会如何?到嘴的肥肉能让它飞了?即便东海国想悔婚,皇上也会想方设法促成此事,更何况还有个洛瑶公主。”

    云浅月眉头打成结,看着容景,“不让他们踏入京城?难道让他们原路返回东海?”

    容景笑着点头,“这是最好的办法!”

    云浅月低头寻思片刻,忽然伸手一拍窗棂,“那就这么办!这样既打发了金桃花,也阻挡了老皇帝的弯弯绕,让他们从哪里来的先回哪里去!我们目前没空应付他们。”

    “幸好玉太子是你的故人,你若是开口的话,他不会不应允的。”容景笑道。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有些闷闷地道:“这样挺对不起小七的,小七好不容易来了天圣,我们刚刚照面,我不请他去我家坐坐,好好招待一番也就罢了,还要将他赶走。唔,这样会不会很过分?”

    “是有些过分!”容景诚然地点头。

    云浅月用力地揉额头,除了这个理由外她挺舍不得小七的,刚刚见面啊!还没有好好叙旧呢!若是让他就这么回了东海,再来的时候指不定什么时候了。

    “再揉下去额头揉破了!”容景出声提醒云浅月。

    云浅月放下手,烦闷地摆摆手,“不管了!我们先将他叫来商量商量!看看他有什么好办法没有?有的话最好,没有的话只能对不起他了。他说做我的后援队的,就从这件事情开始吧!有这么好的后台不利用,不是我的风格。”

    容景勾唇一笑,对外面吩咐,“弦歌,你去玉太子的住处请玉太子过来一趟,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是!”弦歌立即应声,出了院落。

    云浅月抬步走向容景,在他面前站定,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怪异地问,“你是不是早就打着这个主意?根本就没想要东海国的使者踏入天圣京城?”

    容景含笑点头。

    “阴谋家!”云浅月不客气地评判。

    容景伸手揽住云浅月的纤腰,将她拉进她的怀里,“东海国使者可以来天圣,但不是现在,如今来得不是时候,对我们不利,不如离去的好。”

    云浅月眨眨眼睛。

    容景又道:“至少在你属于我之后!”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

    “不过玉太子还可以做一件事情。”容景慢悠悠地又道:“虽然毁了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没多大用处,但还是要毁了的好,一会儿他来到就让他写一纸文书吧!”

    云浅月笑着点头,取笑容景,“你的算盘真是打得噼里啪啦的响。”

    “为了娶你,不打得响怎么成?”容景无视云浅月的取笑,无奈地叹息。

    云浅月无语,想着和着他的阴谋阳谋还都是她训练出来的了?她有这么大的本事?

    大门口传来动静,云浅月抬头看向窗外,只见玉子书缓步走了进来,已经换了一身华裳锦带,绝滟俊美。她啧啧赞叹了两声,起身站了起来,伸手拉着容景抬步迎了出去。

    容景目光落在玉子书绝滟的脸上,浅浅一笑。

    二人出了房门,玉子书也走到了院中,云浅月松开容景的手,大踏步走了几步来到玉子书身边,伸手拽住他的胳膊,对他讨好地笑,“猜猜我请你来做什么?”

    “想打发了我!”玉子书温和一笑。

    云浅月脸一抽,怀疑地看着他,“什么时候会神机妙算了?”

    “早就学会了!”玉子书莞尔一笑,对站在门口的容景看了一眼,笑问,“是不是景世子?”

    容景目光落在云浅月拽着玉子书的胳膊上,笑意轻浅,“原来玉太子明白,看来我们请你来到是多此一举了!”

    “怎么会?”玉子书摇摇头,对云浅月低头道:“我想吃你做的牛排了!”

    “好,我给你做!”云浅月有求于人,很痛快地答应。

    “我还想吃西红柿鸡蛋面。”玉子书又道。

    “好!”云浅月再点头,她会做的饭菜也就这两样吧!

    “我还想吃……”玉子书继续开口。

    “玉太子,你想吃什么,景亲自下厨如何?”容景截住玉子书的话。

    玉子书挑了挑眉,“原来景世子还是个厨艺高手!那就劳烦景世子摆一桌吧!我响午回去想了想,觉得还是承了你的情,吃你一顿比较对得起自己被芸儿险些哭废了的胃口。”

    “好!”容景痛快地答应。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看着玉子书,“你的胃口有多大?吃得过来吗?”

    “只要是你和景世子做的!我就能吃很多。”玉子书笑着点头。

    “好吧!那你们先进屋!我去准备食材,犒劳一下你的胃口。”云浅月松开玉子书,抬步向院子里的小厨房走去。

    “玉太子请!”容景轻轻拂袖,浅浅一礼。

    “景世子请!”玉子书缓缓抬步,步履娴雅。

    二人先后进了房间,珠帘因为两个人的进入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须臾,响声渐渐平息,二人已经进了房中落座。

    云浅月走到小厨房门口,回头向屋内看了一眼。笑了笑,抬步进了小厨房。既然小七早就知道容景的目的,那么就由他们二人去谈吧!明知道天圣新旧政权更替,到处都是弥漫着看不见的刀剑硝烟。而他还带着洛瑶公主此时来到天圣,自然有其目的。只不过这一趟天圣之行多了他们相见的一个变数而已。相信他们自然能找到各自有利的契合点。

    见云浅月进了厨房,凌莲和伊雪立即过来帮忙。

    凌莲一边架火,一边对云浅月道:“小姐,奴婢刚刚去了玉太子落榻的院子,将您的话转告给洛瑶公主了。洛瑶公主……”她深吸了一口气,见云浅月看她,她有些阴郁地道:“她说既然您喜欢喝菊花茶,就将她落榻的所有菊花都采摘下来送与您。”

    “哦?”云浅月好笑,“这样?”

    “嗯!”凌莲点头。

    “那你拿回来菊花茶了?”云浅月笑问。

    “拿回来了,足足一篮子。如今那个院落里连一片菊花瓣也没了!”凌莲道。

    云浅月闻言笑得意味幽深,“果然是一朵金桃花,小七倒是没说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看来我是遇到了对手了!”

    “小姐,怎么办?奴婢不想拿回来,但当时又不想扭头就走丢了您的面子。”凌莲道:“只能收下了,而且给您拿了回来。”

    “拿回来就拿回来了,我们带着回京,我以后不喝毛尖了,就改喝菊花茶,慢慢喝!”云浅月笑着道:“这样才能时刻提醒我,有人要跟我抢男人。我才能三省吾身。”

    凌莲和伊雪嘴角齐齐抽了抽。

    云浅月笑着不再说话,专心做手里的牛排。

    半个时辰后,容景忽然出现在厨房门口,云浅月感觉到他的气息回头看了他一眼,正见到他挽袖子,对他笑着挑眉,“真要下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