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非她不娶(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让她脸色有这种神色只有一个人能做得,那就是容景。这样一想,他的心不冷,反而宽敞了一分。上午给云浅月讲那么多段子也累了,便也闭上眼睛,不久就睡了去。

    云浅月一直写了一个时辰,才将十张纸写完。从头看了一遍,才发现有八页纸都是冷邵卓讲的黄段子,她好笑地摇摇头。

    这时容枫从外面走进来,见到夜轻染也没多大惊讶,径直走到桌前,看着云浅月面前的摆着的一大叠写满字迹的纸挑了挑眉。

    “每日的任务!你给他传过去。”云浅月道。

    容枫了然,伸手将那些字迹拿起来,本来要折起来,当扫到字迹上的内容忽然顿住手,脸色怪异地对云浅月问,“你就给他写这个?”

    “这个怕什么?这可都是已经绝了版的段子,也就冷邵卓这种曾经侵淫这种乐趣的极品才能说出来,现在外面的说书先生估计都不会说了。我给他写来,让他也乐一下。免得他每日治水太累了。”云浅月理由很充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你不觉得不妥?”容枫询问。

    “不觉得!我觉得很妥。”云浅月摆摆手。

    “那……好吧!”容枫将信纸看了又看,才无奈地折了起来。

    云浅月回头见冷邵卓和夜轻染都睡得挺熟,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抬步向门外走去。容枫也看了二人一眼,跟着出了房门。

    出得院子,容枫低声道:“昨日宫里死了一个宫女。”

    “宫里哪日不死人?不死才不正常了!”云浅月道。

    “是明妃娘娘宫里的一个婢女。贴身时候的婢女。”容枫又道。

    云浅月脚步一顿,忽然笑了,“真是沉不住气!还以为她有多大的能耐呢!”

    容枫不置可否。

    “查出明妃娘娘的身世了吗?”云浅月偏头又问。她知道容枫一直在暗中查当年文伯侯府灭门之事。那么明妃首当其冲是他要查的。

    “没有!”容枫摇摇头,看了一眼云浅月道:“她和当年的云王妃一样,来历神秘。根本就不是什么贫民女子。她恐怕不止一人,背后还有人。”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点点头,“不急!她既然已经沉不住气了,便也快露出尾巴了!”

    容枫点点头,不再说话。

    二人回到浅月阁,凌莲和伊雪迎了出来,低声对云浅月道:“小姐,华笙姐姐他们护送睿太子从南梁回来了!”

    云浅月一喜,“回来了啊!那正好!如今她们在哪里?”

    “在烟柳楼!云王府的眼线太多,她们没敢来小姐身边,怕暴露身份。”凌莲话落,见云浅月点头,她犹豫了一下道:“不过带回来一个不算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云浅月挑眉。

    凌莲低声道:“十大世家蓝家联合十大世家一起入世,声势浩大,目的是声讨南梁,原因是蓝家主蓝漪被睿太子非礼,怀了……身孕。”

    云浅月一怔,竟然是这样的消息?蓝漪被南凌睿非礼,怀了身孕?

    凌莲对上云浅月有些讶异的视线,肯定地点点头,“这个消息是刚刚公布的,不出明日天下该都知道了!的确是说睿太子非礼了蓝家主蓝漪,十大世家一起声讨南梁。”

    “也包括楚家?”云浅月挑眉。

    “照这样说是包括的!”凌莲点点头。她已经从花落口中知道楚家的家主是景世子。

    云浅月蹙眉,低头寻思,片刻后忽然笑了,“这可真新鲜了!我从云城回来到现在有一个月吗?”

    凌莲一愣,摇摇头,“没有!不过二十日而已。”

    “不够一个月就能知道怀有身孕了?”云浅月转头看向一旁站着的容枫,“你的医术好,二十日能诊断出怀孕吗?”

    容枫想了一下,客观地道:“从脉象上看的话,也有可能。”

    “一个人打马不停累了好几个日夜,躺在马上都跟大虾米状了,还能做得了别的事情吗?”云浅月又问。

    容枫当然知道别的事情指的是什么,他一时无法回答。

    云浅月想起那日容景的话,又想到自己给累得睡了好几日,南凌睿比她娇惯,她睡三日他得六日才能歇过来吧!即便对蓝漪有天大的兴趣,能做得了什么?再说她也相信他的哥哥,虽然南凌睿张扬无忌,自命风流,但实则从来未曾胡乱非为过,从素素身上就能看出,素素说他在烟柳楼不过就是听曲而已,从来没有非礼之举。而他南梁太子府的那些女子也不过是摆设而已。况且还有她和风烬这一层关系,风烬是蓝漪的未婚人,他还不至于色令智昏强求了蓝漪。

    如他不会强求了蓝漪的话,那么如今蓝漪怀孕说明什么?

