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退婚论剑(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自然!玉太子慷慨相助,我们总要好好招待他一番。”容景道。

    “那你好好做!”云浅月端着盘子向外走去,脸上笑意深深。

    容景并没有让她留下,而是先净手,有条不紊地着手准备。凌莲和伊雪从来没见到容景下厨,睁大眼睛看了他片刻,连忙惊醒给他打下手。

    云浅月来到房间,就见玉子书坐在桌前慢条斯理地品茶,桌案上放着一块金黄色的绢布,上面写了字迹,她抬步走过去,将牛排和鸡蛋面放在他面前,低头看向娟帕。只见上面写着退婚文书四个大字。

    四个大字之后是一段极漂亮的草书,“兹念及荣王府景世子和云王府浅月小姐倾心相爱,东海国不欲夺人所爱,特此退婚。”,落款写着玉子书三个大字,三个大字上印着东海国太子手印。

    云浅月勾了勾唇角,对玉子书询问,“这样就行了?”

    “你还想怎样?”玉子书笑着挑眉。

    云浅月伸手将明黄色的娟帕卷起来,塞进怀里,对玉子书绽放出一抹大大的笑脸,“小七,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可爱。”

    “你以前一直常说。”玉子书瞥了她一眼,“不过你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有求于我。偏偏我还拒绝不了!”

    云浅月闻言用手掩住嘴轻咳了一声。

    “在东海国虽然有尊太子令等于尊皇命之说,但太子毕竟不是皇上。这个手书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也不能全然解决所有问题。”玉子书提醒云浅月。

    云浅月笑着点点头,身子一歪,坐在了玉子书对面的椅子上,无所谓地道:“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也没事儿,这代表了你一个态度。至少有了这个老皇帝一时半刻不敢拿我们怎么样。要得你这个可不容易,他人虽然老,但心还是不糊涂的。”

    玉子书点点头,不再说话,开始专心吃牛排。

    云浅月趴在桌子上看着他吃,想起以前她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小七给她做饭,而小七出任务的时候她手艺不好,不会做饭,等他回来的时候只能是牛排或者鸡蛋面,他吃得也是津津有味。那样的日子一过就好多年,美好而令人怀念。

    玉子书似乎也想起以前,抬起头对云浅月温暖一笑。

    “东海国什么样?你和我说说。”云浅月忽然问。

    “东海国啊,没有天圣国土面积大,大约是天圣国土的二分之一吧!但风貌极好,真可谓人杰地灵。文者有文品,武者有武道。上到皇室,下到黎民,安居乐业。太平盛世。”玉子书道。

    “这么说来与天圣相比真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的区别了?”云浅月询问。

    “嗯,算是!那是一片乐土。”玉子书笑着点头。

    “皇室都有什么人?”云浅月又感兴趣地问。

    “有父皇,母后,老王叔,姑姑,华王叔,还有洛瑶,菱钰,紫萝,三个公主。子夕一个皇子,他和紫萝是双胞胎。三个异性藩王,凌阳王,邱郡王,闵安王,三王忠君为国。”玉子书笑着回答。

    “紫萝?”云浅月念出这个名字,对玉子书挑眉,“罗玉是紫萝公主?”

    “嗯!”玉子书笑着点头。

    “她跟你真是不像。”云浅月道:“至少我在洛瑶的身上还能看到些你们皇室的影子,端庄高贵。她的身上我可看不出来你们兄弟姐妹的相似之处。”

    “她出生后姑姑进宫去看她,她就抓着姑姑的衣襟不松手。姑姑也喜欢她,就抱回了府中寄养。姑姑时常不在东海,她就成了小跟屁虫,姑姑走到哪里她就跟姑姑到哪里,有一次姑姑没带她自己出去了,她哭了三天三夜都不止,父皇无奈之下给姑姑传书,姑姑又急急忙忙赶回来将她带走,自此后她就成了姑姑家的人。一年能有几日在皇宫就不错了!大部分时候都看不到她的影子。”玉子书笑着摇头,“正因为姑姑四海奔波,她跟在她身边被当成男孩养,也就养成了如今的性子。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皇室还有这么一个小公主。”

    “你的姑姑是个什么样的人?”云浅月又问。

    玉子书眸光闪了闪,看了云浅月一眼,刚要开口,大门口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大喝,“云浅月!你给我出来!”

