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威严扫地(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夜天倾和夜天煜苍白的脸色闻言有些灰暗,夜天煜道:“定然是七弟,想要我们背这个黑锅!嫁祸我们。”

    “夜天逸不会!”云浅月道。

    “月妹妹,到如今你还袒护七弟吗?”夜天煜有些恼怒。

    云浅月正色道:“我不是袒护,而是事实就是如此。有些人想要隔岸观火,看你们斗个你死我活。我不管以前和今后你们明里暗里如何斗,但这件事我敢肯定不是他。无关我和他曾经以及如今斩断了的交情。你们若是觉得我袒护,就用事实证明我说错了!否则以后行事就长点儿智,别狗急了跳墙,什么都利用。到头来反被别人利用。对你们没好处!”

    夜天煜张了张嘴,想反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夜天倾面色沉暗,压低声音道:“月妹妹教训得是!我们以后谨记。”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目光看向天空,清晨的天空碧空如洗,虽然还没出太阳,便可见是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内殿里听不到皇后的说话声,只隐隐有老皇帝的说话声,她心里想笑,天下最尊贵的夫妻做到这个份上,实在让人觉得是一场笑话。

    夜天倾和夜天煜也不再说话,都看着云浅月,忽然觉得二人这几日所作所为在这个女子淡淡的眼神和一席简短的话面前都成了无用之功,没了意义,偷鸡不成啄把米,自惭形秽。

    内殿有脚步声走出,云浅月不回头也知道是老皇帝。想着他威严扫地,大抵如此。

    “月丫头,你保住了朕的太子有功,关于你私自出城去河谷县之事朕就既往不咎了!以后没有朕的允许,再不准私自出城。”老皇帝双手背负在身后,对云浅月沉声道。

    云浅月回头看了老皇帝一眼,应付地“嗯”了一声。

    “天倾,天煜,你二人可知罪!”老皇帝忽然对夜天倾和夜天煜大喝。

    “儿臣不知罪!请父皇明示。”夜天倾和夜天煜闻言立即跪在了地上,齐声道。

    “好一个不知罪!别以为朕病着就成了傻子,由得你们糊弄朕!这几日你们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做的好事儿朕一清二楚。如今险些害了太子,你们敢说你们不知罪?”老皇帝大怒。

    “儿臣二人绝对没有害母后!”夜天倾和夜天煜脸色发白,这时彻底体会到了云浅月刚刚那句话,即便他们没做,但有前两日的动作,也是百口莫辩。只能摇头。

    “狡辩,朕没有你们这样的儿子,朕还没死呢!你们就迫不及待想要取代朕的位置代替不成?来人,将这两个孽子……”老皇帝越说越怒。

    云浅月静静听着,她自然不会好心地去帮夜天倾和夜天煜,若没有他们动手,她如今还在河谷县,也不至于急急忙忙跑回来。更不会有姑姑被人借此下寒毒丸的事儿。他们若是被老皇帝如此处置,也是咎由自取。她就不信老皇帝心里不清楚不是他这两个儿子做的。

    “皇上,不是他们,你就不要迁怒了!”这时殿内传来皇后的声音,截住老皇帝的话。

    老皇帝一怔,住了口,回身看向殿内,“你在给他们求情?”

    “没做的事情有什么罪?哪里用得着求情?我是说皇上别迁怒他们。”皇后面对老皇帝语气依然强硬。

    老皇帝被皇后的话一噎,顿时恼怒,“你怎么知道不是他们害的你险些失去孩子?”

    “他们教养在我的名下,是我的儿子,做没做我自然清楚。”皇后冷声道:“皇上还是另外查找凶手吧!免得让凶手逍遥法外,不止害了我的儿子,也害了你的太子。”

    “你真是朕的好皇后!”老皇帝怒喝了一声,忽然甩袖,大踏步离去,明黄的龙袍上的腾龙和他的人一样发出苍老的信号,他怒气无法发泄的身影很快就出了荣华宫。

    夜天倾和夜天煜没想到皇后出面保他们,一时间都抬起头看向内殿,但内殿重重帘幕,梁柱阻隔,他们自然看不到皇后的身影。

    “姑姑今日救了你们,你们以后好自为之吧!”云浅月扔下一句话,转身回了内殿。在她身后殿门被紧紧关闭,隔绝了二人身影。

    夜天倾和夜天煜对看一眼,惭愧地低下头,“多谢母后!”