    说明怀孕可能是假!

    通过那一次接触她能看得出蓝漪是个清高的女子,相比于她所见过的清婉公主、秦玉凝的规矩做派,蓝漪是真的清高,从骨子里露出的清高。而十大世家家风甚严,皆是名门望族之后,虽然隐世百年也带有着世家名门的矜持和保守,就算她真怀孕了,这等事情都被批斗为家族丑闻,藏着掖着还来不及,还如何公布天下?

    可是如今公布天下了,那么又说明什么?

    说明蓝漪不惜毁了自己的名声,也要毁了南凌睿。

    那有多么恼恨南凌睿才能让她如此牺牲?要知道在这个时代,一个女子前面冠上了一个男人的名字,那可就是赔进了一生。蓝漪对南凌睿的恼恨能大得过让她不惜赔进一生吗?应该不至于。蓝漪能坐上蓝家的家主,绝对不是个没有脑子的女人。

    既然如此,又说明什么?

    是否说明蓝漪有着比赔进自己一生更有价值的理由去毁南凌睿挑战南梁?

    那么又是什么理由呢?

    夜天逸既然是蓝家的外孙,和蓝漪合作,在这件事情上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凌莲,让华笙去查,将蓝漪从云城出来之后这二十日的所有事情事无巨细地查明白给我拿来。”云浅月想到此对凌莲吩咐。

    “是,小姐!”凌莲点头。

    “还有夜天逸在这个期间所做的所有事情!也给我一份。”云浅月又道。

    “是!”凌莲再次点头。

    云浅月抿了抿唇,“给南凌睿传信,就说我问他到底做了没做?让他尽快回话!”

    “是!”凌莲又点头。

    云浅月摆摆手,凌莲立即走了下去。她回身看向容枫,“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十大世家一直以来同气连枝,共同进退。但那是百年前,到如今百年后内部其实早已经分崩离析,很难达成一致。如今居然达成一致,声讨南梁,这不得不令人深思。”容枫声音微低,“何不问问景世子意见?毕竟他是楚家……”

    “你知道?”云浅月讶异地看着容枫,容景是楚家的家主之事她也是从摩天崖知道了。而容枫居然知道,她不能不讶异。

    “虽然文伯侯府已经脱离荣王府,但总归是和荣王府一脉相承。当年荣王妃是楚家家主在文伯侯府的密案上也是有着记载的。”容景解释道。

    云浅月恍然,一脉相承,血脉相连,这个是无论如何都更改不了的事实。

    “走吧!真如你所说,十大世家都入世了,这个天下真要乱了!”容枫似乎轻叹了一声,抬步向前走去。

    云浅月跟上容枫,语气无可无不可地道:“乱了也好!早该乱了!”

    容枫笑了笑,叹息地道:“月儿,黎民百姓虽苦,但至少太平,一旦天下大乱,多少黎民流离失所,血染成河,埋骨荒山?”

    “腐朽一日不被摧毁,蛀虫便会日复一日累积,到时候流离失所,血染成河,埋骨荒山的人更多。容枫,旧的政权不剔除,新的永远不会出来。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历史长河都是这样演绎,没有不流血就成就的繁华。”云浅月清声道:“何况形势不会如人所愿,多少人的手在背后推动着它前进,不前进都不行。如今也不是你我两个人能决定的事情。”

    容枫点点头,默认下来。

    云浅月不再说话,二人回到浅月阁。容枫进了隔壁房间,云浅月回到自己房间。

    半个时辰后,凌莲回来,手中拿了一叠纸张,是蓝漪和夜天逸这二十日的所行所为资料。足足有十几页纸张。

    云浅月先拿过蓝漪的资料看,只见写着蓝漪在云城时埋伏拦截她和南凌睿,后来被容景点住穴道送给了南凌睿,南凌睿抱着蓝漪回了云城驿站他落榻的房间,独处两个时辰。之后蓝漪被夜天逸接走,回京之后蓝漪穴道解开,之后便离开京城回了蓝家。至今一直在家中再未出来。接下来就是用了几页纸写了蓝漪在蓝家的生活起居和日常行止琐事。

    云浅月看罢,又拿起夜天逸的资料。夜天逸这些日子一直忙于治水,西十八个州县受灾和东十八个州县相差无几,他和容景的治水方案大同小异。取得了显著的效果。如今基本稳定了民心灾情,剩下的便是后续的修葺和修复,同样晚睡早起,尽职尽责,博得了百姓推崇爱戴。除了每日一封关于治水情况的文书外,未与外界有何联系。