    云浅月偏头看向窗外,只见罗玉大踏步走了进来,与男子无异,她笑道:“当初我一直以为她就是洛瑶公主,容景和夜天逸还为此去了云城。”

    “是她自己散播出去的消息。”玉子书笑道:“她就是爱玩。这个性子其实不像姑姑,到是很像华王叔,华王叔就爱玩闹,她也跟着胡闹。前一段时间听说我要来东海,偷偷瞒着姑姑跟着我跑了出来,刚到天圣的国土自己就溜了。”

    “华王叔是个什么样的人?”云浅月见罗玉已经奔着屋子而来,她又问。

    “华王叔是姑姑的驸马!不过在他不是驸马前就被封了王。所以天圣的子民更愿意尊称他为华王,而不是驸马。”玉子书笑道。

    云浅月点点头,眉眼间凝上一抹沉思,不再询问。

    “云浅月!”此时罗玉来到门口,“啪”地挑开珠帘,一阵风地冲到了云浅月身边,刚要照着她面前的桌子狠狠地拍一下,就看到了她对面坐着的玉子书,手立即僵硬地顿住,讶异地喊,“子书哥哥?”

    “玉儿,你生病不在院子里休息,如此莽莽撞撞来这里做什么?”玉子书蹙眉。

    罗玉立即撤回手,嘴角一嘎,委屈地对云浅月伸手一指,“她可恶!”

    玉子书看了云浅月一眼,无奈询问,“她怎么可恶了?”

    “她惹了我还去惹洛瑶那个女人!不是可恶是什么?洛瑶将院子里的所有菊花都摘光了送给她,她们私相授受。”罗玉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跺脚,指控云浅月。

    云浅月嘴角扯了扯,有些头疼地揉额头。她和洛瑶公主私相授受?是这样说?

    玉子书似乎也无奈地伸手扶额,叹道:“玉儿,你还知道不知道你自己的性别?”

    罗玉眨眨眼睛,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看向玉子书,半响才道:“我是男人!”

    “不是穿了男人的衣服就是男人了!你明白不明白?”云浅月放下手,看着他。

    “那又如何?”罗玉哼了一声,伸手入怀,将一幅画卷递给玉子书,指控道:“子书哥哥您看,这就是她勾引我的证据。所以,我就要她负责。他是男人,我就是女人,她是女人,我就是男人。况且咱们东海有男风的啊,也可以有女风是不是?我可以娶她。”

    云浅月汗了一下。这哪里来的强大思想?

    玉子书疑惑地拿过画卷绽开,当看到一身男装的云浅月的画像,仔细地看了两眼,眸光闪了闪,对罗玉道:“这是她吗?我怎么看着不是?”

    “不是?”罗玉挑眉。

    “你怎么肯定是她?”玉子书反问。

    “是她亲口说的,容景也说过。夜轻染看到这幅画像就跟我打架,容枫看到这幅画像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他们都喜欢她,所以才如此。说明这幅画像的主人就是她。”罗玉道。

    “原来是推测的!做不得准。”玉子书抬头看向云浅月,“你确定这是你?”

    “不是,怎么可能是我?我和她说笑的。”云浅月立即摆手否认。

    “你看!她说和你说笑的,不是她。”玉子书将画像折起来,没递给罗玉,而是塞进自己的怀里,对罗玉道:“父皇刚刚命人传来口谕,说华王叔的旧疾复发了,这次很是严重,让我即刻返回东海。你赶紧收拾一下,将这个消息传给洛瑶。我们今日晚上就启程返回。”

    罗玉面色一变,“你说华叔叔旧疾复发了?”

    “嗯!”玉子书点头。

    “那怎么办?他旧疾怎么又严重了?不是快要好了吗?”罗玉也不找云浅月麻烦了,急着在屋内转了两圈,对玉子书红着眼睛道:“子书哥哥,我们现在就启程!”

    “我们的船只需要修补一下,我已经命人着手去准备了。你先去通知洛瑶吧!”玉子书温和地看着罗玉道,“争取尽早启程。”

    “好!”罗玉闻言一阵风地冲出了房门。

    云浅月看着罗玉这么容易就被打发了,她对玉子书挑眉,“华王真的旧疾复发了?”

    “华王叔的旧疾时常复发,他发旧疾很正常,紫萝和华王叔感情最好,东海上下臣民都喜欢华王叔,所以,一旦听说他旧疾复发,东海百姓都自发地为他祈祷,全当天大的坏事。所以,这是最有效返回东海的方法。就算洛瑶不想离开,也不得不离开。”玉子书笑着道:“我稍后给华王叔传一封信,即便他没发旧疾,也让他装一下吧!”

    “华王听你的?”云浅月问。

    “这些年姑姑和华王叔太过娇惯紫萝,几乎是散养,她跟着姑姑和华王叔走的地方太多,接受的东西也太多,以至于到了如今凡事都大胆由着性子来的境地。我将你那副画像一并给他传回去,再将她要娶你的事情告诉他们,他们意识到问题严重,教育出了差错,就会听我的,回去肯定给紫萝好好教育改头换面一番。”玉子书话落,对云浅月笑了笑道:“你真是个惹麻烦的主,难怪景世子日日要看着你不敢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