    内殿内皇后没再出声,二人也知道皇后不愿意见他们,站起身出了荣华宫。守在荣华宫门口的太医见皇后腹中的孩子保住,也纷纷离开。

    回到内殿,云浅月来到床前,对皇后道:“姑姑这样做就对了!夜天倾和夜天煜除了天赋筹谋输给夜天逸外,还有一点也输给夜天逸,就是不够狠戾绝情。换句话说,他们的心里母妃早逝,对姑姑还是念着几分教养情面的,如今姑姑帮了他们,他们以后不会轻易再找您的麻烦了。”

    “毕竟是在我身边看着长大的孩子,不是他们做的,我自然不能眼看着皇上迁怒。皇上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清楚,我就不让他得逞。”皇后道。

    云浅月笑了笑,“折腾了这半夜您也累了,休息吧!我会再安排两个人进宫和关嬷嬷一起守在您身边,经过今日之事,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人再对您下手了。我以后争取每日都会进宫来给您把脉。如今我就先回府了!等关嬷嬷煎好药端来您及时喝了。”

    “嗯!”皇后娘娘点头。

    云浅月不再逗留,转身出了内殿,抬步向荣华宫外走去。走到门口,便见到一大堆衣着华丽的女人浩浩汤汤向荣华宫而来。当前一人正是明妃。她眸光闪了闪,对荣华宫门口的统领侍卫道:“从今日起皇后养病,后宫女人一概不见。”

    那名侍卫自然是容景安排在荣华宫的人,立即应声,“是,浅月小姐放心!”

    云浅月点点头,再不理会那群女人,抬步向宫外走去。来到宫门口,只见文莱等候在此,手里拿着一封信,见云浅月来到,连忙上前一步,恭敬地一边给她见礼一边呈上手中的信,“浅月小姐,这是七皇子给您的信,皇上让奴才交给您。”

    云浅月蹙眉,看着文莱手里的信,只见信上没标注署名,她挑眉,“七皇子的信?”

    “是七皇子给皇上的公文里面附带的信,在公文里提到说这封信是给您的。”文莱道。

    “什么时候给我的?”云浅月问。

    “昨日刚刚到!”文莱立即回话。

    “拿回去给皇上吧!”云浅月丢出一句话,抬步继续向宫外走去。

    “浅月小姐,这……”文莱手里举着信,追着云浅月走了一步,“皇上说给七皇子的公文还没发出,让您看了给七皇子回信,好与公文一并传给七皇子。”

    “我不会看信,也不会回信。我和夜天逸没有关系!你这样告诉皇上就行了!”云浅月头也不回地冷声道。

    文莱停住脚步,似乎被云浅月的冷冽气势所震慑,点点头,拿着信转身向御书房走去。

    云浅月出了宫门内口,就见到凌莲和伊雪等在那里,见她出来,二人立即迎上前,担忧地看着她,她对二人摇摇头,“没事儿了,回府吧!”

    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气色极其不好,面色苍白,就知道是损耗功力太甚,齐齐点头。凌莲道:“小姐,你一看就功力损耗太甚,不能再施展轻功了,奴婢得到消息追来的急,也没有骑马或者赶车,我施展轻功带着您吧!”

    “月姐姐,你没有乘车来吗?我送你一程吧!”这时不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插进来。

    云浅月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车中帘幕挑起,露出秦玉凝娇美的脸,她想起从夜天倾被查抄太子府那日秦玉凝去过云王府之后再没见过她,本来以为她经历怀孕等事情很憔悴,居然没料到气色极好,脸色红晕,像是比以前更美了。

    “云浅月,我送你吧!”云浅月还没说话,这时又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云浅月闻言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不远处还有一辆马车,此时车帘掀起,露出冷邵卓的脸。和以前大不相同,看向他的目光再不是浑浊恨怒,而是极为清澈。

    “原来是冷小王爷,不知道冷小王爷何时与月姐姐和好了?以前冷小王爷见到月姐姐不是打就是杀,如今乍然一见让玉凝还有些不习惯。”秦玉凝笑着道。

    “人总是会变的!我变好也正常。不像秦小姐,脸上一直不变是这样的笑,多少年了,让人看着实在腻味。”冷邵卓声音冷静。

    秦玉凝脸上的笑顿时一僵。

    云浅月想着秦玉凝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冷邵卓到是让人讨厌不起来了。她如今身体真气损耗太过,不能再施展轻功,即便凌莲和伊雪可以带着她施展轻功,但她实在不想吹冷风,她转过身向冷邵卓的马车走去,淡淡笑道:“就不劳烦秦小姐了,冷小王爷既然愿意,就送我一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